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红衣女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七七事变”后,日寇大肆全面侵华。月末,国民党二十九军寡不敌众撤离北平和天津,两城沦陷。中华大地一时战火纷飞、寇匪猖獗,百姓陷入极度水深火热之中。且说在山东西部有一名城,古有聊河流经故名聊城。聊城地势平缓、水系发达,又与河南、河北两省为邻,地理位置优越,因有“欲控制鲁西北,必先占据聊城”之说。适值夏末,暑气正旺,仅有早晨和傍晚才有丝丝凉意。日头高悬,路上行人稀疏且步履匆匆,小商小贩也慵懒地躲进树荫或商铺,大街上失去了繁华。

突然,一阵由远而近的喧嚣打破午后的宁静,几个彪形大汉正在疯狂追赶一个穿青衫的年轻女子,那女子会几手拳脚,边打边跑。“站住,看你能逃到哪里去?”大汉们叫嚣道。双拳难敌四手,女子很快被几个大汉圈在中间,她左手护住一个纸包,右手化掌为刀,朝眼前大汉面门就劈,大汉一闪身,青衫女子一掌劈空,这一掌也由实变虚,顺势插向大汉的软肋,大汉躲闪不及,肋部被划开一道半尺多长的血口。那女子不敢恋战,抽身又跑,却冷不防被身后的大汉一脚扫中腿部,她站立不稳,踉跄倒地。

大汉们一拥而上,把青衫女子抓个结结实实。这时,一个扫把眉,三角眼,瘦骨嶙峋的阔少赶上来,他手拿一把折扇,一走三晃,像个退掉毛的猴子。大汉拧了女子的臂膊,推搡至阔少面前。阔少的双眼淫亵地盯住青衫女子的面颊,洋洋自得道:“嘻嘻,怎么不打了?你这花拳绣腿也逃出本少爷的手心;服服帖帖的女人我还真有些玩腻了,正好拿你调剂调剂口味。”阔少说着手朝青衫女子布满汗水的脸颊摸去,女子偏头躲过,疾言厉色道:“王飞龙,你快放了我,我爹还在等药治病,倘若你再胡搅蛮缠,小心我到范司令那儿告你。

”被叫作王飞龙的阔少毫不理会,无耻道:“啧啧!照此说你还是个孝女,可惜本少爷只有怜香惜玉之心并无善男信女之念。想到范筑先那儿告我的人排成队,也不多你一个。要想走也可以,除非答应今晚和我共度良宵,否则,说什么都不鲜亮。”青衫女子听了,气的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斥骂道:“无耻恶贼,你仗势抢男霸女,鱼肉乡邻,终有一天会得报应的。”王飞龙凶相毕露,怒吼道:“别他妈不识抬举,老子看中你是你的福气。胆敢骂我,来人,掌嘴!”为首一个大汉上前抡圆巴掌就要动手,这时,陡听有**喝一声:“住手——”众人随声音观瞧,见围观的人群中走出一红衣女子,这女子约莫十**岁,明目皓齿,秀发飘逸,身姿窈窕,背后还背着一柄飘着红色挂穗的长剑。

大汉退下,王飞龙围红衣女子转了一圈,乜斜着三角眼道:“呦呦!真他妈的是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本以为那小妞有几分姿色,没想到和你一比,立马相形见绌。小美人,你是不是天上的仙女,耐不住寂寞下凡来了啊?”红衣女子秀目一瞪,冷颜道:“闭上你的臭嘴,赶快把那女子放行,否则,一定让你尝尝本姑娘的厉害。”王飞龙不以为然,阴阳怪气道:“小美人口气不小哦!别不自量力,你以为背把破剑就唬得住我,瞧你这双细皮嫩肉的小手,鬼才相信你是个练家。

再说,即便有点花拳秀腿功夫,还不照旧和她一样乖乖束手就擒。”王飞龙说完。随即冲几个大汉喊道:“你们这帮蠢蛋还愣着干啥,快把小美人迎回府中,我要马上和她拜堂成亲。”大汉们答应一声,其中一个狞笑着抓向红衣女子的脖领,红衣女子不慌不忙,在大汉手指即将触到领口的瞬间,倏地往旁一闪,大汉的手掌抓空。大汉一愣,来不及把手掌撤回,红衣女子左手飞探攥住大汉的手腕,使一招“顺手牵羊”猛然向前一带,右手化为立掌直击大汉的臂膀,就听“咔嚓”、“哎哟”两声,大汉似倒了一堵墙重重摔在地上。

 “好!”围观的人群一阵沸腾,掌声雷动。王飞龙大惊,才发觉红衣女子绝非等闲之辈。又有一个大汉一招“黑虎掏心”袭向红衣女子的前胸。红衣女子仍是不慌不忙,“嘀溜”一转身,已来至大汉背后,飞起一脚直踹大汉的臀部,大汉立足不稳,一个狗吃屎趴了下去。两个大汉倒地,王飞龙又羞又恼,喝斥道:“我怎么养了你们这帮饭桶、废头、二百五,平时耀武扬威、吆五喝六,关键时候都他妈成了泥捏的。一起给我上,我就不信这小妞有三头六臂。”大汉们被王飞龙骂个狗血喷头,脸面也挂不住,怒吼着蜂拥而上。

红衣女子见几个大汉来势凶猛,“噌”一声从背后拔出长剑。剑一出鞘,寒光四射。她大喝一声:“尔等退下,否则别怪我剑下无情。”大汉们见红衣女子亮出剑来,不敢近前,扫视左右,见路边有个卖小吃的摊位,有三个大汉抢过去提起长凳,另一个见无可拿,抱起一张方桌,也凶神恶煞般扑过来。红衣女子临危不惧,见近前的大汉举长凳砸来,屏息凝神,腕上用力,长剑“长虹贯日”往空中一挥,砸向头顶的长凳顿时变成两截。乘大汉惊魂未定,红衣女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脚踹向大汉的小腹,大汉躲闪不及被踹个正着,像个肉球飞了出去。

另两个举长凳的大汉则挟肩带背劈向红衣女子的肩胛骨,红衣女子脚尖点地犹如一只飞燕凌空而起,大汉手中的长凳双双砸空。不等两人变招,红衣女子空中一个漂亮的剪刀腿分别踢向两大汉的头颅,两大汉想躲为时已晚,被踢了个鼻青脸肿、头歪眼斜,抱着脑袋滚向一旁。红衣女子飘然而落,脚刚沾地就听背后有一股劲风袭来,“后面,小心——”青衫女子同时惊叫道。偷袭者正是那个提方桌的大汉,他抡着一条桌子腿从后方猛扫红衣女子的双腿,桌子面积太大,要想避开实属不易,红衣女子无奈腰部发力再次腾空跃起,一个后空翻,越过后面大汉的头顶,象一朵红云飘了出去。

可没等红衣女子双脚立稳,突然,一双胳膊从背后将她拦腰死死抱住。“哈哈!抓住了,抓住了。”王飞龙得意地叫声直刺红衣女子的耳膜。几个大汉爬起来,红着眼睛又冲上来。王飞龙十指入扣,红衣女子一时挣脱不开,情急之下,回转剑锋砍向王飞龙的左臂。此剑名曰“碧血寒冰”,乃是一把稀世宝剑,吹毛立刃,锋利无比,再硬的胳膊也经不住这一剑,只听王飞龙“啊——”的一声惨叫就无了声息。红衣女子一抖身,王飞龙倒了下去,他胳膊虽断,两只手还牢牢连着。

“少爷——少爷——”几个大汉连哭带喊,慌作一团。王飞龙早已昏死过去,血从肩膀下方汩汩流出。为首的大汉慌忙扯下自己的背心,用力捂住恶少碗口大的伤口。“快,你们几个赶快把少爷抬到附近药铺去,我马上回去禀报老爷。”围观的人群见要出人命,早已一哄而散。被王飞龙调戏的青衫女子也变了颜色,对红衣女子道:“女侠……不得了……出……出大乱子了,你赶快走吧!”红衣女子把地上的药包捡起来递给青衫女子,凛然道:“你不用担心我,快去给你爹治病。

”青衫女子急切道:“不行,你救了我,我不能弃你不顾,要走咱们一起走。”说完,拉了红衣女子的手就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