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捉鳖计(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关东五义回城调兵的消息很快传进土肥原耳朵里,老家伙立即喜上眉梢,鄙夷道:“范筑先啊范筑先,都说你很会用兵,不想却只是徒有虚名,顾头不顾尾,犯下兵家大忌;这次一定让你首尾难顾,一败涂地。”土肥原必定不是一般的日本军官,没有十足把握决不会贸然出兵,即使在难以抗拒的诱惑面前。他一直让特务监视着援兵的动向,直到第二天下午确认与范筑先率领的先头部队会合才放下心来。他立即兵分两路,一路由亲信松田率领进攻大槐庄,另一路则由自己亲率秘密从杨柳青赶往聊城。

双管齐下,哪怕一方得手,都会让范筑先陷入困境。冬日天黑得早,下午五时左右太阳就落了山,土肥原刚刚部署完毕,被派往树林侦察虚实的小头目伊藤次郎匆匆进来报告道:“报告师长,被俘的李龙霆队长傍晚时候突然逃进树林,范筑先正派大队人马搜寻;遵照阁下事先吩咐,我已带人撤离出树林待命。”土肥原一怔,审视着伊藤次郎道:“李龙霆逃脱?你是否亲眼看到?”伊藤次郎又一个立正道:“是的,属下亲眼目睹,只因追兵跟的太紧才没敢出手营救。

”土肥原眼珠子转了几转,命令道:“你速回去监视追兵的动向,等人马全部撤离后再来向我禀报。”伊藤次郎答应一声转身离去,土肥原暗自琢磨:怎么会这么巧?会不会是范筑先使诈?但又一寻思,李龙霆铁了心投靠自己,从伊藤次郎亲眼目睹他逃跑应该不会有假,或许逃进那片林子只是他急于逃命的一个巧合。转瞬夜幕低垂,营中点起了火把,伊藤次郎又匆匆回来报告道:“报告师长,我已经细细计算过了,范筑先的人已经全部撤回了大营。”土肥原大喜,立即传下命令,让松田带一个团出城向大槐庄发动猛烈进攻,自己则另率一个团在硝烟和夜色的掩护下鬼鬼祟祟摸向了去杨柳青的方向。

松田并不只是佯攻,因为打的越凶土肥原就会越安全,如果能一举占领大槐庄是最好不过。因此鬼子的机枪火舌乱窜,炮弹不停地炸开,升腾起一阵阵烟雾。金大志让机枪手守住村口,并不急着反击,因为前方的长桥已被自己事先安排好的人炸断,即便鬼子的炮弹能打进庄内也只是漫无目的的瞎打,不会有太大的杀伤力。因此他想让鬼子靠近一些,等到进入射击范围时再狠狠地打击。虽然河水结了厚厚一层冰,但松田还是不敢让大炮从上面碾过去,不只是大炮笨重,冰层与河岸之间足有一米多高的落差,又十分的陡峭,也只能在对岸虚张声势地轰鸣。

部队停滞不前,令松田十分着急,他指挥人从冰上渡河,用轻型的迫击炮配合机枪发动一轮攻击。金大志见时机成熟,喊一声:“打——”黑暗中的十几挺机枪一齐开火,猝不及防的鬼子倒下一片。完成任务的双煞兄弟喜不自胜,刚想率人到村口助战,迎面正碰上陈纤云和初荷,纤云问道:“两位大哥,司令呢?他怎么没回来?”程天虎小细脖一摇,洋洋自得道:“这可是军事秘密,苏翠儿吩咐一定要守口如瓶的。”“苏翠儿?苏翠儿是谁?”纤云好奇问。“你俩刚到,还不清楚内情。

苏翠儿是吊死鬼左良的老婆,想出一条极其厉害的捉鳖计,这不是连范司令都听她指挥了。”程天虎道。纤云点头,随口道:“我们只是随便问问,既然是军事秘密,我们就不多打听了。”初荷望一眼纤云,为难道:“大姐,我们不知道可以,可三妹要找义父,咱们该如何向她解释呢?”“这个?”纤云也犯了难。程地虎晃晃大脑袋,不忍心道:“哥,两位姐姐又不是外人,就算苏翠儿在场也不会向她们保密。实话告诉你俩吧,苏翠儿料到土肥原会借道杨柳青袭击聊城,就派我俩以追赶叛贼李龙霆为名把暗中监视的鬼子赶走,乘机在小路两旁埋下伏兵,此时的范司令已经亲率二百多人在通往杨柳青的密林中守株待兔了。

”“哦,原来如此!”两人惊叹道。纤云又问:“那究竟又抓到李龙霆没有?”程天虎见弟弟毫无保留地一语道破,也抢着说道,“咳,哪里是李龙霆逃走啊,他还在司令部西侧的院子里押着呢。逃跑的李龙霆是由轩宇兄弟假扮的,他现在说不定正在树林中挥刀杀敌呢。”“太精彩了!”纤云拍手惊叹。初荷也道:“这次我们一定能大获全胜。大姐,我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三妹,你赶快写一篇战地快讯发给义母,明早就能见报。”纤云微微一笑,谦让道:“二妹,写文章你最专业,我只不过给你们打打下手跑跑腿;我看还是由我去转告三妹,你先把文章草拟好,一有胜利的消息立即用电报发给义母。

”初荷也没推辞,答应一声转身去了。程天虎问纤云:“陈姐姐,二小姐的伤怎么样了?那老尼姑一直在那里守着,凶巴巴的,我们也不敢去探望。”程地虎也道:“是呀是呀,二小姐伤的那么重,我一直都在牵肠挂肚;快说说,她现在到底怎么样?”纤云又一笑,说道:“你兄弟俩还挺关心我三妹的,我先替她谢过。她现在已经好多了,听老仙姑说有个三五天就能下床走路。你们不用怕,等今夜打完仗我领着你兄弟二人去看望她。”三人没有时间多攀谈,因为此时双方打得正激烈。

纤云去照看树琨,双煞兄弟带人急匆匆赶往村口。金大志和苏翠儿并肩指挥作战,旁边还站着半截铁塔一样的黑鲨,他因为肩头的枪伤还没好,被苏翠儿留下守营。苏翠儿一见双煞兄弟来到,忙问道:“两位大哥,计划实施的可否顺利?”程天虎一竖大拇指,夸赞道:“我程天虎一向很少服人,可今日对你是心服口服外带佩服;林中的小鬼子望风而逃,范司令已经备好大网等待捉鳖了。”苏翠儿大喜,转头对金大志道:“金营长,让人严密注视杨柳青方向的动静,发现开火马上给五义兄弟发信号,让他们全力以赴攻击高唐城。

”五义兄弟从聊城新调来的三百士兵被苏翠儿秘密派往了高唐城东,只等着范筑先得手立即攻城。金大志把望远镜交给大个子黑鲨,让他发现树林处有火光立即报告。布下天罗地网阵,只等飞蛾自来投。这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也是最难耐的等待,就连运筹帷幄的苏翠儿都感觉自己的心在狂跳不止。而有个人比她还心急如焚,还充满期待,那就是埋伏在密林中的范筑先。范筑先估计赶往聊城偷袭的鬼子应该不少于五百人,就把机枪分散开架设在小路的两旁,拉出足有二里地长的伏击圈,只等全部的鬼子进入一起开火,使之无处可逃。

月黑星疏,寒风凛凛,埋伏在林中的二百多人大气都不敢喘,若不是心中涌动着难以抑制的激动,估计整个人都会冻僵。正在他们等的心烦气躁之时,小路上由远而近传来了沙沙的响声。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在凝神倾听的范筑先耳朵里却格外清晰。他立即意识到:小鬼子上钩了。土肥原为一举占领聊城,这次亲率八百多名伪军和鬼子前往。为了自身安全,他由四个弟子保护在后方督阵,而领头的就是白天侦察过地形的伊藤次郎。小路虽然狭窄,但是到了夜里已经结冰,并不十分难走。

鬼子的步伐又急,不一会一条巨蟒样的黑影就隐隐约约映入了范筑先等人的眼帘。伊藤次郎已经把地形熟记在心,匆匆的脚步很快进入了伏击圈,范筑先握着盒子枪的手都在颤抖,那是因为胜利的喜悦已经提前在心头绽放。面对死神的降临鬼子们毫无察觉,依旧在鱼贯地行进,可正当范筑先算计何时收网时,突然从队伍的后面响起了清脆的马蹄声,随即听有个人高声喊道:“土肥原师长,快回来,前面有埋伏!”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土肥原大惊失色,因为他听出是伪军队长李龙霆的声音,立即命令队伍停止前进,并后队变前队迅速按原路撤回。

范筑先气的一跺脚,因为鬼子还没有完全进入到伏击圈内。他见鬼子急于逃离,立即大喝一声:“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随即扳机一扣,一个小鬼子顿时中弹身亡。枪声阵阵,喊杀震天,密集的子弹雨点般射向惊慌失措的鬼子,眨眼间就横七竖八躺了一路;没有击中的鬼子也因急于逃命自相践踏,八百多人的队伍很快死伤过半。土肥原被骑马赶到的李龙霆一把拉上马背,懊丧不已的他在马上连鸣几枪,企图制止住士兵逃命的步伐进行反击。可没等队伍企稳,范筑先已带人冲杀过来,尤其是奇侠营的几十位侠士,犹如虎入羊群一般,刀光霍霍,把小鬼子杀的晕头转向、血肉横飞。

土肥原见大势已去,让李龙霆调转马头,直奔高唐城驰去。离高唐还有一里多路时,迎面正碰上从大槐庄节节败退下来的松田,松田溃败是因为发现有人抄了他的后路——刚刚占领的高唐城内已经喊杀阵阵、火光冲天。三面受挫,老谋深算的土肥原也没了主意,又不敢停留,召集仅剩下二百多人仓惶向济南方向逃窜。范筑先和金大志的队伍会合,正欲再追杀一阵,忽见大槐庄方向也燃起了熊熊大火。两人不明就里,赶紧率人回撤,让即将成为瓮中之鳖的土肥原侥幸逃之夭夭。

大火烧的十分怪异,把整个的临时司令部化为灰烬。毋庸置疑,肯定是队伍里出了内奸,且这人诡计多端又出手干净、利落、狠辣,从看守李龙霆的四个士兵轻易被杀就可见一斑。这个可恶的内奸会是谁呢?在没找到确凿证据之前又不敢妄自非议,大伙只是昏天黑地的大骂一通。第二天一早,范筑先让人打扫完战场,留下仝成仁和巴虎带领三百士兵镇守高唐城,其余人马则浩浩荡荡返回聊城。虽然打了个前所未有的大胜仗,但结局却不尽如人意,大家一路上都议论纷纷。

范筑先瞅了一眼身旁垂头丧气的陈元化,忍不住问道:“老侠客,恕范某多言,你与老仙姑之间究竟有什么过节?还有你和李龙霆师徒之间,为何也是剑拔弩张?”陈元化满脸愧色,在马上一跺脚,一声长叹道:“唉!范司令,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就容老朽从头说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