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非常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北方某城市的春天,虽然早已过了春分,但依然到处可见冰雪遍地。昨晚又下了一场小雪,白天被太阳一照,化的马路上全都湿漉漉的,到了晚上气温下降,路面上就结了一层冰,往来的行人走路都得小心翼翼的。方振揉着屁股转进一条小巷,他刚才就滑了一跤,把屁股摔的生疼,这时走路都一瘸一拐的。方振是这座城市一所大学里的学生,因为家里小有资产,就不住宿舍在校外租了一间房子,他和他的女朋友一起住。刚才女朋友刚才给他打电话,语气挺急的,方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他走的急了些,就摔了个狠的。

拐进小巷不远,就有一栋半旧的七层楼房,方振的小家就在五楼。这栋楼的对面,有一家非常寒碜的修车铺,这时还亮着灯,进楼之前,方振习惯性地向修车铺那边看了一眼。这家修车铺只有两间车库那么大,大门破败的像是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大门如此,里面也一样,各种修车的工具全都旧的不成样子,凌乱地堆放在屋角。修车铺的招牌比修车铺还寒碜,只是一个下面带十字底座,才一巴掌宽的木牌,上面刷了一层白油漆做底色,又用黑油漆写了几个端端正正的字“大运修车铺”,就算是招牌了。

方振注意到这家修车铺,是因为有一次看到几个小混混打架,其中一方打输了,捂着血流不止的脑袋慌忙逃跑,慌不择路之下跑到了这条小巷中。一拐进小巷,看到这个修车铺,那个逃跑的小混混竟然不敢再往前走了,而是不要命地转身往回冲,结果被后面的人截住,被打断了两条腿。那个小混混竟然宁肯断腿也不进入这条小巷,怎不让人惊疑?别人或许不明白这个小混混为什么突然爆发的勇气,但方振恰好就站在巷子口,那个小混混还险些撞在他身上,这么近的距离怎能看不清那个小混混的神情?从那以后,方振就开始注意这家生意惨淡之极的修车铺。

但鉴于小混混都不敢撩惹这家修车铺的老板,方振自然也不敢太过接近,只是时不时地往修车铺里瞄一眼。根据方振的观察,这家修车铺里从始至终就只有一个人,就是这家修车铺的老板。这个老板看上去有三十多岁,长的很普通,属于掉进人堆里就找不着的那种。如果非要说有人能找到,那肯定是从他总是脏兮兮的衣着和总是乱蓬蓬的头发上认出来的。这个人开这么一家修车铺,显然也不是为了赚钱,往往一个月也接不到一单生意。偶尔有车在附近坏了,不得已在他这里修一下,就绝不会再来第二次。

也不知是他的技术太烂,还是他的服务态度太差。但方振认为,两方面的因素都有。因为这个老板看上去永远也睡不醒的样子,如果方振自己有车,给这样一个人修理肯定也信不过。所以这个老板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搬一把靠背椅子,坐在修车铺前晒太阳。对了,这家修车铺的老板的名字叫褚千山,是方振无意中从修车铺旁边的小吃铺老板的嘴里听来的。天已经快黑了,往常的这个时候,修车铺早就该关门了,方振原本也没指望能看到什么。但习惯性地一眼看去,却发现今天有些不同。

两间车库改成的修车铺,共有四扇大门,其中三扇关上了,但还有一扇是敞着的。从这扇没关的门看进去,竟然有一辆蓝色的宝马车停在里面。这让方振很是奇怪,以前肯在这么个破烂的修车铺修车的,不是夏利就是捷达,高级轿车从来没出现过,今天怎么有宝马进驻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那个脏兮兮的褚老板竟然也接了个大活儿?方振不是警察,也没有窥探别人**的爱好,所以只是奇怪了一下,就掏出钥匙打开楼道的安全门,爬上五层楼梯,进了自己家门。

一进门,方振就叫道:“笙歌,我回来了。”方振的女朋友叫左笙歌,在同一间学校里读书,只是方振比左笙歌高一个年级。左笙歌是江南人,长的小巧玲珑,虽然不算十分漂亮,但皮肤非常好,笑起来又有两个酒窝,非常可爱。两人交往了不到半年,就决定同居了。左笙歌属于那种贤妻良母型的女孩,两人经营的这个小家,被她收拾的干净整洁。方振一回来,总能吃到热乎的饭菜,让方振幸福的只会傻笑。但今天有些不同,方振招呼了一声之后,左笙歌没有迎出来,而是叫道:“方振,我在这,你快过来!”方振奇怪地来到卧室,就见左笙歌趴在窗台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外面。

方振凑到她身边也向外看去,但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于是问道:“你看什么呢,这么入神。”左笙歌依然盯着外面看,头也不回地说道:“你猜我刚才看到谁了?我看到周诗雨了!”方振愣了一下,说道:“周诗雨?唱歌的那个周诗雨?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左笙歌兴奋地道:“我怎么知道?反正我看见她了,就进了对面的大运修车铺了。”方振好笑地道:“你看错了吧?周诗雨那么大牌的明星,怎么会来我们这?更别说去大运修车铺了。”左笙歌坚持道:“可是我真的看见她了!虽然她带着墨镜,但我确信我绝不会看错的!你知道,我最喜欢的歌星就是她了,还看过她的演唱会,怎么可能看错!”方振笑道:“好好好,是周诗雨。

可就算是周诗雨来了,你也不能饿死你老公吧?我们先吃饭,然后再看明星。”左笙歌等了这么久也不见周诗雨出来,也有些不耐烦了,或许自己真的是看错了,只好撅着小嘴去做饭,但要走了还不甘心,眼睛还一个劲儿地望着窗外。方振看她撅着嘴的样子特可爱,忍不住在她嘴上亲了一下。左笙歌被偷袭了,气恼地用小拳头锤了方振一下,说道:“我白费了半天工夫,你还气我!”说着,左笙歌又忍不住往外看了一眼,谁知这一眼正看到修车铺里有人出来。左笙歌的眼睛顿时亮了,招呼道:“你快来看,周诗雨要出来了!”话没说完,左笙歌就激动的半个上身都探出了窗子。

方振吓了一跳,急忙按住她的腿,免得她从窗户掉下去。然后方振也探头向外望去,果然见修车铺半开的大门全都打开了,一个保镖模样的人大开大门后,又去发动那辆宝马轿车。里面一点的位置,站了两个人,一个是修车铺的老板褚千山,另一个是个身材苗条的女人,穿了一身铁灰色的风衣,却掩不住她的前凸后翘。这个女人在褚千山面前,显得毕恭毕敬,临上车前还鞠了一躬。那个女人在这个时候没戴墨镜,上车的时候又转了一下身,方振清楚地看到她的侧脸,果然是大明星周诗雨。

这让方振大吃一惊,早就在八卦杂志上看到过,这个周诗雨非常的傲气,对那些导演、制片、投资老板什么的,经常不给面子,今天怎么会对一个修车铺的老板这么客气?方振还在迷惑不解的时候,左笙歌却没那么多想法,她也看清了周诗雨的相貌,立即兴奋拼命往外挣,不管不顾地大叫道:“周诗雨,我是你最忠实的粉丝,给我签个名吧!”周诗雨正要上车,听见有人喊叫,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她这一回头,左笙歌和方振就看的更清楚了,周诗雨那能够让任何男人都一见钟情的绝色美貌,正对着这边。

这么一来左笙歌就更激动了,又将身体探出去一截,唯恐周诗雨注意不到她。方振这时也犯了个极大的错误,他被周诗雨的美貌镇住了,在当面看到周诗雨的一瞬间,他有一种被雷电击中似的感觉。上次左笙歌去看她的演唱会时,虽然也看到了周诗雨,但那是在舞台上,周诗雨画着浓妆,让人看的不是太真切。今天周诗雨素面朝天,却更加让人失魂落魄。方振整个人的心神都放在了周诗雨的俏脸上,其他的事情都忘记了,甚至他的手都忘记了要压住左笙歌的腿,左笙歌一个不小心,惊叫一声真的从窗户掉出去了!好在方振的反应也很快,左笙歌的腿一扬起来,打了一下他的胳膊,及时醒悟的方振急忙一把抓住了左笙歌的脚踝。

结果左笙歌就倒吊在窗外,全身的重量都靠方振的一只手。方振是个书生,身体瘦弱,只靠一只手哪里抓得住左笙歌?虽然他拼命地想把左笙歌拉回来,但心有余而力不足。渐渐的手上越来越没有力气,直急的哇哇直叫,但左笙歌的脚踝还是逐渐滑脱,左笙歌声嘶力竭地尖叫着从楼上摔下去!就在楼上的两人遇险时,周诗雨的那个保镖从车里钻了出来,飞一般向这边跑来。当左笙歌坠下来时,他已经以奇迹般的速度越过五六十米远,脚一蹬墙壁,飞身跃了起来,迎上半空中张牙舞爪的左笙歌。

这个保镖在蹬墙的时候身体就已经横了过来,接住左笙歌之后,虽然被撞得向下一坠,但还是斜向下的。他将左笙歌死死地抱在怀里,身体蜷缩成球,在落地的一瞬间连续翻滚了好几圈才卸掉下坠的冲击力,两人全都安然无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