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柳镇王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柳镇之棺,北国一绝。柳镇的人,多数姓柳,唯有王家是个异数。若说柳镇出产的棺材乃是北国一绝,那王家之棺便是绝中之绝。柳镇上,没有人能弄清楚王家何时落户柳镇。只知道王家老丈王绝做棺的技艺,神鬼莫测。据说,起初大家并不知道王家棺材的奇处。而是一次盗墓者盗了一处十年之久的墓葬,可是开棺时见墓主容颜如生,惊退而走。用了王家棺材的人,尸体居然十年不腐,容颜不变。消息一传开王家之棺享誉北国,被称为仙棺。可王家有个极为怪异的规矩,就是王家每年只做九口棺,多半口也不做。

物以稀为贵,加上仙棺之名,王家之棺千金难求。不过一年九棺的规矩,几十年从未变过。听说曾有人家逼迫王绝做第十口棺材,可不知为什么当天夜里,天威浩荡,风雷滚滚,那逼迫王绝之人全家活生生被天雷劈成焦炭。“强求十棺,必遭天谴!”从此以后再无一人敢逼迫王绝做第十口棺材。而且,王家的棺材再次被神化,有人说用了王家棺材可泽被后世子孙,有人说王家棺材可镇百年灾劫。故此,求一口王家仙棺,更是势比登天了。而王家之棺也未必卖给达官显贵,有时甚至赠给无力下葬的穷苦人。

王绝为人性情平和,做棺又近乎神技,故此颇受镇里人敬重。他膝下无儿,唯有一幼女,名为羽儿,不过十三岁。此外,还有一个学徒阿木,长羽儿两岁,是十二年前王绝在山里雪地里捡来的孩子。赫赫有名的柳镇王家,居然只有三人,也是柳镇奇事。王绝对女儿视如珍宝,但是对阿木却要求苛刻,虽然把做棺的手艺传给阿木,但常常对阿木责打。柳镇人都不明白一向和善的王绝,为何要这样对待阿木。这也成了柳镇人茶余饭后常常讨论的话题。神奇的棺材,神秘的王家。

而王家便在柳镇的最东边,一个较为偏僻的地界。青砖灰瓦,两重院落,便是王家。此时刚过晌午,王家前院散乱着各种做棺的工具及各色木料,木香四散。穿着布衣的阿木正座在一个石凳上,专心致志地刨一块松木板子,刨出的木花纷纷而下。虽然只有十五岁,但阿木样貌俊朗,棱角分明,身子看上去也高大结实。擦了一把汗,抖了一下身上的木屑,终于刨完了这块松板。仔细看了看,阿木比较满意。这样刨木的活儿几乎是阿木每天的必修课。今年的棺材早就满了九口之数!不过阿木的木工则和这棺材数没关,该做的还是照旧做。

“又是一年了,唉,十二年了!”阿木暗叹了一声。上辈人杀人,这辈子做棺。阿木常常想这是不是宿命。阿木的前世是杀手,最后一次的任务失败,穿越重生到了这个世界,而且莫名地丢失了在这个世界前三年的记忆。因为阿木第一次醒来时,感觉自己是个婴儿,处在一片混沌中,耳边有人争吵,但听不清是什么,似乎还有打斗之声,似乎还有七彩的霓虹,飞翔的瑞鸟。不过,一切朦朦胧胧,那种感觉像是梦魇。而当阿木再次醒来时便成了三岁的孩童,只身一人躺在茫茫雪原上,却没有三年里的任何记忆。

王绝在雪地里把他捡回来,从此阿木便成了棺材店的学徒,转眼十二载。“十二年了!”阿木苦笑了一下,又看了看手中的棺材板,可惜自己做的棺材还不够自己杀的人的零头。“哥,喝点水吧!”一个清新悦耳的声音打断了阿木的思绪,一个红衣红裙的少女,端着一个青瓷茶壶俏生生地站在阿木背后。都说王绝是老来得女,可柳镇人却从未见过羽儿的母亲。羽儿天生一副美人胎,虽然才满十三岁,但是已姿色过人,容颜极美,肌肤胜雪,尤其是一对眸子清亮如水,却又幽深无底,似有万千魔力。

阿木接过水壶,直接对着壶嘴,咕咚咕咚地猛喝了几口。“师父呢?”阿木用袖口擦了一下嘴巴。“后院!”羽儿撇着嘴看了一眼后院的方向,然后小声道,“哥,我看爹又拿着那个黑藤条,脸色阴阴的。”“呃!”阿木苦笑了一下,他知道羽儿的意思。十二年来,只要是师父这个样子,阿木怕是免不了被抽上几下。“哥,我也总劝爹不要打你,可是他根本不听!”羽儿有些愤愤。在羽儿的心中阿木就是亲哥哥,羽儿没见过母亲,从小到大除了王绝,阿木是她唯一的亲人。

有时看见爹爹打骂阿木,羽儿还会偷偷地哭。虽然王绝对他视为珍宝,但只有一件事情,王绝从来不依,就是不打阿木。“没关系!”阿木站起身,摸摸羽儿的头笑道,“男人的事,你不懂!挨了打,结实!”羽儿撅了一下小嘴,她真的不懂,为什么爹总打哥哥,但是哥哥从来没有半句怨言。“阿木,来后院!”正此时,王绝的有些苍老的声音传来。“哥!”羽儿下意识地拉了一下阿木的衣角。“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冲羽儿笑了笑,阿木抓起刚才刨过的木板,便向后院去了。

他知道师父是要检查自己的活干得如何了,估计又要挨打了。王家后院居然有大大小小,形态不一的九口棺材,呈环形停放。不过,这些棺材都不是成品,不是少了棺盖,就是棺板不全,还有的没有上漆或没有刻纹。九棺中间,一个驼背的黑衣老者,头发花白,背对着阿木,满是老斑的手上中握着一根三尺长的乌黑发亮的藤条。他便是王绝。看着王绝尤其看着是那藤条,阿木不由咧咧嘴。十二年来,这是阿木印象中最深刻的东西,比那些棺材还要深刻。“师父!”阿木站在王绝身后,毕恭毕敬。

“嗯!”王绝应了一声,回转身子。柳镇人没人知道王绝的年纪,阿木也不知道。王绝双鬓斑白,容颜苍老,眼神也似乎有些黯淡浑浊。王绝,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今日的工做得如何了?”王绝咳了一声道。“刨了这个板子!”说着阿木把手中那块松板递了过去。王绝没有接那个板子,只是扫了一眼,淡淡道:“松木,虽不是上品棺木,但你这块板子做得也算不错,难得也有一丝灵性。”听着王绝的夸奖,阿木却没有丝毫的喜色,反而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师父定有后话。

果然,王绝话锋一转道:“不过,这块松木灵气本在根部,却被你弃而不用,实在可惜!”听了王绝的话,阿木只能心中苦笑。从阿木六岁开始学做棺,无论他选取什么材料的什么部位,王绝都能一眼看穿,从未失误,而且总能一下指出阿木的问题所在。阿木手中的这块松板,确实是用弃了根部的松木所做,原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带有一丝灵气的松木,可没想到居然失了绝大部分的灵性。“阿木知错,愿受责罚!”阿木低头道。来的时候就做好了被打准备,阿木也不多说。

“该打!”王绝用浑浊的眼睛扫了一眼阿木,也不多言,单手举起手中黑藤条。那黑藤条映着日光,闪着黑华。十二年来,几乎每次要打的时候,都是简单对话,然后便是噼啪之声。师徒二人似乎保持着一种莫名的默契,王绝打得利落,阿木总是沉默。“啪——”的一声,黑藤条已重重地落在阿木的背上。可阿木神色不变,那一记藤条像是没有打在他的身上。“啪啪”又是两下,阿木神色依旧如常,嘴角似乎还微微上扬。王绝冷哼了一声,手上加紧。那藤条舞动如风,“啪啪”声不绝于耳,转眼便是几十下。

看不出来,颇显老态的王绝舞动起手中的藤条却是毫不费力,眼见阿木的衣衫尽碎,如蝴蝶乱飞。阿木身如虬龙,古铜色的肌肤映着阳光,泛着淡淡的光泽。七十下藤条,居然没有在阿木身上留下丝毫的伤痕。王绝再打,那黑藤条如龙,也似卷起的黑雾,劈啪声更紧。过了百下,阿木的身上才留下了道道血痕,额角也都是冷汗,不过阿木咬住牙关,一言不发。又是不知多少下,王绝才看了看阿木,见他脸色微白,冷汗淋漓,身体上也微微显出白气,便猛地停手,淡淡道了一句,“略有长进!”阿木苦笑一下:“一百三十八,比上次多了十九下。

”王绝看见阿木神色间有些得意,不由冷哼道:“一百三十八下你要是嫌少,我可以接着打!”阿木一听,忙摇头道:“算了,师父,下次犯错再打!”说着,阿木忙溜出了后院,耳畔还传来了王绝的一声冷哼。“哥,你没事吧?”一直等在前院的羽儿看见阿木背上的血痕,紧咬着嘴唇。王绝打阿木的时候,从不让羽儿在场,不过噼啪的声音,羽儿却听得真切。“没事,习惯了!”阿木见羽儿的眼圈红了,忙安慰道。“哥,我还是给你擦些药水吧!”羽儿憋了憋嘴道。

“不用,三五日后便会好的!”阿木咧了一下嘴,后背火辣辣地疼,但是他知道绝不能上药,否则真就白挨打了。见阿木不肯,羽儿便撅了小嘴,阿木知道羽儿定是这样的表情,也不以为意。又安慰了羽儿几句,阿木便回到自己房中,后背还是火辣辣的疼。不过,阿木心中其实还是欢喜的,作为一个杀手,阿木经历过魔鬼般的训练,不过当年第一次王绝的藤条抽下来的时候。只一下,阿木便昏迷了三天。从此阿木便知道自己这个师父绝不是常人。十二年来,阿木感念师父在雪地里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否则一个三岁的孩子,就算是有杀人的本事,那三岁的身体也绝走不出茫茫的雪原。

十二年来,阿木更知道师父是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淬炼自己的筋骨,虽然王绝什么都没说过,只是找一些无所谓的理由打自己,但是阿木深深懂得师父的良苦有心。虽然不完全明白师父做一切的目的,但是阿木的直觉告诉他,师父定有自己的理由。王绝和阿木保持着男人的默契。换了一件衣裳,阿木感觉后背不再那么火辣。按照往日的情况,不擦药水,七日后这些血痕自会消失,然后阿木就会感觉筋骨更强,如果用了药水,则很久才会痊愈,也无筋骨增强之感。阿木刚整理完衣裳,门外突然传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怕是有几十骑。

然后人仰马嘶之声传来,似乎就停在了王家门口。“啪啪!啪!啪啪!”急促的打门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