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谋事在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冷昕,冷昕!”男子在外面不断的拍着门叫着,不过里面的赵冷昕显然不想理会他。过了片刻,男子见还没回音,气急败坏的将手上的鲜花扔在地上。后面走廊上有一人听得声响探出身来看是怎么回事。男子吼道:“看什么看。”然后在地上的鲜花上踏了几脚,面色阴沉的跑下了楼。“你未婚夫?”林斯随手将手中的水果放在桌子上,也不等赵冷昕招呼,就坐在了沙发上。赵冷昕脸色有些苍白,坐在沙发的另一边,冷冷的道:“不要和我提他,我不认识那个人。”林斯笑了笑,拿着杯子去接了一杯水,又道:“他叫什么名字?”赵冷昕道:“你似乎对他很感兴趣。

”林斯道:“看他的性格,似乎有些不好,我得有被找麻烦的准备。“赵冷昕冷冷笑道:“他这等跳梁小丑,难道你还会在乎他。“林斯推了推眼架,笑着道:“不轻视任何的对手,这是要生存下去的最好保障。”放下手来,林斯忽的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居然有了推眼架的习惯,不过,这动作似乎很符合自己斯文人的名字。“不论你如何想的,不过,我不想听到他的名字!“赵冷昕冷冷的道。林斯笑了笑,喝了口水,没有答话,只是将赵冷昕上下打量了一翻。赵冷昕秀眉轻颦,道:“你看我干什么?”忽然又觉得这话似乎有些不符合自己性格,但她也懒得再去改口。

林斯道:“你似乎受了不轻的伤。”赵冷昕道:“这与你无关。”林斯道:“怎会无关,你受伤也是为了我。”赵冷昕觉得林斯的话似乎有点歧异,再次皱起了眉头:“你找我有什么事?”林斯指着水果道:“自然是来看望你。”赵冷昕道:“你现在已经看到了,我死不了,如果你没什么事情,可以走了,这么空闲不如去想想如何渡过七月十五。”林斯讪讪的笑了笑,说道:“这个,顺便麻烦你一点小事情。”赵冷昕道:“如果你说的是吕义就不用再谈了,进玉山我自认没那本事,七月十五,我也无力再保你,提起这事,我倒有个问题,昨晚射出天阴石之人你可知是谁?”赵冷昕昨晚受法力元气大亏,需得马上静坐调息,今日感决稍好之后,左思右想,却不明到底何人。

林斯心中念头闪过,那人之事现在是断然不能说的,不说已有约定,若自己透露出来,万一泄露出去,自己虽是不怕,但林姐他们却难以面对他的暗杀,佯作一愣,道:“我也不知,今日来本也想问你。”赵冷昕盯着林斯看了一阵,冷冷的目光让林斯觉得心头有些发毛,似乎并不相信林斯的话,过了片刻,道:“说吧,什么事?”林斯心中暗自舒了一口气,美女的眼光有时确实是无敌的,以自己这刀剑加身也毫不畏惧的心态,竟然有点发虚。“我想学法术。”林斯将水杯放在桌子上,郑重的对赵冷昕道。

“学术法?”赵冷昕听到这显然有些意外,疑惑的看着林斯,然后皱起了眉头,说道:“即便是现在开始修行,四个月时间,也不可能达到与鬼节之日鬼王抗衡的地步。”林斯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即便不行,我也得试一试,总不能坐以待毙。“很抱歉,我无能为力,茅山派的法术只传茅山弟子。”赵冷昕道。林斯道:“茅山派的法术我不敢奢求,只想你为我指点一条明路而已。”见识了昨日的斗法,林斯终是改变了初衷,与其自己在这毫无头绪的苦苦摸索,不如寻师以解惑。

赵冷昕摇头道:“修炼一道讲究缘字,我帮不了你。”林斯笑道:“何为缘?事在人为便是缘,我问你这问题是缘,你指我一条路,我寻之而去,同样是缘。”赵冷昕站起来道:“此缘非彼缘,我帮不了你,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我要休息了。”林斯似乎毫不以为异,笑着道:“昨晚所耗费的材料价格,赵小姐可以先给我,我想那对我而言定不是一小笔,我得提前准备。”赵冷昕道:“这事情我已说过,事关茅山信誉,不用你支付。”林斯站了起来,淡淡笑道:“既然赵小姐执意如此,我也不勉强,如果赵小姐以后需要什么帮助,只要林某力所能及,尽管开口,当然,如果那件事情,赵小姐想起了什么别的方法可以电话联系我,对了。

先告辞了。”“不送!”……赵冷昕的回答在林斯意料之中,林斯从未奢望今日能够得到令人惊喜的回答,因为他清楚,每一个领域都有着那个领域的规则,特别是这种超越了世间常理的领域,如若不然,外面的世界岂非会乱了套?不过,林斯隐隐感觉到赵冷昕对自己别有所求,是以才会如此冒昧的提出那个问题,如果有意外的机会,也非不可能。正还是那言:成事在天,但谋事却在人。林斯一边想着,一边向着自己家中行去,忽然听得吱的一声汽车急刹车发出的声音,一辆银白色的跑车停在了他的旁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