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孟家征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卷第一章孟家征夫“不管你是贫是富,是老是少,只要可以不吃不喝七天七夜,我就嫁给你。 小说城,点,阅读原文小说城,点,阅读原文孟晓铮”孟家,牧马城第一大户,家境殷实,而且孟家大老孟沅仁为一家族修真门派门主,与其师妹合籍双xiu,育有二男一女,女儿闺名孟晓铮,长相虽然中等,却是孟家的小公主,原因无他,只因为她自小聪慧,在她十六岁时便修练到开光期,要知道修真之人不但要讲慧根,而且悟性要好,孟沅仁修练到开光期便花了他二十二年的时间,孟晓铮的两个哥哥至今还在旋照期徘徊。

孟家从十余代前开始修真,数百人只有一人孟贤祖达到过灵寂期,然后在向元婴期挺进时走火入魔,灰飞烟灭,连块骨头渣滓也没有留下,而孟晓铮比这位灰飞烟灭的先祖还早了一年达到开光期,难怪孟家把孟晓铮看做孟家扬眉吐气的象征。孟家所在的星球叫做地星,地星分为大大小小数十个国家,每个国家都以城为中心划分行政单位,几乎每个国家每年都要从修真家族或门派中挑选一些修真高手为朝廷效力,作为回报,朝廷经常会将一些晶石矿或者灵气好一点儿的地域划归为其效力的门派供其使用,要知道地星上类似的地方并不多,像孟家这样实力比较差的家族是不可能得到朝廷的封赏的。

既然没有晶石矿和灵地帮助提高修练效果,孟家只好用合籍双xiu的办法弥补,虽然效果没有直接采用晶石矿的效果好,却也不失为一种有效方法。在孟晓铮刚刚修练到开光期没几天,朝廷的修探便将她的情况向朝廷的供奉堂做了密报,朝廷对孟家兴趣大增,赐给孟家一道单峰铜驼令,凭借此令不仅可以到官家专营店采购中品晶石,更可以享受七折优惠,当然单峰铜驼令还不是官方可以提供的最好令牌,如果你持有三峰金驼令,不仅官家的低中级晶石任你使用,而且还可以每年获得官府专供的两块高级晶石,不过想得到三峰金驼令,至少需要有元婴期的修为,劥龙国立国几近千年,也不过才有两位修真者得颁此令。

凭借着骆驼令,孟晓铮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便飞跃到融合期中等水平,孟家大大小小的修为也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提高,朝廷更是将孟晓铮赐封为“护国五等将军”。孟家在欣喜之余,又对双峰银驼令起了野心,便纷纷鼓动孟晓铮加快修练速度,孟晓铮自从修练到融合期便有些洋洋自得,同时也发现为朝廷效力的修真者的确不少,要在他们当中获得帝王的赏识没有一点儿真功夫是不行的,一心想超越先祖的孟晓铮在家人的鼓动下,想到了合籍双xiu一招。

合籍双xiu是指男女修真者通过在修炼过程中交流、融合,达到同时提高修为的一种特定修真方式。双xiu时,双方功力应该大抵相当,不可以相差太多,否则功力高者提高有限,如果不是深爱对方,是没有修真者愿意搭上时间和精力做无用功的。孟小姐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一拿定主意,便大笔一挥,写下了城门口的征婚启事,她之所以定下七天七夜的期限是因为修真到心动期便可以长时间不吃不喝,只靠自身功力便可以支撑,如果你有充足的晶石,更可以直接从其中汲取能量,而普通人不吃不喝七天七夜后,等待她的结果只有一个――死亡。

孟沅仁对女儿的征婚启事评价只有两个字:经典。穷困潦倒的秦政身着乞丐的标准职业套装,手里拿着乞讨的标准装备,来到一个饭馆门口,“好心的大叔大爷,可怜可怜我这小乞丐吧,我已经八天八夜没吃饭了,我都快要饿死了。”正和顾客聊着孟家小姐的店老板,恼恨秦政扫了他的雅兴,挥挥手,“滚,臭要饭的。”秦政早已经麻木了,仍旧笑着对掌柜的说:“大爷,你就行行好吧。”老板抬起脚就要踹过来,“且慢!”一个声音打断了掌柜的动作。“小乞丐,既然刘爷开了口,今儿个我就饶了你,还不快滚!”掌柜的吼到。

“慢。小乞丐,你刚才说你有几天没吃饭了?”秦政心里咯噔一下,牛皮吹过头了,妈的,自己只想混口饭吃,难道这也犯了王法了吗?原本打算溜之大吉,无奈发现姓刘的衣着华丽,非富即贵,不是自己这个小乞丐可以惹得起的。“八天。”脸不红心不跳。“好。”姓刘的击掌道。秦政吓了一跳,马上准备拔腿开溜,当听到下面的话时,硬生生的将身子顿住。“陈掌柜,上好酒好菜,好好招待这位小哥。”秦政用左手拨了拨耳朵,你爷爷的,天上掉馅饼啦。姓刘的耐心的等秦政吃饱喝足,才笑眯眯的对秦政说:“小兄弟,在下刘学贵。

见小兄弟一表人才,却落得如此下场,于心不忍,打算给你指条明路。”秦政听了暗暗好笑,就自己这窘困潦倒的落魄的样子,还一表人才,连三岁小孩子也不会相信……刘学贵本以为秦政会马上巴结他,没想到秦政从桌上的牙签盅中抽出一根牙签,慢慢的剔起牙来,只好干笑了两下,接着说:“小兄弟,你可看见城门的告示,孟家小姐征婚,你为何不试试呀!”刘学贵话音刚落,立马有人响应:“要不是孟小姐的条件太苛刻,老子早就去报名了。”说话的是个胖子,满面油光,秦政见这样的有钱人也嫌条件苛刻,自己一个十五六的小叫化子更不可能了,便拱拱手,“多谢刘老弟美餐。

”说完便站起身来。刘学贵急急忙忙拦住秦政,也顾不得秦政叫他老弟了,“小兄弟,孟家小姐的条件也许我们满足不了,但是你可以呀。”“骗小孩子得吧!”“千真万确!”秦政一听来了兴致,又重新坐下,“说来听听。”刘学贵便将孟晓铮的变态条件产生的前因后果细细道来,免不了添油加醋一番。听了一半,秦政便知道了姓刘的为什么认为他可以了,可他那是吹牛骗饭吃的,当不得真,他清楚记得昨天刚刚从一条狗嘴里抢过来一根骨头,如果去应征,姑且不论孟家的人会不会把他赶出来,就算能进去,乖乖七天呀,不挂了才怪。

“想想,如果你成为孟家的女婿,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不说,再也不用处处被人欺负,而且说不定还可以获得孟家真传。”听到这里,秦政暗暗点了点头,“在外边讨饭的日子的确不是人过的。”刘学贵连忙续道:“怎么样?要不要去试一试?我们相信你一定行!”围在旁边的无聊男女一起点头道:“对。你一定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