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醒醒啊,若若,醒醒,孩子很可爱,睁开眼睛看看啊!”左拍拍右拍拍,床上的人儿还是没有反应。陆雪澈一脸的紧张,眼睛瞪向一旁颤抖不停的小张,冷声道:“怎么回事,她怎么还是没有醒来?”被这一张毫无温度的天神脸直向自己,小张顿时觉得一阵压强迎面扑来,眸中一片凜冽,吓的他面色煞白。连忙躬身行了好几个礼,只想求他息息怒,低着声道:“陆老板请息怒啊,夫人刚生完孩子,因为这耗费了太多精力,所以需要休息一会儿,才会醒来的。

”陆雪澈面上又是一冷,质问道:“休息一会?你刚才也说休息一会,现在半个时辰已经过去,她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你到底把她怎么了?”“没有啊!”小张吓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陆老板啊,你可要明查呀!”小张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小张也是因为受了陆夫人之恩,才有了今天这间医馆。陆夫人对小张而言,就如是再生父母,亲爹娘啊!小张怎么会把夫人怎么样,况且夫人从抱入小张的医馆中,您就一直在旁边紧看着,小张怎么可能有机会对夫人怎样?”一脸恐惧看着面前的男子,见他微微点头,才稍稍放下心来,抬起手擦掉额上被吓出的汗水,呆呆站在一边不敢动弹。

一会儿,一会儿,他怎么可能会知道一会儿到底有多长,反正快醒了便是,目光忍不住往床上睡着人看去,心中叫喊着,睁开眼吧,睁开眼吧,感受到一道冷冽的目光投向自己,顿时吓了一跳。陆雪澈有些不开心,他的女人,什么时候能让别的男人这么看了。两手扯起被子将李若水脑袋盖住一半,只留两鼻子在外面透气,这才稍稍满意。目光瞥向床角包着的小生命,“拿过来”“哦”小张一脸弱弱表情,将孩子递入他手中。和他一样,一头银发,还未长开的脸,却也能清晰看到那张与他神似的脸庞。

是他的孩子?陆雪澈心里因为紧张和期盼而变得莫明不安。一把将小张拉上前来,强按住心中的不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可知道,她…..”也不知这三年来,她是否早已另嫁他人,孩子现在才出生,不可能会是自己的,不可能。“她…..可有与别的男子成婚,这孩子的父亲又是谁?”听的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他想去相信她,可是…..三年了,怎么可能会是……自己的,怎么可能?““没有啊,小张从未见到过夫人与任何男子相处过密,况且这小孩,夫人这一怀就是三年,至到今日陆老板醒来,这孩子才肯出生,看来是亲情的力量!”陆雪澈强忍着心中那份喜悦,担心它的破碎,伸手将床上人冰凉的手紧紧握住,喃喃自语道:“他说的都是真的吗,这孩子会是你与…..我的吗?快些醒来呀,告诉我。

”这双手不应该是这么冰凉,冰凉的让他害怕,努力告诉自己,她不会有事的,她一会就会醒来,去还是紧张的难以呼吸。“若若,快些醒来,你不是说过一百年对我们来说都不够吗?我们两人在一起才多久啊,你不能言而无信,不能欺骗我,不能留我一个人,知道吗?快点醒来啊!不要再跟我赌气,不要因为我睡了三年,你也要睡几年啊,那样,我…….我就把孩子送人了算了,反正你不要我,我也不想要他了。”他想,她一定能听到的,听的到他说的。

多想看到她满脸怒气从床上蹦起,举着拳头来砸自己骂自己。 “老板,老板”医馆外传来一阵尖叫,接着几个身影冲了进来。陆雪澈吓了一跳,赶紧站起身来挡在床前。目光疑惑的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一个十岁左右的小丫头,此刻正两眼泪汪汪看着自己,满脸泪水。他认识她吗?“老板”接着一个人冲入怀中。“老板,我是小翠呀!老板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一睡就是三年。我们大家都还以为你….以为你再也不会醒来了,还好你最后还是醒来了,小玉真的好开心。

”抹抹鼻涕抹抹脸,小翠一脸庆幸道:“这三年来,老板娘一直守着你,一直照顾着你。 我们本打算今年年底,把老板娘嫁给东街绸缎庄的刘老板的,还好你醒了。”嫁给别人?陆雪澈眉脸色一黑。怜儿看着床上发丝凌乱,脸上苍白的老板娘,目光埋怨瞪向小张,“张大夫,我家老板娘怎么现在还没醒来,你把她怎么了?”什么叫他把她怎么了?小张一脸愁容,欲哭无泪,看小翠的目光也瞪向自己,又伸出袖子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小心翼翼道:“两位姑娘请息怒,老板娘现在不醒,是因为生小孩耗掉了太多的精力,休息一会应该就会醒来了。

”“那你说的‘一会儿’到底有多长?不会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在你口中是一会儿,这一天两天也也算成一会儿,一年两年也被算成一会儿吧!”小翠不依不饶问道。 “这……..”这可苦了他了,这大致他心里也没个准啊。陆雪澈蹲在床边,将李若水汗湿的发丝轻轻拔向耳后,将她抱起,回头看一眼小翠,“好了,不要再为难他了,我们回去吧!”回去,回家,回他们的家去。孩子被小翠紧抱着,虽然是一脸未发育好的模样,她也敢断定,未来以后将来,这孩子一定长的比自家老板还要好看许多。

一眨眼又是五年,这一日阳光格外的灿烂,美人阁里也是热闹非凡,不过这一次并不是谁娶新娘,也不是谁嫁新郎,而是这美人阁小主人过五周岁的大日子了。 一大早阁里的人就开始忙里忙外,小翠手中拿着那大红灯笼在阁里转着,谁谁谁偷吃了祭祀用的糕点,谁谁谁躲在后院里在睡懒觉,还有谁谁谁敢背着她去跟漂亮姑娘搭话什么的,都被她一把抓了出来,该挨骂的挨骂,该扣工钱的扣工钱,这些她绝不含糊。“小翠姐姐”软绵绵的声音从身面传来,接着是几个脚步蹦跳声。

小翠瞬间将脸上凶样换成笑脸,转过身对着身后的小孩,笑的那叫一个无公害,“毛豆小公子,今日个您可起的真早啊!”齐耳的银发,圆圆的眼睛,里面一片汪洋,水汪汪的,看着可爱极了。 眨巴着眼睛,问道:“有看到我爹爹和娘亲吗?”“又不见了?”小翠一脸的惊讶。这大日子里,两人又跑到哪里去约会了,又把自己家公子的生辰给忘记了。本以为小公子出生之后,老板就不再那般粘着老板娘了,可谁知不是,这两人反而感情愈发好了,好就够了嘛,还总是喜欢一起玩失踪,今天跑妖界,别日跑仙界,实在不行就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害得自家小公子每日夜晚哭爹喊娘,把噪子哭哑了,眼睛也哭肿了,他们也不心疼,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亲生的。

“小公子放心好了,老板和老板娘不在阁内,他们去给你买生日礼物去了,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回来了。”“漂亮姐姐,你又对毛豆说谎,他们是不是又出去约会了?”“啊!”骗不了他,小翠有些尴尬,“小公子,不如我们去厨房去偷吃香饼好不好?”“偷吃?”他喜欢。毛豆眼中泪光顿时消失,一脸兴奋道:“好啊,我最喜欢偷吃了。”爹爹娘亲不要他,他也不要他们了,他有香饼。而此刻他的爹娘正在另一地方,享受着属于两人的快乐时光。“哎呀,这桃花怎么老是掉啊掉,就是掉不完啊,也不知道长个果子给我解解渴。

”桃花林里传来女子银铃地笑声,低低浅浅,悦耳动听。对,他们回到了桃花谷。“这些树都是有灵性的,而且都是雌株没有雄株,又何来结果实这一说。”虽然这妖王他不怎么想做了,但若是她想再看这桃花,他愿意天天陪她来看。她只知道花分雌雄,却没想到这树也分雌雄,今日算是听了一件奇事,增长了见闻。陆雪澈轻轻牵起了她的手,两人缓步向林间温泉池边走去。他脸上所写着的意,她明白,不禁面色羞红,但是却也不后退。他的手指在她的胸前轻轻的动作着,没几下衣带已经被他解开,林间一阵轻笑发出,李若水面色微窘,嗔怪看一眼自家相公,这…..这里这么多有灵性的树,要她如何放的开。

陆雪澈心里明白,长袖一挥,温泉边出现一层浑白结界,将外面一切给拦住。眼眸深情凝视着她,结界之内,是独属于他们的两人世界。长衫抛在一边,将她揽入怀中,手指在她背上流转着,沿着脊骨慢慢往下,她只觉得浑身无力快要站不稳,只能依附在他身上任他采撷。慢慢地,两人躺上那充满花香的软被之上,身体交缠。李若水突然想一事,口中冒出:“不好”“什么不好?”陆雪澈心中一惊,难道是她觉得自己那方面不如从前了?李若水一脸懊恼道:“今日是毛豆的五周岁,我怎么又把这个事给忘了。

”刚上来的火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从他身上爬起,有些愧疚道:“我…..我们现在赶回去吧,哪有像我们这样做小孩爹娘的,自己孩子生辰都记不住。毛豆五岁了,我还没有陪他过一个生日。”“这……,能不能把这次做完了,再回去?”“相公”哀怨的眼神看着他。陆雪澈忍不住心中一软,但是身体现在却是……,她这是想让他yùhuō焚身而死啊!不管什么了,推倒她,现在他理智不了,不做,他今天会疯掉的,会疯掉。“陆雪澈,你这个混蛋,儿子他会讨厌我的…….”“我们在给他制造弟弟妹妹,他会开心的。

”“开心个毛,我不开心,快放开我……”桃花林里又是一阵嬉笑声………。萌语:现在是真完了,哎,结局了,真的结局了,挺舍不得的。www。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