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幕后老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经过上次白玉婷和白玉玲见面之后,似乎就很少见到白玉玲了,不过也不奇怪,据说白玉玲从很小的时候就不住在白家了,而是住在自己的外公家中,秦政想了想,好想一直没有问过白玉玲住在哪里,纵是偶然碰到也很少有说话的机会。总是会被一些事情个耽搁住,毕竟当初自己之所以能够向来,纵然是自己获得了大机缘,能够重生,但是秦政很感激的是,那个时候白玉玲用自己的内力,来滋养自己的身体,使自己体内的机能不会太快的麻痹。秦政知道一个古武者的内力何其重要,他并不同于修道者的灵力,没了之后打坐一会儿,也就回来了,而古武者的内力就像是盛在杯子里的水,倒出一点儿,也就少了一点儿,纵使在如何修炼,也总是差了那么倒出去的一点儿。

秦政一直想等有时间了,就补偿一下白玉玲,奈何身边的事情,总是一直不断,即使上次在狄公湖遇到了白玉玲,却还是被白玉婷这个外来因素给打断了,今天再次看到白玉玲,秦政也不由想起了这件事来。“白大小姐最近忙什么呢?怎么有空来西川市了,怎么,今天约了朋友吗?”秦政眉眼含笑,看着白玉玲,淡笑着说道。白玉玲闻言,眼中神色流转,带着一股子落寞之意,想了想,片刻后才装作轻松的说道:“嗯,最近没什么事。就来西川转转了,今天来天香楼是来接手我舅舅的生意的,你呢?和朋友一起来天香楼吃饭吗?”秦政听了白玉婷的话,眼中不禁闪过一丝讶异的神色,幕后老板极其神秘的天香楼,竟然是白玉玲舅舅的产业,从前不知道的时候,秦政只觉得这天香楼的幕后老板,该是怎样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物,才会一手建立起这样一个别致的酒楼。

不过既然是人家舅舅。秦政心中虽有心想要结识一番。却不敢如此贸贸然的开口,当即只得回了话,目光往南宫裴所在的包厢看了一眼后,说道:“是啊!不过今天倒是幸运。赵经理给了我们一个别致的房间。据说是天香楼老板曾经独用的。不知道如今怎么又肯开放了。”秦政说着,明显的感受到白玉玲方才眼中一闪而逝的痛楚,见此。秦政不由疑惑问道:“白小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没事吧?”白玉玲脸色有些苍白的摇了摇头,极力扯出一抹笑意,但皮笑肉不笑,看上去倒是有几分苦涩,就在秦政想要上前细问的时候,白玉玲抬起了头,目光中带着敬爱和感叹,看着南宫裴所在包厢,神色有些恍惚的说道:“那曾经是我舅舅最爱待的地方,他说可以看尽人间百态,自己却如同这世外人一样,有趣得紧!!”说罢,白玉玲又垂下目光,嘴角泛起一丝苦涩,感叹道:“可终究,他还是躲不过去,如今尘归尘土归土,他临走前,把天香楼交给我,想让我替他好好打理,可我……”白玉玲并没有讲话说完,而是摇了摇头,神色苦笑。

秦政见状,不免有些尴尬,毕竟这话锋是由自己引出来的,如今倒是勾起了白玉玲的伤心事了,本来他今天的来意是来感谢白玉玲的,如今他倒是成了罪人了,如此想着,秦政不由上前一步,开口说道:“对不起,说到你的伤心事了,不如我请你吃饭吧!!作为补偿如何?”白玉玲低垂的眸子,眨了眨,随即快速抬眼看了一眼秦政,白玉玲见秦政一副极为认真的模样,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点了点头,道:“既然是秦大少亲自请客,我可就不客气的答应了,先说好,我很能吃的哦!!”秦政闻言,不由上下打量了一眼白玉玲的身材,虽说是该凹的凹该凸的凸,但总体来说,还是有些偏骨干,秦政想不出,白玉玲那小小的身板儿,能吃得下多少东西,想着便不由轻笑一声,说道:“行,随你吃,管够!!”二人相视一笑,一前一后的进了包厢,南宫裴看着从门口跟在秦政身后的白玉玲,眼中划过一丝了然的笑意,秦政见状,也没说什么,而是自顾自的走到南宫裴身前,坐了下去,随后转过头,招呼白玉玲。

“白小姐也过来一起坐吧!这是我朋友,一个比较沉闷的人,不用理他。”秦政开口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南宫裴,但秦政介绍的也不错,不管是在外人面前,还是在南宫世家众人的面前,南宫裴都是一副惜字如金的模样,也就是和秦政在一起的时候,喜欢多说两句罢了。南宫裴听了秦政对他的介绍,也不解释,而是冲白玉玲点了点头,随后又自顾自的摆弄茶具,期间还用略含古怪笑意的眼神看了一眼秦政,秦政不由白了他一眼。白玉玲站在门口,一时间有些尴尬,她没有想到还有别人,不过南宫裴的态度却是让白玉玲放心了不少,随后看到秦政的示意的眼神,也就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同样冲南宫裴点头微笑。

有了白玉玲的加入,加之秦政自己刚才的许诺,自然是要好好招待白玉玲一番,虽说天香楼如今也算是即将成为白玉玲的产业了,但是这一顿是秦政的心意,自然是不同寻常的,秦政直接叫了赵经理。等到赵经理到了包间之后,笑着同秦政打招呼,随后看到白玉玲的时候,却是颇有些惊讶,白玉玲今天是来接手天香楼的,先前自然是同赵经理见过面的,如今二人认识自然是不稀奇的,只不过赵经理惊讶的是,白玉玲竟然同秦政认识。因为在赵经理的眼中,二人的领域实在是天南地北。

这两个人应该是很难认识的才是,可是今日一见,却是像认识许久的旧友一般,这如何能不让赵经理觉得新奇,只不过心中想归想,赵经理却是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原因。“赵叔,今天我可是要请你们天香楼未来的老板吃饭,把你们店的招牌菜都上上来吧,后续不够我再和你提,毕竟白小姐的胃口可是很大的……”秦政半开玩笑的话。将原本还有些尴尬的气氛。瞬间调和了起来。赵经理闻言,也不由莞尔,眼眸含笑的看了一眼白玉玲,随后应声道:“既然秦少吩咐了。

又是请白总。我自然给秦少办妥当了。”原本。赵经理叫秦政的时候,一般都是叫小政,如今赵经理的顶头上司就在面前。小政二字,却是怎么也不能叫出口,若是此刻叫了,岂不是故意抬自己的身份,白玉玲和秦政又是朋友,这样一来,岂不是新老板还没上任,就得罪了。赵经理这样人精的人物,自然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的,秦政和白玉玲不由相互看了一眼,秦政不由轻笑,随后点了点头,道:“那麻烦你了赵叔!!”赵经理连忙点头,然后退了出去,从始至终却是没有答应一句秦政喊他赵叔的话,等赵经理离开后,秦政却似悠然笑开了,看着白玉玲的脸,神色颇含兴味的打趣道:“看来你这个未上任的白总,威慑力还是挺大的嘛,有你在,赵叔都不敢和我好好玩耍了。

”秦政说笑着,不禁沿用起了眼下网络上的流行语,逗得白玉玲是白了她一眼,不过美女终究是美女,即使是翻白眼,也是十分漂亮的,“你不打趣就不舒服是不是?什么白总,我不就是个赤脚医生,沾了你的光才变成了一个有执照的行医大夫罢了。”“白总这样可就是妄自菲薄了,现在谁不知道华夏鼎鼎有名家喻户晓的白大夫,如今又是天香楼的老总,回头我可是要好好和白总套关系,沾沾光才是!!”秦政低低笑了一声,随即撇过头去,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便要笑出声来。

白玉玲脸色有些微红,美眸等着秦政,觉得自己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白玉玲倒是觉得如今的秦政,远没有当初第一次见面来的可爱,当时的秦政车祸后刚醒,至少还知道害羞,如今却是脸皮厚如城墙,倒是让白玉玲无从反驳了。南宫裴就是坐在一旁,自酌自饮,顺带也看看热闹,二人见的打闹倒是还有几分意味,当然南宫裴之前并不知道白玉玲说的舅舅去世的事情,自然也就无法猜出,秦政今日之所以如此做,其实就只是为了让白玉玲开心些,暂时忘掉那些令人伤心的事罢了。

南宫裴则是当好了一枚背景板,将自己的存在感调到了最低,白玉玲尚可以忽略,但敏锐的秦政却是知道眼下旁边还坐着一个人,当即不由咳嗽了声,正经了起来,看着白玉玲说道:“前几天我碰到你姐姐了……”说起白玉婷,白玉玲脸上的神色,蓦然沉了下来,似乎对于这个话题,并不想多说什么,低下头,突然沉默了下来。秦政见状,不由轻叹了口气,他看得出来,白玉婷对于白玉玲这个妹妹还是十分关心的,白家身为八旗世家之一,身上所担任的任务,绝非简单,而仅秦政眼前所了解到的消息,白家人员稀少,嫡系这一脉,除了白玉婷以外,就是离家多年的白玉玲了。

至于那些个旁枝末系,顶多算的上是白家的附庸罢了,说到底,现在白玉婷身上所承担的,是整个白家的荣耀和责任,白玉婷虽说外表永远是一副淡漠的样子,但其实内心如何,没有人知道,就秦政所了解的看来。白玉婷十分的不容易,就如同上次在狄公湖相见,如果白玉婷执意要将白玉玲带回白家的话,秦政相信,以白玉玲的身手,怕是应付不了白玉婷的,但是最终白玉婷还是放弃了原先的想法,自己一个人回了京城。上次轩辕玉源的事情,也是白玉婷一个人前来的,这不禁让秦政心中微微有些感叹,也许是心中的那一点儿大男子主义在作祟吧,总觉的女人就应该做好自己的本职,乖乖的呆在男人身后,让男人替她挡去所有风雨。

而不是像眼下的白玉婷一样,独自一人,经历风霜,乃至人间百态,即使白玉婷小的时候,受过什么重大的打击,秦政相信,就算再如何,一个人的本性,会保证把自己原本善良美好的那一处,在感受到危机来临的时候,将它给保护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