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石敢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请到****/正月十五,苍南镇。 小说城,点,阅读原文一座破败的小山神庙,有个十五岁的少年,正在专心致志的盯着手的竹棍直流口水,因为这竹棍上,正烤着一只丰盈的野鸡。这少年便是村里有名的石敢当了,其实少年本名叫石川,不过却是敢说敢做,不说村里的小孩,就连大人们,也对他的这份豪气交口称赞。前几年冬天,村里来一群饿狼,吓得人们都不敢出门,就连柴火都没得用了,石川腰上别着镰刀就上了山,三天三夜没不见人影。就在村里以为他被狼吃了的时候,石川腰上别着一只独眼狼头回来,年纪大的人,一眼就认出了,这是狼王。

自此以后,村里再也没有狼群敢来了,而石川也就得了石敢当这么一个绰号。“石头哥,我娘让我给你送月饼来了。”宛若风铃的声音从庙外传了过来。“晴川妹子。”石川把野鸡往山神庙的案板上一扔,立刻跑了出去。“大过节的,你不在家过节,跑这里来干什么。”石川一脸严肃的说,不过却忍不住看晴川手的那半块月饼,喉咙里咕咚咕咚的吞咽着口水。自从岁的时候,石川父母出去打柴没有回来之后,石川家的房子和几亩薄田就被远房叔公霸占去了,前几年还好歹给石川一口吃的,不至于让石川饿死,不过自打石川十岁之后,便被赶了出来,不得不在破败的山神庙里宿身。

“快吃吧!”晴川把月饼放在石川的手,转身向村里跑去。石川没有任何阻拦,这几年,每逢过节,晴川都会从家里偷偷的带点好吃的送过来。这块月饼肯定是晴川不舍得吃,特意给自己留的。石川心里可清楚,他那个叔公和婶婶到底是什么货色。这对夫妻做人也算是做到了极致,为人精打细算,对他们那两个儿子着实宝贝的不得了,至于对晴川这个女儿,也就比对石川略好一点。用他们的话说,女儿迟早是要嫁出去,就算养的再好,也是别人家的人。只要皮相好一点,能找一个好人家就行了。

也怪了,他们那两个儿子,石能和石力,长的邪眉歪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石晴川却是眉清目秀,虽然有些营养不良,身子单薄,但是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女娃是美女坯子。石川嗅着月饼散发出来浓郁的香气,慢慢的一口一口的细细咀嚼,生怕味蕾遗漏了月饼上的任何一丝美味。足足过了半个时辰,石川才将半个月饼品尝完毕,舔了舔手指,石川突然猛的一拍自己的脑袋“野鸡!刚才忘了让晴川一起来尝尝这烤野鸡的滋味了。”“也罢,给晴川留半只,等晚上给她送过去吧。

”石川这么想着,向山神庙里走去。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满地的鸡骨头,一个穿着邋里邋遢的老者,正斜躺在案桌上,心满意足的剔着牙,在他的手,只剩下一个被啃了一半的鸡爪子。这野鸡,十分稀少,而且也非常难捉,平日里,石川捉住之后,总是要送到镇上,换些粗粮,油盐什么的。不过今天正好八月十五,才狠了狠心,烤一只尝尝。没想到,竟然被这老叫花子给偷偷的吃了。石川怒从心来,顺手拿起一根木棍,怒斥道:“老叫花子,你竟然敢偷吃我的野鸡,小爷我今天不打死你。

”“老叫花子?”那老者一怔,经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道:“我只看着这案桌上有一只烤好的野鸡,又没人在,我还以为是有人专门送给我吃的呢,咯……好久没吃这么饱了!”“你……”石川看着这衣衫褴褛的老者,瘦的跟皮包骨头似的,心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这老者颤颤巍巍的,恐怕挨不了几下。“算了,你走吧,我要睡觉了。”石川无奈的挥挥手,所幸今天还吃了半块月饼,一想起那只肥大的烧鸡进了老叫化花子的肚子,石川就气不打一处来。“你怎么还不走啊?难道赖在这里不成。

”石川下了逐客令。“我在这里都住了几十年了,住的习惯了,也懒得走了。”老叫花子伸伸懒腰。竟然在案桌上躺了下来。“你这老叫花子,好不要脸,我都在这里住了好几年了,怎么从来没见过你?”石川怒斥道。话未说完,老叫花子也竟然打起呼噜来。石川无奈的摇摇头,这山神庙,本来就不是他的,村里人也很少来这破败不堪的地方。不过石川却是是知道,这里是一个风水宝地。冬天无论外面有多大的风,山神庙也不会感觉到半点寒冷,而到了夏天,酷暑难耐的时候,山神庙里却是凉爽无比,石川暗暗以为,这肯定是山神爷的庇佑。

所以整个山神庙虽然破败,所以石川一直保持案桌的洁净,没想到却被这老叫花子当做床板了。轻轻一拽,石川感觉这老叫花子轻飘飘的,再看那皮包骨头的身体和爆出青筋,石川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石川自幼过的是苦日子,跟这老叫花子都是同病相怜之人。轻轻将这老叫花子抱到自己睡觉的柴草堆里,自己在一旁默默的坐了下来。吐气,吸气,再吐气,再吸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石川发现,这么简单的呼吸能给他带来一种特殊的感觉,不管是有多么疲劳,片刻的呼吸吐气,就可以让石川的疲惫感一扫而空。

而且石川还惊奇的发现,这么呼吸久了,力气也会大增。这也是石川敢从狼群斩杀狼王的原因。对于这种奇怪的现象,石川当然不会轻易告诉别人,不过他也曾经找过几个小孩来山神庙里按照他的方法呼吸过,但他们都没有石川这种感觉。由此,石川越发的相信这是山神爷在眷顾自己了。第二日清晨,石川吸气吐气一夜之后,站起身来,感觉到神清气爽。“醒了啊,醒了就赶紧弄点吃的去吧。”老叫花子斜躺在草堆上,嘴里叼着一根干草,笑盈盈的说道。“你还好意思要吃的,昨天那只鸡,能换多少斤苞谷你知道吗?”石川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那又怎样,我不吃,也是进你的肚子里,难道你烤好了去换苞谷吗?”老叫花子强词夺理。“我吃了,今天就不会饿了。”石川摸着咕咕叫的肚子,饭量大,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石川从记事起,就没有吃饱过。“再说咱们非亲非故,我干嘛管你饿不饿?”老叫花子笑嘻嘻的说道:“饿了才有力气赶路啊,我现在全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你吃饱了就走?”石川眼前一亮,撒腿就向外跑去。石川昨晚呼气吸气一整夜,也想了一整夜,就是在想,怎么才能把这老叫花子赶走,没想到他竟然真有走的打算。

刚刚踏出山神庙,就看到石晴川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过来,边跑边道:“石头哥,大事情,大事情。”石川远远的瞅了一眼村里,晨烟缭绕,不像是有马匪来打秋风。急道:“莫非又有狼群来了?”“不……不是……”石晴川捂着腰,呼吸了好一会才道:“刚才来了几个仙人,说要收徒弟,让村里不到十五岁的孩子都过去。”“仙人收徒,能成仙,这可是真的?”其他的孩子可能还不明白。仙人代表着什么?在石川的印象,仙人就代表着长生不死,代表着呼风唤雨。

“那咱们赶紧去!”石川拉起晴川的手,向山下跑去。“来了,果然来了,老夫没有算错。”山神庙里的老叫花子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不过看着石川远去的身影,大声喊道:“等下,等下,老夫还有话跟你说。”石川哪里听得见,背起上气不接下气的石晴川,一路疾奔,不到一刻钟,便返回到石家村。村头的大槐树下,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被堵的满满的,石川靠着一身蛮力,硬是从人缝里挤了进去。大树下站着几个陌生的青年男女,看起来都二十来岁的样子,他们身旁站着几个本村小孩,个个都喜形于色的样子,看来他们已经被仙人收为徒弟了。

其一名男子环顾一周道:“水灵门遵守与天云尊者的约定,每隔二十年来此收徒一次,现在已经是第十次,也是最后一次……”“等等……还有我……”石川眼看着这些仙人们要走,赶紧从人群钻了出来。那青年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之色,显然他很讨厌别人打断他的讲话。不过还是说道:“走过来,让我看一下你的灵根。”“石头来了。”“原来是石敢当,怪不得敢打断仙人的讲话。”石川满脸期盼的走了过去。那青年从怀小心翼翼的掏出一面铜镜来,轻轻放在石川的额头之上。

铜镜之上,发出一道亮光,随即镜面上显示出一道土黄色的横杠。“土灵根?”青年嘴角露出一色冷笑。他们水灵门,属于五灵门之一,一百年前,五灵门分为金、木、水、火、土五个门派。虽然五灵门掌门还在,但是已经形同傀儡。五个门派带走了相应属性灵根的弟子,各自为政。所以石川这土灵根,在这水灵门修士的眼里,无疑是废物一个。-\||||书友上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