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突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齐佑,炼气初期。(00ks.net)”一个巨大的声音在广场上空回旋。近处,场上人群一阵躁动,而有更多的人则是“轰”的笑开了。一个声音在队伍的最前面响起:“哈哈,练了六年竟然还只是炼气初期的修为,齐佑,你真是打破我们齐家的记录了。有记录以来,你的修行速度绝对是最慢的。哈哈,笑死我了,你真是一个废物,我竟然和废物在一起修炼。”更多的声音出现了。“这个小子真的是大伯的儿子吗?大伯是我们御剑门百年一见的天才,半年炼气、一年筑基、三年就能驱物了。

这小子,说不定是大伯在某个地方捡来的呢!”“是啊,大伯的一世英名全毁在这小子手上了。”“谁说不是呢,大伯竟然有这种废物儿子。”“呵呵,要不是族长疼爱他,怕是这种废物早就被赶出齐家了吧!”……场上的人此时笑的声音更大了,不知道是笑齐佑是废物,还是耻笑齐佑六年还只是修炼到了炼气初期。场上叫齐佑的那个少年此时脸燥的通红,傻傻的站在台上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双手却不自觉的抓紧了长袍的一角,手中的指甲狠狠的刺进了肉里。

手心处,不知道为什么竟满是汗。少年身穿一袭紫色长衫,袖口用金线缴出了盘龙金凤,两边的衣旌用丝线绣了些松枝祥云,两个发髻高高梳起,看起来只有八九岁,长相非常清秀。“为什么,为什么你是废物,为什么就算是再努力,你的修为也寸步难进。为什么父亲的天赋那么好,和你亲近的人资质都那么好,而你却是修真界的废物,为什么?难道真如他们所说,你只是捡来的。”齐佑表情虽然依旧平静,内心的波澜却波涛汹涌。台上的中年汉子脸上也显出了怒容,似乎是察觉出“废物”这两个字有侮辱的意思。

不过中年汉子还是没有发作出来,只是对着齐佑说:“你先下去吧!”齐佑恭恭敬敬的作了一个揖,丝毫不想让对面的人看出他的失落。“是的,二叔。”这个中年就是齐佑的二叔——齐列,御剑门的当家人。御剑门是当今修真界赫赫有名的修真家族,和北方极寒之地的慕容家是修真界最有名的修真家族,有难齐北慕之称。御剑门修炼的法诀乃是有名的御剑九诀,威力强大。而家族族长齐天也就是齐佑的爷爷据说已经到了归仙之境,随时都有可能面临天劫,只要度过九次天劫就能飞升成仙了,乃是修真界成名已久的高手。

在整个神州浩土,修炼方式共有千万种。不过,这千万种都逃不过五类。佛、道、儒、巫、魔。儒道在千年前神魔大战之后就消失了,以后也再没有见过儒道弟子,而巫术也只是在南方边陲野蛮之地盛行。所以中原内陆,其实修炼者不外乎三种,佛、道、魔。御剑门的御剑九诀就是道家正统剑诀。齐佑从台上退了下来,在最后面的角落里站了下来。孤单的身影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身边的一个男子走了过来,拍着齐佑的肩膀:“小佑,别在乎他们去说……”齐佑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哥哥,眼睛的泪水悄悄的滑落。

“哥哥,你说为什么我的修为就是毫无进展呢?”齐浩摇了摇头,喃喃的说道:“我答应过爷爷,不能说,但是以后……相信我,你绝对不是废物。”齐佑看着这个和自己长的非常像,只是年纪大点,脸上显得成熟一点的哥哥。不知道为什么,哥哥总是不愿意把事情告诉自己,难道自己真的如他们所说是废物吗?废物,呵呵……废物……齐列盯着台下一群人,朗声道:“凝霜。”台下一群女弟子中有一个冰冷的声音应道:“在。”女弟子大约十六岁,身穿一袭白色长衫,衣襟在清风的吹拂下飘飘扬扬,乌黑的头发随风飞舞。

女子走上台,静静树立,神情自若,似乎并不把这次检验修为放在心上。女子淡淡嫩白的脸上,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坚毅。片刻,在女子释放了真元后,齐列已经看出了女子的修为。“凝霜,化虚初期。”齐列的声音不大不小,却正好让所以的人都听到了。女子冷若冰霜的脸上竟然难得的出现了一抹喜色,只是稍纵即逝,没人看到罢了。女子的内心其实早就惊喜万分。多少次苦练,汗水和泪水参半,现在终于有了成果,怎么会不高兴!他是天才,而我现在的修为应该也能配的上他了吧!或许,他也为我高兴吧!少女痴痴的想。

而在台下,齐佑看着哥哥,突然说道:“凝霜姐姐好厉害啊!哥哥!”齐浩疼爱的看着这个弟弟。“你凝霜师姐的资质并不算最好,只是因为一直刻苦修炼才有了如今的成果。小佑,你记住,一个人就算资质再好,如果道心不坚定、不能承受修仙之苦,就算资质再高,这也是没有用的。”齐佑微微闭了眼,似乎有所领悟。“所以,不管资质好或不好,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坚持不懈,决不放弃。”齐佑睁开了眼睛,痴痴的说道:“就像凝霜师姐。”“对,就像凝霜……”台上,齐列因为齐佑紧皱起的眉头,这一刻也终于舒展开了。

“凝霜,作为外姓弟子,你是唯一一个有资格站在这里的,而你的成长出乎我的意料,希望你接下来继续努力。修仙漫漫,只要道心坚定,总有一天我们能做到白日飞升、羽化成仙的。”凝霜颔首,恭恭敬敬的说道:“谢谢师伯教导,凝霜受教了。”说完,凝霜告辞,退了下来。齐列的声音又再台上响了起来:“下一个,齐浩。”齐浩亲昵的拍了拍齐佑的后脑,从队伍最末列走出,穿过熙攘的人群,踏上了台。齐列看着这个差不多和自己一样高的侄子,眼中不自觉的露出了柔情。

“浩儿,你把真元放出来吧!让二叔看看你最近的修为增长如何。”说起来,齐佑和齐浩两兄弟长的都很像他们的父亲,这也是齐列对齐浩显露了柔情的缘故。否则,已齐列多年管理御剑门身处高位,以及多年培养起来的处事方法,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显露出自己的感情。而至于齐列对齐佑并不怎么待见,其实说到底还是齐佑的修为速度太慢,说是废物一点也不为过。而在修真界,一直奉行的原则就是强者为尊,弱者永远都不会受人尊敬。就算齐列多么不想承认,但在心里齐列确实并不喜欢齐佑这个侄子。

亲情如斯,世人当然更是如斯。……齐浩听从齐列的吩咐,整个人往后退了几步。手中瞬间捏了一个法诀。从齐浩身上,慢慢的升腾起白色的ru状真元。齐列点了点头,笑道:“好了,收回法诀吧!”接着齐列运上真元,朗上道:“齐浩,化虚中级修为。”齐列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豪不掩饰自己的喜悦心情。人群又是“轰”的一声一轮开了。“哇,18岁的化虚中级修为,齐浩的资质丝毫不比大伯差。”“是啊,齐浩的修为绝对是我们这些二代弟子里最高的,家族接下来肯定要重点培养,将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或许齐浩还能像族长一样到达那传说中的归仙之境呢。

”“呵呵,也不知道那个齐佑究竟是怎么会事。父亲和哥哥都有如此资质,就那小子是个废物。”……修仙之道,历来注重资质。是因为修仙本为同天斗,同己斗。这不是靠努力就行的,没有绝好的天赋,在关键时刻根本就悟不出道,乃至于走了邪途,入了迷路。而最重要的,修仙者必定要经历万千困难,如果没有好的天赋,需要经历的困难更多。听着人群中传来的声音,齐浩不免嗤鼻,“爷爷说过,小佑的天赋就算是我也比不上。要是让你们这群无知的小子知道小佑有多么高的天赋,看你们还敢说他是废物。

”齐佑听到齐浩的修为,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也有了一点神采。“不管怎么说,我的哥哥是化虚高手。炼气、筑基、驱物、化虚、不灭、归仙。修真六个阶段,我的哥哥已经练到第四个阶段了,你们这些嘲笑我的人又有谁是化虚高手呢?”齐佑的脸上笑容在这一刻绚烂,为了自己的父亲,也为了自己的哥哥。齐列走上前,脸上的笑容就像一朵盛开的桃花,道:“浩儿,你的修炼速度另人震惊,要知道你父亲在你这么大的时候也还这是化虚初期。

好好努力,你就能超越你父亲了,等到你修炼到归仙之境,就可以去帮你的父亲报仇,到时候,我和你爷爷绝对不会再拦着你了。”齐浩点了点头,眼睛却飘向了齐佑。角落里,空空如也。齐浩赶忙一作揖,“二叔,我找小佑有事,先告辞了。”齐列看着齐浩远去的背影,嗔怒道:“这小子。”脸上却不自觉的出现了笑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