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鬼王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起阵!”赵冷昕桃木剑挥动,一道道画着符黄布垂下,将整个房间盖得严严实实。赵冷昕手上一个印决,这些黄布顿时飞出一道道符印向中间裹去。刚飞进来吕义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就被这些符印困在中间。“这么简单?”赵冷昕和林斯对望一眼,都看到对方的疑惑。“不对!”赵冷昕马上反应过来,中计了,吕义是几百年的老鬼,即便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冲了进来,也没道理会如此没有防备的困住,这道符阵效果如何,赵冷昕最是清楚,只不过是用来将吕义稍稍阻挡,以发动更大的法术。

果然,她的念头未落,便见那被困在中间的吕义化为黑色烟雾,被黄芒驱散,而这时,一声尖锐的笑声从外面传来,一道乌黑的光芒穿破黄布向赵冷昕当胸袭来,林斯一步向前,手中匕首稳稳的与乌光碰在一起,戕的一记钢铁相交之声,那一片刻,乌光现出原形,正是那只鬼爪。这鬼爪名为十方天魔爪,是从玉山的那阴穴之中取出的黑土,里面加上玄铁、密银等数十种稀罕金属炼制而成,质地坚硬,锋利无比,能轻易抓破钢铁,自从炼制成功之后,便成为吕义的随身法器,那黑土之中蕴藏着阴晦之气,寻常法宝与之碰上几下,就会被其污秽。

林斯的匕首乃是特制,以他的力量,寻常钢管,一下便能切断,这一次,落在这的鬼爪虎口之上,反而将匕首磕出一个缺口,鬼爪上却一点痕迹也没有,这种寻常方法炼制的东西,毕竟还是比不上修炼者用阴火炼制的法宝。赵冷昕也未闲着,就在林斯架住鬼爪的那一刹那,一道黄符射出,落在鬼爪上,火光陡起,哧哧声中,迅速的沿着锁链向外延伸过去。链子猛的一阵抖荡,火光熄灭,爪子稍退,便又化成漫天爪影向二人笼罩过来。林斯脸上挂着从容的笑容,对这拳脚兵器之争,他可从不在话下,放下一身恐惧的他,将一身功夫发挥到了极至。

吕义虽是手持锁链,但身在屋外用的是御器之法,御器之法与拳脚相比,少了许多限制,法力支持之下,可以达到难以想象的地步,进退之间更少了顾及,以心念相控,力量变换,也只在瞬息之间。不过,林斯却能凭借手中的匕首与这件鬼爪一拼高下,这些日子来,力量、速度、对力量的控制,都是一天一步台阶,若换得以前,只怕几招之下就得命丧黄泉。吕义虽在外面,但通过依附在鬼爪上的识觉,却能把握住屋内的状况,林斯竟然能凭人力挡下自己全部攻击,确实让他震惊不已,心中更下决心,既然结仇,此人就非除不可,不然几年下来,必成心腹大患。

鬼爪舞得更快,爪子之上带着锋利的罡风,黑色的阴煞之气充斥着整个屋子,不过林斯和赵冷昕二人身上都加持着咒法,阴煞之气根本无法靠近。吕义攻击加大,林斯渐渐的感觉到吃力起来。赵冷昕提着桃木剑在后防备,准备好攻击,只等最佳时刻,奈何刚才被吕义用分身幻术所迷惑,露了图谋,其定然看出自己并未受到那样重的伤,是以始终不上这当,只用那鬼爪,遥遥攻击。“若非月圆之夜,太阴之气太盛,伏魔阵在月光下不能发挥出其应有的威力,不得不布置在这屋子之中,岂会容你嚣张。

”眼见林斯局势越来越危急,赵冷昕一咬牙,却是摸出又摸出一枚令牌来,令牌黝黑之色,上面一面雕刻符阵,另一面却是阴司门户。茅山派人道衰落,但也不是没有大型厉害的法决,只是诸如流星火雨、炼狱真火之类的符法却是不适合在这里使用,那些不但需要开坛借法,更需毫无顾及之所,这人群聚集之地,显然不行。这枚令牌乃是得传门中长辈,里面封印是茅山派的独门法决,五鬼摄魂术。寻常五鬼摄魂驱使的不过是一些普通的鬼物,或者自己圈养的小鬼,但这令牌用密法祭炼,以上面所书符录之力打开六道轮回,召出与之签定契约的五鬼,以为己用。

这五鬼,可不是普通的鬼,乃是五只鬼王,五只鬼王不是寻常修炼之士能够驱动的,要想驱使就要付出与之相应的代价。赵冷昕一咬中指尖,在令牌之上急书,口中念道:“天清清,地灵灵,五方阴魂听符令,……吾奉阴山老祖敕,急急如律令。”一口精血喷在令牌之上,顿见血雾之中,一个旋涡从令牌之上出现,然后五道幽黑的影子自这旋涡中争先恐后的飞出,张大巨口,将血雾吞食,接着尖叫着向着外面奔了出去。吕义在外面,感觉到屋子里面的不对,身为鬼身的他对阴气十分敏感,他突然感觉到里面阴气骤浓,接着与己相似的波动出现。

“听闻茅山派还存有四百年前,一代天师阴玄真君所留的鬼王令,难道是在这丫头手中。”吕义面色一变,马上感觉道五道黑影冲出,相继一声声尖叫,将正要撤退的吕义围在中间,然后便见一道道黑色丝线如同大网一样向吕义网去。吕义大惊,连换数中法决,更是祭炼其法宝,想将这些丝线斩断,可是都是无效,瞬间功夫,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如同进了泥浆之中。这五鬼,虽是鬼王,但若真只论单个修行,未必比得上吕义,可经法术一催使,五鬼若同一身,相合之下,则又远远在了吕义之上。

五鬼网住吕义之后,就迅速的将吕义拖进屋子之中,刚将吕义气拖了进去,五鬼仿佛同时神情一清,失去了控制,掉头就向赵冷昕扑了过去,赵冷昕连忙举起令牌,叱道:“收!”一道青光射出,五鬼不甘的被吸了进去。吕义见束缚消失,刚要逃跑,赵冷昕印决一结,这屋子里铺着的黄布之上的八卦顿时一亮,一道道红色的光芒升起,吕义撞在这光幕上,一声惨叫,冒出一股黑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