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天净沙 第一百零三章 仙路何处(大结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可失,张翼轸右手竖立胸前,顺势一转,一道若有风直朝魔帝袭去。魔帝蓦然睁开双眼,冷哼一声:“来得好快,比本帝想象中聪明不少,好小子!”起身正要躲开张翼轸一击,不料尚未起身,忽觉炎热难耐,空中白光大盛,突现双日,双日齐出,迸发万丈真阳之火向他扑来。魔帝大吃一惊,尚未来及想通为何会天现两日,却被张翼轸的清风拂中。清风柔弱无力,却顿时令他全身绵软,再也提不起丝毫力气,神通全失,修为全无,不由骇然大叫:“元始之风……张翼轸,你真的修成了玄仙之境?”张翼轸点头承认:“正好可将你一举拿下,以正乾坤!”魔帝哈哈一笑:“本帝身为魔帝,乃是不死之身,你将我拿下又能如何,不过是白废心机罢了。

再者说来,本帝身为你的亲生父亲,你当真要不顾父子之伦,要亲手弑父不成?”张翼轸微叹一声:“为天道请命,有天下苍生立太平,为母亲求公正,即便我背负杀父之名,张子名,若你不被镇守,天理难容!”随后不慌不忙自脖间取下一物,正是母亲所赠的镜界。执镜在手,张翼轸心有所悟,微微一笑说道:“今日我才豁然开朗,为何会有此物随身?镜界乃是无上法宝,正好得无始之风相助,可以将天地之间任何一人收入其中,永世镇压,令其再无出头之日!若非玄仙以上境界,绝无开启镜界之能。

”魔帝一见镜界,再听张翼所言,顿时脸色大变,再无先前的傲慢之意,恳求说道:“翼,看在你我父子情份之上,且饶本帝一次,日后定有报答……”张翼摇头黯然说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张子名,万善由心,万恶也由心,你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收!”张翼和回到玉皇顶上四海阁内,众人都对尧娃怜爱不已,戴~儿更是用手捏住尧娃的脸蛋,逗弄尧娃,让尧娃好生无奈,又不好拂众人面子,只好假装不动。张翼并未向大家说明尧娃来历,不过应龙和烛龙还是一眼看出尧娃地三足乌本体。

对应龙也是另眼相看,不过二人只是微一点头,并未多说,彼此心知肚明。相比之下,尧娃最喜欢和画儿、倾景一起玩耍,三人常在一起玩得不亦乐乎,沉醉不知岁月流逝。张翼轸将魔帝被收之事一说,众人都放下心来。正好成华瑞自鬼仙洞天返回,说是并未找到红枕下落,怕是当时已然魂飞魄散。张翼听了不免黯然神伤,久久不能释怀。)不过成华瑞却带来了吴沛地消息,原来吴沛神识当初被张翼轸打入鬼仙洞天之后,因为张翼轸所下禁制之故,无法修练鬼仙之道,想要轮回转世之时,却被柳仙娘发觉。

吴沛不知何故一见柳仙娘之面就心生恐慌,当即主动说出真相,令柳仙娘大为心伤的同时又一怒之下对吴沛施展锁魂术,让他既无法修练鬼仙也不能轮回转世,永世只能做一名没有法力任人欺负的小鬼!得知吴沛落得此等下场,张翼轸稍感欣慰。成华瑞对红枕佳人消散也是感慨万千,难以心安。此后无事,张翼轸暂时压上飞升天庭乃至三十三天与灵空、九天玄女会面的心思,只顾安心闲居四海阁。张翼陪同戴婵儿和倾颖漫步,与应龙、烛龙来往四海之间,又和商鹤羽、青丘商议世间道门局势,也抽空与尧娃、画儿和倾景一起玩闹一番,不觉时光匆匆,不知岁月变迁,恍惚之间,又过了数月有余。

此时四海龙王已然回归四海,金王戴风也回到无天山。玄冥因与四海龙王交好之故,也不再回天涯海角独自一个居住玄冥天内,而是四海为家,成为四海龙王地座上宾,偶而也会在四海阁小住。毕方尤其喜欢无天山,一直在无天山的强木林中避世不出。玉成将张翼爹娘接来之后也长居四海阁,不过不久爹娘不习惯四海阁的喧嚣,又回到了太平村。蓝魅因与西海太子倾巍定亲之故,率领一众魅妖镇守西海之西。世间所有化形而出地木石化形全部在玉成的带领之下,住在四海阁日夜修行,期望有朝一日证得大道。

三大道观的掌门全部辞去掌门之职,甘愿在四海阁修行。成华瑞虽然最终还是领了清虚宫掌门一职,不过也时常逗留在四海阁之中,与众人交流神仙之术鬼仙之道,乐不思蜀。忽一日,张翼心有感应,得知灵空在天庭之上、九天玄女在玄境之上,同时唤他前往,说是有事相商。张翼轸微一沉思,已然猜到所为何事,当下也不耽误,辞别众人飞身升空。张翼轸走后不久,四海阁突然来了三位不速之客。三人如同世间寻常老人,并无一丝奇特之处,声称是张翼轸故交,特来寻他话旧。

商鹤羽、青丘不识来人真面目,不过也是不敢怠慢。应龙和烛龙感觉有异,不过却说不出来究竟哪里不对,心中虑不解,围绕三人打量半晌,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和倾景、画儿出去游玩未归,三人便在四海阁安心住下,每日与一众地仙谈论长生之道,倒也自得其乐,直让商鹤羽、青丘暗中惊讶,更让应龙和烛龙百思不得其解。)过了一月有余,三人忽然提出要到世间四处游玩一番,还特意问询应龙、烛龙中土世间有何处古怪莫名,应龙不解其意,不过也是如实相告,三人谢过应龙好心,也不多说,辞别而去。

三人前脚刚走,无巧不巧,张翼轸便自天庭回转。张翼与众人说起天庭之事,潘恒与灵空会面,正式确认潘恒升任魔帝一职,从此臣服玉帝,在他任魔帝期间,绝不会引发仙魔大战,同时希望张翼轸在世间依天道而行,莫要扼杀魔门中人。灵空就任玉帝之后,励精图治,将天庭治理得井井有条,一切已然走向正规,再无隐患。同进灵空也叮嘱张翼轸上与玄女玄仙共谋天地大局,下与飞仙地仙共创凡间盛世。张翼轸欣然应应龙听完,忽然问道:“可是见到玄女?玄女有何指教?另外玄仙是否便是当初以道法立天地之人?”张翼悄然一笑,答道:“确实见到了玄女,不过自始至终玄女未发一言。

至于玄仙其人,其实也不必非要清楚此人的来龙去脉,或许天地之大,玄仙化身万千,正是我等身边任意一人。”如此回答自然不能让应龙满意,不过张翼轸却不再作答,直让应龙颇感无奈,只好说道:“月前有三位老人前来寻你,说是你的故友,偏偏在你回来之前告别而去……等等,难道此三人便是玄仙不成?我总觉三人有些古怪之处,却又说不清道不明。”张翼轸听了微微一怔,随后说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看来,玄女一言不发便是大道无言之意……应龙,好歹你也是万兽之祖,切切不可着想。

玄仙玄女既然不现身天地之间,正是大象无形之象。管他那么多作甚,应龙,天庭之上或是世间之地,任你去留,如此还不称心如意不成?”应龙哈哈一笑,摆摆手,冲烛龙说道:“我二人到九天之上逍遥一番,如何?”此后,应龙、烛龙时而在天庭遨游,时而在四海阁闲居,好不快活自在。张翼时常与戴~儿、倾颖一起,长居咫尺天涯之内。自然少不了画儿作伴,还有也懒着不走,不肯回到未名天。倒也正好以地真阳之火之威照耀咫尺天涯之内地山水万物,令其内迸发勃勃生机,再加上张翼的无上妙法和神通,时日一久,竟将咫尺天涯经营得不比天庭差上分毫,远胜无数仙家福地。

SOS倾景除了精进修行之外,也不时缠着张翼轸,好让他传授一些快速成就飞仙之法。张翼轸总是捱不过倾景的纠缠,将控水之术悉数相传。倾景倒也不负厚望,修行神速,数年之间已是体质大变,只差一步便可突破神人体质,晋身飞仙之境。之秋也不飞升天庭,在四海阁中闭关不出,只有张翼轸前来之时才会现身相见,其余之时只是自行修练,从不多发一言。张翼轸看在眼中,心中颇多无奈,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假装不见。时光如风,飘然不知所踪,转眼间十年已过。

此时中土道门大兴,天下修道之士如过江之鲫,一时倒也人才辈出,道门空前兴旺。先前圈养地仙地五洲自有灵动、真明、真平等人率众前往居住,一时成为真正地仙家福地。与此同时,魔门经过十年的休养生息,也渐渐恢复元气,形成数大门派并立之势,其中有一家门派自称赤华门,门主为一名女子,行事决绝,颇有大将之风,隐隐为魔门之首。此女名凝婉华。三年之后。忽一日,灵空自天而降,不请自来,前来作客四海阁。张翼轸正好自咫尺天涯之中携戴婵儿、倾颖现身四海阁,师徒相见甚欢。

些旧事,寒喧已过,灵空嘿嘿一笑问道:“倒是忘了恭喜翼轸喜得千金,可是取了名字?”张翼轸点头一笑:“刚过满月,尚未命名,怎么,师傅有意卖弄一二?”灵空眼睛一瞪:“敢说玉帝取名是卖弄,胆子不小?该打!……来,让师祖抱抱!”戴婵儿急忙向前,将怀中女儿递给灵空。灵空慈祥地凝视半晌,赞道:“此女骨骼清奇,眉清目秀,再有面色红润,体内隐有一股火性气息,不如名为思清,翼轸,你意下如何?”思清?张翼轸心中蓦然一动。张翼轸自无异议,戴婵儿和倾颖微一商议,也是点头认可。

灵空当即哈哈一笑:“如此甚好,翼轸,正好我得些空闲,随你前往太平村一游!”张翼轸一行数人,安步当车,来到太平村。山色依旧,青翠喜人,更显青山妩媚之景。太平河日奔流不息,浑然不知岁月变迁,更不曾见当年的青衫少年如今面容不改,淡然而立,身在尘世却已不再是尘世中人。张仁夫妇得道家养生法术之助,平常修习一些吐纳之法,较之常人倒是身体健康许多。二人见张翼全家来到,另有客人随行,自然喜出望外,招呼众人入坐。爹娘现今诸事无忧,身边有入世修行地木石化形服侍,画儿和倾景也常来看望二老,也是安享晚年。

如今又见张翼轸喜得千金,更是大喜过望。灵空变作寻常道士模样,依然以三元宫道士身份出现,二老自然不会想到,眼前之人竟然是家家户户祭拜的玉皇大帝!灵空与二老拉些家常,说了半晌,张仁忽然发问:“灵空道长,不知你俗家是何姓?我怎么总觉得与你格外投缘?”灵空嘻哈一笑:“说来翼与我相识多年,也从未想到这个问题。实不相瞒,灵空我俗家也是姓张!”张翼一愣:“当真?”灵空得意笑道:“怎会有假?如假包换,千真万确!”见张翼轸犹自惑不已,灵空又道:“同样姓张,与张子名却是全无关系,与你张翼轸么,或许有,或许没有!”见灵空又故弄玄虚,张翼轸也懒得再问是灵空姓张还是玉皇大帝姓张,索性不再理他。

转身见戴~儿和倾颖与娘亲在一旁说个不停,昔日的无喜公主与东海公主,竟然也如寻常小女子一般,也令他一时感慨不已,心中暖意融融。正在仔细端详思清的娘亲忽然“咦”了一声,连叫“怪事”,惹得张仁急忙凑上前去,忙问:“出了何事?”娘亲却不说话,将怀中思清推到张仁面前,奇道:“看看这女娃像谁?”张仁静心一看,忽然惊叫出声:“稀奇……思清和红枕小时一模一样!”正是:天上人间无数,春风玉露不度。何人问道征途?人间仙路,此生安之若素。

《天净沙》《人间仙路》全书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