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无毒不丈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逍遥兄原来在这里,哈哈。”报名点在一处偏寺,外面已熙熙攘攘拥挤了上百位各派弟子。逍遥僧人正和两个小沙弥站在寺门之外,像是售票员一般,每次只允许一位弟子进入。胡露不耐排队,远远喊道。逍遥听到他声音,踮起脚尖,憨憨地挥了挥手。胡露大喜,赶忙从人群中挤入。“喂喂,怎么插队……”“有没有修养,修真者道德概论没学过是不是?”马上很多等了半天的弟子喊起来。胡露充耳不闻,只往前拱,这时候他优良的心理素质显现出来,当然,也多亏了四年大学食堂买饭的经验总结。

寒梅脸上有点挂不住,挤到青城派弟子队伍里便不再向前。狐舞却是置之不顾,反而冲几个喊得凶的弟子微笑招呼,那些人看她温柔娇媚,艳光四射,刚要脱口的脏话生生有咽了下去,反倒主动让路,省得挤坏了美人。“我靠靠靠,怪不得都要整容作美女呢,原来有此等好处。”胡露抹抹额头豆大汗珠,不由感慨道。“天清道友怎么才来?”逍遥看了狐舞一眼,又赶快转头向胡露道。“逍遥兄为什么不让众人都登记进入呢?里面有什么?”胡露朝房内望去,里面光线甚暗,除了几尊大佛外,什么都看不见。

“嗯,本次是新秀大赛,而且规矩只能与同一阶段的弟子比试,为了避免大家不能准确把握自己修行程度,所以方丈师父特别安排空灵大师检验、确定各参赛人员资质,只有在旋照期与融合期之间的修真者才能参加,你看……”胡露顺着逍遥手指处看去,原来除此处正门外,左右还各有偏门,右面出来的都是兴高采烈,左面的却是一脸沮丧,应该是能否参加比赛的弟子在里面被分了开来。“哦,那逍遥兄处于哪个时期?”胡露念念不忘他是去年比赛的冠军,想先探听下他的实力如何。

“此次是落迦派主持比赛,为免嫌疑,所以本门弟子一概不加入比试,据逍太师兄说这是什么回避制度,呵呵。”逍遥搔搔光头,不好意思道,“听空灵师叔说我现在只在开光后期。”“咦,你们修佛也要经历这十三个阶段吗?”胡露道。“是,不过道家修元婴,而佛家修佛心。”逍遥道。“哦。”胡露这才了然,看来这个逍遥和自己的实力还差那么一点点,于是转道,“那我们可不可以进去?”其实这倒是胡露太过谦逊了,要知道修真之路其漫漫而修远兮,资质不好的人,修了上百年眼看要一命呜呼了也跨越不了一个阶段,而胡露靠着误打误撞,天不开眼的机遇,比平常修行之人岂是前进了多少档次!“当然,不过每次只能进一人。

”逍遥看看鲁克、狐舞、周勃、木心,不好意思道。“我们不参加比赛,有掌门参加就够了。”鲁克干脆道。“是,师父,我们在外面等你。”木心嘻嘻笑道。“喂,你们也太懒了吧,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只懂得把我这个掌门推出去……”胡露看着鲁克和三个弟子阴险笑容,郁闷道。“我们是给掌门你天下扬威的机会,呵呵。走,那边歇着去。”鲁克不待胡露再提出异议,拉着木心等撒腿便走,一边压低声音道,“谁知道有没有危险,万一那些参加比赛的人比我们强,丢面子是小,丢了小命那可不值。

”“是,不如坐下面看他们打架,多有趣。”木心拼命点头道。“周勃,我让你带的数码相机带了吗?”“带来了,师叔。”“好,一点都别落下,给我仔细录,我可和**制片说好了,他们下次拍封神演义或者鬼片,这些都能用得上。”鲁克满意道。胡露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欲哭无泪,只好一脸悲怆,抱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慷慨心情迈入屋内。外面阳光炽烈,更显得屋里黑不隆冬,幸好胡露已非当初小儿,黑暗白昼已是等闲,当下走到一个盘膝而坐的老僧面前,不待招呼,便自觉坐下,二人大眼对小眼,凝视起来。

半晌,老僧缓缓闭上双眼,嘴边显出一丝古怪笑容,哑声道,“资质不错啊,心动中期,很快就要修成元婴,踏入分神阶段,看来老僧久不出户,倒成了井底之蛙,不知修真界还有道友这般人物了。”“大师过奖,贫道不过循从天理,勤加修为耳。”胡露听得眉开眼笑,但仍要装出一副谦和状,心中却道,“乖乖龙的东,老和尚好眼光阿,看来我天清道长现在确也成了人族修真中的高手,真不辜负我龙凤之材阿!“既然如此,道友又何苦和小辈们玩那种游戏,什么新秀大赛,不值一晒耳!”老僧摇头晃脑道。

“呵呵,别的也倒罢了,不过听说各派源远流长,素有奇珍异宝,贫道只想开开眼界。”胡露道。老僧也不由一乐:“道友倒是坦白!”“不好意思,真诚一贯是贫道的优点。”胡露一本正经道。“只可惜,这个大赛只为初入修炼之门者举行,历年数来,资质最好也不过本寺弟子逍遥,仅处于开光后期,要寻与道友相当者,那可太难为老和尚了。”老僧摇摇头道。“不是吧?”胡露打不起精神了,本以为这个大赛是法宝乱飞,可以让他的乾坤圈大显威风,谁料还有什么阶段比赛的烂规矩,怪不得那些掌门们舍得拿出法宝让弟子们显摆呢,原来是有恃无恐啊,看来要夺宝通过正当途径是不行了,怪不得老话说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呢,善良永远换不来金钱,道义绝对得不到法宝阿!想到这里,胡露长叹起身,道,“既然如此,那贫道告辞,有劳大师了。

”“不送,不送,呵呵,呵呵。”老僧眼皮抬也未抬,只道。“不过,大师没有个指点迷津的路径吗?”胡露刚要迈步,突然又原地转了个360度,不留神脖子一抽痉,痛得差点喊出声来。“所谓佛赠有缘人,一切自有天定,道友何必强求?”“靠,和尚就是这幅德行,什么事都要弄个晕晕乎乎,没有重点。”胡露心中暗骂,梗着脖子只好退了出去。“怎么样?”寒梅看他出来,迎过来问道。“不怎么样,老和尚说我已到心动中期,不在大赛条件之内。”虽不能实现最初愿望,但明确了自己的实力,胡露还是颇为自得,仰着下巴道。

“喂,那你也不用摆出这幅牛逼烘烘的样子吧,跟土大款暴发户一样,哥们,要注意素质,内敛,内敛,知道不?”鲁克在一旁看不顺眼了,斜眼道。“靠靠靠,你以为老子愿意这样啊,很累的,抽筋了懂不懂,狐舞徒儿,快,快给为师顺顺。”胡露刚想转头,谁知一牵动神经,疼得龇牙咧嘴,面容扭曲。“那你们准备怎么办?要不给我们青城派鼓鼓劲?我和寒松师兄都入围了呢!”寒梅眼珠一转,温言求道。“那是自然,闲着也是闲着,就当看马戏玩呗!”胡露点点头道。

“切,你说我们是耍杂技的?哼,让你瞧不起人!”寒梅鼓起腮帮,目露凶光,悄悄伸出魔爪便朝他脖子上抓去,只听一阵撕心裂肺的鬼哭狼嚎在落迦后山响起,经久不散。…………“师傅,无利不赶早,我们总不能空来这一场吧?”周勃看着胡露仰卧床上用肉松逗弄小冰蛟,闷声问道。“呵呵,师傅自有他打算,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狐舞飞过一个媚眼,嘻嘻笑道。“还是狐舞徒儿深知吾心啊。”胡露摇头晃脑赞叹道。“哦,原来师傅是成竹在胸,周勃妄猜了。

”周勃不甘示弱,马上堆起谄媚笑脸,拍马屁屁道。“成竹在胸也不见得,只是个初步计划罢了,木心,请你师叔过来,我们先开个常委会研究研究。”胡露把冰蛟放到地上,任它游玩,直起身道。“常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古人诚不欺我也,原本听了那些派系弟子说起新秀大赛,本以为真是旷古奇事,和那射雕英雄传里的华山论剑一般,谁料却是李逵遇上李鬼,着实让我心灰……”胡露双手撑着桌子,面容沉重道。“还不是你那位梅花知己的谣传,哼哼。”鲁克翘着二郎腿,不屑道。

“是啊,这充分给了我们一个教训,便是女人说话,50%都是水分。”胡露恳切地点点头,看到狐舞柳眉一竖,马上补充道,“当然,也有例外。不过我们终究不虚此行,对掌门人,也就是鄙人而言,正确地评估了自身实力,放眼这些名门大派,只怕能与本掌门人相提并论者寥寥无几……当然,除了青城派掌门云风道长、落迦山主持空智方丈已到分神初期,对,还有那个古怪的空灵老和尚,估计也到了出窍期之外,其他如昆仑、峨嵋、倥侗等派系,修为最好的也和我是半斤八两,何况,天水师弟你也是开光中期,狐舞、周勃稍微好点,已到融合前期,最不济的木心也已过了辟谷期,所以说,木心,你以后的零食要少吃点,吃多少都和脱了裤子放屁一样,多此一举,明白吗?”胡露看着木心抱着大袋薯条吃得不亦乐乎,不由恨铁不成钢道。

“小孩子,你说你的……”鲁克顺手也抓过一把,放到嘴里含混不清道。“哦,对,言归正传,虽说我们天清派人丁稀少,但我们的实力不容小觑,何况我们旗下还有众多妖族兄弟,随便拉出个就比那些大派刚入门的新秀们强个不知多少,所以我们一定要有自信,自信才能自强……”“师傅,我们都很自信。”周勃恳切地点点头道。“就是没有法宝,嘻嘻。”木心从薯条中抬起头来,补充道。“对,木心说得不错,当初龙组剿妖为什么那么顺利,是妖族实力不如他们吗?不是,用寒梅做个例子,不过还在辟谷期,为什么能杀得老黄、老金他们屁滚尿流,关键就是有那个梅花印!所谓人欲善其事,必先工其器,光有实力不行,还要有武器,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嘛,当然,掌门我现在有了乾坤圈,锁魂绳,虽说也不错,但你们可是两手空空啊……”“哎,我说掌门你不要这么罗里把嗦的好不好,一句话,是偷,是抢,让我们干什么!”鲁克听得极不耐烦,干脆道。

“不愧是相处多年的哥们,心有灵犀,心有灵犀哈,不过也不要说得那么难听,优胜劣汰,强者为王嘛,何况周青圣人当年也是靠打劫发家的嘛!”胡露嘻嘻笑道。“师傅,我早就等你这句话了!”周勃昂然起身道,“当年我用兵之时,只求战胜,管他什么原则规矩人情,所谓道德,那是庸人所讲,只要脸皮厚,敢玩命,一切都尽在掌握!”“好,有气魄。既然如此,为师也不多说,虽然本掌门不符合大赛条件,但你们符合啊,你们之中,狐舞得到那位玉面狐后照顾,修为最高,乾坤圈勉强可以驾驭,我就将此法宝暂交与你,明天看好什么宝贝,尽管给我套来!至于周勃,你原为阴魂,虽得成肉身,但锁魂绳你最为熟悉,就交给你了!不过法宝夺过来之后记得给对手还魂,下手不要太狠!至于木心,你负责记录运用法宝的弟子门派、姓名,破烂玩意不要,好让我们心中有数,在赛后,呵呵,呵呵………,这就叫双管齐下,明里暗里都动手,鲁克师弟,最重要的事恐怕要交付你了,你在网游中是砸武器和铠甲的高手,明里夺来的宝贝还好说,赛后那个什么来的,我们可不能让它太显眼,我从小狐狸胡格那里拷贝来的炼器术传授与你,你再从网上搜搜其他的法子,我们传统现代一锅烩,争取给每人都炼出个功能齐全,性能良好又认主的法器来!”“德勒,您就请好吧,不就是毁灭证据嘛,哥们拿手!”鲁克扶扶金丝框边大眼镜,心想,上次牛魔王洞中的扇坠可是将她的本命石都当定情物送我了,那可是铁扇公主炼化混沌芭蕉时一块得来的石头啊,就是没有利用上,这次弄个法宝把它砸进去,好好琢磨琢磨,说不定也能开发出个什么利器呢,哈哈!当下,各领任务,忙乎去也。

看官要问,那些名门正派既然有那些法宝,岂会技不如人,让胡露他们轻易战败?要知道,万物只赐有缘人,那些法宝虽一半为天生,但一半却在后天持有人的发挥,持有人能力不足,法力不够,即使暂时可以取得法宝的占有权,但终不能完全驾驭,法宝的功用也无法完全发挥,不过是替真正主人保管而已,只到机缘一到,自然将所有权交回。所以,金蓬王才会将乾坤圈赠与胡露,云风道长才会把梅花印赐给名不见传的寒梅,都是应顺天意,冥冥注定而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