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爱的世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已经过了一个月了。自从我的女朋友——死与交通意外以来。上了高二大约一个月左右,那是一个晴朗的好日子。“悠纪!”脸色凝重的深春,叫住了放学后和平常一样步出教室的久远悠纪深春就是白咲深春,是个十六岁的高二女生。身高比我矮一点,发型是齐耳的短发,细长型的身材,客观来说算是长得还不错,但脸庞仍带点稚气。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双大眼睛,眼角微微上扬,让人感觉出她的强势。如果硬要给她一个称号的话,‘像个小男生似的美少女’算是挺贴切的说法吧。

跟我一样没有特定的昵称,不过有人叫她——‘爱与和平的天使’。我跟深春也就是所谓的‘青梅竹马’这种关系。从幼稚园、小学到国中,全都同班,这十二年来,简直就像是一个阴谋一样。就连高一刚入学的时候,我跟深春还是被编成一个班。“这一辈子。大概都没办法跟这家伙分开了......”本来我已经抱着放弃的心态认了,但在升上高二的时候,我跟深春终于第一次分到不同班级。......而这个深春现在正直视着我。她的视线与其说是‘强势’,根本是已经带着‘杀气’了。

在她的视线强力盯视下,我发现自己连冷汗都冒了出来。这种情形用‘鬼气逼人’来形容,真是再贴切不过了,简直是世界上最恐怖的表情。......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认识她超过十年以来,几个在精神层面上造成的严重心灵伤害。那是足以将‘青梅竹马’这四个字所联想到的甜美幻想,完全打碎的无数惨剧。比如说,幼稚园陪她玩扮家家酒,最后差点被迫吃下硼酸做的团子;小学时玩医生游戏,结果差点被解剖;国中文化祭的戏剧表演,几乎被她‘很认真地’在舞台上砍死;高中入学成绩发表时,由于她太过兴奋,竟然对我施以眼镜蛇缠身固定,害我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礼拜......呃呃......为什么我还能活到现在呢?......总而言之,说到深春我就只会想起这些惨痛的经验。

这已经像是社会常识一样,烙印在我的脑海里了。哒!我毫不犹豫,就像是发现有狮子正在朝自己靠近的蹬羚一般,一转身就打算逃走。完全不需要预备动作地完美转身,然后冲刺,但——“啊!悠纪!不要逃啦!”深春瞬间就逮住了我,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腕。不愧是从高一起就是田竞队短跑的王牌选手。这种爆发力可不寻常,她的握力跟腕力也非同小可,不管是什么运动,相信深春应该都可以表现得很好吧...“......唉。”本来我就不认为自己逃得过深春的手掌心,因此只好一边叹气,一边乖乖地转身面向她。

“......干嘛啦,深春。”“悠纪,可不可以跟我来一下啊?”尽管语尾是疑问句,但深春根本不等我回答,就拉着我的手走了。她的短裙在空中翻飞着,我跟在头也不回的深春身后,感觉自己就像是只要被拖去卖的小牛。沿路有着不少冷眼看着我们的女生,也有透着羡慕眼神的男生。喂!要是你们很羡慕的话,那就跟我交换啊!不过,你们的生命安全我就不敢保证了哦!很快地,深春就把我带到了目的地,学校的屋顶。屋顶。午休时间我偶尔会在这里吃饭,那时候,身边大概还会有几个其他的同学。

不过,现在并不是午休而是放学时间。因此没有别人在。深春小心翼翼地打探了一下周遭,小声地说道“太好了,没有别人”。为什么没有人需要那么高兴呢?我心里充满了不祥的预感。我试着在脑袋里演练情况。*连续剧或漫画经常出现的情节之一“喂喂,你可不要给我太屌唷,我警告你。我们已经不爽你很久了!”“啊,不要啊!”哒哒哒哒噼里啪啦“给我扁!”“呜哇。”碰碰碰碰,海扁一顿!“啊,住——手——啊——”............嗯嗯,大概是这种感觉。

*连续剧或漫画经常出现的情节之二“怎么啦?绯山同学,干嘛把我叫到这里?”“呃呃......稻叶同学,我...我喜欢...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啊!当然OK啦!我也是五年前就喜欢你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不爽,嗯嗯,不过,就是这种感觉吧。............唉............这次的情况应该是‘一’吧,肯定没错!碰!像是要验证我不祥的预言一样,我的背部突然被粗暴得推撞上一公尺半高的围栏,虽然不是挺痛的,但却十分恐怖。

接下来,深春为了不让我逃走,两手穿过我的两侧紧紧地抓住围栏,将我困在中间,看起来就像是不良少女要对路人施暴的样子。唉,接下来我会变成怎样呢?话说回来,到底为什么我要被如此对待啊?我最近应该没做什么会惹深春生气的事才对啊!自从分班之后,两人单独说话的机会也变少了呀。我毫无来由地望着天空,神啊,要是您真的存在的话,就请您救救我吧!我愿意为五岁的时候把神社里的神像全部烧掉的事道歉。那都是因为深春这笨蛋提出了“神像可不可以烧啊?”这种蠢问题,都是深春不好啊!阿门。

......不过,碎碎念了这么久,会令我怕到缩起背脊的残酷暴行,却一点开始的迹象也没有。仔细一看,深春还是低着头,维持着撑住围栏的姿势。“深,深春......?”我带着扭曲的笑容,沙哑地叫着她的名字。深春回应了我的呼唤,带着一副坚决的表情抬起头。那该不是“我要宰了你!”的决心吧?我认真地有了赴死的觉悟......“悠纪!”“嗯,呃呃......”我努力虚张声势地回答,不过声音一直卡在喉咙里。“我跟你说唷......”......?深春的声音不可思议地微微抖着,连耳朵都涨红了。

......看来是火大到最高点的样子。啊啊,果然我就要死了,我就要这样消失了吗?南无阿弥陀佛......回想起来,我的人生充满了懊悔,真抱歉啊,我居然被生出来。“我到底做了什么......”我喃喃自语道。“我,我喜欢你。”我跟深春几乎是同时说出口。“......”我沉默了。“......”深春的眼睛直盯着我,一动也不动地超恐怖。............现况分析——错误。思考回路六十四倍速启动——失败。发生恶性变化。五感确认异常。

第六感出现不明识别反映。认知能力消失。自我同一性毁损。前方出现不明物体!哔哔,无法回避!脑海里的伟人说:“你已经死了。”第二人格的声音说:“不可以逃避。不可以逃避。”现况再分析......警告,警告,警告,来不及了。深呼吸。呼——冷静点,悠纪。选择指令。‘战斗’‘逃走’→‘逃走’“......喔喔,不好了。我得赶回家去看‘美味餐厅一级棒’的重播。”“不要装死啦!”但是我根本没有地方可以逃。“我再说一遍唷。悠纪,我喜欢你。我希望你能把我当作恋爱对象来看待,而不是青梅竹马。

”挑眉注视。淡淡的香味。浅浅的口红。湿润的眼眸。泛红的脸颊。“......呃。”老实说,还真有点心跳加速。主人公悠纪遭到精神攻击,损失了五千万点的HP。悠纪死亡。啊啊,就这样被击沉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悠纪!你要成为真正的人类,还需要累积两千亿五千零十一万又三十五点的人生经验值啊——!罗嗦!“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深春又再讲了一次,这次像是怒吼般地叫了出来。我能怎么办呢?“......呼。”总而言之先喘口气吧。我仿佛感觉到我的生命,也跟着那口气一起悄悄地离开了我。

“......你是认真的吗?”我明确地询问着她,深春以很认真的表情慢慢地点点头。看起来好象是认真的,没有被什么可疑家伙洗脑的样子。“呃呃......什么时候开始的啊?”“很久以前。”“很久以前是多久以前?”“两岁的时候。”“真的假的?”别说是恋爱的感觉了,两岁应该连自我的概念都还没确立吧?“......抱歉,说两岁是开玩笑的。不过我真的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久到我已经不记得确切是什么时候了,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

”“......那,那为什么现在才告白呢?”“因为今年开始,我们就不同班了啊!见面的机会也变少了——我觉得你好象要离开我了嘛!”“......这样听起来好象还挺有凭有据的。”“恩,那你的回答是?”“......让我再好好想一下吧!”“知道了,我会等你。”说完之后,深春的表情突然开朗了起来。在她离去之后,我一个人蹲在屋顶上,发呆地看着围栏外的景色。校门、操场、马路、公车站牌。放学的学生、开始活动的体育社团、连交响乐社团的演奏声也隐约可以听得到。

“啊啊~~青春啊......”......老实说,从很久以前我就约略有这样的预感了。真的,从很久以前。不过我一直装着没注意到深春的心情,因为我觉得那很无聊,也很麻烦。不,应该是说,我刻意要那样想,因为我意识到这个转变是很可怕的,反而青梅竹马这种有些麻烦又带有点烦躁的感觉,还比较好一点。或者说是暧昧不明也有它的好处吧?......所以,我并不想破坏目前这样的关系。“我真是个不成材的家伙。”带着自嘲的口吻,我喃喃自语着。

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呢?这个回答可不能拖太久,那家伙可是很沉不住气的。不过,如果是稍微思考一下,就可以得到答案的问题,那我也不用这么苦恼了。......啊啊,我最讨厌烦恼了啊。......虽然已经习惯了。此时,我突然看到深春的身影穿过正在经过校门的一群学生中。那家伙的脚程真是有够快的啦......刚刚还在我身边的呢!田径队都在操场上联系,看来她今天是想要翘掉了。嗯,我可以了解她的心情啦!深春穿过人群,努力得奔跑着。

那家伙的习惯就是,碰到了令她害羞丢脸的事情,就会全力奔跑。深春以爽快的速度向前跑着,出了校门之后,经过了巴士站牌、便利商店、公寓前、还有一个十字路口。红绿灯正好由红变绿。深春就像一阵风、爽朗地、轻盈地、爽快地、畅快地、敏捷地、毫无警戒心地、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一辆无视于灯号的大卡车突然从左边冲出来,深春的身体飞了出去、在空中——那么轻盈得、像在空中飞翔地轻盈、那么、那么地轻——让人几乎要误以为、生命的重量就是这么地轻......这么轻飘飘的............深春。

一个少女倒在血泊之中,旁边停了一辆卡车。驾驶员呆坐在驾驶座上,卡车的保险杆凹了一块,就连挡风玻璃也染上了满满红色的液体和不知道是黑色还是咖啡色的东西。你给我等着,在警察来之前我一定要杀了你。我抢走了他的手机,摔坏之后再狠狠得丢掉。结果手机打中了旁边看热闹的人,流血、惨叫、怒骂、殴打、殴打、殴打、叫唤、语无伦次地喊着,不停地喊着、狠狠得踹、狠狠地踢,怒吼、怒吼到像是脑袋坏掉了一样,像是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了一样,我要把所有的东西都破坏掉!像是发狂了一样,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只要我疯了的话,就可以解脱了。

但是我的心里还残留着一点理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抓狂吧!我像是发疯似的,吼着没人听得懂的话。人群远离我,用带着厌恶、污蔑、嘲笑、还有怜悯的视线盯着我看。我无所谓,你么就这样看着我发狂好了。不要看深春的尸体,不要看,不准看!给我离深春远一点!没错,就是这样。喂,我到底该怎么办呢?走在血海之中,我靠近了深春的身体。艳红的血浓得像是要把我的脚黏住一般的,我缓缓地走着。

她的身体勉强还剩下个样子。看着变得诡异谲异常的深春,我倒宁愿她不如变成碎掉的尸块或许还好一点。我抱起深春......眼泪掉了下来。我终于发现到自己正在哭泣着。“深春......”没有回应。真的变成了一具死尸。血跟内脏、脑浆全部都散了一地、真真正正地、变成了一具尸体。“......我喜欢你。”轻轻说了这么一句。“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啊,真是太丢脸了。

一边流着鼻涕,一边哭得乱七八糟,还全身沾满了血,这实在是乱屌一把的场面。别说什么交通意外现场,这看起来应该比较像杀人事件的现场吧?犯人就是我。周围的人对我都投以不善的眼光,不过无所谓,我都无所谓了。我一点现实的感觉都没有,这是什么?做梦吗?我在梦里吗?太夸张了,简直是疯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无厘头的事情?为什么是深春?一直到刚刚为止,深春都还是活着的啊!到底为什么?现实、死亡、没有道理、没有理由这到底在干嘛?“我一点都不懂啊,混蛋!”我狂叫了起来。

眼泪混着鼻涕看起来超丢脸地狂叫。像是要抓狂了一样的狂叫,不停得大喊。“我喜欢你啊,深春!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啊!我喜欢你啊!为什么现在一切只能变成过去式了啊!混蛋!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啊!我喜欢你,摆脱你跟我交往吧。跟我交往啊,跟我交往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好爱好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吗?我好开心啊!”一瞬间,一句没啥紧张感,充满了喜悦的声音在我脑后响起。..........................................是深春的声音。

我转过头,深春就在我的身后。我的大脑迅速回到现实生活,意识也趋于正常值,浑沌的感觉正在远离我。“............啊............”我小声地呻吟了一下。啊啊,对喔。我完全地忘记了这一点,实在是一时情绪失控,大脑乱到我完完全全地忘记了这一点。............话说回来,这个世界上也是会有这样奇迹的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