第15章 天将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方圆十里的人们都陷入沉睡之中,鬼王之力在月圆之夜成倍而增,本就精通灵魂攻击的吕义轻易的完成这行动。不得无故扰乱红尘秩序,这是修炼界戒律的第一条,若违背,天下共诛之,吕义虽自持修为高深,但也不敢违反,特别是现在这修炼高手云集的时候,那些正道中人很乐意借此机会诛杀一个鬼王。狂风吹来,月光被遮住,天色飞快的暗淡下来。赵冷昕从容不迫的在烛台上一抹,烛光顿亮,周围虽狂风咆哮,烛火却不受影响,拿起三根香,手掌抹过,香尖上冒出了青烟,赵冷昕双手合十夹住香,道:“茅山派第五十七代弟子赵冷昕,今日开坛降鬼,有请祖师庇护。

”插在香炉上,恭敬的磕了三个头。在这之后,赵冷昕拿起桃木剑,剑尖在那叠符上一刺,一张符便沾在上面,她将之在烛上晃过,口中急念咒语,同时左右在符纸的方向画了几画,符纸飞快的燃烧着,赵冷昕将这燃烧之后的符灰侵进坛上的一碗无根水中,顿见碗中冒出腾腾青光,然后青光迅速的上延,整个桃木剑散发出青色的光彩。“吾将祖师令,急往蓬莱境,急如蓬莱仙,火速到坛前,徜或迟延,有违上帝,唵哈哪咆。”赵冷昕拿起桃木剑,另一手持铃铛,绕着祭坛踏起罡步来。

吕义此时已经飞近,狂风怒吼中,一声声乱人心神的尖叫传出。今日的威势与那日又是不同,远远的,林斯便感到心神恍惚。赵冷昕一声冷哼,又是拿起两符,却是念动金光护身咒,只见符录化成一团金光分别覆盖在林斯和她的身上。林斯觉得心全身上下都暖洋洋的,顿时神智一清,虽依旧能够听到那刺耳的声音,但只是觉得难听,没了之前那样扰乱心神的作用。“桀桀桀桀,两个小辈,还真有胆量啊。”林斯抬头看去,头顶不断翻滚的黑云之中,身穿紫色长袍的吕义立身其上,而那黑云分明万千鬼魂翻腾缠绕而成,那凄惨的叫声就是从这黑云之中传出,端是声势非凡,一代鬼王果是不敢小瞧。

赵冷昕冷冷道:“废话少说,要吗你现在退去,我当什么事情都未发生,要吗就各显神通一教高下。”“我虽不想与茅山为敌,但却不是怕了你茅山,既然无可避免,那就让你们尝尝本王的厉害!”话声中,脚下那团黑云扑了下来,万千冤魂发出凄厉的啸声而下,似欲吞人,若是常人,只怕见得一眼,就会吓得肝胆破裂。林斯经历这多般事件之后,已不再惧怕这些鬼物,连死都不怕,何惧它们?赵冷昕却是不慌,拿起坛上铃铛,几阵摇晃,脚踏收魂罡,然后自桌上拿起数张符纸,握着铃铛的手在符纸上虚空几画,娇吒一声:“急急如律令,摄。

”话语之中,铃铛被她高高抛起,成剑决握住符纸的手指微抖,符纸飞射而上,贴在那抛起的铃铛之上,然后那铃铛毫光大盛,迅速的膨胀,还有虚影悬浮表面,一道道咒文从上面脱出,然后以普通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绕着铃铛旋转,似乎有仙乐隐隐传出,这上面仿佛有无穷的吸力,那些奔来的鬼魂们不受控制的被收进铃铛之中。吕义一声厉吼,那片黑云凝结成无数尖针,直刺而下,虽在毫光下一些迅速的消融,但铃铛却不住的颤抖起来,砰的一声轻响,上面的贴着的符纸变成碎片。

赵冷昕一声冷哼,手一招,铃铛回了手上,放在桌下,手指成剑决向祭坛上一纸指,只张黄纸裁减的小人飞起,脚踏三台罡,念动天将咒,只见那黄纸上,金光大耀,然后化成高达三丈,满身金甲,手持偃月长刀的天将,这天将一显身形,便左右一看,就盯住吕义,厉声大喝:“大胆妖孽,竟敢为祸人间,看刀。”举起长刀就向吕义劈了去。这天将身上的金光是这鬼魂的克星,盔甲兵器都有着驱魔伏妖的力量,根本就不惧那些飞来的黑针,眨眼建就跃到吕义头顶。

吕义连忙祭起自己法宝,是一串九颗惨白的骷髅头。每个头像是活物,空旷的眼眶中有幽幽磷火,他将这骷髅头向那长刀一挡,听得一声巨响,两方都荡开数十米,吕义大笑道:“若你是本体降临,我还有所畏惧,只是投影的分身,还奈何不了我。”将手一抖,串联在一起九颗头顿时分散,每一个都膨大数十倍,张大了口向着天将咬去,那天将也是厉害,虽九个头颅攻击,却一一将之挡了回去,每一刀都声势十足,劈得在那些头颅上留下一道道裂痕,但是要冲出包围,直杀吕义却是不行。

而且,每一下之后,他身上的金光就会暗淡一点,过得一分钟时间,已经显得有点透明,这时,吕义猛的一声尖叫,九颗头颅同时攻去,天将又急又怒,施展全身力量狠狠几刀下去,劈碎了三颗头颅之后,不甘的消散在空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