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超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正自思量,天地忽的一变,举目上望而不见天,只有那冥冥黑烟,厉鬼惨叫之声不绝于耳。阴风阵阵,让人心中寒冷,全身寒毛都竖立起来。接着隐约间人影晃动,似有鬼物扑来,林斯和赵冷昕身上都是黄光亮起,他们身上都加持着护身咒,这些寻常的鬼物自然奈何不得。赵冷昕冷冷一哼,手上已捏着一符,口中真言念动,随着三昧真火将之焚烧,金色光芒大作,那些鬼物在这金光下迅速消融,片刻间,教学楼中间就恢复了安静,鬼物们恐惧得都不敢再前。“心中有正气,则万邪不侵,鬼物之类最善于感应情绪,你越怕他们就越凶,你若镇定自如,他们则没了办法!”话虽是这样说,但是面对这神秘的事物,又有几人在没有应付的手段的情况下,能有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的养气功夫?林斯对生死看得很淡,但是论涵养,也还远没达到这种程度。

忽然,鬼物们安静了下来,如同暴风雨到来的宁静,往往此时,都是正主出场的前兆。一阵阴风袭来,十分特别的是这阴风之中竟然夹杂着那金戈铁马的气息,刹那间,林斯竟有处身战场之中的错觉,不过,换成旁人,或许会被这气势吓着,但林斯此时拥有的只是兴奋,至于赵冷昕。依旧沉着、冰冷。林斯的目光随着赵冷昕落在了西面,那里黑雾荡漾,接着又缓缓旋转,中心处渐变成空虚,化为一个通道。而在林斯地视线中,身边的场景也随之变为辽阔的草原,正前方。

三百余骑身着盔甲,手持长刀的骑兵狂奔而来。“还是这点伎俩。没有一点长进!”赵冷昕冷笑一声,扬手十几道光芒射出,这光芒落到三米远处砰的一声轻响,金光中变为十几个天兵。这是撒豆成兵之术,天下道门中,修符、阵的修炼门派大多都有此术,茅山也不例外。不过,茅山派的这虽说是天兵,实则却是鬼兵,只是以秘法炼制符录加持之后,不但不似普通鬼地那般有惧怕阳气等弱点,反而能在属性上压制其他鬼怪。不过,这些鬼毕竟只是普通鬼,若拿来对付鬼王可就显得不够了。

这十多个天兵得法力一催。全身上下都散发出驱邪的金光,好不威风,也不惧怕对方人多,就冲了上去,这些天兵还懂阵法变通,虽是与比其多了十多倍地鬼物相斗。却反而将之围在中间,鬼物不敌,每被斩杀一个,就化成一团黑烟,一战下来,天兵却一个未损失,实力对比一目了然,收了天兵,赵冷昕左手飞快的掐动印结,接着一声低喝:“破!”幻境顿消。“又是你!”一个尖锐的声音说道。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子走了出来。挽着发鬓,妇人打扮。容貌秀丽,但是那惨白的脸上,两只绿幽幽的眼睛却让人觉得说不出的恐怖。

“夫人地夫君几百年前就投胎做人,夫人何不放下心中执念,由我请人帮你超度。说不定,你们后世还有相见之日。”赵冷昕桃木剑斜扬,双目却垂视那女鬼脚下,鬼物擅长迷神,眼神相对,乃不智之举。“哈哈哈哈,投胎做人,真是笑话,人有人界,鬼有鬼域,众观古往今来,就算大罗金仙,又有几人能在六道轮回自力中保得灵识,所谓超度,却是在混混沌沌中将魂魄打成碎片,也就骗骗那些愚昧百姓!”“天地奥秘,我不敢妄言,不过你如此行凶,早晚自取灭亡!”“自取灭亡?哼,那得看你们有没有这本事。

”话声中,女子双目一瞪,两道黑芒直袭而来,这是意念之力裹着阴煞之气,人类修炼者要做到这地步,非得修炼出元神才可,鬼物在这方面占了先天的便宜,少了许多限制,当然,这比起元神罡煞的威力还是要弱几分,不过,依旧不可小视。赵冷昕本就未存丝毫说服这女鬼侥幸之心,早有准备,手指上已经夹住一张符。“急急如律令!”符纸射出半米之后,爆炸开来,虚空中一道闪电出现,向那女鬼当头落下,同时桃木剑挥动,将那两道煞气斩落。女鬼森森一笑:“长夜漫漫,我可不急,哈哈哈哈。

”雷电落下,却只劈散了一团黑雾,女鬼早已遁去,接着尖锐的叫声响起,周围害怕护身咒的鬼物们再不徘徊,不要命的冲了上来,不过面对护身符却依旧没有作用。林斯更是用那打鬼鞭抽出,几鞭下去,就听得一阵阵尖锐的惨叫声,袭来的鬼物被抽得变成黑雾,可接着却又变了回来。“这些鬼物都只是残留地怨念,没有意识魂魄,经这里浓厚的阴煞之气催使而成形,除非将其完全消灭,不然只留一点怨念,就会迅速还原,所以我们不要理会,先找到那几个学生和警察再说。

”话声中,赵冷昕已经拿出一个令牌,在上面虚空几画,道:“五鬼现身!”五道虚影出现周围,接着就潜入阴气中四散而去。“我看刚才那女鬼的情况,可知这里封印还没完全破去,那女鬼还不能打开空间裂缝,所以那些进来的人定然还在这教学楼中,这五鬼是我亲自修炼的,虽比不得那五个鬼王,但操控由心,用来这这里寻找生人气息再合适不过。”赵冷昕低声说道。只过须臾,赵冷昕精神一振:“找到三个,跟我来!”二人从走廊过去,就在教学楼底层一个教室门口前,看到三人倒在墙边,还有一只鬼在旁边,这鬼虽比不得鬼王,但旁边的这些怨魂还是伤他不得,反而能用之进补,赵冷昕几人过去之后,怨魂们都向他们二人袭来,赵冷昕剑决一引,桃木剑上透着红光飞起,飞快地在这周围盘旋一周,顿见这里空间一清,赵冷昕道:“快去找人,出去后自有你好处!”那鬼面露欢喜之色,化为虚影遁去。

“是三个警察!”林斯走了过去,一探鼻息和心跳,道:“好象还活着。”“警察身上有煞气和正气,寻常怨魂近不得身,活着很正常,那两个学生只怕就没这么幸运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