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机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靠靠靠靠,现在还没跨越到共产主义社会呢吧,怎么就开始从天上往下掉黄金了……”胡露刚死皮白脸从老头子那里磨了200元钱,正想冲到网吧试试新出的那个叫什么仙侣奇侠的网游,谁料刚出楼门口无意中抬头,就看到一个黄澄澄、亮闪闪,体积不算庞大的物事从天上直接向他脑门砸来。他下意识一抱头,刚嘟哝出最后遗言,就立马被砸得不省人事,倒地晕了过去。落下来的物体托起胡露下巴仔细扫视一遍,立即冲天上大嚷道,“喂,人走茶凉,你个黑罴熊也太没人性了吧,这么个要身材没身材,要相貌没相貌,要肌肉没肌肉的家伙,我以后就要寄生在他身上修炼,等待重返天庭吗?亏在堕落凡间的过程中还依稀听你说要给我找个好的寄生体,让我潜心修行,等待时机接引我重回天庭呢,还感动得我掉了好几颗狐泪,结果也差太远了吧?”“不错啦,我可是悄悄求了孙大圣暗中把你堕入凡尘的力道稍稍改了下,你才能投到这个人的身体里,按照观音大士初意,你可是要转生为狗的,那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你永远都没机会了,别耽误时辰,赶紧顺着他的百会穴进去!我再求求孙大圣,让他以后多关照关照你!”一个沙哑的声音急急辩解、催促道。

“转生为狗,也太狠毒了吧,亏说得好听,让我重新来过,最起码也得将我打回原形,仍旧做狐狸吧!”小狐咬牙切齿,暗暗咒骂,心中一股忌恨之念在凡浊尘世中顿生,但它速度却不敢减缓,化作一缕黄光,直接钻进胡露的脑门里。黑罴熊见任务完成,不由诡笑,心中毫无打观音恶幌的内疚,怡怡然回那界外南海复命去了。半晌,胡露悠悠转醒,不过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满地乱爬,花丛里,长椅下,自行车底仔仔细细、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得找了半天,吓得旁边路过的一个熟人赶紧跑到他家猛拍防盗门,“老胡,老胡,不好了,你们家儿子好像精神病了!”“我靠靠靠靠,黄金呢,不会就这么白白砸得我破相,连个补偿也不给吧!”胡露找了半天,除了十个塑料袋、两角硬币、一泡狗屎外什么都没发现,只好一屁股坐地上指着老天骂起来。

“你发什么疯?”闻风赶来的胡露爸爸如旋风般冲出拧着他的耳朵一把揪起,这才阻止了胡露如黄河之水连绵不绝的咒骂之声。“我,我刚才被天上掉下的一块黄金正好砸到脑门上,谁知道等我醒来再找就找不到了,肯定是被过路人拿走了。”胡露异常坚持他看到的绝对是黄金,并以四十年以上老刑警才具有的锐利眼神一一审视围观众人,众人顿时如鸟兽一哄而散。“黄金?你怎么不说是掉钻石呢?”一个耳光以迅不及阻挡之势重重落在胡露脸上,“我看你是天天打游戏打疯了,我让你疯,让你疯。

”楼上的人一无例外都站到阳台上冲小区内一个穿着粉色体恤、牛仔裤,抱头绕圈鼠窜的少年,和后面追得气喘吁吁的中年男人指点着,教训自己家儿子,“看到了吧,这就是打游戏的下场,都魔怔了。你们可不许学那个胡露,这个暑假,一定要在家好好学习,争取明年考上大学。”于是,除了追打儿子的胡露爸爸,他又分外多了几十个心中暗骂他的同龄少年。“我靠靠靠靠,真是累死了。”胡露终于逃出“魔爪”,远远跑到一个墙根下,蹲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外带连打了十七八个喷嚏,“这是谁这么惦记我?”小狐的魂魄荡悠悠聚集在胡露的头顶,郁闷地看着衣冠不整、毫无形象的寄生体,一阵欲哭无泪。

“还好,钱没丢。”胡露摸摸裤兜,咧嘴笑道,用手蘸着口水将头发从左到右仔细抹了一遍,自认风流倜傥、英俊不凡后,吹着口哨往网吧走去。“老四来了?”“快,哥几个就等你呢。”几个早已在网吧落座的哥们见他进去,纷纷招呼道。“哥们,来切一盘,听说那个sky这次在际赛中打败韩国人族高手,得总冠军了呢!”坐在胡露旁边一个骨瘦如柴,尖嘴猴腮,同样十七八岁的男生说道。“我说鲁克阿,游戏要换着玩才爽嘛,天天切魔兽不烦啊,何况等你练到sky的水平,sky早成国际联盟冠军了。

”胡露不屑道。“哦,那四哥最近又有什么新游戏了?”鲁克凑过来问。胡露奴奴嘴,鲁克立刻谄笑着给点上一根云烟。他舒服地深吸一口,夸张地直冲对面机位女生一个烟圈吐过去,看那个女生脸上阵红阵白,还不忘飞个连瞎子看到都会呕吐的媚眼,得意大笑。身边几人又拍桌子又跺脚,跟着起哄起来。女生旁边几个男生幸灾乐祸、窃窃私语起来,“那个不长眼的家伙这次要倒霉了,谁不好惹,偏偏惹蝉联三年全国散打总冠军的女儿,这下全身筋骨不让松遍我就是他丫的孙子。

”果然,女生绕过走道,直接走到胡露面前,冷冷问:“你叫什么。”胡露这才看清女生的容貌,心脏不由扑扑小跳了一番,“o,mygod,竟然还有这样的美女,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美胜妲姬,貌比慈禧,我胡露十八年来真是白活了,为什么不能早点遇到她,说不定现在早就是我马子,可以天天抱抱亲亲了……”他正陷入无边遐想之中,浑没发现美女已勃然变色,右腿后绷运力,一个飞脚直接将他踹了出去,只听轰隆巨响,等他反应过来已撞到墙上又骨碌碌滚了下来,开始了他今天第二次晕厥。

网吧里一片骚乱。小狐叉腰破口大骂,“呀呀个呸,没想到还是个小色鬼,色也没错,可惜空有色胆没有色力,一记飞脚就能踢晕过去,怎么混得?”“我靠靠靠靠,你挨她一脚试试。”胡露立刻反驳,但很快意识过来,“你是谁,怎么这么矮个子,三等残废啊,你后面那是什么,尾巴?我晕,我这是在哪里?不会直接把我踢得见了阎王吧,你是鬼吗,鬼不是和人一个样子吗,为什么还长尾巴?”胡露惊疑的神色多过恐惧,若不是感觉浑身疼痛无力,他早爬过去摸摸那个毛茸茸的垂到地上的长尾巴了。

“我晕死。”小狐翻个白眼,仰天无语,努力努力再努力地压制了半天怒火,才忍住没有给这小子来个五雷轰顶,当然它现在是法力大减,只怕五雷轰顶和五个爪子搔痒差不多。终于小狐痛下决心,对胡露说道,“现在你外表其实是出于晕厥状态,但你的潜意识还能活动,我就是存在于你脑中潜意识之外的狐仙,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才能对话。”“狐仙?我靠靠靠靠,我不是做梦吧。”胡露想掐掐自己的大腿,可是发现连个小手指都不能动。“你现在是用意识和我对话,你本身并没有发出声音,也不能动。

”小狐耐心解释道。胡露马上兴奋起来,“乖乖,不会吧,难道我也成了起点那些YY小说中的主人公,因缘际会,就要修炼成仙了?那是可以掌握无穷法力,任意遨游天界、地界、仙界、人界、妖界、魔界的通灵人物啊,而且可以吃到平时吃不到的美食,看到平时看不到的美景,遇到平时遇不到的MM的天大好事啊,难道我胡露做了什么善事感动上天才赐给我这个机会吗?玉帝爷爷、如来祖宗、观音姐姐,众位八方神仙十方佛祖,胡露一旦能够动弹马上给你们连磕二百个,不五十个响头,以报你们的大恩大德……”胡露的意识团顿时状似疯癫,上窜下跳,左突右涌,乱蹦不停。

“白痴。”小狐不屑地摇摇头,直接用残留法力幻化出一盆冷水向他的意识团泼去,只听刺啦一声,如刚出火炉的铁水冷凝一般,冒出一股青烟没了动静。“对了,我可是受马克思教育多年的唯物主义者,怎么能相信这些神神鬼鬼,狐仙,不就是狐狸精吗,呔,大胆妖孽,竟敢迷惑于我。”胡露的意识团一个机灵清醒过来,马上又钻到另一个牛角尖。小狐终于按捺不住,大吼一声道,“你给我闭嘴……!”这一吼,直让胡露的意识团闻之变色,颤抖不已,怯怯道,“我闭嘴,上仙请说。

”“还真是和他本人一样欺软怕硬。”小狐得意的清清嗓子道,“我其实是南海观音大士紫竹林中修炼的狐仙。”“狐狸精。”胡露暗暗补充。小狐白他一眼,“你可知道成仙、成佛、成道的修炼历程?”“我知道,那些YY小说里都快讲烂了,天下万物都可修炼,人修炼结果为人仙,人以外的其他生物修炼结果为妖仙,鬼修炼则是鬼仙,修炼的途径大致分为两条:一是按照如来佛法修行,一是按照老子道术修行,修行成功后法力高强的就可以被天庭召唤位列仙班,法力不足的就在凡间充当散仙,这时候仙人们仍然可以继续选择,一是维持仙人身份,不思进取;另是突破现有成就,继续修行,或立地成佛,或成三清道者。

”“咦,什么时候我们天上这点事情被凡人们摸得门清,怪不得黑罴熊说最近老有一些突然修成无上神通的凡人到天界闹事,连如来和老子都备感压力。”小狐闷闷自言自语道。“是啊,是啊,你听没听说过一个叫周青的人,他可是我们人类的杰出代表阿,现在已发展到重设封神榜的境界了。”胡露的意识团也像人眼一样闪闪发亮,意图套点内幕消息,可以在起点八卦一下,最好让那个牛哄哄的梦入神机对自己这个忠诚粉丝刮目相看,多加几个精精。“你……”小狐气得目眦尽裂,忍不住一口狐血疾喷出来,终于摇摇狐爪道,“你还是赶紧醒过来吧,不然就要出人命了,晚上我再找你。

”“四哥,四哥,阿,终于醒过来了。”胡露一睁眼,马上发现一个硕大的眼镜框在面前放大,仔细瞧瞧,原来自己正躺在鲁克怀中,众人围在旁边,一脸急切的表情。啊,胡露一个骨碌爬起来,因为他很快发现中间还夹杂了几个大盖帽,眼睛炯炯有神,以审讯犯人培养出来的鹰眼关注着他。踢飞他的女生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出地在旁边站着,看他醒过来才长长吁出口气。不用说,肯定众人见自己昏迷过去拨打了110,才让警察赶到现场,如果自己再不醒过来,这个飞腿女生肯定要被拉到局子里吃半年大白菜了。

“醒来就好了。”警察也舒了口气,转身对肇事者严肃道,“虽然他已经没事了,但你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动手打人,严重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第**条,还是跟我们到派出所走一趟吧。”“啊,警察叔叔,其实她是我同学,刚才玩闹中无意踢我一下,主要是我平时缺少体育锻炼,不能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才小小眩晕了一会,既然现在也没事了,能不能请您高抬贵手,就不要计较了,何况她现在还没满十八岁,还属于未成年少女,不用负刑事责任。

”胡露急急阻拦道。警察被逗得扑哧一笑,马上又板起脸对肇事女生说,“玩闹也要注意限度,如果真酿成事故那就哭也晚了,今天的事暂不追究,但下次一定要引以为戒,听到没有?”女生连连点头,警察们看她认错态度尚且良好,才满意收队而归。“我说老四阿,刚才可把哥几个吓死了,除了鼻子还有点热气,整个身体冰凉,我们还以为你见阎王了呢。”“阎王没见到,见了个狐仙。呵呵。”胡露嘻嘻神秘笑道。“这小子不是傻了吧。”几个男生摸摸他的额头,一致发表观点道。

那个女生慢慢凑过来,抬起头轻轻说:“谢谢你。刚才真是对不起。”胡露心跳不仅慢了半拍,马上又不知死活地陷入遐想状态。少女这次没有发飚,只是留下一句:“我叫韦妮。”就飘然而去。“喂,回魂了。”鲁克狠狠掐他一把,看着胡露嘴角涎水直流的恶俗模样,就替他脸红不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