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九玄尊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就在所有人还举头望着虚空的那道亮光时,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道亮光闪过,随后便感到好一阵的地动山摇,九玄主峰再次的被一个东西给撞上了。http:/.ruokan.com/top/小说排行榜只不过这一次的撞击比之刚才水映寒的撞击还要巨大,只这么一撞,从半山开始,半截九玄主峰都毁在了这一击之下,就只剩山顶的半截而已。而这一切都是由于一把剑所造成的,一把雪飞在内溃前扔出的剑,那自然是冷雪。“那么我到要看看除了放弃这一身肉身,你还有什么办法来消除掉我残留在你体内的毁灭气息。

”只见毁灭在九玄主峰的上空凌空虚站迎风而长,俯视着躺在广场上的水映寒。不过现在的他却也是很凄惨,他那肋部的窟窿更是大了,虽然在那窟窿上没有留出什么血水,但是在那窟窿上却是布满了坚冰,更甚的是从那窟窿还能看到他体内的内脏。除了那巨大的窟窿外,自然还有他那被水映寒炸掉的手臂和满身密布的伤痕,无一例外,他身上的所有伤痕上都布满了坚冰,将那些伤口给冻住,不用想也知道这些坚冰必定是雪飞留在他身上的。水映寒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不论他如何努力,竟是都不起作用。

原本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那么凭他存天者的力量确实可以将残留在体内的毁灭气息除掉,但很可惜的是,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给他这么做。水映寒没有站起来,反到是原本已经虚弱到极点的白虎站了起来,随后只见白虎缓缓升起,直到升到与毁灭同一个高度这才停了下来。第一次,白虎至尊他是第一次这般称呼水映寒的。“映寒,你安心除去你体内的毁灭气息,毁灭由我来拖住,半个时辰的时间我还是可以拖得了的,这就当是我为你做的最后的一件事情吧。

”那声音依旧满含着那掩饰不住的虚弱,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虽然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是虚弱,但那虎躯上的光芒却是越来越亮,竟是一反之前的颓势。见到白虎威势突然大盛,所有人都不由得欢呼起来,都以为白虎之前是在隐藏了实力,而直到现在才将他那身为至尊的真正实力展现出来。现在看水映寒那不能动弹的模样,他们自然知道要打倒毁来已经不能再依靠水映寒了,而现在惟一值得他们依靠的自然是威势越来越强的白虎。不过与众人相反的是,水映寒见了白虎如此威势竟是急得大喊起来,他那模样就好似恨不得马上阻止白虎。

然而,他们又哪里知道,现在的白虎那威势看似强大,但若是落在了水映寒与毁灭这些强者的眼里,其实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而这也是水映寒此时大急的原因。虽说他整个人动弹不得,但那张嘴还是可以说话的:“前辈,你快停下来,这样下去你可真的是会死掉的,快停下来啊,就算小子我舍了这肉身也好,前辈你已经为小子付出太多了,所以接下来就等小子我来处理吧,你就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吧。”存天者的他说到这里竟是不由自主的哭了出来。在如此多人的面前哭了出来,由此可见他现在的心情是何等的着急与不甘。

然而,不论他如何的叫喊,白虎身上的威势却是没有弱下来,依旧保持着那股强势。“凌儿,你别再管我了,快去阻止前辈他,前辈他不能再这般下去了。”由于心中大急,他已是有点无计可施了,竟是想到了叫唤水凌去阻止白虎,却是忘了凭水凌的实力,就算她去了又能如何,她根本就没有那个实力来阻止白虎。所以她也很是自觉的没有动,依旧只是待在他的身边。水映寒见水凌听了自己的话竟是无动于衷,不由得大声喝道:“凌儿,你听到没有,我叫你去阻止白虎前辈啊,别再留在我身旁了,就算你待在这里也是什么事也做不了。

”听到这话,原本平静的看着他的水凌身子却是不由得一震,望着他却是久久无言。最后在水映寒那愤怒的眼神中她这才悠悠说道:“寒哥哥,你就别再说了。现在我要说的是,你就让我们为你分担一下吧,别将所有的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扛,这么做只会让自己更加累。而且,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呢,我们虽然并没有你那么强大,但在我们的心里也是希望能帮上你忙的,也想为你分担一下的。”“既然现在白虎前辈下了帮助你的决心,那么就让他帮一帮你吧,虽然前辈这么做可能真的会死,但在前辈的心里无疑却也是最为开心的。

这十年来,前辈一直护着我,虽然在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我知道在前辈的心里也很是担心你的,同时对于你有今天的成就也会感到由衷的骄傲。”水凌的话却是什么作用也没有起到,水映寒那双眼里依旧是充满了愤怒,愤骂道:“你们的安全就是对我的最大帮助,我不用你们做什么,只要你们平平安安就对我最大的帮助。而现在前辈他却是离我所希望的越走越远,你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吗,他现在是燃烧着自己那最为本源的生命力,在燃烧着只属于他的法则。

”“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你不知道,你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前辈这么做不但会死,而且更是会连轮回重新的机会也没有,这样做的后果比神形俱灭更加的可怕。”知道了水凌不会阻止后他便连忙挣扎着要起来,但凭现在的他又哪里能够做到。水凌也是哭了,她哭并不是因为刚才自己的寒哥哥这么凶的对自己说话,也不是怪他乱发自己的脾气。她之所以哭那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真的什么也帮不上,自己除了呆坐在这里之外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我是不知道,你所说的这些事情我一点也不知道,你又没有跟我说,我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而且我也不想知道。

只要能帮得上你,就算不知道这些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能帮你分担一下肩上的担子,就算不知道又怎么样。”“这样的结果,白虎前辈自己也应该很清楚,但他为什么还会这么做呢,为何还会燃烧法则呢,这些全都是因为他想帮你,想为你分担,就算最后会死又怎么样,难到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前辈的心吗。”突然,水凌笑了起来,笑得是那么的灿烂,是那么的开心。终于,水凌终于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终于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才能帮得了寒哥哥了。原来当知道自己存在的价值后会是这么开心的,会是这么的高兴的。

“寒哥哥,现在我真的好高兴。”水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也就只是这么一句话,竟是让原本愤怒的水映寒静了下来,自己竟是第一次看不清她到底在想什么。顿时,整个人不安的看着水凌。却不想水凌又接着说道:“寒哥哥,可能你会觉得奇怪,为何在这种情况下我会感到高兴呢,那就是因为我终于发现,原来我也可以帮助得了你的,也可以为你分担,减轻你肩上的压力。”说到这里,水凌整个人突然发出了强烈的光芒。瞬间,整个人便被蔚蓝色光芒给笼罩住。

看到水凌突然发出蔚蓝光芒,水映寒终于知道水凌想要做什么了。不过当知道后,心里更是着急。然而,现在他终是发现,原本无所不能的自己,今天竟是对于自己不愿的事情完全无能为力。“凌儿,你停下来,别做傻事,刚才我的语气是重了点,我在这里向你道歉。我知道你想帮我,但你应该也知道,我是不想你有事的,只要你平安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终于,水映寒终是想起了在这广场之中还有听自己话的人。“周天,王凡,你们快点阻止水凌,我不论你们用什么办法,阻止她现在所要做的事。

”原本周天与王凡等人看着自己师尊与水凌吵了起来都不由得呆住了,他们可是都没有看过自己师尊发这么大的火,而且还是对水凌发火。此时听了师尊叫自己,也是一愣没有立即反应过来。不过虽然不知道水凌现在到底在做什么,但当听到师尊的吩咐之后到是想也没想就要阻止水凌。然而当他们才一近水凌的身旁,竟是发现自己两人近不了她的身边,不论他们如何努力,竟是都接近不了她。“寒哥哥,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又何必要叫他们来阻止凌儿呢。而且既然凌儿下了这个决心,那么就没有谁能阻止得了我。

”说着,身上所有的光芒全都往她的双手涌去。而当那蔚蓝光芒涌入她的手上时,水凌已是将双手移到了水映寒那没有愈合的腹部。当双手定在腹部上方时,那蔚蓝光芒没有片刻的迟疑,缓缓的往腹部而去。周天王凡等人看到这一幕又哪里还不明白水凌她到底要做什么。不过他们也是觉得很疑惑,那腹部的伤便是连师尊也没有办法愈合,那么水凌她的这次蔚蓝光芒又有什么作用呢,难不成就这些光芒就能治好那腹部上的伤?所以,一时间他们也忘了要去阻止水凌,而是停了下来,到要看看她到底是如何来为师尊疗伤。

那些蔚蓝光芒依旧缓慢而坚定的往水映寒腹部涌去。就在众人看着那些蔚蓝光芒慢慢渗入水映寒体内时,却听水凌突然说道:“寒哥哥,可能这是凌儿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虽然这十年的等待很苦,但同时我也很庆幸,在凌儿的这一生中遇到了你,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也不知道是水凌的光芒起到了作用,还是水映寒真是急怕了,没想到那手臂竟是能动了,虽然这动的幅度并不是很大,但手臂确实可以动了,而且更为神奇的是,那腹部的伤口在蔚蓝光芒的渗入之下,伤口正在慢慢的愈合。

“凌儿,你就听我一次,这次无论如何你都要听我的,马上停下来。”虽说手臂可以动,但幅度实在是太小了,就算他想伸手抓住水凌也不怎么可能。水凌却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更加奋力的催动那蔚蓝光芒涌入水映寒体内。随着她的不断催动,水凌的脸色却是越来越苍白,而且更为让众人感到可怕的是,水凌那原本光滑如婴儿的肌肤在好不断催动光芒的情况下竟是慢慢的老化起来,只这么一段时间,其肌肤就变得如同年老体衰的老人肌肤一样。

生机!所有人当看到水凌的剧变之后,脑海里都不由得闪过了这么一个词。这个词水映寒刚才可是提及到的,而且他们此时也明白了,为何水凌的那些光芒竟然如此的管用,居然能够治疗那残留毁灭气息的伤口。当水凌那蔚蓝色光芒消失的那一刻,水映寒腹部的伤口终于全好了,而且更为可喜的是,那原本不能动弹的四肢可以自由活动了。就在水凌将要倒下的那一瞬间,水映寒从地上弹了起来,一把抱住已变得如同枯木般的水凌,看着老态尽显的水凌,水映寒整个人哭得更是厉害了。

头上灵台方寸在这一刻终于展现了开来,在灵台方寸间,另一个水映寒盘腿而坐。不过众人都清楚的看到,在灵台方寸上的那个水映寒面上也同样是布满了泪水。不过这水映寒却是不同于抱着水凌的水映寒,只见从他的身上涌出无数光芒,当光芒离开灵台方寸之后便将水凌给完全的笼罩住。被这股光芒一冲,水凌却是睁开了双眼,不过她却是看不清抱着她的那人模貌了,也就只能大概的看到一个轮廓而已,但就算看不见,他却也是知道是谁抱住了自己。一开口,却是发现自己的声音竟是如此的沙哑难听。

“寒哥哥你终于没事了,这样凌儿也就终于可以放心的走了。”“寒哥哥,刚才我就说了,虽然知道会是这样的一种结果,但我却还是选择了这么做,而为的就是要让自己能帮上你,为你分忧。我知道我就快要死了,不过真的,我真的很开心,因为我终于能帮上寒哥哥你了。”一说完,水凌就再没有声响,而那双眼也已是闭上了。不过在她的面上却是带上了满足的笑容,虽然这笑容是如此的让人心伤。“不……不要,我不会让你死的,你不会死的。”一瞬间,无数光芒尽数从他灵台方寸和身上涌了出来,全都往水凌身上渗去。

然而,不论他如何的努力,水凌那老态的肤色却是没有变化,而那闭上的眼睛也再没有睁开过。就这样,水凌死了,为了治好自己心爱之人的伤动用自己体内所有生机而死了,死在了他的怀里。虽然水凌在水映寒不断催动万物创生的情况下依旧没有睁开双眼,但他却是不管那么多,依旧在不断的催动自己的万物创生,调动自己可以调动的一切力量,力图救活水凌。就在水映寒依旧沉痛于水凌之死的时候,在上空顿时传来一声巨响。就只这么一下,原本已受重创的界位再度的在这次爆炸中没了四分之一,此时的整个界位已是小得可怜。

当头顶上的那一片混乱能量消散之后,终是显出了能量里面存在的身影。整个天空上哪里还有白虎的存在,有的就只是伤势更为严重的毁灭而已。看来即便是以燃烧法则为代价的白虎也没能阻止得了他。雪飞因被毁灭引得内溃而死了,而现在白虎为了能为水映寒争取那一点点的时间而燃烧法则,现在连他也死了,而现在惟一能阻止毁灭的也就只剩下水映寒了。只不过凭现在水映寒的状态,又如何是毁灭的敌手。就在众人还在担心水映寒的状态时,毁灭竟是完全不顾自身伤势,讽刺的说道:“你白痴吗,她已经死了,一个死人还有什么好救的,若有这样的闲心来救他,还不如想想如何来应付我,还是说你已经放弃了,不打算还手?”然而,水映寒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依旧在不断的催动着体内的法力,源源不断的输入水凌那逐渐变为冰冷的躯体。

凭现在毁灭的状态,他哪里还能跟水映寒这般的耗下去,越是耗得久,对他就越是不利,而且来这一界位的时间实在是长了点。而更为让他感到愤怒的是,没想到在遇到的这几人都是疯子,居然为了一个界位连自己的性命也不要。雪飞是这样,便是连那白虎至尊也是这样,而现在就只剩这存天者了,他还真的有点担心这存天者疯起来的时候会不会与自己来个同归于尽。存天者若真有那个心思,凭现在这样的身体状况还真是很难说的。想到这里,再不多说,扬手就发出一道毁灭之力,向水映寒而去。

凭他现在的状况,就只要这么一个就可以将他给解决了,对于没有任何防御措施的存天者来说,无疑是最为致命的。若毁灭他从水映寒的背后近距离击出全力一掌,那还真的很难说水映寒会不会死掉,但由于毁灭现在太过于疲劳了,他却是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即便存天者没有任何的防御措施,但存天者那自身表面上所布的法力也足以抵挡他这道毁灭之力了。毁灭之力打在身上,也就只是在他身体周围掀起一层涟漪罢了,根本就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不过有些事情却是会很容易就发生意外的,而且意外这东西之所以为意外,那自然是其充满了不可预测性。

就在毁灭那道毁灭之力使得水映寒周身法力掀起阵阵涟漪时,一丝的毁灭之力却是从水映寒身旁绕了过去,就只这么一点点,水凌那身体便在这一点点的毁灭之力之下给毁灭得完全消失。瞳孔剧收,一种名叫愤怒的情绪在他的心中不断的滋长,整个人顿时不安狂暴起来。猛的一回头,双眼死死的盯着发出毁灭之力的毁灭,此时的他就好似一头择人而食的猛兽。对于没能对他造成伤害,而只是毁了那女人的躯体,便是毁灭也不由得愣住了。不过当看到水映寒那模样时,心底却不由得一寒,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脊椎骨上涌起,然而马上便布满全身。

不过很快他便从这种状态中恢复过来,自己毁灭又何曾怕过谁,在他的心中,除了源老大,还真没有谁能上他感到害怕。不过他才刚想说些什么,原本紧盯着的人却是突然消失了。一股从未出现过的庞大力量四面八方的向他涌来。他自然是知道这股力量是出自何人之手,但同时也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面对这股力量时竟是有种抵挡不了的感觉,惟一的办法就是躲开。所以当这念头在他脑海里一出现后,想也没想,便往一旁躲去,但他的身型才动,水映寒却是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双眼满是怒火的盯着他。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给你吧。”才一说完,那拳头便已是击中了毁灭。当那看似并没有什么杀伤力的拳头击中他时,他却是有史以来发出了一声最为凄惨的叫声,整个人竟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怎么这存天者突然间变得如此厉害,自己的毁灭之力对他居然毫无用武之地?”毁灭他很是不明白,为何伤愈之后的水映寒突然间变得如此厉害,虽然自己现在也是身受重创,但却也没有理由对上他之后变得毫无还手之力啊。然而,他又哪里知道,水映寒虽然才刚伤愈,但那是水凌用尽自己所有生机换回来的全愈,而且更为重要与神奇的是,水凌输给他的生机中,竟是让他对万物创生这个原本被他遗忘的能力再度的得到了提高,从而使得他这万物创生对毁灭更具有杀伤力,而这也造成了他能如此轻易应付毁灭压制毁灭的原因。

“我想这样就能对你造成伤害了吧。”水映寒说了一句,随后便又往毁灭的腹部打了一拳。“你们这些所谓的虚圣确实很厉害,没想到我们三人联手,最后居然落得现在这个结果,居然还要付出了两人死亡的代价。”“但现在的你呢,现在的你可还能不能承受得住我这存天者的拳头?现在即便是再微弱的生机也能毁你**了。”稍一用力,痛得差点晕死过去的毁灭只觉又是一股庞大生机从水映寒的拳头里涌入自己体内,瞬间就将自己体内的机能给破坏怠尽。此时的水映寒除了愤怒,根本就找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只见他抓着毁灭的头颅,恨声说道:“就算你真的将这一界位毁了我也不会太过于在意什么,但刚才你毁掉的是什么你知道吗?那是凌儿的躯体。”说到这里,他又再次的打了毁灭一拳,好似要将自己心中所有的愤怒与怨恨全都打在毁灭的身上一样。“既然你如此喜欢毁灭一切东西,那么现在我便毁了你的肉身,我到要看看没了肉身的你还能如何的毁灭,今日我便要你也尝尝被人毁掉的滋味。”听到这里,毁灭顿时大急,对于水映寒的话他知道这位存天者此时根本就没有与自己说笑的理由,而且若自己的肉身真被他毁了,那可不是恢复那么简单的问题了,就算是生也不能重铸自己肉身的。

就当水映寒想要毁掉他的肉身时,突然一股幽黑色轻烟从毁灭的头上冒了出来,随后很是快速的便在离他头顶不远处开始成型。可能很多人看到这一幕都很是不明白毁灭他这到底是在做什么,但水映寒他却很是清楚。所以他不会给毁灭这样的机会。头上灵台方寸上的小水映寒见毁灭头顶灵台方寸就要形成,突然伸出一手,就凭空一拍!让人没想到的是,那看似随意的一拍到底是如何的狠心。毁灭再度的惨叫,而且这次他叫得更是凄惨无比,好似受了什么重大伤害一样。

随着小水映寒的一拍,那原本就要成形的灵台方寸却是散了开去,在毁灭头顶再也无法冒出轻烟。而毁灭整个人也随着这一拍瘪了下去,好似所有的生命力都因为这一拍而损失了大半。当年霸天与白虎至尊相斗时,当他领教过白虎至尊这灵台方寸的厉害之后便马上的创出了一招专是用来破除这灵台方寸的剑招。霸天创出的那招确实管用,但那也只不过是会对灵台方寸造成轻微伤害而已,那所造成的伤害固然能令人感到痛彻心菲,但却根本就伤及不了根本。而惟一能对灵台方寸造成实质性伤害的便只有同等的东西,只有用灵台方寸的实力才能真正的伤害得到对方的灵台方寸。

也许毁灭真的是急坏了,竟在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随便唤出自己的灵台方寸,让水映寒抓住了这个可以重创他的机会。灵台方寸的水映寒再度一拍,毁灭整个肉身便爆了开来,碎成了肉片。当肉身碎裂的那一刻,只见在毁灭所在的地方升起一股黑色的烟尘与一股庞大的怨念,那黑色烟尘快速的远离水映寒,随后便形成毁灭的样子。只见毁灭紧紧的盯着水映寒,恨声说道:“好小子,居然将我的肉身给毁了,你就等着吧,我到要看看在以后的日子里你要如何来防范我,我便要你时时刻刻处于戒备之中,你就守着这界位等着我的再次到来吧。

”说完只见那烟尘形成的毁灭手臂一点,便凭空开出一个通道来。然而水映寒又哪里会让他离开,既然现在都已经将他的肉身给毁了,那自然也要将他给完全留下来,以绝后患,而且这才是防范他最为好的办法。伸手便要对烟尘状态下的毁灭抓去,但没想到就在此时,竟是再生异变。只见从毁灭开出的通道里伸出一只手臂,而这只手臂则是刚好挡住了水映寒的这一手。虽说这只手臂突然出现,但水映寒又哪里会理那么多,他的手没有任何停顿,不过这目标却是改变了,不再是去抓毁灭,而是要将那只突然出现的手给毁灭。

那手的主人好似知道水映寒要做什么一样,反手就是一掌,竟是与水映寒的手给硬对上了一掌。顿时,水映寒只觉一股另类力量从那手臂给涌了过来,很是迅速的破掉了自己的护体法力,欲要侵入自己的体内。不过水映寒哪里会容这股力量得逞,瞬间猛催力量,而且他整个人急退,与那只手臂分了开来。他的心里此时再度的震惊了,那只手臂所传来的力量根本就不比全盛状况下的毁灭要弱,而且那股力量实在是太独特了,没想到自己只不过与那手臂接触了一会儿而已,自己体内的力量竟是有些不受控制起来,就好似一场巨大的灾难以自己身体为战场,在不断的上演似的。

很快,水映寒就看到了那只手臂的主人。只见一人身穿灰色长袍,将外貌全都藏在了里面,让人看得模糊不清,但从他那高大身型来看,他的年龄却也不会太大。虽然他身体周围并无毁灭那种绕身的黑气,但他给人的感觉却是更为的危险,好像在他身边随时都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危险一般。看着这笼罩在长袍里面的人,水映寒的心再次的沉了下来。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谁,但他一定是与毁灭同一类的人,同样是位虚圣!就只是毁灭这么一位虚圣就使得自己这方付出了雪飞与白虎两人的性命,而现在又来了一位,那么单凭自己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而且从刚才的那一掌来看,自己已是处于下风,并非他的敌手。其实不单水映寒看到这人脸色难看,即便是毁灭看了这来人,整个人的脸色也并不好看,只见他盯着那人说道:“你怎么会来的,我的事情不用你来插手,不要来多管闲事。”毁灭才刚说完,便从长袍里传来一声冷哼:“难不成你真以为我会来这里管你这些闲事?若不是启二哥叫我来的,我才不会来呢。而且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现在的状况,你到是不觉得丢我们虚圣的脸?没想到就只不过是一个才刚成为存天者的人就能将你打成这样,你还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若我不来,你还真会被他给封印住了,到那时候还不是要我们来救你出来,要麻烦我们,没想到都到现在了居然还在嘴硬。”虽说这人一开口就是嘲笑讽刺毁灭,但毁灭却好似没有听到他的嘲笑一样,反而是当听到启二哥时整个人险些跳了起来,惊疑不安的问道:“难不成启二哥也来了?这也不至于吧,虽说这里有存天者,但却还是没有到启二哥出手的地步吧。”那人再度的冷哼一声,说道:“启二哥自然来了,不然你以为我会出现在这里吗,至于这位存天者,自然还没有达到让二哥亲自出手的地步,但……”说到这里,他却是往四周看了看,好一会便才接着说道:“你们俩位还要躲到什么时候,可是要我出手你俩人才肯出来?如果是这样那我到是不介意。

”这话才说,水映寒终是惊了。他可是没有感觉到这周围还有旁人的存在,对于能掌控十数条法则的自己来说,要想感觉周围是否有人存在可并不是一件难事,不过那虚圣自不会这般的无中生有。也好似是在验证水映寒的想法与那虚圣的话一样,只见两个地方突然如波纹般的荡漾开来,最后显出两人出来。自这两人出现后,水映寒便好似是遇到亲人一样,这俩人竟是给他一种亲人般温和的感觉。很快他便明白过来,这俩人并不是旁人,正是除了辰文鼎与自己之外的另外两位存天者。

自这俩人出来后,理也没理那长袍男子与毁灭,而是都看着水映寒,其中一人点头说道:“没想到才刚成为存天者不久的你居然能将毁灭逼到如此地步,看来还真是小瞧了你,不错不错,那辰文鼎这次到是没有选错了。”若有人能上得到宙元之间,那也是以死人之姿去的,所以对于那人的品行根本就一无所知。而每当有存天者形成,其余的那些存天者都会心有所感,而这两位仁兄确实是太过于无聊了,所以他们通常都会暗中来观察一下这新的存天者品行到底如何,若非大恶之人,那自然是没那么多事,但若真是万恶之人,那就只能说句不好意思了,凭两位存天者的实力,要想封印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即使他是存天者也一样。

这也正是他们俩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不过从那人的言语中可以听出,至少到现在为止,他们对于水映寒还是比较满意的。另一位存天者突然说道:“既然我俩都现身了,难不成启你还不愿意出来吗?”很随意的一句话,但却包含了不容他人质疑的威严。所有人完全可以听出,若那启不出来,只怕他会亲自出手逼他出来。不过看来那个叫启的虚圣还是很了解他的,所以当他的话才一说完,凌空便又出现了一条通道,随后便从通道里走出一人。只不过这人却是一位老者,老态龙钟,垂垂老矣。

然而,他那双眼实在是太让人难忘了,那双眼里就好似充满了无穷智慧一样,让人一眼看之便会被瞳里的无穷知识所吸引。“寒鸿,仇均,没想到连你二人也出来了,看来你们还是很重视这存天者的嘛,不过既然如此重视,又为何要现在才现身呢,还是说是想考验考验这位新的存天者?”那老者启一出来后便看似随意的说道。听到这话,水映寒却是一震,随后便用那质疑的目光看着那寒鸿与仇均两位存天者。这种目光自然是再明白不过,那是一种质问与确实的目光,他便是要知道,到底是不是如那启所说的那样,他们俩人早就来了,只不过是没有现身而已。

他们俩人就好像没有看到水映寒那质疑的目光一样,却只是没有出声的看着水映寒。然而他们俩人的不出声,那么所代表的是什么水映寒又哪里会不清楚。顿时,心头一股怒气升起,整个人的气息变得狂暴起来。若他们两人早就到了的话,为何不出手,就算是现身也好,最起码这样也可以震住毁灭,但他们没有,他们二人都没有这样做,而是直到现在才现身。水映寒不知他们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原由,但他却知道,若他们出手若现身的话,那么雪飞就不会内溃,白虎前辈也不会因为燃烧法则而死,还有就是水凌也不会为了治愈自己将生机输给自己而死,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们两位存天者没有现身而起。

虽说面对水映寒那质疑的目光,但他们俩人却依旧没有丝毫的紧张不安,只是向他摆了摆手,示意这件事先放一放,随后再解决。寒鸿转向启,说道:“那么,现在你们可以说明来意了?又或者是来这里为的就是与我们交流交流心得?当然我自然是不介意与你们打上一场,只是在这里我要提醒你们的是,凭你们两人,还没有资格逼得了我们两人同时出手。”寒鸿已是将毁灭给直接忽视掉了,而且他竟是也没有将那两人放在眼里。可能是启与灾都觉得自己两人并不能同时应付两位存天者,所以他们即便当面面对寒鸿的讽刺也并没有表露出太多的愤怒,表情依旧平静如常。

只听启开口道:“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自然不是你们的对手,这点自知自明我们还是有的,而且我想你们两人来这里也并不是专门来等我们二人的吧,既然这样,那又何必将局面闹得这么僵了。”随后,启也往水映寒那边看来,那双眼眸闪现着无穷智慧。“今日我与灾二人来这里,自然是为了接毁灭走,没想到你们到是找到了一位好人选啊,短短千年的时间便能达到这种程度,还真是让我吃惊啊。”说完,便往毁灭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如今面对两位存天者,现在只是烟尘状态的毁灭哪里还会迟疑,自然是马上去了启的身旁,只不过他那仇视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水映寒,还是怨恨他毁了自己的肉身。

当毁灭过来后,启便马上走入刚才出来的通常中,随后毁灭与灾两人也跟着启离开了。当那通常完全闭合之后,这才从四面八方传来启那充满智慧的声音:“相信我们很快便又会再见面的了,到时我等双方再做过一场也不急,我还真是期待那时你这位年轻的存天者又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自此之后就再无声响,天空只剩下三位存天者。就这样,三位存天者谁都没有说话的站在空中半个时辰之久。最后还是那寒鸿说道:“他说得没错,我们二人早就在这一界位了,而且我们也是一直没有出手,就只是看着而已。

”他没有过多的解释,就好似是在说着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而已。听完这话,水映寒那原本压了下去的愤怒再度的腾了起来,对他们二人怒目而视,然而却是没有说什么。他们没有对自己解释什么,因为这其中的原因他现在也是知道了。但不论是什么原因,他却是怎么也无法原谅他们。打,那是肯定打不赢他们的了,所以对于他们二人水映寒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最多也就是像现在这样对他们怒目而视而已。看着水映寒那愤怒的样子,仇均终是一叹,摇了摇头,说道:“对于那几人的死,我们也惟有感到遗憾,你就看开点吧,我们是存天者!”他们二人好似心灵相通一样,也不见他们如何出手,整个界位已是慢慢的变生着变化。

原本被毁灭毁得残破不堪的界位,在他们二人的联手之下,只数息的功夫便完全恢复了原样。而惟一没有恢复的就是那些已经死去的人以及那些受了重伤奄奄一息之人。界位可以恢复,但在人的性命面前,即便他们是存天者也是无能为力。待他们二人做完这一切之后,却是再也没有说什么,那身影便渐渐消失了。不用想也知道他们两人已是走了。看着他们两人刚才所站的地方,水映寒却是说道:“这算是对我的补尝还是对整个界位的补尝?若你们两人早点现身,又哪里会死那么多人。

人的性命又岂是可以补尝的。”原来刚才他们二人不但修复了整个界位,而且更为夸张的是,他们二人竟是将这个界位加固得如同仙界一样,而且在灵气方面只怕与仙界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还有就是,我固然是存天者,但我却是夺天之巧的存天者,我与你们是不同的,也不会像你们这样孤独至永恒。”看着这已恢复如初的界位,水映寒竟是有说不出的辛酸与苦楚。手一招,冷雪破空而来,落在了他的手上。那抚剑的动作依旧如故,但所不同的是现在自己身边就只剩冷雪而已了。

正当水映寒要落回广场时,天空处却是突然又裂出了一道巨大通道。看到这通道,所有劫后余生的人又再度的惊恐起来,再是以为那些人去而复返。看着那巨大通道,水映寒皱起了眉头,却是什么也没说。当从那巨大通道逐渐走出无数人来时,广场上那惊恐的人才渐渐平复了下来。来人并不是他们以为的虚圣,而是来自于仙界的仙人。只一会儿的功夫,原本空旷的天空便站满了仙界之人。而这些仙界之人自出来后便马上排好阵势,如临大敌。水映寒依旧什么也没有说,依旧在等他们的表态。

还好,就在水映寒快要失去耐心时,从人群中走出数人,往水映寒这边而来。虽然他们过来的只有几人,但配上数万位仙人的威势,就只这几人所带起的威力还是很巨大的。只见他们数人向水映寒行了一礼,随后一人开门见山的说道:“见过存天者道友,我等乃是仙界之人,我是仙界临帝,此次带领众仙将前来是为了这一界位之事。”见水映寒依旧没有丝毫表态,以为他是摄于自己这方的强势,所以胆气更壮,言语更傲了,于是在水映寒面前也敢直起腰板了。

“对于之前所发生的事,我仙界也是深感遗憾,不过以后那样的事情将不会再发生了,这一界位在我仙界的的领导下必定会发展得更好,而且若那毁灭再前来,我仙界也会阻止他。”这其中意思已经很是明了,他们仙界如此强势的前来,为的就是这一界位,而且在这临帝的言语中更是直说了,他水映寒没能力保护的界位,他们仙界有能力来保护。“当然,对于道友的九玄门,我仙界自然是以礼待之,绝不会亏待于九玄门的。”然而,临帝他还没说完,只听水映寒淡然说道:“在我还没动怒之前,你等给我离开这一界位。

”水映寒自然理解仙界为何会这么做。如今这界位比起仙界可是不差多少,而且在这界位里更是有自己这存天者的存在,所以只要掌控了这一界位,那么,以后必定能对仙界输入无数的高手,到时冥界与神界又如何是仙界的对手。其实冥神两界应该也存在着同样的念头,只不过现在是给仙界抢了先机而已。听了水映寒的警告,临帝他却只是笑了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刚才他们可是一直注视着这一界位的,虽说这水映寒是存天者,但在刚才也并没有表现得如何厉害,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在自己这么多人面前,即便他是存天者又如何,面对这么多人,就算是存天者也要避其锋芒吧。

当临帝他还想再说什么时,水映寒只简简单单的一挥手,那原本站成战阵的仙将便这样被水映寒给抹杀了四分之一,竟是连半点惨叫之声也没有发出。仙将们终于骚动了,在面对如此恐怖的力量面前,不论是谁都会从心里感到恐惧的。别人只是挥一挥手就将自己这方抹杀了四分之一的人数,那如果再挥多几次,那岂不是全都死光?虽然是这样,但在严明的纪律下却没有一人逃走。不过水映寒那如同催命符的声音再次的响起:“再说一次,在我还没有动怒之前,你们给我离开这一界位,别打这一界位的主意。

”对于那两位存天者没有办法,但可不代表他收拾不了这些仙人。然而,仙界众人却依旧没要离开的迹像,所有仙将都将目光集中到了临帝的身上,等着他下决定。半晌,临帝咽了咽口水艰难的说道:“水映寒道友,我仙界也只不过是想要护住这界位而已,你怎就不理解我们呢,我们也是为了让这一界位更好的发展啊。”在看了水映寒的手段之后,他哪里还敢在他面前自傲自大。一位帝君放下姿态低声下气的应对,理应没有人会不答应。但水映寒却是理都不理,手臂再度一挥,那仙将再度的消失了三分之一,只要再来两下,那么数万的仙将都将全部留在这里。

临帝眼都红了,那可是自己带来的一半人数啊,就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便折损了一半的人数,这叫他回去如何向天帝交待。但若现在再不走的话,只怕连自己也要留在这里。在见识了存天者的厉害之后,他可再也没有生过用武力来解决问题的想法,那可是随手就能消失自己这方一半人数的可怕存在啊,即便自己这方剩下的人全部一次上,也起不到什么作用。最后,他也只有无奈的选择离开。“只要我水映寒还在这界位一天,不论你三界何人,也休想打这界位主意。

”在这里,水映寒的声音响彻三界九幽。他不但是说给仙界众人听的,更是说给没有出现的冥神两界之人听的。同时,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从他身上便洒下一片光华,将整个界位都笼罩在内。只要在这一界位内,不论你是受了多大的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当沾上这些光华后,所有的伤痛都全部全愈,再无病痛。“自此我便为九玄尊者!”自这一界位出了霸天、得天之巧辰文鼎二人之后,这界位便已然成为了三界争夺的目标,而当这界位再度的出了位九玄帝君之后,其争夺的程度更是达到了最高点。

然而,直到今天,当这一界位再次的出现一位强者,出现一位存天者后,其最终的归属问题才得到真正的解决。而也正是从今天起,这一界位的人称呼水映寒时不再称他为存天者,而是唤做九玄尊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