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魔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妙玄她们四女又回到了丹凝殿中,庞珺没跟着一起去凑热闹,单独回到了香鸾殿。 欢迎访问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欢迎访问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他回到寝宫中之后,拿出一块玉简说了几句话,做了一个传音符留给苏巧云,告诉她自己要像以前每次那样出去一段时间,让她不用担心,很快就会回来。他知道自己每次出去谢翩跹和苏巧云都不过问,安守做女人的本份,所以这次跟往常一样,他跟苏巧云说一声就行了。

庞珺离开了合欢宗,架起他的翠叶法器依旧在山里饶了一阵子,发现没有任何不妥,然后就催动法器直奔瀚珑坊而去。 ……在庞珺离开宗门后不久,楚逍遥也听完了那几名弟子的详细禀告。他长出了一口气,让他们都退了下去,自己一个人坐在大殿中的椅子上开始沉思起来。时至今日,因为青云派和血河门大战之时忽然产生的那股龙皇之气所引来的各路修士才算陆续全部离去,就连为此而出现在永安这三州的两名元婴期的高阶修士,也因为这么久了再也感觉不到任何跟那龙皇之气有关的气息,也在最近一段时间先后离去,不知所踪。

楚逍遥对自家宗门得到的消息一向非常的自信,因为只要是能到他这儿的消息,一直以来都非常的准确,从没出过半点的偏差,要不然陈妙玄也不会让这几人再直接来向自己禀告,只有她判断后认为可靠的消息,才会向他传达,这么多年来一向如此。 “等这次永安州的万修大会初试完了之后,该找机会跟谢翩跹谈谈玄清真人洞府的事了。”楚逍遥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他认为那日青云派和血河门大战之时忽然产生的那股龙皇之气的威压,一定跟玄清真人的洞府有关,那里面一定还有当时在场的人没来得及取走的宝物。

他知道当时两派的向长老和徐长老因为玄黄钟在洞府内就互相出手了,然后一追一逃的回到了青云派,直接引发了大战。而且徐长老还让血河门的弟子们杀光了当时在场的所有青云派的弟子,又将洞府用禁制给重新遮蔽了起来,而事后血河门知道此事活着回来的弟子又都全部战死。 两派的其他几位结丹期的存在也都全部殒落,所以现在知道那个洞府的秘密和所在方位的只有谢翩跹一人!“谢长老,我待你的道侣庞珺不薄,不仅收他为亲传弟子,让他当了少宗主,还将两部绝世奇功都送给了他,这玄清真人洞府内剩下的宝物你要是想将来一个人独吞,那也未免太不尽人意了吧?”楚逍遥在心里这样想着,已经有了决断。

他认为这是自己的一个机缘,一个能让自己的修为更上一层的机会。他知道以自己的天分,修为最多能达到结丹后期,如果想通过积累达到结丹大圆满都不可能,最终结果可能会像商无量一样,在数次冲击突破失败后,只有安心等着寿元的耗尽。 但如果能得到玄清真人的洞府就不一样了,那可是万年前横扫修真界的化神期的存在啊,里面一定有绝世的法宝和丹药,如果自己能得到的话,那将会是对自己的另一番造就。如果自己有机缘突破到结丹期大圆满,那就有凝婴的机会,如果自己到了元婴期,寿元就会又增加几千年。

在这几千年中,很多事情都是无法预料的,自己再有奇遇能达到化神期也说不定。毕竟修士如果到了元婴期,资质和天分已不太重要了,想要更进一步的话,除了自身在修行上的努力之外,靠的更多的是机遇和气运。 “但若谢翩跹不把那洞府的秘密和所在告诉我呢?”他一想到这个,就有些头疼,毕竟一个化神期的前辈所遗留的洞府中的宝物,是每一个修士都渴望得到的,自己虽然对庞珺不薄,但这也不是谢翩跹必须要将洞府中的宝物跟他分享的理由呀。自己在青云派和血河门的大战中渔翁得利,毫不费力的就得到了玄黄钟,还想再图谋玄清真人的其它宝物,这让人看起来确实有些贪心。

但玄黄钟是化神期的存在才能使用的法宝,现在放在自己的手中,没有一点儿用处,如果自己的修为只能止步于结丹期,那要这玄黄钟又有何用?“实在不行本宗主就拿东西来跟她交换,到时候共同去取宝,将洞府中本宗主需要的宝贝分给我就行了,但我又拿什么来交换呢?”他思来想去,觉得自己没什么好东西能打动谢翩跹,以至于让她能付出玄清真人洞府中的宝贝,而心甘情愿的和他来交易。 对与谢翩跹,楚逍遥还是十分顾忌的,以现在谢翩跹和他一样结丹中期的修为,他知道自己都不是她的对手,因为谢翩跹手中的法器是灵器!而他的太乙精铜棍,不过才是个极品法器。

而如今谢翩跹又闭关要突破到结丹后期,如果成功的话,那她的战力和他相比更不可同日而语。“如果没什么能打动她谢翩跹的,那就想办法再给庞珺些好处,让她会因为庞珺而跟我做交易。”楚逍遥在心里思索着,但他实在也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而打动庞珺的。“当初本座已将那两部功法都给了你小子,现在没什么能用来交换的了,可惜本座不像你拥有宝体,无法修炼那两部功法至大成,所以只能便宜你了,那两部功法对体质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

”一想到这件事,楚逍遥就有些懊恼,“还是宝体好啊,要不然像谢翩跹这样的绝色娇娃哪能轮到你小子享用?”他一边想着,脑海里浮现了谢翩跹诱人的身姿。“那么饱满浑圆的大屁股,真是世间罕见,让你小子可以日夜把玩,真是不公平呀。”楚逍遥越想越嫉妒。“以前妙玄没事就往你们那边跑,现在灵素也依然如此,我才不信这两个小**每天去那边只是为了和谢翩跹喝茶、说笑、聊天,估计多半也是想见见你吧,毕竟能将谢翩跹都征服的男人,又怎可能不勾起她们的好奇心?看来你的宝体对修有淫媚秘术的女人来说还真有着强烈的吸引力,紫元龙体,纯阳宝体排名第二!”他想着想着,原本英俊的面孔开始变得有些阴沉起来。

……此时的庞珺正站在一片墨绿色的荒原之上,四周白雾漫漫,目光只能看到三丈来远的地方。“幻境!”他深吸了一口气,运起幻灭金瞳术,两个眼珠瞬间变成了淡银色,依旧是深紫色的瞳孔,他看了看自己的周围,白雾的后面人影遍布,密密麻麻的数不清到底有多少人。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一声“咯咯”娇笑,一个貌美如花的少妇扭腰摆胯的从浓雾中走了出来。此女仅在身上从上到下缠着一抹红绫,除此之外再无任何遮羞之物,随着她的走动,红绫下的那对挺翘的丰乳也随之上下轻颤着,顶端的两点嫣红也若隐若现,甚是诱人,两条修长圆润的大腿裸露无遗,平坦而又肉感的小腹以及私处的萋萋芳草都在红绫下隐约可见。

这少妇面貌娇美,身材婀娜,但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与正常的修士不同,气息**,还有阵阵的魔气在她的身上缭绕着。“罗刹天魔女!”庞珺刚刚吐出了这五个字,只见那少妇玉手轻抬,冲他一指,身上裹着的那抹红绫离身飞起,在空中化作一条血红的巨蟒吐着红信朝他狰狞的扑来。此女身上瞬间寸缕无存,但却依然站在那笑吟吟的看着庞珺,毫无羞涩之感。庞珺不慌不忙的顺手拿出一柄极品飞剑朝巨蟒斩去,只听“叮”的一声,飞剑斩在巨蟒的身上竟然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那巨蟒瞬间化作一杆粉色的长枪,但枪尖却是血红的,长枪和飞剑就在离他不到三尺远的面前缠斗起来,一时间难分上下。

他用双眼在不远处少妇的身上扫视了一下,“居然是魂体?并非真正的肉身?有点儿意思。”他的念头刚一转,就见在他的左右和后方又出现了三名女子,也是**着娇躯,手里都倒提着一把一模一样的粉色长枪!庞珺看了一眼那三个血红的枪尖,心里微微一动,双眼一眯,“也是魂体!”他环顾了一眼这三名女子,将他的极品法盾祭了出来,围着他的身体缓缓地转动,在那三名女子手中的长枪脱手飞出的同时,他也甩出了三柄极品飞剑,抵住对方的攻击。

就在这时,四周的白雾渐渐的变淡了,原本隐藏在白雾后面的人影慢慢地都显现了出来。庞珺环目四望,一看之下脸色终于开始变得凝重起来。只见周围全是面目姣好的女修,一个个身披半透明的各种颜色的轻纱,腰间系着窄窄的丝带,轻纱仅到臀部的下方,双臂和大腿全都裸露在外。这些女子有不到二十的花样少女,有二十来岁的青年女子,有三十出头的花信少妇,还有年龄在四旬左右的半老徐娘,一个个燕瘦环肥各具丰姿,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法器兵刃,将他给团团的围住。

这些女人站在那千娇百媚,身形都自在慵懒,虽说有数不尽的风情,但都全身散发着**的魔气,足有数千人!“想不到竟有如此多的罗刹天魔女,瑜儿,收起你的法器吧,我若强行破阵而出,只能使出我的本命法器了,‘君临’宝刀出必建功,否则不吉,我可不想让你的这些魔女们魂飞魄散。”庞珺开口说道。他的话音一落,就听见“嘻嘻”一声娇笑,眼前的景象顿时全部消失,唐瑜儿身穿绛色纱裙,妖艳的站在大厅的一个墙角处,一只手里拿着一面古香古色散发着阵阵魔气的小巧铜镜,另一只手里倒提着一把枪尖血红的粉色长枪,正笑嘻嘻的看着他。

庞珺将双眼飞快的一眨,眼珠又恢复了原样。此时他二人正在唐瑜儿怡宝阁二楼的待客大厅之中。二楼是专门进行极品法器或灵器级法器交易的,一般能上此二楼的都是舍得花大价钱的主儿。在一楼和二楼的楼梯入口处有此阁楼最初的建造者所布下的严密禁制,所以现在此处没有唐瑜儿和庞珺的允许,谁也无法上来。“小乖乖,这才一个月没见,你就多出了两件宝贝,来,跟为夫说说你的宝贝的来历。”庞珺邪邪的一笑,冲唐瑜儿伸出了双臂。唐瑜儿闻言,立刻收起了铜镜和长枪,轻身飞扑到庞珺的身上,被他给横抱在了怀里。

庞珺在唐瑜儿的小嘴上重重的亲了一记,又顺势将手抚在了她的肥臀之上,然后抱着她走到了大厅中央的茶案旁,坐在了一个树桩形的木墩上。他倒了一盏灵茶,先喂怀里的唐瑜儿喝了半盏,自己又将剩下的半盏喝光,然后低头对唐瑜儿说:“小乖乖,叫一声好听的。”“亲哥哥。”唐瑜儿嗲嗲的叫了一声,然后又说:“好哥哥,奴家的这两件法器都是魔器,叫‘**枪’和‘妙欲镜’,它们本就是一套法器,为了将它们买到手,可花了奴家一大笔灵石呢。这‘妙欲镜’能将凡是对方人影出现在其上的修士都拉进它里面的幻境中去,而且此镜可大可小,若小则只有三寸,若大的话可以在空中显现百丈,可惜奴家的修为现在还不够高,最多只能催动让它变得只有几尺大小。

”唐瑜儿说着,嘟起了小嘴。“啵。”庞珺又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记响的,然后将手离开了她的肥臀,轻轻解开了她腰间的丝带,将她的纱裙往两边一分,手就伸进了她的白底上面绣有红色小碎花的贴身小衣内,抓住了那一大团一只手握不住的饱满温软,开始恣意的揉捏起来。“咝……”唐瑜儿深吸了一口气,星眸微闭,用一支玉臂勾住了庞珺的脖子,嗲声低语道:“好人儿,小点劲儿,你还听不听奴家给你讲了?”“你说你的,我听着呢。”庞珺在她的耳边轻声调笑着,然后捏住了她的一个**。

“这两件宝贝配合起来各有妙处,”唐瑜儿将双眼闭上,享受着他的抚弄,自顾自的张开红艳艳的小嘴开始娓娓道来:“‘妙欲镜’里的魔女都是魂体,这些女人生前都是修真界的女修,后来被人斩杀,让此镜给收了生魂,魂体困在里面再也无法脱离此镜,想进入轮回再次投胎转世都不可能,又被里面的淫媚魔气所侵染,不管其生前是什么贞妇烈女,或本来就是**荡妇,到里面时间久了都变成罗刹天魔女了。目前里面的这些魔女修为都很低,她们生前大多都是练气初期和练气中期的女修,只有那四名赤身的女修修为是练气后期的,能跟我这个法器的主人神识相通,让我可以将‘**枪’幻化,一分为四,让此四女同时使用。

此镜收人生魂不论男女,若姿色上乘的女修生魂被收了进来,我若想将她留着变成天魔女,就让她的魂魄在里面游荡,若是男修或容貌一般的女修,在此镜的空间深处有一个化魂池,可以将这些无用的魂魄都收入其中,炼化为魂珠,给这些魔女们吞食,用来滋养她们增加修为。若里面的魔女将来有修为能达到像咱们人类修士的结丹期,就可以重塑肉身自由进出这个‘妙欲镜’,但她的行为时刻都要听我的指令,因为不论她的修为将来会有多高,她魂魄中的那缕精魂神魄却始终脱离不了此镜,必须以此镜为家,受奴家的掌控。

而这些在此镜内的魔女,根本无法彻底杀死,她们不论负了多么重的伤,都可以在此镜内痊愈,就算肉身再次被击碎都无所谓,可以依靠在此镜内的魂魄而获得重生。若是有朝一日此镜被粉碎,她们才会魂飞魄散,若此镜受损,里面的天魔女也会受伤。等将来奴家的修为不断提高,此镜的威力也会越来越大,将来若能在我的手中发挥最大的威力,可以毫不费力的将千军万马收入其内,不消一时三刻,就会被斩杀的一干二净,并将他们的魂魄炼为魂珠,供魔女们吞食,增长修为。

我若能达到化神期,而里面的魔女也有修为能达到此境界的,就算是遇到同等修为化神期的修士,也会让他在里面饮恨当场,就此殒落。”唐瑜儿说着,躺在庞珺怀里的她,嘴角勾起了微微的冷笑。庞珺看着已被他抚弄的一脸春意的唐瑜儿,嘴角还挂着那一丝冷笑,这种鲜明的对比显得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淫荡。他不由得色心大动,在她的**上又轻轻地一捏,然后将手向下滑去,伸进了她的小亵裤内,滑过肉乎乎的小腹,来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唐瑜儿一声不吭,顺从的分开了那两条雪白肥腻的大腿,让他将手按在了她如女童般光滑肥嫩的坟起上,然后将手指顺着她那道红红的沟壑滑了进去……r*^^*。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