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再会前敌(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将这满腹心事压下心头,林斯深呼吸了一下,注意力转移到眼前即将来临的事情来。越向里走,心头的那份不安就越强烈,赵冷昕此时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回头道:“我总觉得这此事情有些不对,你千万小心!”林斯没回话,只紧紧跟着,手中握着的鞭子紧了紧,但又马上松开,深怕那股力量有突然出现,将这鞭把给握碎了。通道并不长,只有二十米左右,虽是密封,但奇怪的是气息并不闷,只是阴气太浓,有些冷飕飕的,不过,林斯的适应能力是超强的,只刚进来之时感觉有些不习惯。

这时,赵冷昕和林斯已经走出了通道。“这墓室并不是什么王公大族,只是普通的有钱人家,所以墓室的布置是按照普通的居室、活人宅院而建,与着通道相连的就是墓室的明殿,明殿的布置就是按其生前的中堂而来……”赵冷昕低声的给林斯讲着阴阳风水中有关墓穴的知识。“我茅山派驱魔降妖捉鬼,与这阴煞东西打交到的时候非常多,这些东西你必须得记得,就算许多法术的修炼也得用到这。”那一团符光将这里照得透亮,林斯能将着屋子里的看得清楚,里面确实是与普通的房间没什么区别,只是屋子里面的桌椅器皿都被打得稀烂,似乎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

赵冷昕并未在这里多有停留,一边向里走去。一边低声说道:“阴脉地地穴就在这坟墓的寝殿中,当年她丈夫化为僵尸被灭,本来以她心性还成不了气候,可得那邪派之人所助而化为厉鬼,并用搬运之术,将自己的棺木拖入百丈之下的阴脉之中,与阴脉相合。难以消灭。”“那今日,你有准备如何?”林斯道。“消灭是不可能的。唯有镇压。”赵冷昕答话中已经推开了门,他们二人都加持有护身法术,阴气煞气近不了身,普通的毒气也是不惧。进了墓室,这墓室的房间颇大,原本摆放棺椁地地方空荡荡的。

林斯随着赵冷昕地目光抬头看去,只见这房屋顶上展开着一道八卦黄布。再观四周,每个八卦方位上都放着一面阴阳铜镜。赵冷昕看着这些铜镜,忽然想到什么,面色大变,空着的左手连连掐动。也就在这时候,一阵尖锐的笑声在这屋子里面响起,淡淡的雾气中,这室内的景象已经改变。桌椅,凳子,完全是一间房屋的模样。“哼哼,赵冷昕,没想到你真还敢来这里!”女鬼的身影在屋中央升起,此时女子梳了发鬓。一副妇人妆扮。赵冷昕手中地桃木剑微微扬起:“我之前的提议,夫人考虑如何?”“还是等你能走出去再说吧!”女子一声冷笑。

天地间陡然一黑,赵冷昕旁边的符光也只能照到一米左右。不断有嗤嗤的声音,这是阴气与符光相互激化所产生的。赵冷昕低声对林斯说道:“你要小心,我担心这里另有高人!这些法阵并非鬼物能触碰的!好在未有破坏,只以法术暂时压制住阵法的部分威力,不过料想他也撑不了多时,这封印要破坏也不是那么容易,只要我们坚持片刻,这女鬼的实力就会锐减!”林斯没有感到惊讶,因为先天地灵觉早让他感觉到着里面充满着危险。早在进这大楼之时。就有了防备。

不过赵冷昕的话并未说完,那就是来者很可能与茅山有关。甚至说有可能就是曾被茅山的另一脉!这一切都是后话,且不谈。赵冷昕提醒林斯之时,已经拿出那八卦盘来,手上黄光闪过,八卦盘被一道无形之力定在空中,赵冷昕拿出一符,口中念道:“神光神光,照见八方。上通日月,下彻寒乡。束南西北,普照万邦。天神真仙,景物山川,海江河源,鬼物幽渊,三光所照,无处隐藏。神光镜摄,无隔毫芒。急急如上清三境律令。”顿时,奇景出现,着原本是在地底之下,没半点别的光芒,但在那空中,一道清光散落,在这八卦盘上,八卦盘向着东南西北方向一照,赵冷昕一口灵气喷在这上面,八卦盘的中央如同水纹一样一阵波动,阴阳二色化为清澈透明,纹动之后,一幅画面出现,竟就是这几间墓室的景象。

这是移景通光之术,术到大成,能探九天幽冥,赵冷昕自然没这种大神通,但借助法器,照见这方圆十丈,并破除迷障,还是没有什么问题地。这景象中,不但有着赵冷昕和林斯二人,更有一个虚无飘荡的影子在他们身侧不远处。赵冷昕只观了一眼,就看清局势,手中桃木剑脱手二出,化为红光掠去。女鬼显然早知赵冷昕有这样的手段,并未手忙脚乱,一声冷笑散了形体。但是,不知何时,赵冷昕在这桃木剑下贴了一符,在这关头,她遥空结了印,那道符火光一闪,化为一道火网罩了下去。

嗤的一声,女鬼一声惨叫,散开的形体又猛然聚拢,赵冷昕所料果然不差,阵法虽被压制住一部分,但是女鬼的实力依旧不到全盛之时的五分之一,当年第一高手的阵法又岂是这么容易破?女鬼显了形,赵冷昕又怎会客气,桃木剑已然斩落下去。当然,这女鬼与阴脉相合,赵冷昕也没打将之降服的主意,只想消耗她的元气,这一斩落实至少让她在现在地基础上实力再降十分之一。可就在这时,铁链碰撞地声音中,一只鬼爪自虚空中探出,一下子就降桃木剑挡到一边,而那女鬼,借此机会,散成六道阴气穿了出来,又迅速的结合周围地阴气凝结身躯。

“吕义!”赵冷昕和林斯都通过这法宝一下子将来者认了出来。————笔记本坏了,根本开不了机,这是孤独在公司偷偷写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