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大结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书』————————————————————————————————————————————————盘古斧一斧劈下,那一道灰黑色的剑光瞬间化作虚无,无形的力量浩荡奔涌,大斧前方的天地瞬间破灭,化作了一片混沌,混沌复又开辟,万般本源涌动,开天辟地。瞬间斩灭了灰黑色剑光,青铜大斧却没有任何的迟滞,悍然斩向了因为感觉到至圣强者的气息而面露震惊之色的太白真人!青铜大斧,搅碎地水风火,重塑鸿蒙混沌,贯穿亘古的气息激荡汹涌,一斧之下震动苍茫乾坤。

无量明光中,手握盘古斧的张天白,恍如世间唯一的神祗,亘古亘今永恒不朽,气吞苍茫天地,古往今来,唯我独尊!“造化境界!你居然能够借助这至圣气息突破造化境界?!”太白真人双目怒睁,有些难以置信的惊呼道!不过,太白真人虽然震惊,却也能够感觉到,那青铜大斧所透发出的无匹锋芒,蕴含着足以重创自己的恐怖力量!一斧之下,开天辟地,搅碎地水风火,重塑鸿蒙混沌!这一斧,在张天白的手中施展而出,如同至尊父神盘古复生一般,怒目向鸿蒙,举斧劈混沌,纵然威力无法与至圣强者至尊父神盘古亲身施展的一击相比,却也有着几分神似,同样散发着无可匹敌、一往无前破灭一切的气息,令造化境界强者都为之心惊心悸!“鸿蒙剑道!万恶之源!唯一!”太白真人诡异而邪恶的气息大炽,眉心处的那枚诡异的图案之上,也在刹那间光芒暴涨,一抹灰黑色的剑光瞬间向前斩出!一剑!唯一!一剑出,斩断过去、未来、时空、法则……种种一切,一剑俱灭!一剑斩出,避无可避,挡无可挡,以至强剑道意志凌驾一切,剑道一往无前,破灭一切!又因为融入万恶之源的力量,这一剑的威力,愈发强悍可怖,更是多出了几分诡异的感觉……青铜大斧,搅碎一切,重塑鸿蒙混沌,开天辟地;唯一一剑,剑道一往无前,破灭一切!二者却是针尖对麦芒,更是带着些许异曲同工之妙。

盘古斧,秉承着天地大破灭之前诸天至圣的意志,蕴含着至圣盘古的气息,借助张天白之手施展开来,恐怖的力量贯穿亘古!太白真人,却是得到了万恶之源的碎片,如同万恶之源的化身一般,本就拥有造化境界中期顶峰的实力,融合了万恶之源的力量,更是百尺竿更进一步,足以匹敌造化境界后期强者,哪怕盘古之心复苏恢复全盛之力,也未必是其敌手!剑光与斧芒的碰撞的一瞬间,整个九州世界的天地震荡不休,隆隆巨响轰鸣,虚空崩碎,混沌之气汹涌灌入九州世界,一座座山脉直接粉碎,无边无际的汪洋瞬间掀起了滔天巨浪,整个九州世界如同末世来临一般……恐怖的力量余波浩荡肆虐,所过之处,万物俱灭!以太初天君为首的九州世界的一众修士们,更是在那恐怖的力量余波中苦苦挣扎,随波逐流,狼狈至极,本命精血仿佛不要钱一般的狂喷而出,只为阻挡那恐怖的余波冲击……两大造化境界强者倾力一击,哪怕半步造化境界强者,竭尽全力的抵抗,却也与蝼蚁无异!若不是太白真人与张天白二人的心思此刻已经全部放在了对方的身上,这些四散的力量仅仅只是盲目的冲击,并未针对,只怕此刻的九州世界一众修士已然全灭于此了!可即便如此,九州世界的一众修士组成的一座座大阵中,也有着数万修士因为修为太低,哪怕竭尽全力也难以承受那恐怖的冲击,纷纷爆体而亡……恐怖的余波肆虐而过,除了太初天君、清虚天君和部分天君级强者尚犹有几分余力,仅仅面色苍白,却是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外,哪怕是那数百位碎空级修士,此时也是一个个面若金纸、元气大伤,几近油尽灯枯的地步。

若是再来这么一次,怕是除了太初天君等寥寥之人外,九州世界的其他修士便要全部形神俱灭了!整个九州世界,在这一次碰撞之下,山脉粉碎,大陆崩裂,处处狼藉,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贯穿了九州世界与混沌虚空,无以计数的混沌之气灌入九州世界,肆虐天地。“噗!”就在这时,手握着盘古斧的张天白却是猛然喷出了一口血来。不过,对面的太白真人也不好受,面色瞬间一白一红,嘴角同样沁出了一抹淡淡的血痕。张天白以盘古斧施展开天辟地与太白真人施展鸿蒙剑道唯一一剑的硬拼,居然是两败俱伤!这一幕,看的是灰黑色光芒所化牢笼中的帝青天、伏灵子和元一子三人精神一振,显然太白真人负创,令三人看到了几分希望,最起码,那张天白虽然伤势看起来更重一些,可是面对太白真人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了,这让本已经心灰意冷的三人顿时有了一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绝处逢生一般的感觉。

三人虽然与张天白同样没有什么交情,更是有着些许龌龊,不过现在犹如死狗一般被太白真人束缚在牢笼内,相对来说,在张天白和太白真人之中自然是更加怨恨太白真人,此时自然是更加希望太白真人大败亏输。“好!本尊倒是小瞧了你!没想到你手中的那柄斧头,居然是一件至圣之宝,重塑鸿蒙混沌,开天辟地……本尊没猜错的话,此斧便是那盘古斧吧!”太白真人注视着对面的张天白,面无表情的沉声说道。“不错!是盘古斧!今日便以此斧斩你,你也可瞑目了!”张天白闻言,沉声喝道,掷地有声,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太白真人既然看出了盘古斧,自己承认便是,此时一举晋升造化境界,刹那世界也几乎大成,如今张天白已经有足够的底气和实力来面对太白真人了!“仰仗外物!哼!你以为凭借这盘古斧便能够奈何本尊?想杀本尊,你还没有那个本事!你激怒本尊,不仅你要死!所有人都要死!九州世界,也要彻底毁灭!”太白真人眼中瞬间闪过一丝怒火,多少年了,多少年自己没有被人如此当面呵斥了?!这张天白,居然敢如此做,必杀之方能消心头之恨!顶撞违逆自己的人,都要死!毁灭一切,唯我独尊!太白真人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内心已经因为融合了万恶之源碎片的力量,而愈发的变得霸道邪恶了起来。

“天地有穷尽!吾心界无涯!心念永恒!刹那世界!”张天白却是没有理会太白真人的怒喝,神念感应到九州世界一片狼藉,近乎崩毁,九州世界也难以承受自己与太白真人大战的力量,当下心中一动,顿时有了决定!无量明光瞬间弥漫,时空为之变幻,太白真人神色骤变,对面的张天白居然突然失去了踪影,无量明光自四面八方向着自己挤压而来!刹那世界!近乎大成的刹那世界!念动之间,便成世界!张天白突然施展最强神通刹那世界,一举将没有防备的太白真人和其身后那由灰黑色光芒组成的困缚着帝青天、伏灵子、元一子三人的牢笼收入了刹那世界之中!随后,张天白一步踏出,粉碎虚空,冲入了混沌虚空之中……混沌虚空中,张天白蓦然回首,深深的凝望了一眼九州世界,他的目光仿佛冲破了空间的阻隔,看到了那些熟悉的面孔,看到了那些熟悉的地方,仿佛要将这一切深深的铭记在心底一般……云台山上,张天白的三爷爷仿佛突然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向了那深邃的苍穹尽头……正在默默祈祷的戴莉儿,蓦然心中一痛,潸然泪下……九州世界的修士人群中,眼见着张天白破碎虚空,冲入了混沌虚空,戮血魔君、周亦瑶、贺真人、枯苍真人……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丝丝莫名的悲伤,仿佛张天白这一去,便是永别……深深的凝望了九州世界一眼,张天白头也不回的冲向了混沌虚空深处……数日之后,九州世界的修士,几乎同时感应到了一股恐怖的天魔气息忽然在混沌虚空传来,这股天魔气息中夹杂着不甘与愤怒,随后,这股蕴含着不甘与愤怒的气息却仿佛昙花一现般彻底消散了……太初天君等九州世界的修士们,瞬间明白了,那位天魔一族的始祖,造化境界强者罗睺,也消失了……天魔一族消失了,五大仙王消失了,帝青天、伏灵子、元一子这三位造化境界强者消失了,天魔始祖罗睺消失了,太白真人消失了……一切都结束了,意图夺取九州本源、毁灭整个九州世界的太白真人再也没有回来,九州世界最大的危机渡过了,整个世界也慢慢的恢复了原貌,粉碎的山脉渐渐凝聚,崩裂的大陆缓缓愈合,横亘在天地间的一道道贯穿了混沌虚空的空间裂缝也随着九州世界本源之力的修复滋润而彻底消失了。

而拯救了九州世界的张天白,却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这一场几乎毁灭了整个九州世界的浩劫,被后世称之为“末世之劫”。而在这场末世之劫中,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拯救了九州世界的张天白,也被后世尊称为“救世天尊”。末世之劫结束百年之后,一块染血的青铜碎片,自混沌虚空破开空间壁垒落入了九州世界之中,这一日,九州世界第一大派御剑门将那块染血的青铜碎片迎入了御剑门中,举派哀悼,九州世界无数修士前往拜祭,这一日,被后世称之为“天祭之日”……五百年后,清虚天君一举突破修为瓶颈,晋升半步造化境界,为九州世界第二位半步造化境界强者,又过三百年,戮血魔君彻底炼化杀戮本源之珠,明悟杀戮本源,突破半步造化境界,成为继太初天君九州世界第三位半步造化境界强者。

时间如流水,不知不觉,距离末世之劫已经过去了数万年的岁月,自从一位精研炼器的修士炼制出了一样无论相隔多远都能够感应到母符存在的“子母感应玉符”之后,九州世界的天君级强者们,便开始经常身佩“子符”进入混沌虚空闯荡游历……而一位无门无派的新晋天君级强者,闯荡游历混沌虚空之时,却意外的被卷入了一个突然出现的虚空黑洞,数百年之后这位新晋天君凭借着“子母感应玉符”千辛万苦的回归了九州世界之后,却说自己被卷入虚空黑洞之时,透过扭曲的虚空,恍惚间仿佛看到看到了一男一女,男子丰神俊朗,女子笑颜如花,携手漫步在一片如梦似幻的净土之中……据这位新晋天君级强者所说,他当时精神恍惚的看到的那一幕,自己也分辨不清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因为虚空扭曲而出现的幻觉,只是觉得那一幕画面那名男子的样貌有着几分熟悉,自己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直到数百年之后,这名新晋天君级强者受邀前往御剑门做客之时,才讶然发现,自己曾经在虚空黑洞中所见到的那名男子,样貌与那御剑门供奉的祖师“救世天尊”的画像几乎一模一样,怪不得自己会觉得熟悉,自己未曾晋升天君境界之时也曾经前往御剑门拜祭“救世天尊”,只不过当时只是遥遥的看了“救世天尊”的画像一眼,并不真切,方才没有想起来自己在哪见过那名男子,只是隐隐觉得有几分熟悉……这名天君级强者忍不住将自己数千年前遭遇的那一幕说了出来,令整个九州世界都为之哗然,许多隐世不出的超级强者纷纷被惊动,天下大哗,无数强者齐聚云台山御剑门,询问这名天君级强者当初的遭遇,可惜却是没有人能够肯定,这名天君级强者当初所看到的那一幕,到底是不是真的……至于这名天君级强者透过扭曲的虚空所看到那名疑似“救世天尊”的男子,有的人说他看到的是幻觉,救世天尊张天白为了阻止末世之劫而与邪魔太白真人同归于尽了,有的人则说他看到的是混沌虚空之外的天地,救世天尊张天白斩杀邪魔太白真人,阻止了末世之劫,功德圆满,一举突破了造化境界,达到了更高的境界,至尊无上,超脱一切,前往了混沌虚空之外的天地……众口异说,争争吵吵,却是没有人能够真的肯定,这名天君级强者所看到的那个男子,到底是不是“救世天尊”……不过,这名天君级强者也是一个狠人,从此无心修炼,一心寻访关于“救世天尊”的事迹,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名天君级强者的脚步,循着万年前的传说走遍了九州大地,终于在雍州大陆的一个叫做林家的修真家族中,看到了一幅数万年前的古画,据说画下这幅古画的那位祖先是数万年前雍州大陆上的一个名为大周的小国中非常著名的画师,也是林家第一个走上了修真之路的人,曾经偶然在万年前的一处名为情人湖的地方,偶然画下了这幅画卷,创作出了自己最为得意的作品,这幅画也因为是这位祖先走上修真之路前最后、也是最满意的一幅作品,得以传家于世,保留至今……这名天君级强者,用大量的宝物从林家手中交换到了这幅古老的画卷,自此隐世,而在这幅古画所看到的东西,也被他当作最大的秘密,藏在了心底……在这幅古老的画卷上,风景如画,清澈的湖面上,一艘小船静静的浮在湖心的水面上,一对白衣男女正在静静的依偎在一起……那名男子的样貌,与“救世天尊”和自己在虚空黑洞中恍惚看到的那名男子一模一样,只是带着几分青涩和稚嫩,那名女子,也与自己在虚空黑洞中恍惚看到的那名女子一模一样……画卷中,那名男子,丰神俊朗,那名女子,笑颜如花……————————————————————————————————————————————————『看小说——来纵横,更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