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今夕何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虽然刚刚黄昏,可是霓虹灯早早就亮了起来,到处张灯结彩,礼花不时地在空中绽放,喧嚣的人群、热闹的街市,装点着节日的喜庆。今夕何夕,充盈着欢声笑语?今夕何夕,举家团聚,暖意融融?今夕,除夕。今夕,除夕,医大附属医院此刻静悄悄的,医生护士都赶回家过年了嘛,几分钟之前这里还是好热闹的,临下班前,大家都互相谈论着怎样渡过今晚的除夕之夜,现在人都走了,大楼里一片寂静。惟有值班室亮着灯,陆逸尘正在制订手术方案,所以屋里好静,他的人也融在了这一片安静里,只是不时地咳嗽,不断打碎这幽幽的宁静。

天气很冷,他的身体也是冷冰冰的,难怪他咳嗽得越来越剧烈。他的眉很挺,鼻很直,脸部的轮廓很清晰,棱角分明,使他的人在清秀中增添了几分倔强。他的一双眼睛是最吸引人的,深邃中有种淡淡的忧郁,固执中含着一抹说不出的犀利。当你第一眼看到他时,你会觉得他有些硬、有点冷,有点看破世事、古井不波的漠然和冷淡,包括对他自己,当他咳嗽得很厉害时,他依然可以若无其事地做手上的工作,他是那种即便咳出血来也很难让你心生怜惜之感的人,因为他给人的感觉实在太强,他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成熟的男人味和那种只手可撑天的气度常常会让你忽略了对他的关心和爱护,而情不自禁要寻求他的保护。

可是这时偏偏有人要来关心他,而这个人偏偏是一个很娇小很柔弱的小女人。唐雨薇将一个玻璃杯放在他的面前,用那种和这个男人一样平静和淡漠的语气对他说:“虽然你是医生,但你真的不会照顾自己。”他抬起了头,看着她,目光依然深邃,“雨薇。”他冷静地和她打着招呼。唐小姐把杯子推到他的面前,用半命令的口吻说:“喝了它。”陆逸尘微微皱了皱眉,他面对的那杯黑褐色的液体还在散发着浓烈刺鼻的中草药味,不由得问:“一定要喝?”“是。”陆逸尘颇为无奈地叹息一声,拿起杯子,一口气喝了下去。

雨薇看他把药喝光,才递给他一杯清水,问:“除夕你准备怎么过?”“怎么过?”陆逸尘静静地看着她,嘴角牵起一丝微笑,那笑容带着一种孩子气的天真和顽皮,使他眼中那些冷的东西全都融化殆尽,他看着唐小姐,静静地说,“今晚我值班,想什么都没用了。”“我陪你好不好?”“不好。”雨薇暗自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这么说。”“你爸妈还等着你回家吃年夜饭呢,今晚他们是最需要你的。”“是,我知道!我知道我在这里是不受欢迎的。”雨薇将一个手袋放到他的办公桌上,说,“我不打扰你了。

”“这是……”“你呀,你知不知道你穿得有多少?”“我知道了,不过,这……”“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雨薇拦住了他的话,拿起桌上的皮夹子,从中抽出两张现钞,说道,“现在你不欠我什么了。”她把钱放进自己的上衣口袋里,头也不回地转身而去。陆逸尘靠在了椅背上,看着雨薇走出去。他打开手袋,里面是一件纯白色的毛衣,手工编织的毛衣。他当真不欠她什么了吗?那一针一线的编织,是否金钱就可以偿还得清?有急救电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患者是中年男性,车祸,闭合性胸部创伤,血胸,失血性休克,疑诊有心脏裂伤,到达急诊室时心搏停止,病人离死亡只是一线之隔,刻不容缓,必须立即实施心肺脑复苏,由于伤者有严重的心包填塞,无法用胸外按压,只能采用胸内心脏按压。紧急开胸解除急性心包填塞和修补心脏裂口是抢救心脏破裂唯一有效的治疗措施。陆逸尘立即实施开胸探查,在术前紧急进行心包穿刺术,排除心包积血,暂缓心脏压迫,改善循环状态,增加伤员对手术的耐受性,同时静脉切开,快速进行输血补液,采用全身麻醉和气管插管,实施心脏破裂伤修复术。

皮肤切口从胸骨上窝平面1——2CM开始,沿胸骨正中线向下至剑突与脐连结的中点,先用电刀切开胸骨柄上方的锁骨间韧带与胸骨骨膜,用小直角钳紧贴胸骨柄上端向后分离,此处有横行的小静脉,所以要用电灼止血,然后用电刀沿胸骨中线切开胸骨前骨膜,再沿剑突下切开膈肌中心腱在胸骨后的附着部,用食指沿胸骨后分离心前区,再用长弯血管钳夹持纱布拭子,沿胸骨中线作钝性潜行分离胸骨后与心包间的疏松结缔组织,使其形成隧道。暂时停止控制呼吸,在肺不充气的情况下,用胸骨锯从下向上沿中线锯开胸骨,胸骨前后的骨膜用电烙止血,显著的出血点缝合结扎止血,骨髓腔断面涂石腊止血。

胸骨劈开后,用撑开器缓慢地扩开胸骨。通过胸部正中切口良好地显露心脏的4个心腔和升主动脉,裂伤位于冠状动脉附近,陆逸尘在缝合止血时小心地避开冠状血管,通过冠状血管深层作间断褥式缝合。心脏闭合性损伤很可能是全身多发伤的一部分,所以陆逸尘一面抢救,一面注意检查他处有无合并伤,以防漏诊。经心脏按压后复跳,血压回升。急救室里静悄悄的,一切都在紧张有序地进行着,整个手术说起来好像很容易,可是这其中的辛苦和煎熬别人是很难体味得到的,因为是在和死神做生死角斗,它不仅考验你的医术、你的手法、你的技巧,同时也在考验你的心理、你的意志和你的毅力,它需要你的精神长时间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需要你投入全部的精力,全神贯注,把每一个环节、每一个步骤做得精确无误,同时还要争分夺秒,决不允许有片刻的松弛。

整个手术一气呵成,自然流畅,精湛纯熟的手法和技巧使这个手术异乎寻常地完美,当陆逸尘完成最后一个结扎,把患者从死亡中解救出来的时候,在场的人都情不自禁发出了一声惊叹,这个手术让他们感受到的不是血淋淋,而是享受,对完美的享受,艺术的享受。窗外的夜空正被绽放的礼花点缀得绚丽缤纷。是啊,正是午夜十二点钟,正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外面的世界已经成了一片沸腾的海洋。患者的亲友拉着医生护士千恩万谢,要不是他们,那患者将再也看不到烟花了。

陆逸尘来不及说什么,匆促地跑到卫生间,他的头很晕,心很虚,腿很软,一到卫生间,他就狼狈地吐了起来。也许别人很难了解,他为手术付出的是什么,大家只能看到他在手术台上镇静自若的目光,稳如磐石的双手,没人知道他的衣服已被汗水浸透,此时,他的神经从高度紧张一下子松弛下来,他只觉得轻飘飘,空荡荡的,全身都失去了力量,他的人软得几乎站立不住。他用清水不断地冲洗着,那冰冷的感觉很舒服,相信,很快就可以让他从萎靡中振作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