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传说中的情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是谁?难道是赵冷昕?应当不是,如果是赵冷昕,她应该会是一个人来,听呼吸应当是两个男子,一个年龄较大,呼吸较为沉重,另一个稍缓,但并没有修习过任何内功。对林斯这等高手,只是呼吸声音,已经足以让它对外面的情况了解得极为详细了。难道是欧阳庆的人?似乎又不像,带着一点疑问,林斯打开了门。门外确实是两个男子,一个五十多岁,西装革履,手上还拄着一根拐杖,双手重叠放在拐杖上面,很有气势,而另一人稍微年轻,三十上下,安静的站在身后,拿着一个公事包。

林斯打开门后,中年男子只是看了林斯一眼,就直接走了进去,竟然也没有向林斯这主人问上一声。林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看着这中年男子径直走向了旁边的沙发,后面的男子连忙将沙发拍上几下,然后请中年男子坐下,从其手上接过拐杖,轻轻的放在一旁。林斯走了过去,道:“我这只有咖啡和白开水,请问老先生要点什么?”对这无礼的中年人,林斯竟然一点也没有生气的迹象。中年人也没忙着答话,等旁边的男子递上一只雪茄,吸上了一口,才看着林斯说道:“你就是林斯?”林斯笑了笑,就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端起前面的水,喝了一口,道:“不错,我就是林斯,请问这位老先生有何贵干?”中年人闪过一缕寒光的看着林斯,然后淡淡的说道:“我叫赵新国,是新盛集团的董事长,不知你听说过没有。

”林斯笑了笑:“新盛集团的董事长?”顿了一下,道:“很抱歉,没听说过!”中年人的面色上闪过一丝怒意,但随即又忍了下去,说道:“如果,我说,我是赵冷昕的父亲,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林斯点了点头道:“赵冷昕的父亲?嗯,她好象确实有一个父亲,难道就是你?”“砰!”中年人一掌拍在桌子之上,震得上面的碟盘茶杯哗哗直响。站在后面的男子说道:“这位同学,难道你父母没教过你要懂礼貌吗?”林斯的眼睛中闪过寒光,虽然他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母,甚至有一些怨恨,但是却也容不得别人这样说他们,那男子只觉得心头猛的一凉,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心脏似乎也停了一拍,接着又砰砰越跳越快,半响都安静不下来。

林斯将桌子上的盘子移了下位置,淡淡的说道:“怒伤肝,老先生这么大年纪了,要多注意身体,何况这些桌子都是房东的,拍烂了是要拿钱赔的。”中年人的面色上怒色再也忍不住,语气冰冷的道:“我也不说废话,你开个价,多少钱?”“什么多少钱?老先生是不是弄错了地方,我这里可不卖什么东西!”林斯喝了一口水,懒洋洋的说道。“小子,你别不识进退,到时后悔莫及。”后面的男子道。林斯淡淡的道:“和你主人在说话呢,你一只狗在这儿乱叫什么!”“你……”那男子几乎就要动手。

“小钱!”中年人喊了一声,那男子恨恨的看了林斯一眼,退了回去。中年人对着后面的小钱招了招手,那男子从公事包里拿出一张纸来,中年人接过,放在了林斯面的桌子上,然后推了过去。林斯一看,这乃是一张五十万的支票。“只要你自动离开冷昕,这些钱就是你的!”中年人盯着林斯说道。林斯张了张嘴,仿佛有些发呆的看着中年人。中年人对林斯的表情似乎有些满意,而且有一丝轻视的鄙夷,他说道:“冷昕已然许配给了君家,君家与我赵家门当户对,我不希望在这段时间出现一些有辱我赵家门风的事情!”林斯自言自语道:“这等传说中的事情,居然也会在我身上发生,按照国际惯例,我是不是应该义正词严的拒绝,然后再发表一点粉身碎骨,永不放弃的誓言呢?”林斯这话说得很小,可是,在那对面的中年人却刚好能够听到,闻得这话,心头的怒火,差点引发心脏病,敢情对方把这行为当戏这么看了。

努力的压下怒意,又向后面的男子招了招手,男子又拿出一张支票,中年人依旧将之递到林斯的面前,然后说道:“再加上这五十万,一百万已经足够你做一个小生意,一辈子生活无忧了!年轻人,当知人不能太贪心,量力而为,不要引火烧人!”说完之后,便看着林斯。虽说林斯此时与赵冷昕并没什么关系,甚至,也没确定以后会去发生什么关系,一百万多吗?确实也不算少,但是,如果林斯想要,那也不过一个电话的事情,何况有的东西用钱来衡量,未免显得太没人品了。

当中年人说到这里的时候,林斯也再没兴趣与之继续说这无聊的事情,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水,站起身来,打了打哈欠说道:“老先生也是一秒钟几百上下的人,如果没啥别的事情,我就不送了,你有手下办事可以偷懒,但我可只有一个人。”中年人面色阴沉的站了起来,说道:“年轻人,做事情要考虑清楚,别冲动!”说完就向门外走去。林斯道:“不送,不过,这两张废纸,麻烦一起带走,我这里可不是什么垃圾站。”中年人停了一下,然后抓起那两张支票,撕成两半揉成一团,握在手中就向屋外走去,后面的男子连忙跟上。

林斯关上门,摇头道:“这父女二人相差就这么大呢。”这一阵耽搁,已经快十一点,林斯又画了一阵水雷神符,符的模样倒是越来越标准,但依旧没啥作用,索性再画了一张金雷神符,你还别说,这索性随意画的一张,竟然一就而成,当然,代价便是今日下午,整栋楼都不得安灵,那前些时日请了道士作法的那家人,又将那道士请了来闹腾了一翻,直让林斯汗颜,下定主意以后除非是万不得以,绝不再在这楼上画金雷神符。一点半,林斯吃了饭,便向赵冷昕家中走去,今日下午,他便要正式向赵冷昕学习修炼之法,念及此处,心奋难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