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特别版番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p`*wxc`p``p`*wxc`p`变态的文科男。颜淡看着边上始终空着的座位,感叹世道不公。总会有这么几个校领导思维奇葩,玩什么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文理搭配作弊不成。她考物理隔壁考历史,就是想抄,也没处可抄。考试铃声终于打响,她开始整理考试用的东西,磨磨蹭蹭不愿把物理书放到讲台上去。再多看几个公式例题也好,她想。抬眼一看,所有人都几乎要把脸黏在课本上,再往四周瞟了一圈,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走进教室,不紧不慢在前面的座位表上查自己的座位。

颜淡又瞟了一眼旁边空着的位置,座位右上角贴着的只有学号座位号,没有名字。她看完桌角又看上面,那个查座位号的男生转过身来,沿着长长的过道往下走,没由来的,她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长得这么好看读文科,整天在一堆女同学中生存,一定是变态。那人目不斜视,一直走到她边上的空位,然后坐下。芷昔时常说她是神逻辑。颜淡可以毫不谦虚地说,她的逻辑思维十分正常,也许还略超正常人水准,只是比较喜欢联想。要知道,但凡天才总是跳脱的。

正式考试的铃声打响,老师开始发考卷。颜淡拿到第一页,翻了一下,远远超过平时考试的难度,会有点吃力,接着第二页的主观题也拿到手,先看最后一道大题,15分,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她不是学霸的料,最后的大题一般答个步骤拿到一半以上分数就好,可是,这题她连第一问都不知从哪里入手。颜淡沮丧地叹了口气,老老实实从第一页开始写。旁边的男生下笔如飞,更衬托得她思考时间太长,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挂掉这科。终于,旁边的写字声停止,颜淡写完第一页的单选和多选,拔得头发都掉了好多根。

她真担心自己少年秃头。那个男生把考卷又翻了一遍,叠好,趴下睡觉。颜淡从担心自己秃头到想喷对方一脸的血。幸好监考老师很快走过来,敲敲桌子:“谁让你睡觉,卷子都做完了吗?”男生没说话,监考老师就继续:“你这是什么态度?谁让你睡觉了?不想考试就出去,以后到了社会上没人会看你长得帅而对你好一点……”颜淡被打断思路,只好停下来,托腮想:长得帅当然值钱了,起码当牛郎也会被富婆花钱包场。大约是她热切的注视让对方实在无法忽略,终于微微偏过头看了她一眼。

男生知错能改,态度很好,很快就打开考卷不知道在写什么。颜淡也重新开始攻克大题,呕心沥血坚持到最后的大题时,她发觉草稿纸不够了。明明记得发了三张,她手上才两张,怎么看数量都对不上。然后,她看见边上的男生目不斜视地把一张草稿纸推了过来。颜淡拿起那张纸,上面的字迹很整洁,清晰地写着最后一题的解题步骤。颜淡的手在颤抖,她只有两个想法:第一,这个世界太可怕了,连文科生的物理都要比她学得好了;第二,这位同学一定姓雷名锋!芷昔说:“你走狗屎运了。

”颜淡说:“不不不,你不能因为没有这种幸运砸到头上便把它称呼为狗屎。”芷昔鄙夷说:“我才不需要这种幸运。”颜淡说:“那只是你没有被砸到过。”话音刚落,她就真的被砸中了。背景的操场上人声鼎沸,一枚幸运的足球从场地的另一头抛物线状砸中她的后背,然后顺着往上砸中她的后脑勺,且弹跳了一下,落在她面前。一个宽肩膀长腿的男生挥舞着手臂,边跑边喊:“都喊你躲开了,你怎么不躲?!”颜淡捂着后脑勺悲愤地喊回去:“有你这样恶人先告状的吗!”“抱歉,”有人跑到她面前,白衬衫,千人撞衫的校服长裤,“球是我踢过来的,所以——”颜淡抬头看去,长睫毛黑眼珠高鼻梁都是萌点,而且看上去还很面善。

那人继续说:“所以,砸中你的人是我。对不起。”颜淡暂时失去了对外界有所反应的能力。因为她觉得这位跟之前所说的雷锋同学很相似。不,也不能说是相似,其实彼人就是此人,他俩是一个人。男生想抬手帮她把校服后面的球印给掸掉,想了一下,又收回手。颜淡还在思考。男生对她说:“请等我一分钟。”他转身跑到球门附近,拿来校服外套,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把外套递给她:“你的衣服弄脏了,只好先遮一下。”然后解锁了手机屏幕,问:“你的号码多少?我下次把衣服赔给你。

”颜淡终于反应过来,衣服弄脏了,只要洗一洗就是了,何必要赔一件新的。土豪的思维总是让人无法理解。她还没说话,刚才那个冲她嚷嚷的男生也跑了过来:“余墨,你好像把人砸傻了。”你才傻呢,你全家都是傻的,文科男果然都是变态。颜淡气哼哼地说:“不用了,你赔我医药费营养费智商损失费,万一我真的傻了,你就等着每个月都给我汇生活费吧。”余墨点点头:“好。你的号码?”“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散会。”玄襄拿着手里那叠班会记录,在桌面上轻轻一敲,“不过,三年级数理班的记录……”余墨低头整理东西。

这种班长会议其实完全没有意义,班会记录也同样毫无意义,写的人敷衍了事,看的人也是敷衍了事,除非故意找茬。果然,他听见玄襄继续说:“三年级数理班不合格,拿回去重写……容玉?”容玉是三年级学霸型人物,常年在数理实验班里霸占榜首。何况她长得不错,拿到的情书快比她做的考卷还多。余墨站起身,走到会议室外等着。不到一分钟,容玉便当先走了出来。余墨踏前一步:“……师姐。”叫的很勉强,居然还皱着眉。容玉看看他,客气地问:“有事?”“我想占用你一点时间。

”他说,“我知道下午的自习,你已经有安排,我可以出钱。”容玉每周都不会上今天下午的自习,她要给隔壁的艺考生勤工俭学当模特。这件事还是不少人都知道的。据说当人体模特很辛苦,三四个小时都要保持一样的姿势不动,报酬不低。容玉站直了,一手插在校服裙的口袋里,一手拿着班会的记录本:“你要买我的时间,是想让我做什么?”余墨看着她,犹疑片刻:“请你帮我参考一下……买衣服。”玄襄从他们身边走过,还别有意味地回头看了一眼。容玉问:“是买给我的?”“不,不是。

”真是的,这种反应,一般女孩子都不会太高兴吧。容玉微微一笑,把记录本递过去:“拿着,帮我把这个重新写了。”“总是偷偷摸摸地关注别人,会被当成偷窥狂的。”容玉走在前面,余墨跟在后面,两人之间的距离还可以再插进三个人,“偷窥狂当多了,会成为变态。”工作日的商场,客人并不太多。他们一前一后,气场跟情侣差的太远,很奇怪的组合。余墨淡定地回答:“抱歉,让你见笑。”他当然知道的,有时候看着那个人,前方的大理石映出他的眼神,他自己都看不下去。

人总是很贪心的生物,明明只想着站着不动就可以,还是忍不住迈出第一步,等到迈出第一步,又无法满足于怎么不能站的再近些。容玉微微叹了口气,很无趣。回学校的路上,余墨照顾大家的情绪,结束了冷场:“玄襄师兄怎么总是找你麻烦?”每回开会,有好些人就是等着看场好戏,附带着一些微妙的想法,结果一晃高中三年,还是什么都没发生。容玉冷冷道:“这就好比走在路上被疯狗咬了,你还会去想狗为什么是疯的?”是的,其实很多事,也没有什么为什么。

如果说得出原因,也不会发生了。余墨站定了,看见她冲进文科班的楼道,是去找姐姐,或者妹妹。他想了想,不太想得起她去找的那个女生的样子,叫芷昔吧,可能。他瞥见自己的脸映在教室的玻璃窗上,这一刻表情太过清晰,不由自我嘲讽地笑了笑。晚自习快下课时,颜淡收到了一个未知号码的短信:自习课后在自行车棚等我一下。她快把头想破了终于想出这个人是谁。芷昔凑过来看看她的手机屏:“你居然还有人暗恋,我对这个世界又有希望了。”颜淡瞪她:“为什么我就不能有人暗恋?”“我刚才拿容玉师姐跟你对比了下,觉得老天对你其实挺残忍。

”“她也就是长得好看了点而已嘛。”“不,她的脑袋,比你的脑袋有存在感一百倍。”芷昔拖出自己的自行车,“你就一脑袋稻草。”呸呸呸。颜淡在背后唾弃她。她低着头开自行车的锁,打开又锁上,锁上了再打开,总算在锁还没报废之前等到人。余墨斜背着书包,看样子里面也没放几本书,不紧不慢地走过来。颜淡晃晃手机:“是你发信息给我的吧?”余墨站住了:“那天,很抱歉。”“呃,你都快道歉一百遍了,态度还挺好的。”总之比他们班那个说她是傻子的男生好多了,那个人,根本是污染生活环境的存在。

余墨拿出购物袋:“这个还给你。”他用的是还。颜淡挑剔了下字眼,她当然知道里面是什么,本来只是以为对方只是客套一下,没想到是真的。她不知道是接受,还是拒绝。本能的,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可是对方的态度却实在太过坦然而沉稳,倒显得她心眼小。颜淡犹犹豫豫地开口:“你的外套……”她还放在教室抽屉里,本想去文科班找芷昔的时候顺带还给他,结果忘记了。余墨把购物袋递到她手里,双手插着裤袋:“没事,你明天再给我。”一来一去,便是两次。

挺好的。他微微笑了笑,同她擦肩而过:“明天见。”`p`*wxc`p``p`*wxc`p`l3l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