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天阴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吃了小亏的吕义,知道这阵法专门克制鬼物,若是硬闯出去,即便出去了,只怕也会受伤不轻,到时岂不是令人宰割?心念急闪,拿出一只小旗,旗上有一巨大的头颅,张开血盆大口,头颅都周围都是一些犹如蝌蚪的符号,吕义拿着这旗子几阵摇晃,顿见无数黑雾冒出,将吕义的身形完全掩盖,这些黑雾碰到八卦的光芒哧哧作响。赵冷昕冷冷的一笑,她知吕义想用此法消磨阵法威力,同时隐藏身形,让自己不能攻击,别看那八卦只有那么小小一点位置,但大多鬼王都是精通空间法术,里面以旗为媒介,颠倒阴阳空间,贸然以其他法术攻击,不但不能伤敌,反而一不小心就会露出破绽,让他趁机脱离困境。

赵冷昕手捏印决,叱道:“收!”八卦阵光芒大亮,一道道符咒虚空悬浮,飞快的转动着,向中间压去。但是吕义修为精深,又有这巫门法宝,这八卦伏魔阵,居然一时间奈何不了,忽然,赵冷昕胸口气血猛的翻腾起来,这是驱动鬼王令的后遗症,法决被打断,八卦阵顿时恢复原样。“桀桀桀桀,女娃娃,不要枉费力气,现在放开阵法,助我抽了那小子的魂魄,我还可饶你一命,你修为来之不易,何必为这不相干之人送了性命。”吕义的声音从阵中飘飘荡荡的传出,带着蛊惑的味道。

赵冷昕心神差点恍惚,让八卦阵停了下来,一摸嘴角溢出的血丝,冷哼一声,从腰间囊中拿出铃铛,另一手握着桃木剑,脚下踏着北斗七星罡步,铃铛摇动,口中急念咒语,铃铛之声与吕义的摄魂魔音有些相似,落在吕义耳中就如同万千蚊子在耳中嗡嗡作响,难受万分。“以我修为,还不足以送鬼王进六道轮回之中,而耗费如此大的力气,只是将他打得魂飞魄散,岂非可惜,不若将其拿下,下了封印,炼成法宝,如此遇到强敌之时,也不至于再动鬼王令。”念及此处,赵冷昕越走越急,念咒摇铃也越来越快。

鬼王在八卦阵伏魔内,换了数十种方法,也无法阻挡铃铛的声音。茅山派本就是以伏魔降妖除鬼响誉修炼界,即便是几百年来许多高深的法决失传,但这看家的本领总还有那么几样,吕义首次露出了恐惧之色。铃铛之声连成一片,几乎听不到丝毫的停顿,赵冷昕的额头之上一颗颗汗水洒落,原本因为召唤鬼王耗费精血的苍白脸色此时却上了红晕,这是法力运转到极限的迹象,本就有几分虚弱的她,驱动茅山派的灭魔仙音,即便是用罡步借天地法力而为,依旧有着几分困难。

“啊。”鬼王在伏魔阵中发出惨叫之声,凝聚在身上的煞气膨胀而又迅速的缩小,接着又膨胀起来,此时的他体内的阴力竟然有散乱的迹象。“当!”手上的旗子落在地下,发出沉闷的响声,别看这旗帜如此的小,重量却是不轻,少说也有五十多斤。“再等片刻,只等磨散了他的意志,我便动手。”自咐还有些许余力的赵冷昕一边急走,心中一边计划着。林斯只在旁边看着,不懂法术的他对眼前的局势是无能为力,今日他可是大开了眼界,不但见识了许多术法,更得见传说中的召唤天兵天将的法术。

这更坚定了他找寻道法以学习的决心,自己的一身武艺面对武道中人自是不怕,即便他的内功修为达到凝气成罡,此时的林斯也有自信与之一战,但是面对这种玄学,就有些无能为力了。至少,若是鬼王之类的东西,与他战斗,他是有败无胜,因为能飞行空中,聚散由心的鬼王首先就立于不败之地。这边战斗激烈,在对面的楼顶之上却站着一人,他站在阴影之处,眼神冰冷的看着对面窗口,过得半响,他低头喃喃自语:“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脸上扯起非常难看的笑容,仿佛脸上的肌肉全部都僵硬了,说不出的别扭。

忽然,他扬手便是三道极快的乌黑光芒成品字形无声无息的向对面的窗口射去,而他自己,刚发出攻击,身子便如一缕轻烟的溜下了天台。虽这光芒来得突然,但临近窗口之时,林斯还是发现了,飞来的是三颗拇指大小黑色石头。此时有暗器飞来,不用说也知其意图,赵冷昕此时正在作法,更本无力分心,林斯自然是该在旁护法。身子一掠,已经挡在前面,手却顺手抄起旁边桌上的两个茶杯还有烟缸,扔了出去,面对不知来历的东西,林斯自然不会让这近身。林斯的速度很快,上前,拿起东西,到扔出,都不过是眨眼的工夫,以至于刚察觉的赵冷昕叫喊“不要硬碰!”的提醒之声已经来不及了。

而且,林斯很准,三样东西,一点不差砸到那飞来的三颗石上。听得砰的一声,石头若同炸弹一样爆炸开,爆炸之后化成一团黑烟从窗口急飘进来,面对这无形的黑烟,林斯毫无办法,外家拳术有着它的局限之处,若是内劲,修为高深之人,便可凭气劲将黑烟逼退,但林斯却没这能耐,只能屏住呼吸。黑烟一涌了进去,顿时,见那八卦的光芒一暗,赵冷昕的法术也被打断,里面被困的吕义,岂会放弃这个机会,飞快的卷起掉落的旗帜,黑烟将身体一裹,就这么从威力减弱到不足一半的八卦光幕中穿了过去,再不停留,遁出了屋外。

赵冷昕仰手召来一道清风,将满物的黑气驱散,快步来到窗前,但哪里还有吕义的影子。眼见快要得手,却功亏一篑,赵冷昕转头怒道:“你怎如此卤莽,天阴石遇力就会炸开,化成太阴之气,乃八卦伏魔阵的克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