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古老的密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您想要的网都有_本站小说更新快,欢迎大家光临!,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正文第一章古老的密室,那是星期五的下午,明天开始就是五一放假了,所以大家都很勤奋地搞大清洁,到处都是**的,有同学提拖把,有的扫蜘蛛网,有的在摆桌子。 小说城,点,阅读原文小说城,点,阅读原文高二(3)班。“李洁波,看下你负责的窗户,太不干净了吧。”班主任李万家查看了一下窗户,表示对这次的清洁,很不满意。“是,是,不好意啊,老师。

”李洁波对着班主任点头哈腰,堆笑着说,一副掐媚讨好的嘴脸。 等到班主任走了之后,他立刻黑下了脸来,对着一边的另一个男生,爆怒道:“他妈的!叫你擦一下玻璃,结果擦成这个死样,害得我被老师骂。”李洁波把刚才在老师下受到的怨气,一股脑地泄到白辉身上,事实上,这本来就是他的工作,白辉只不过是被威胁替他工作的。李洁波就是这样的人,在老师面前装成好学生,背地里却是xìng格恶劣的家伙,经常欺负同学,无奈他体形壮硕,而且还有一票子兄弟,所以大家都奈何不了他,而且他成绩还不错,老师也是比较相信他,犯了什么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好意。”白辉朝李洁波道歉,虽然心里很气愤,但是也没有办法,能忍就忍一下吧,不要和别人起冲突。周围的同学都是默不作声,在看笑话,反正不关他们的事,人就是这样的,受到欺压就不敢反抗,这让白辉的脸更红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李洁波训斥,自己却不能反抗。李洁波的愤怒依旧没有消减,继续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再擦一遍!”“哦。”白辉微微应声,连忙拿起抹布,走到走廊边上,开始重新擦窗户。擦了一会,透过玻璃可以看见,李洁波用一种极度让人讨厌的面孔,很拽地说:“**的,这擦玻璃擦得跟你妈的脸一样。

”徒然!就像胸口被重重地刺了一下,白辉握着抹布的手僵硬地停了下来,保持着擦玻璃的动作,没有动弹。眼底下有一丝水雾,一团怒火,猛地燃烧开来,他恐惧着李洁波,但是这句话绝对不能当做没听到,侮辱他的妈妈,这比侮辱他自己更加难受。他把手上抹布朝地上猛地一掷,走进了课室,忍住快哭出来的声音,对李洁波吼道:“不准你骂我妈!”李洁波一愣,没想到白辉还来气了,不过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实在不能让人心生畏怯,反而笑道:“哎哟,怎么了,就骂你妈!来打我啊,死叼。

”说完还,做了个挑衅的动作,把自己的脸向前凑,用手点了点自己的脸,就像是示意白辉往那里打一样。“唔。”白辉一咬牙,他以前也和李洁波打过架,只不过每次都被他打趴下了,因为白辉xìng格不喜欢和别人冲突,没有李洁波那种狠劲,尽管害怕得很,可是这次不一样,他侮辱了自己的母亲!而且自己都站出来了,退回去,更加没有面子,同学们都看着呢,以后肯定成为笑柄,也别想在这个班待下去了。一想到这里,白辉鼓起勇气,大吼一声,朝李洁波一拳打去。

这个完全在李洁波的意料之外,没有想到白辉竟然有那个胆量。“砰。”拳头直勾勾地打在李洁波的脸上,把他打退了几步。白辉心生恐惧,全身都在抖,所以这一拳根本算不上有多疼。这一幕被同学们看到了,大家都倒吸一口气,开始低声地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白辉竟然敢跟李洁波打架,找死了吧?”“哎呦,真可怜啊,肯定又要被揍了吧。”“忍一下,不就算了,还自讨苦吃。”“李洁波可是学过泰拳的,听说还拿过市里二等奖,白辉打得过才有鬼呢。”个别爱起哄的同学还笑道:“打架咯,爆米花谁要?”同学们的话,都是不带好意的,戏谑地看着白辉,这让白辉很受打击,看来大家都不敢反抗李洁波呢,明明联合起来的话,李洁波不足为惧,可是没有人敢站出来,甚至劝架的都没有,看戏一般,期待白辉怎么被打。

李洁波缓了过来,虎目一瞪,气得脸都红了,脖子上的血管就像要跳出来一样,不由分说,狠狠地朝白辉踹了一脚,把白辉直接踹到了地上,疼得白辉都麻痹了。“妈的!敢跟我打!?死字不会写啊!?我现在就打到你妈都不认识!”李洁波气势汹汹地走来,整一个黑面包公,大家都知道这一次李洁波是真的生气了。白辉也不是软蛋,一旦火起来,可是很凶的,见到李洁波朝自己走来,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和李洁波厮打在一起,他一直是很遵守纪律的人,不喜欢惹事,但是到了这个一步,佛也有火啊。

“哐啷——哐啷——”原本被摆好的课桌,因为两人的打斗,乱成一锅粥。看到这个情况的同学无不惊讶道:“我擦,白辉竟然和李洁波打得不分上下。”“呵呵,你看什么呢?大部分都是白辉在挨打好吗?只不过他的确很猛,被打退了,又冲上去,他是没感觉吗?”两个人越打越凶,白辉虽然被打得鼻青脸肿,嘴角流血,但是下手却是更加凶狠了,顾忌和理智的束缚,在崩溃,原本李洁波还不放在眼里,谁知道白辉越打越凶,不要命地打,就算被打退,立刻又会冲回来,表情跟恶鬼一样,十分骇人,透露出血腥的戾气,于是渐渐落下了下风。

可是毕竟李洁波比较强壮,这是他的优势,李洁波躬下身往前突进,抱起白辉,摔倒了地上。“砰!”白辉的后脑勺重重地撞到地上,顿时震得他头昏脑胀,耳朵一阵嗡鸣,差点昏厥过去。李洁波趁着这个机会,整个人压住白辉,不知轻重地一顿胖揍,旁边的同学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胆小的女生都不敢看了,这样下去怕是要出事啊。“算了,李洁波,再打下去,就出事了。”“对啊,算了吧。”听到同学们纷纷劝告,李洁波也冷静了一下,扯住白辉校服的衣领,怒道:“下次还敢不敢拽我?!”白辉苦笑,几乎被打得不知东南西北了,眼前天旋地转,用嘴角坚定地挤出两个字:“去...死...”“cao!”李洁波怒火更甚,挥拳就要打下。

“住手!”突然一个声音喝住了李洁波,那是严肃却又动听的声音。李洁波呆了一下,转过头,现是姬昭,是大家公认的班里最漂亮的女生,大部分的男生都对她有好感,因此在男生里很有人气,而且身兼班长,大家都很听她的。姬昭走出人群,对着李洁波道:“我刚才去叫老师了,还不快收手?”“切。”李洁波砸了下嘴,姬昭也是他追求的对象,还是给她一个面子吧,于是从白辉身上站了起来,自顾自地走到了一边。就在这个时候,班主任李万家到了,一进到课室,看到满地狼藉,气不打一处来,生气地质问道:“怎么回事!?”李洁波恶人先告状,装出一副自己才是受害人的样子,指着白辉道:“老师,刚才我不过提醒了一下他清洁要搞好,他就生气了,和我打了起来,好不容易才被我制住。

”李洁波的话,要说假话,也不假,因为他确实是要白辉搞好卫生,可是这完全是断章取义,另外一部分被他隐瞒了。班主任把目光投向站了起来的白辉,沉声问道:“是这么回事吗?”“不...”白辉刚要说话,李洁波立刻打断了,大声地说:“老师,他想要狡辩,同学们都看见了,是他先打人的!对吧!?”李洁波转过头向一边的同学们‘询问’,同时眼神透出凶光,那个意是说:“不附和老子的话,绝对让你们死得很难看!”受到李洁波的威慑,大家都被吓了一跳,不敢违背,如果违背李洁波的意,天知道会生什么事,只好应承道:“对啊,是白辉先打人的!”“没错,我们都看到了。

”“是啊,是啊。”同学们都一致认定是白辉干的,所以班主任也信以为真了,况且李洁波是优秀的学生,不可能做出这些事情的,相反,白辉是个差生,该要相信谁,不是显而易见了吗?白辉在班里的成绩,算是倒数的那一部分,也就是‘拖后腿’的那种。每次考完试,总有一些老师会愤愤不平地说:“看啊,这次又有人不及格,拉低了班级的平均分。”白辉就是其中的一员,事实上,在初中的时候,白辉是尖子班的学生,头脑灵活,维敏捷,而且又遵守纪律,很多老师都很喜欢他。

但是上了高中以后,一切都变了,因为有些事情,改变了他,将他学习的动力,毫不手软地抹杀掉了,然后他开始堕落,成绩开始下滑,整个高一都是玩手机,睡觉,看小说度过的。老师曾经这么评价他:“白辉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学生,只是不认真学而已。”老师多次找他谈心,可是情况没有好转,渐渐地,老师都一致认为他无可救药了,把他调到了课室的最后一桌,让他自生自灭。如果说他是坏学生又算不上坏,不打架,不吸烟,只要不去惹他,他也不会做出违反校规的事情,因此他在班里是独树一帜,好的不能接受他,坏的又找不到一起的理由,两边不讨好,所以白辉没有朋友。

老师经常说,不会因为同学成绩而有所区别对待,在老师眼里,所有同学都是一样的,这不过是痴人说梦,老师偏袒的终归是成绩好的学生,这一点白辉深有体会。“老师...”姬昭无法认同白辉被冤枉,正yù为白辉平反。白辉却突兀地主动喝道:“对,是我干的!”反正老师不会相信他,同学也认定是他干的,只有姬昭一个人,还不如不要拖她下水,很难保证李洁波会不会针对她,她能够帮自己说话,白辉已经很感激了。班主任没有料到白辉打架还那么有底气,顿时怒了,更加大声地喝道:“今天你把所有卫生搞好,否则不准走,五一回来,叫你家长来学校!”说完,转身离开了课室,引得同学们纷纷偷笑,李洁波得意洋洋地说:“白辉,没有能力,就别学英雄,我要弄死你,很简单的事情。

”*********rì落黄昏,明天开始就是五一假期了,大家都很兴奋,所以放学回家的上都有说有笑,白辉默默地收拾着东西,没有一个人等他,因为他在学校里总是独来独往,渐渐地也就没有人跟他说话了。白辉也不觉得孤单,那些虚伪的朋友,不交也罢。孤零零地打扫好课室后,白辉锁好了课室了门。简单地擦掉了脸上的血后,尽管一碰就会疼得要命,但是至少外表看不出来,顶多就是看上去胖了一点。打架的事情,他很快就忘掉了,既然没有能力改变,就只能适应,但是对李洁波的恨意,越深厚,也憎恨自己的懦弱和无能。

明天就是五一假期,他要回老家一趟,因为那里很久没有去过了,说到底只不过是老房子,而且还在郊区,农村的地方,来回一趟非常麻烦,那里是nainai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为什么说曾经呢?因为nainai在半年前去世了,那座旧房子也就空了出来。nainai在白辉的记忆里总是很慈祥的,对他非常好,nainai的去世,让白辉曾经有好一段时间处于悲伤状态,为了纪念nainai,所以白辉总是有空就往旧房子跑,帮nainai的旧房子打扫卫生,爸爸和妈妈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不回家,所以白辉活得很zìyou也很孤独。

没有朋友,没有父母的关心,nainai在世的时候,就是白辉唯一的支柱,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从学校直接坐车,到了郊区,还要走半个小时的程,这一段很辛苦,而且很难走,那个农村在山上面,爬山什么的最辛苦了,如果是下雨更加麻烦,全部是黄泥土,一脚下去,就像踩在狗屎上。好不容易爬到了山上,白辉喘着大气,然后径直朝老房子走去。老房子非常古旧,还保存着nainai生前的用具,白辉通常是在这里留宿一晚,第二天再离开,因为晚上这里没有车。

住这样的房子怪yīn森的,而且非常偏僻,到了晚上鬼哭狼嚎的,恐怖非常,但是白辉却不怕,因为这是nainai的房子,就算是遇见鬼,也是遇见nainai的鬼,nainai是不可能害他的。白辉拿出扫把,开始打扫屋子,打扫到卧室的时候,忽然现床底下好像从来没有打扫过啊。于是白辉把床底下的东西纷纷拿了出来,有竹篮和破旧的旅行箱,各种零零碎碎的东西,积累了一层厚厚的灰。“咦,那是什么?”把东西清出来后,白辉现床底下的地面竟然有一个突起的把手。

感到意外的白辉把床了移开来,人总是好奇的,不过白辉除了好奇,脑子里还有着奇奇怪怪的想,总是希望能够现一些特殊的东西,具有冒险jīng神。把大木床移开后,白辉走到了突出把手的地方,似乎可以打开啊。“唔...”白辉拉住生锈的把手,使劲地往上提,最后‘砰!’地一声巨响,整个水泥地板杯白辉打开了,溅起大量的灰尘,把白辉呛得要命。“咳咳....”白辉咳嗽了几声,伸出手把灰尘驱散,赫然现水泥地板下,竟然有一条通道!这一点,白辉从来没有听家人提过啊,木质的楼梯一直通道漆黑的下方,不知道下面是什么东西,怪恐怖的,由于长年没有打开通风,里面传来陈旧的霉味。

经不起好奇心的诱惑,白辉打起了手机的闪光灯,往通道里面照了照,现里面其实是一间密室!“吱呀。”一脚踏在木梯上,出木梯耸人的声音,好像随时就会崩塌的样子,使得白辉捏了一把冷汗。总算走到了地下,用手机的电筒功能照向四周,现这个密室简直就是一个恐怖的地狱,sè调昏暗血红,墙上挂着陈旧的羊头骨,还有各式各样的骨头饰品,手工jīng巧的饰镜,诡异恐怖的面具,sè调中人yù呕的挂毯,怪异的文字,有婴儿头颅大小的水晶球,就跟西方巫婆常见的房间一样,并且拥有一个共通点,就是设计上令人从内心地嫌恶。

无论哪一件物件都传达出制作者对世界的恶意,让人感到那股邪恶的意图。地面随意散落着古老的羊皮卷,上面的文字晦涩难懂,好像是英文又好像是希腊文,白辉只能看明白一些类似于魔法阵一样的图案。不知道为什么,一进来之后,白辉就感觉到不舒服,头晕目眩。白辉的正对面是一张古朴的桌子,上面放着一本书还有人的头骨,白sè的蜡烛。天啊,这些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nainai干的吗?周围放着许多动物的标本,有蛇,老鼠,青蛙,蝙蝠,都是一些令人恶心的东西,它们浸泡在透明的玻璃缸里,好像随时都会活过来。

白辉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甚至不敢呼吸,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桌子上面的那本书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白辉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翻开了第一页,由于年代久远,书页黄,好像随时就会散架一般。第一页,是怪异的文字,看不懂,所以白辉又翻过去了,到了第二页总算是有了中文。“以吾之血,让异界之灵诞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