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昌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辑在凡间第一集昌凡所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三百年前吴越大帝文韬武略,仅率十万铁骑便横扫炎黄大陆,建立了强大的吴国,自号吴一世,大陆经历了数百年的和平。然,三百年后其子孙日益腐朽,朝纲日下,百姓苦不堪言。官逼民反,终于太康23年帝国北方爆发了大规模农民起义,义军一路势如破竹,直攻都城平京。同年,吴帝驾崩,年仅8岁的吴羲继位,字号少康帝。少康2年,乘吴帝年幼,五大诸侯中的威武侯李异、嘉义侯乐行、镇北侯秦振结盟,以清君侧为名起从东,东北,南三面起兵反叛,五大诸侯本是当年吴越大帝麾下五虎将,建国后被封为一方诸侯,世代袭位。

在吴国南面一片崇山峻岭,山上树木丛生,这里没有土地,百姓只能靠打猎为生。已是深冬,寒风冽冽,一个身穿单薄破衣的小男孩似乎并未感觉到冷,他背着一只成年狼从深山走出,这是他今天的猎物,父母早逝,在环境的逼迫下,他俨然已具备一个猎人应有的素质坚韧,勇敢,冷静,有恒心。打猎技术丝毫不下于成年人。突然大地震动,前方烟尘仆仆,男孩知道这是军方的冬猎,他抬头看向远方,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不一会骑兵便来到他身旁,而小男孩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数量相当于一个中队的骑兵,每个人在马上都稳如磐石,目光深邃而冷酷,一米五的马刀似乎闪着血红色的光芒,男孩知道这是忠勇侯项辛和他的亲卫兵。“嘶……”勒马,骏马长嘶!“大胆,敢当军爷的路,不想活了!”跑在较前面的一满脸胡腮的壮汉以鞭指男孩,大声训斥道。男孩迎上来人目光,丝毫不畏惧。壮汉大怒,抽出马刀架在男孩脖子上,动作如行云流水,速度之快,让人几乎看不见,显然是个高手。男孩,瘦弱的身躯晃了晃,却依然站在那里。“好胆魄!你一定有事情吧?”一个五十岁左右首领样子的人赞叹的看着他,说道。

男孩马上跪下道:”久闻忠勇侯项辛项侯爷四处寻找人才欲训练飞虎军,小人亦早想出去干一番事业,得知侯爷会经此地冬猎,特在此等候,请求侯爷收下小人,愿誓死追随将军!”“哦~~~那只狼是你杀的吗?”此人正是忠勇侯项辛,此时他正饶有兴趣地问道。“是的,侯爷。”“呵!能告诉我你怎么做到的嘛,小兄弟?”项辛惊讶的问。男孩脸露喜色,看来项辛对自己很感兴趣。“没什么,只是挖了一个洞,在洞里插了些竹签,然后用自己充当诱饵,最后啃着冷干粮等上两天。

”男孩很冷静的回答。“哈哈哈哈!好好好,小兄弟,我收下你了”项辛连说三个好。“谢侯爷。”男孩马上拜谢。“好!你叫什么名字?”项辛心情显然不错“昌凡。”“昌凡。。。恩。。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招募士兵的地方报名,而在这里,岂不知一不小心就要被我们错杀的。”项辛饶有兴致地又问道。“只是不知道侯爷什么时候才能从万千士兵中注意我。”男孩没有直接回答,微笑着说道。项辛满脸惊讶,的确,直接去应召从军,虽然可以,却也只能是一名马前卒,何时才能得到将帅的器重?一个小孩能考虑如此周全,确实不简单。

“好,有门道。”项辛开始看好昌凡了。“你,和小兄弟同乘一匹马,笔记官,记下新兵昌凡捕杀狼一只。”项辛又下命令道。“是!”一名高瘦男子骑马走到昌凡旁,伸手拉昌凡上马。这是昌凡第一次骑马,虽然他比同龄人更显得成熟,但小孩子的好奇心依然很强烈。“哎呦!”昌凡不小心从马上摔了下来,引得一阵哄笑。“你下马,我来教教昌凡兄弟怎么骑马。”项辛笑着说。在一个骑马高手的教导下,约半个时辰后,昌凡总算能自己骑马小跑了。刚才马的主人和昌凡同乘一匹马。

众人像森林里前进,这里地形比较平坦,树木稀松,经常有豺狼虎豹出没,确实适合骑马狩猎。“小兄弟,你真幸运,看得出侯爷很喜欢你啊,以后若显贵了可千万拉兄弟一把啊,在下李全,呵呵”那马的原主人笑着对昌凡说道。此人中等身材,四方脸,一副油嘴滑舌样。“呵呵,以后还需要大哥多多照顾”顺利投入大将麾下,昌凡也很高兴。一路上昌凡便和李全很随意的聊着,不知不觉间众人已经到了狩猎地点。“如今乃非常时期,军务繁忙,众将听令:包围周围二十里之地将野物赶至两里狩猎,两个时辰之后便回”项辛又下命令道“是!侯爷。

”众人分两队向两方向奔去,井然有序,显然是训练有素。“咦,昌凡,你的武器呢?”看到昌凡手上什么也没有,项辛微笑着问道。“我。。我还没有真正的武器。”昌凡脸色微红的回答道。项辛摘下自己的弓”昌凡,这把弓赏给你,好好表现啊!”“谢侯爷”昌凡大喜,这算是他的第一件武器了。这下可羡慕死周围的士兵了。狩猎井然有序的进行着,众人的收获颇丰,最强的是刚才喝斥昌凡的大汉,他已经猎杀了两只狼和一只黑熊,此时显得意气风发,而昌凡也捉到了一只野兔,却不是用箭,因为他不会。

狩猎渐近尾声,一只成年狼被赶至走投无路,所谓狗急跳墙,转身攻击昌凡的马,马被突其如来的变故惊吓跳起,可怜昌凡刚会骑马,便被甩下,那狼毫不停留,向昌凡扑去,这一切发生都是瞬间的事,众人抢救不及。昌凡也很郁闷,这狼明显欺负他小,但他反映不可谓不快,摔倒地后马上翻身拿出弓,此时狼以扑至眼前,拿箭已来不及,昌凡使出浑身力气将弓砸向狼头。“啪!”弓竞被打断,但狼也扑空,立即再扑向昌凡。“嗖!”一只箭将狼头射穿,狼死,正是项辛。

“大胆,竞奖侯爷赐给你的弓打断了,还不跪下!”满脸胡腮的壮汉又喝斥道。“这位大叔要我如何?用箭射狼?先不说我曾未用过弓,但是将箭拿出,恐怕狼以扑到我了;也或是要我和狼肉搏,狼可瞬间杀死我,‘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若死了,要弓又有何用?”昌凡毫不畏惧。“哈哈哈,‘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说得好,你读过书?”项辛大笑,问道。“父亲要我出人头地,家虽穷也让我读书,读过两年。”“你父母现在在哪?”项辛又问。“母亲生我时难产,去世了,两年前我和父亲在山上打猎,父亲也被一只猛虎杀死了,我此生当不负父母期望,出人头地!”昌凡伤感却坚定地说。

“噢,你放心,以后你就在我身边,我绝不会亏待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