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缘来缘去终需灭 悟心悟己返时空(大结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太上老君盘坐在蒲团之上,带着一丝惊讶、一丝遗憾还有一丝敬意望着面前盘坐在混沌青莲之上的吴传道,然后缓缓地施礼道:“道前来拜见前辈,打扰贵安,还望前辈宽恕”“贫道今日心血来潮,原来却是老倌儿来了”吴传道笑了笑,“不知老倌儿前来所为何事?”“晚辈也没有别的事,只是突然觉得今天想来拜见前辈,然后与前辈下一局棋而已”太上老君施礼回道,“不知前辈今日可有雅兴?”“下棋啊,那是一件很费精神的事情呢不过与你这老倌儿下棋,倒也有趣你我就以天地为盘,苍生为子下一局好棋吧”吴传道的语气忽然有些沧桑,这时转过头来对着虚空了一句,“为师将要执子下棋,门人尽皆归来吧”很快就有数道芒光从空中耀起,首先飞入问道殿的是杨眉大仙,杨眉依旧老摸样,青衣道袍,披肩白发,面色和蔼安详,飞进问道殿后与太上老君施礼后,盘坐在吴传道的右边;接着赶来的是三霄娘娘,几声清脆的鸟鸣后,三霄娘娘步入问道殿,与众人施礼一番盘坐在太上老君身后的蒲团上;随后来的便是伏羲天皇和弟子红孩儿,礼毕盘坐于太上老君身边,红孩儿则是坐在三霄背后;紧接着黑袍道人和六耳猕猴赶来,黑袍道人与三霄并肩而坐,六耳猕猴盘坐在红孩儿的左边;然后便是大鹏鸟飞来,此时的大鹏鸟虽然衣冠整齐。

但是仔细看去却能发现大鹏鸟的衣服有些破损,面色也有些痛苦,看样子是先前发生了一场打斗,吴传道一挥衣袖。大鹏鸟深色恢复如初盘坐在黑袍道人一旁;最后飞来的是五方神兽化出人形模样坐在了太上老君的左边,还有一直在蓬莱仙岛修炼的第三代门人诸如仓颌等也纷纷上来坐于六耳身边。蓬莱门人尽皆聚齐,吴传道先看向大鹏鸟:“徒儿,你任务完成了吗?”大鹏鸟点点头,吴传道微微一笑,看了看殿内的众人缓缓道:“为师今日有感,灭佛大劫即将劫数,人间灵气已散。

道法宣扬也已经完成,不久后天道会辟开空间,但凡修炼得道之人尽皆前去,你等也自当随去。为师却须往混沌了”“老师,混沌之中杳无生机,不若稳坐蓬莱,教导弟子等人如何?”云霄闻言颇有些舍不得,开口问向吴传道。“弟子等人舍不得老师,老师前往混沌,弟子等人法力低微,非成圣不得见老师矣”“痴儿。有聚有散,有生有死。有兴有灭,万物自有自己的法则。天地也自有自己的道理,岂能一意强求?”吴传道摇摇头,望着这些弟子道,“为师自混沌而生,先天地而出,至今不知多少岁月,能有你们这些弟子,为师已经很欣慰了,为师走后蓬莱仙岛便由孔宣做道场吧,你们各自的道场相距不远,时常也能相聚”“弟子领命”孔宣俯身施礼一番,接着问向吴传道,“只是老师,天道开辟空间,不知是何空间,我等去了那世界,蓬莱诸岛又如何处置?”“人族已兴,自有它的兴衰存亡之法则。

洪荒自盘古开辟至今,已经逐渐演变成天方地圆了,灵气也已消散殆尽,此番天道辟开的乃是地仙之界,此界与这地界相差无几,只是灵气如同初开天地那般充裕了,地仙之界位于天界与地界之间,天道选定镇元子为地仙之界界主,你们切莫与他结怨”吴传道开口解释道。“如此来,地界修炼成仙,便是先去地仙界拜见地仙之祖,然后方得入天界得神位?”碧霄开口问道。“正是,但凡修得大乘之境,过了天劫便可破开束缚前往地仙界,你等大罗境界不可轻入地界,否则必然招惹因果纠缠大乘境界修成,方才入了道门修仙,地仙界虽与天界相连,却无任何限制,你们入地仙界,须得安守本分,不可胡乱造次”吴传道提醒一番。

“弟子等谨遵老师法旨”众蓬莱门人纷纷俯身应道。“能入地仙界的各道门自有手段,不周山虽倒,通天之路尚在;人阐截三大教派和西方的灵山也能入那地仙之界,我蓬莱诸岛自然也能,你们即便去了地仙界,且需的留些法门护住蓬莱诸岛免得日后害了那些根基不足的修道之人,平白的添了一份罪孽”吴传道继续道。“老师放心,弟子自然明白”孔宣俯身接了法旨。“临别之前多有不舍,这些弟子随贫道多年,让道友见笑了”吴传道这时才对着面前的太上老君道。

“常情所在,晚辈岂有笑话之理?”太上老君微微一笑。吴传道点了点头,一挥手便见太上老君和吴传道两人对立而坐,面前忽然有周天星辰运转,顷刻之间化作棋盘,纵横十九线,除最中间相争天意的天元外,其余乃是周天三百六十星辰,棋盘下云雾缭绕,星光点缀仿佛整个洪荒宇宙化成了一个平面,棋盘边霞光闪烁,又有瑞气丛生,端的是美妙至极。“黑白阴阳协调,两仪之道相辅相成,能与前辈博弈,晚辈之大幸前辈先请”太上老君开口道。“天元意指天意,贫道先占天意了”吴传道也不矫情伸手一点,便见棋盘正中天元上,一道金光耀起,接着便现出一颗黑色剔透的棋子来。

“前辈占据天意,晚辈只有借苍生之意相抵,晚辈下星位”太上老君缓缓地开口道,随后棋盘的右上角的星位现出金光,一粒白子压在上面。另一边孙悟空和唐三藏得知舍利子是关乎佛教生死存亡的重要法宝。便走进了人间开始找寻失落的三颗舍利子,在孙悟空和唐三藏的记忆里,西行取经的途中一个祭赛国曾经有得一粒,孙悟空已经将那颗舍利子拿了来。祭赛国在这几年时间里也是沧桑巨变,昔日凭借金光寺的佛宝引得四方膜拜早已经成为了历史,现在的祭赛国已经不复存在了,孙悟空拿取舍利子自然没有多大困难。

只是还有两颗舍利子在遗落在人间不知去向,孙悟空和唐三藏寻找多时也不曾找得,毕竟上古时代的舍利子遗落人间完全无迹可寻,也没有一丁点的典故和事迹可查,现在佛门又完全落入魔教之手。师徒二人也不知该去询问何人,去哪里找寻。最后还是唐三藏打着试试看的心态,和孙悟空两人从人间所有的寺庙找寻,毕竟这舍利子乃是佛宝。很有可能会遗失在寺庙之中,从寺庙里找寻的机率大一些,更何况有金光寺的这颗舍利子为证,师徒二人便决定翻遍每一座寺庙宝塔。

历经三年的时间,师徒二人终于在双塔寺和龙光寺里找到了遗落人间的最后两颗舍利子。现在孙悟空身上已经有了十一颗舍利子,只是师徒四人却不知该将这些舍利子往何处送,送给何人只是孙悟空记得逍遥散人提醒自己,只需将舍利子收在身上即可。而因为唐三藏如同无天道人预料的那般寻找孙悟空。所以无天教主也发现了佛门至宝舍利子是能够化解自己所带来的这场大劫,早就一直暗中算计这孙悟空等人。无天道人虽然前世是佛门紫那罗菩萨,但是上古舍利子的遗失正好发生在紫那罗转世传教时。

所以无天道人也无法推算这些舍利子到底遗失在哪里。既然天道选定了孙悟空找寻,肯定自有孙悟空的缘法,无天道人也就没有着急的抓捕孙悟空,先是静静地等待孙悟空将余下的舍利子完全找齐。这会儿功夫,无天道人却正好空出手来对付释迦牟尼佛的转世,释迦牟尼佛转世成人,再修佛法以成正果,但是释迦牟尼佛虽然转世为人,无天道人曾几番试探性的派遣妖魔去除掉这个转世灵童。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大多数的妖魔都被为释迦牟尼佛转世灵童护法的大鹏鸟阻拦下来,无天道人一开始没有注意到,直到失败了数次才发现这个问题,也许是顾忌和吴传道的约定,无天道人也没有亲自出手,甚至连黑袍道人和六耳猕猴都没有派遣,依旧试探性的尝试。

终于在孙悟空找寻到了十一颗舍利子的时候,无天道人担心孙悟空在找寻舍利子的时候会察觉到释迦牟尼佛转世灵童的存在而将舍利子送给灵童,于是亲自出马飞到灵童出世的地方,在于大鹏鸟做过一番后,无天道人击败大鹏鸟,拿了释迦牟尼佛的转世灵童带回灵山。无天道人将灵童带回灵山后才惊讶地发现,纵使自己法力通天,也无法击杀面前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转世灵童,到这时无天道人才怀疑要想击杀转世灵童,必须先用佛宝舍利子压制转世灵童体内的诛仙剑阵,只有这样无天道人才能突破诛仙剑阵的防御击杀转世灵童一举毁灭佛门。

只是无天道人放任孙悟空在人间游荡,却依旧找不到余下的六颗舍利子的下落,无天道人有些等不及了,座下的得力助手黑袍道人和六耳猕猴又被吴传道召了回去,无天道人只有亲自动手才能抓获孙悟空,拿回那十一颗舍利子。在无天道人出现在孙悟空的面前时,孙悟空就明白自己陷入了无天的算计,只是这时候孙悟空还有些不明白,既然逍遥散人也知道这一点,为什么没有提醒自己,难不成转机还在自己被无天道人抓捕之后才出现?孙悟空似乎略有所悟,与无天道人的搏斗完全没有胜算,孙悟空现在法力相比与无天,差距实在太大了。

无天道人轻轻松松的就擒拿了孙悟空和唐三藏,将十一颗舍利子拿回灵山,也开始找寻剩下的六颗舍利子。但是一年过去,依旧没有舍利子的踪迹,无天道人依旧坚持不懈的找寻。终于在一天风云变幻之际。正在闭目修炼的无天道人忽然感应到了舍利子的气息,睁开法眼的无天道人往世间查探,却在人间一座寺庙里发现了剩下六颗舍利子的下落。这让无天道人大吃一惊,六颗舍利子同时在人间。而自己却没有推算出来,让无天道人隐隐猜到有些不对劲,只是六颗舍利子已经出现在了面前,无天道人也不可能不拿,至于六颗舍利子为什么突然出现,无天道人看了看,这六颗舍利子被封印在人间的一座雷峰塔里。

而这舍利子破除封印,却正是因为底下有两只蛇妖兴风作浪水淹雷峰塔。再和那雷峰塔的方丈打斗之际,一条白蛇嘴里吐出一道寒光轰碎了舍利子的封印,才将舍利子的气息散发出来。这两条蛇妖最终还是失败了,无天道人也看清了那白衣女子所吐出的寒光。赫然是一把人皇剑,难怪能斩破舍利子的封印,但是无天道人却对这个拿着金色钵盂,法力高强的方丈起了兴趣,在这方丈正要擒拿那两个妖孽的时候。无天道人出手了,将这方丈和六颗舍利子全部拿回灵山。

而兴风作浪水淹雷峰塔的正是先前曾得吴传道提点的白素贞,白素贞本以为自己的法术被那法力无边的法海破解后,已经没有了胜算。却不想这时空中忽然现出一只巨手,将法海和雷锋寺里的六颗闪闪发光的珠子收了去。白素贞方才缓下气来,前去雷峰塔救许仙不提。这边无天道人拿了法海和余下的六颗舍利子后。将十七颗舍利聚集运转法力打在了释迦牟尼佛的转世灵童身上,准备压制灵童体内的诛仙剑阵。一旁的法海却丝毫没有一丝惧意,让无天有些奇怪,无天道人开口问道:“你这世间修炼的凡人,见得本尊为何不惧?”“贫僧法号法海”法海只是平静地宣了一句法号。

“法者与公俱报、海者地大物博,此法号倒是不错”无天道人点点头道,“然法海者,如何不惧圣人呢?”“法海心中自有圣,何须惧你这邪魔歪道?”法海大声一笑,“无天魔头,贫僧本在等待那十一颗舍利子的下落,没曾想你却为贫僧送来,该是此劫散去,我佛门一线生机来矣”“你这和尚到底是何人?”无天道人心中一惊,站起身来现出灭世黑莲盘坐于上。“贫僧大势至”法海身体忽然耀出金光,这时候忽见天中一尊佛像飞来,地面上也有一尊佛像飞来,两尊佛像遁入法海的身体里,现出一个身放紫金色光,头顶宝盖有宝瓶,内装光明智慧,盘坐于十二品金莲之上,左手持开合莲花,右手曲中间三指放于胸前。

这菩萨丈六金身一出,忽见天地间金光大作,十方世界震动不已,地涌百亿宝华,逐渐往四周扩散,天地光华大闪,平日里的凶煞之气一扫而空,如同一尊赤日升起于西方世界,真个惊煞妖魔,喜煞苍生。“原来如此,西方教隐藏的棋子在今日成圣,与本尊做过化解劫数”无天道人望着眼前的大势至脸色铁青,又看了看被十七颗舍利子禁锢了的转世灵童,“本尊从始至终都选错了对手,让你凭空里坏我大事”“贫僧已经了悟,道友何须执迷不悟呢?”大势至平静地道,“你我法力仿佛,皆是圣人的修为,然天势已定,道友的算计尽皆解去,佛门大劫也就此化解,道友还是径直去吧”“即便如此,本尊也要放手一搏”无天道人冷哼一声,“你是斩三尸合一,借佛门功德成圣本尊也是三尸成圣,修成正果多你千百年自然不惧于你”“贫僧善尸达摩,恶尸法海,执我玄都以先天灵宝功德金莲成圣,你我修炼年数仿佛,没有什么差距只是你却忘了一点,此处有佛门至宝舍利子,贫僧的胜算多一些”大势至依旧面色平静,“即便你我做过,最终落败的还是你何必如此执迷?”“哼,佛门与我因果甚大,岂能这般随你一句话就化解?”无天道人冷哼一声,右手掐指运法,轰击面前的大势至。

“天数已定,道友还是回去魔界吧”大势至声音一扬,顿时便见十七颗舍利子发出耀眼的芒光,忽的化作十七座上古大佛,护在灵山的天空之上,一时间极乐世界从空而降,西方教阿弥陀佛和准提教主两人佛音传来,如同怒海波涛一般汹涌澎湃,直直的往无天道人身上压去“十七颗舍利子原来是做此用处,本尊败了”无天道人吐了一口鲜血,望着天穹上渐渐消散的十七尊大佛法相,无可奈何地了一句,接着身体忽的消散,退出了灵山。大势至望着空中消散的十七尊上古大佛法相,平静地道:“舍利绽开,功德消散,我佛门因果就此化去天道作证,佛门普渡众生今日达成”顿时便见灵山上一道功德金光乍然散开,如同波纹一般往世间传递,片刻之后便见转世灵童身上金光大作,恢复了释迦牟尼佛的金身,与此同时转世的未来佛弥勒尊者也回到佛门,已经圆寂了的过去佛燃灯古佛再一次现出身来,自此佛门三世齐至,佛门的大劫也就此化解。

“贫僧已经化解劫数,该去极乐世界了”大势至与从幽冥界被释放出来的众佛陀揭谛施礼一番后,驾起功德金莲往混沌处飞去。另一边吴传道和太上老君执子博弈也已经到了尾声,“阴阳相衡,没有胜负,正是两仪之道啊”吴传道平静地了一声,“你的好徒儿化解了这番劫数,也算是为道门挣了些气运,不过佛道在人间传承,也该以阴阳协调”“前辈的极是”太上老君俯身回道。“我已经了悟生死,明晓大悲、大喜、大善、大恶,来来去去皆是道理循环,本尊也该归位了”吴传道闭上眼平静地了一句,接着就见吴传道的身体渐渐地化作烟雾,散去了...时间回到吴传道穿越时的后三天,在这个前三天发生了神秘事件的公寓里,一个面带悲伤,脸上还有眼泪,头发已经苍白了不少的妇人,颤巍巍的打开了这个公寓的房门,走进去准备收拾一下屋内的东西。

就在这时客厅里传来了电视机里的声音,这妇人微微一愣,走进去一看,手里拿着的皮包在浑然不觉中掉落在地上,在眼前的沙发上,已经神秘失踪三天的儿子吴传道正酣然大睡,而妇人眼中的泪水,早已控制不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