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炎黄历457年,云起国国君段顺帝主政二十年正,国泰民安。 小说城,点,阅读原文小说城,点,阅读原文十月中旬的国祭,人们自发庆祝国君登基二十年满,举国一片欢腾。十五之夜,云起国都张灯结彩,喜庆之气充溢满城。城中赏灯的人潮中,嬉闹的孩童东追西逐,笑骂打闹。大人们也不会在这样的日子里对小孩子们太过约束。在这样欢乐的日子里,即使使路边的乞丐都能得到比平日多上数倍的赏钱。但凡事都有例外,这欢笑不断的都城里就有一少年笼罩在愁云惨雾之中。

“阿生!快点再来几壶热水,新客在催了!”“阿生!茶叶!快盛二两‘溢云香’来!”“阿生……”被唤作阿生的少年粗眉大眼,但是脸庞线条却是柔和。 黑色长发作个双角髻盘在头上,看起来很是秀气可爱。但整天之中已经被母亲呼唤了不知多少次后,他早就头大如斗,神色沮丧。由于今天是国祭的关系,大量的客人涌入这小茶馆中。自大早被母亲拉着耳朵从床上拖起后一直忙活到现在,堂里堂外不知道穿梭了多少次,单是给客人加热水送茶叶就忙的够呛,更不说还要负责照顾后堂烧着热水的炉子,以免一个不小心走水就麻烦大了。

自阿生父亲过世后,阿生和母亲靠支撑着这间小茶馆度日。小茶馆的茶叶品质向来都还不错,国都里又经常有行路疲劳的客人进来停脚歇息,所以阿生母子两的生活都不算拮据。 至于苦命的阿生除了担当“全能伙计”的职务外,还得不时去茶农那里进茶叶回来,充当进者的角色。“妈…好歹请个伙计吧。再这样下去,搞不好你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哦!”“阿生…你不努力干活却要我请个伙计。要是因为开支过大而导致生计维持不下去,结果可能就是白发人黑发人一起上路…”“……”这样的对话已经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所以看着茶馆外热闹的人流,阿生只有郁闷的回忆自己十四年的悲惨人生,手脚却一刻不得停下。

正忙碌中,小茶馆门口一阵骚动,不知谁吆喝了一句:“王铁嘴来拉!大家赶快挪个地出来!快!”呼啦一下,小茶馆里的茶客自觉挪动了一阵桌椅,把茶馆前堂最里面的位置清了一小块空地出来,还摆上以台小桌以把椅子,然后齐刷刷的望着门口的方向。 在大家企盼的眼光中,门口走进一年约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身着云起国的传统服饰,花斑外襟配着蓝色长袍宽带,头发在顶上盘个边分髻,不大的眼中自有一分神采。这个王铁嘴是中康城里乃至全国都数一数二的说书先生,一张嘴谈古论今悉数奇人异事纵言鬼怪神仙,几有颠黑倒白之能。

久而久之,大家都不以其本名称呼,皆称其“王铁嘴”。中康一国之都,不少大的酒楼茶馆都请王铁嘴常驻以吸引客人,但王铁嘴从来都无意在哪家长留,完全是随兴之所致便留下说上一段书。 所以即使是阿生家这样的小茶馆,王铁嘴也不算稀客。至于后面早就跟定了王铁嘴的一干行人,看见王铁嘴选定了茶馆,马上就乐不可支的涌进来抢占好位,生怕慢了一步就得被挤去门口踩板凳来听了三步并作两步,王铁嘴径直来到众人为他摆好的位置前,阿生在母亲的示意下,乖觉的为王铁嘴上了一壶野茶叶冲泡的浓茶后便退了下来。

茶客们入座停当后,便不住嘴的催促王铁嘴来上几段精彩的故事。王铁嘴轻嘎一口茶后,环视一遍。见到王铁嘴如此神态,茶客们立时鸦雀无声,人人都将耳朵竖起等待着。 “今天所说的,便是这炎黄大陆上,那些高来高去的修道炼仙的奇人逸事••••••”听得王铁嘴要说真人神仙的故事,坐下茶客们心里不由暗暗欢呼不虚此行。因为对凡人而言,那些上天入地的真人神仙是一种传说般的存在,所以关于这些奇人的故事,往往最是令人入胜,让大家沉醉不已。

阿生就混在茶客中间,仔细听王铁嘴所说的故事。过着“全能伙计”生活的阿生,自然也对那些无拘无束的真人神仙的生活十分神往。那些天涯海角无所不至的奇人们,上天入地、斩奸除恶,那是何等的逍遥快活。 座上王铁嘴滔滔不绝的故事一段一段的出来。而下面的阿生听着听着,仿佛自己已经学得了神仙的本事,作出一件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出来。“啪”一个暴栗把阿生从神仙界打回人间。“你个家伙,混在客人中间作什么!后堂的水差点就烧干了,是不是后堂都烧起来你才去看啊!?”老妈不断教训着把阿生赶回了后堂,闷闷不乐的阿生嘴里一边小声抱怨,一边摸着头上的包回到后堂忙自己的活计去。

因为有王铁嘴在,阿生家的茶馆硬是喧闹了一夜。而此后数天,生意也很是兴旺,却可怜了阿生忙的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忙碌的国祭过去了,大量的客人光顾后导致两个后果:一,阿生母亲盘点收入的时候笑到不行;二,茶叶大量消耗,尤其是小茶馆最受欢迎的野茶叶几乎没有存货了。 阿生不得不去跑一趟茶农那里去进货。中康的城郊就有茶农,只要半天的路程就可以到。虽然城里的市场也可以买到茶叶,但是经营茶馆的老手都知道,直接从茶农处进货不但可以便宜不少,还可以进到一些比较上品的茶叶回来。

一大早,阿生匆忙往嘴里塞了些早点就在城里找了一辆出城的顺路马车。坐在马车上轻松的来到城郊后,就直奔相熟的茶农家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