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意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吕义心疼的收回法宝,这串骷髅头乃是他用秘法炼制,每晚借月光阴气滋养,百年才有如今威力,在他炼制的法宝之中可排前三,但今日不但损了两颗,其他七颗也留下伤痕,只怕得耗费十年功夫才能复原。他本是因怨气而生,这近五十年才恢复神智,虽生前是书生,但经历诸般惨事之后,性情早已大变,平时还好,此时法宝被毁,周围更有修炼者观摩,若连两个小娃娃都收拾不下去,这可大掉颜面,怒意滋生,不可抑制,一声厉吼,化成原形扑了下来。青面獠牙,锋利的爪子,好不恐怖,这身体乃是阴气煞气凝结而成,具有物理攻击的能力,能聚能散,只凭这身体便可与普通的法宝一争上下,鬼身更来去迅捷,光是这速度,就足让普通的修炼者退避三舍了。

赵冷昕的脸色有些发白,召唤天将可得耗费不少法力,不过,她并不畏惧,只见她又拿起一符,右手急急在上几画,叱道:“急急如律令。”符纸向鬼王迎去,半途之时,砰的一声爆炸开,化成滔天火幕卷了上去。茅山派焚天符咒,鬼魂属阴,以阳火克制最为有效。不过这等法术对鬼王尚显不足,只见,他身后的黑云将身体一裹,哧哧声中,黑云在火中消散,无数的惨叫发出,但鬼王却毫发无伤的穿过了火幕,尖声笑道:“这些鬼物在火中魂飞魄散,可都记在了你的帐下。

”身子又是急扑而下,一边叫道:“小娃娃,现在离开还来得及,本王志不在你。若不识好歹,到时将你魂魄抽出,祭炼法宝。”赵冷昕冷声道:“休说大话。”一咬中指,成剑决在桃木剑上抹过,然后飞快的在上面画了一个符,顿见桃木剑上火光陡起,迅速的包裹整个剑身,这火光略显苍白,林斯站得远远的,都感觉到那里面焚金熔铁的温度,这却是赵冷昕以自身灵血为引,借助桃木精气,附上自身三昧真火而成。三昧真火乃是鬼物的克星,只是要将三昧真火引出体外以伤敌,需得高深的修为才行,而且,这十分耗费元气,寻常修炼者,只需几个呼吸间体内元气只怕就会耗尽,除非是迈进金丹大道之境的修炼大成之士才可从容施展。

鬼王终是有点畏惧了,他可是识货之人,他没想到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竟有等修为,不过只是片刻就心定,他可不信,这小姑娘能支持多久。桃木剑被赵冷昕以御剑之术驱动,化成光芒向着鬼王刺去。鬼王连忙闪躲,他速度快捷,连续几下都是避过,却无力再去伤赵冷昕,刚才只是被旁边的火光撩得一下,就差点被真火燃身,若非他反应得快,迅速的散去那部分身体,只怕此时已经被天火缠上,死到未必会,但元气大伤却是不可避免的。如此片刻,鬼王见局势越渐危险,但真火却依旧没有熄灭。

他却不知,赵冷昕的修为自然还未到那境界,但她却借助这柄被历代茅山前辈淬炼的桃木剑上蕴藏的精气,以密法施展出这等高级法术,而耗费的元气中,赵冷昕只承受很少的一部分。吕义无法,只得一咬牙,祭起一柄法剑,这法剑本是玉器,乃是百年他从一个想除魔的散修之士手中抢得,原本通体碧绿,但经过煞气瘁炼,上面却有着一缕缕黑丝缠绕。这法宝他尚未完全炼制成功,不过此时却顾不得这些了,几件法宝之中,也只有这不太重要,且最不受真火克制。

这法剑化成无数,接连撞在真火上面,见得桃木剑上的火光暴涨,瞬间就将玉剑之上的黑气燃烧以尽,里面的法阵也在真火中完全破碎,不但吕义百年苦功化为乌有,这法宝也彻底的毁了。桃木剑经此一撞,上面的法术也被散去,真火消失,坠落下去,赵冷昕连退几步,嘴角之上挂着血迹,一招手,收回桃木剑。见鬼王袭来,飞快的在手掌上画了一个五雷咒,一掌向前拍去,听得雷鸣之声,手掌之上飞出一道闪电迅速的吸收外界元气壮实自己,向着鬼王而去,雷电势快,即便鬼王也来不及闪躲,只能聚起阴气硬拼。

赵冷昕又是一个跄踉,似咽下了一口鲜血,道:“退!”一张符纸向鬼王飞去。林斯连忙越上几步,前去将之抱起,接着干脆将之夹在腰间,身子一窜,就从天台上跃下,手在窗沿上一搭,身子已经进了屋内。到得屋子里面,林斯只觉得那只夹着赵冷昕身子的手似乎握到一软软的却有着弹性的东西,自然反应的捏了几下,低头看去,却见赵冷昕张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有些愕然、娇羞、还带着怒意。“还不放开!”林斯顿时反应过来,连忙撒手,尴尬万分,讪讪的道:“意外,意外。

”站在地上的赵冷昕面色更冷了,然后一巴掌向林斯脸上扇了过来。林斯反应很快,一下子将赵冷昕的手握住,道:“呃。。这个。。外面鬼王马上就要追进来了。”赵冷昕用力的将手一甩,冷冷的道:“以后再找你算帐。”林斯摸了摸鼻子很尴尬的笑着,闻到手上带着的香气,似乎感觉不错,可惜那时没反应过来,该多装会傻就好了。赵冷昕自然不知道此时林斯在想什么,若是知道,只怕立马放弃捕捉鬼王,提着桃木剑先将林斯收拾了再说。天台之上,鬼王挡下攻击,正瞧见林斯跳下天台,林斯的速度不慢,他追来之时,已经进了屋内,在这里有着法阵的干扰,他却也不知里面光景,但也猜到定有埋伏,只是自持艺高胆大,而且,茅山派之人正受了伤,若不趁胜追击,借此机会一作了断,等其缓过气来后必然麻烦,当下,一道乌光护体冲了进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