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考试之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七月。采用三学期制的国立魔法大学附属的各高校、在定期考试结束后立刻、开始了夏天的九校对抗战的准备。这第一高校也没有例外。“达也”“雷欧……怎么了、大家都凑在一起”达也刚出指导室,就看见雷欧、艾丽卡、美月三人聚在一起。深雪因为九校战的准备,无论如何不得不先去学生会室,因为这个原因,不在这里。作为代替、只能这么说,穗奈香和雫都一脸担心地站在那里。指导室在教职员用楼层,学生使用的教室也在同一栋楼的同一层。但是,这没法成为学生都能通过的理由。

通过这里的同级生也好上级生也好、达也和他面前站着的五个人也罢,都是偷偷摸摸的,或者鬼鬼祟祟的,或者不怎么让人注意地,不让人看见地通过的。这也是,不是不可能的事。他们是很显眼的。现在也是,今天也是,总是这样。虽然是二科生但却被选为风纪委员,新入部员劝诱周的时候,其数个武勇传表现出他不一般的达也,在全校范围内也算是有名的人物。就在那不久之后,摧毁了恐怖组织的事情、暗地里处理完事就更别提了。艾丽卡是十人里十人都承认的,阳性的美少女。

美月也,虽然平日里是被深雪和艾丽卡两人夹在中间的普通人,但外貌是有点成熟的治愈系美少女,主要在上级生之间暗地里很有人气。雷欧和艾丽卡之间总是相互贬低,但他有着轮廓分明的外貌和卓越的运动神经,在女学生中确立了“有点在意的男生”的低位。然后再加上穗奈香和雫、在一科生中成绩特别优秀的两人。她们的容姿已经足够、别评入可爱的范畴了。这样的成员,超越了一科、二科之间的障碍站在一起,就算不愿意也很显眼。就算这样,现在,主席入学、今年的新入生代表、加上学生会成员的职位、难得一见的美少女的深雪不在的缘故,引来的视线还稍微好很多。

当然,不在意这些视线,轻易走近的人也有。例如,这个男生。“怎么了…这可是这边要问的台词。忽然被指导室叫去,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雷欧的回答,让达也恍然大悟、大概。看样子这些友人,是担心自己才聚集在这里的。一瞬,随便糊弄过去、这样的想法通过了达也的意识,但这是对她们的不诚实、于是重新考虑了一下。“来接受关于实技测试的事的寻问。”“……只是寻问的话稍微放心点了。那问了什么呢?”“概括地说,是不是故意放水,被这样怀疑了。”听了达也的回答,首先生气的是艾丽卡。

“那是什么啊?就算这么做,达也也什么好处也得不到啊。就像傻瓜一样。”全部都像艾丽卡说的那样那个,达也只是以苦笑回应。先不说为了提升点数而做不正的事,故意降低分数什么意义也没有。“但是,老师那么想的心情,我也似乎能了解。”“为什么?”雫小声问道,美月则是偏了偏头。“也就是达也同学的成绩,有着如此的冲击性的意思唷”对穗奈香的回答、不知该选用什么表情的达也,脸上再一次浮现出了苦笑。第一高校的、不如说魔法高校的定期考试是通过魔法理论的记述式测试和魔法的实技测试来进行的。

国语、数学、科学、社会学等一般科目、是由平时提出的课题来评价的。正因为是以培养魔法师为目的的高校教育机关的缘故,魔法以外的竞争被认为是多余的事情。记述式测试的是魔法理论、必修的是基础魔法学和魔法工学,选择科目是魔法几何学、魔法言语学、魔法药学、魔法构造学中的两个科目,魔法史学、魔法系统学中的一个科目,合计五科目。魔法实技是分为测试处理能力、容量、干涉力、这三个加起来的总和的魔力这四个种类。成绩优秀的人,会在校内网络里公开姓名。

一年级的学生成绩,当然,已经公布了。理论和实技合算的总和点在上位的人,依次排出了结果。一位是深雪。二位是穗奈香。雫是五位。熟悉的名字还有在第九位的森崎。名字公布的对象的上位二十名、全部都是一科生。单单实技的分数,虽然顺序有点变动,但还都是一科生顺带一提顺位来说、一位是深雪、二位是雫、三位是森崎、四位是穗奈香这样a组独占的形式,对此教师阵也稍微有点伤脑筋。但是理论的点数,一公布就引起了风波。一位、司波达也。二位、司波深雪。

三位、吉田干比谷。四位是穗奈香、八位是雫、九位是美月、十九位是艾丽卡、雷欧和森崎在排行榜外。确实一科生和二科生之间的区分在实技的成绩上占很大的比重,但一般实技拿手的话理论应该也十分理解了才对。理论上,以感觉理解,概念上不是很理解的人并不多。应该是这样的、但前三名内,两人都是二科生。仅此一点就是前所未闻的事,但达也的情况、平均点——并不是合计点——与第二名拉开十点以上,成为了第一名。“就算理论和实技再怎么不同,也是有限度的啊。

”“但是,达也故意放水这种事、无法想象。”对雫的客观评价,美月稍微有点生气地提出了反论。“这雫也知道啊。”“但是老师和我们不一样,并不是直接知道达也君他的为人。”穗奈香和艾丽卡两人说完离开了。“说的也是,对方是通过端末来知道我们的啊……”就像雷欧说的那样,这可以说是现代教育一个重大的缺陷吧。不过,像前世纪那样在同一个教室持着教鞭,能理解的学生内面也是有限的。所以现代的学校为了处理这个问题,代替前世纪的班主任制度设立了生活指导。

“……既然这样,向遥酱商量一下怎样?”对学校的不满、学校的问题的相谈,这可以说就是生活指导的职务。“遥酱”这一称呼的对错姑且不论,提案本身还是很合理的。但是,达也摇了摇头。“小夜老师的话,昨天已经和她说过了。实际上,今天会被叫出来的事也已经从她那里听过概要了。”“也就是已经先发制人了?”“别这么说。她只不过是新生的生活指导,没有这么大的权限。”很像艾丽卡的措辞,达也也笑着回答“……达也君有时候会说些过分的事呢。”但是确实如艾丽卡指出的那样,达也是会毫不客气地说话的一类人。

“哦哦!?”这个确实的吐槽,是雷欧发出的怪声。“……干吗”艾丽卡半睁着眼睛地问回去。“这个女的有时候还会说点正经话的嘛”雷欧瞪大了眼睛,像是自言自语地嘟囔着。“给我闭嘴”艾丽卡卷起笔记本向他挥下。顺带一提,情报系统如此发达的现代,纸的笔记本也不是不需要。特别是魔法学校,上着写字本身就有着重要意味的魔法言语学,比起情报端末手写的话更方便使用图形的魔法几何学的课程的学生,可以说随身携带笔记本的学生比普通科学校还要多。

“好痛……!”于是,雷欧抱着头,蹲在地上。这样的情景,只是他多说了些话付出的代价后,经常出现的事罢了。“……这个暴力女、我的脑袋可不是鼓!”雷欧认真的抗议,艾丽卡转向一侧装作听不见。三个月同样的事情如果反复进行不管怎样也会习惯了,当初惊慌得不知所措的美月也,脸上浮出了困惑意义上的笑容、两人之间的交流不用增加不必要的干涉,将脱线的话题拖回来的话,就可以将更严重的事态防患于未然。“那么达也同学、老师的误解解开了吗?”“啊,嘛、大概。

”“大概?”对于没有简短的疑问,达也有点不想说的表情和口气继续说明。“没有放水总算是能理解了吧作为代替,他们建议我转校。”“转校!?”“这是、究竟为什么?”和脸色大变地叫出来的美月和穗奈香一样,其他三人露出了类似的表情。“第四高中是九校中特别注重魔法工学的,他们认为我去那里比较好、的样子。当然我拒绝了。”终于松了口气的两人一同,显露出愤慨的两人。前者是美月和穗奈香,后者是雷欧和艾丽卡。另外,剩下的一人则是仍然维持着无法让人看到内面的扑克脸。

“……因为不擅长实技,就去不需要实技很好的学校,学校在自己否定吗?就算成绩差,达也的实技也达到了合格点了啊”“只是嫌碍眼吧。因为达也对魔法的方面很了解”“稍微冷静点,两人都”看着这放着不管的话不知道会烧到那里的趋势,达也开始着手于灭火活动。“就像雷欧说的,就算勉强及格也没有被强制做什么,所以没有什么实际的害处。说不定,真的只是善意的提醒。嘛、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是不考虑别人感受的善意呢。这就是独善吧。”达也以平静的口气对满腔义愤的两人说出了辛辣的评价。

可以说是正好达成了目标的冷却效果的深谋、本来想这么说的,可惜的是这回的结果,似乎反而使之恶化了。“但是,我想,说到底前提搞错的时候起作为教师就不行了。”雫以独特的平板的口气说出了无法形容的台词。拜其所赐达也说出的话也没那么毒了,就结果而言,应该让给她说比较好吧。“四高并不是对实技轻视。九校战的成绩反映了他们比起战斗向的魔法,更重视技术意义上难度高复杂工程多的魔法。”“是这样的吗?雫,你知道的真多啊。”“堂兄在四高就读的关系。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这就是确实的情报了。一同对雫的话点头的同时,达也对叫他出来的老师的不信任感也增加了。但、一直都是,在这里的人对他人的事、年轻的他们的兴趣并不会停留多久。“说起来,马上就是九校战的时期了吧?”那的台词让人回想起雷欧的话,达也点头回应。“深雪就在忙这个。工作车之类的工具之类的运动服之类的、要准备的东西有很多”“深雪、自己也要出场的把?真不容易啊”“深雪参加新人战的话应该会轻松获胜吧。却还细心准备,不容易啊”“不能大意。

听说今年的三高一条的御曹司也参加了”“哦……”“一条,十师族的一条吗?”“是吗,说不定是强敌呢。话虽如此雫,还真是知道得很详细呢?”艾丽卡这么一问,雫稍微有点害羞的样子。——还是表情缺乏变化,达也和雷欧还是很难区分她表情的变化。“雫在モノリスコードのフリークなのよ所以九校战也没回都去看的吧?”“……嗯,还好”“原来如此。确实,モノリスコード的比赛在全日本选手权和魔法科大学的国际亲善比赛以外、只有九校战呢”九校战、是以魔法竞技为目的的那些较少的舞台之一。

魔法科高校各校的定员是、第一至第三高校各两百名、第四到第九高校各一百名、合计一千二百名。与此相对的是国内十五岁的男女中,持有实用级别魔法力的人的合计人数,差不多每年一千二百到一千五百的程度。也就是说,拥有魔法才能的少年少女的希望成为魔法师、魔工师的人,几乎百分之百都会在入学到九所学校中。高校的魔法竞技、除去剑法和拳法等一部分的竞技,处于九校独占的状态。魔法竞技是为了提高关心程度、加深理解、加深社会对魔法本身的认识,九校战则是那很少的展示舞台。

“今年的强敌也是三高吗?”“大概”雫简洁地、但不知哪里无法高兴地点了点头。“今年不是处在看的一侧,而是竞技的一侧”雫的实技是学年第二。新人战比赛成员虽然还没有正式发表,但和深雪一样,被选几乎已成定局。“嗯……”轻轻点了点头的脸上,萌生出了干劲的芽.◇◆◇◆◇◆◇考试终了后,达也几乎每天放课后都在风纪委员会本部度过。暑假结束后马上就是学生会选举。新的会长决定后,新选任的风纪委员互相选举来决定新的风纪委员长。传统的来说、不如说从坏的传统上来说、风纪委员长的继承还没有一次正常地举行过。

几乎所有整理出来的活动记录都指出了这个事实——大体上是这个模式。尽管如此摩利从一年的时候就作为委员开始活动了,所以继承并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但她能看上的能成为次期委员长的二年生都没有风纪委员会的经验,而她想尽可能地让人没有困难地接管。——为了这个而作出资料的工作,全部都扔给了达也。“……总感觉自己被认为是个大好人了……”“极恶人和大好人吗。挺让人有兴趣的两面性呢。”“…………”由于是完全正确的吐槽,达也也找不到能回的话。

“但是这回,要感谢你体内那老好人的人格呢。因为有你的帮助,终于走上正轨了。”看着那默默继续工作的样子,果然还是感觉得到些罪恶感的。于是摩利也来辅佐了。但是、达也虽然不是多重人格,却在没有帮忙的情况下一个人持续制作着资料。可以辅佐的事,一件都没有。“不过,着手准备得真早呢”动着手的时候,忽然浮出的疑问从达也口中提了出来。他正在作的接任资料,差不多再过不到一周就可以完成了。在那之后,就算要做更详细的资料,也还有三个月的时间。

在那期间,不一定不会发生关于接任的大事件。这个资料。并不是越早准备好就越好的东西。“九校战的准备进入正式化的话,就不会有作资料之类的时间了。成员固定后就要开始出场竞技的练习、道具的安排、情报的收集、分析、作战立案、要做的事情像山一样多。”就情况看来,和达也也不是毫无关系。“九校战大概什么时候举行?”虽然这么说,在这里停止这个话题也有点太过唐突,意识的大部分回到制作资料上,达也带着惰性地寻问道。“八月三日到十二日位置的十天吧。

”“还真够长的嘛。”“嗯?不去观战吗?”“嗯,暑假每年都有很多事情要忙啊。”对达也的回答,摩利更加大幅度地歪了歪头。“……从真由美那里听到的是,妹妹每年都去观战,连我们出场的比赛都记得啊……?”达也差点把口水喷了出来。“不,我们也并不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起行动的……有时候也会分开行动。”“哦?……不,说的也是。就看着你们,也不是无时无刻都不离开的样子,不过总有点无法接受呢。”“本来,在学校里的度过的时间基本都是分开行动的”提出了客观事实、露出有点明白了的表情的摩利也暂时认同了。

“这样的话九校战的准备,也没办法把你叫来呢。”“诶,说实话进行什么样的竞技我也不知道。巨石代码和幻影击打倒是知道。”资料制作的同时的闲聊,对达也来说因这点程度的思考分割变的没有了睡意,对于没事可作,不如说什么都没法做的摩利来说也是不错的消磨时间,必要以上地说着。“那两个是非常有名的九校战在体育系的魔法竞技中也属于魔法力的比重较高项目的竞技。”“这个我也知道”手没停下来的同时,达也也附和道。“以前每年项目都会变更,今年也和每年一样采用的竞技是巨石代码、幻影击打、倒冰柱、高速射击、加速球、滑水战这六个项目”剑术的マーシャルマジックアーツ之类的格斗技系列的竞技、レッグボールやハイポストバスケット之类的球技则在别的大会上举行。

”“不觉得在加速球和滑水战中身体能力也很重要吗?”“也是魔法师也是人类。没有道理轻视身体能力。魔法师之间。一对一的决斗也是、最后需要的东西是身体能力、无论什么情况都不例外。这用不着我重新解释吧”“这也没错。”想起不少环节的达也,对摩利的话深深的点了头。“六个项目内、巨石代码是团体战、剩下来的五个项目是进行个人战的”“加速球是双打的比赛吗?”“这也是九校战比较抠门的地方。因为魔法力的比重较高,竞技都设置了独自的规则。

倒是有概括了规则的小册子,要看吗?”“嗯,之后看看。”达也停下了敲打着键盘的手,从摩利那里接过一本薄薄的册子。“印刷物倒是很少见呢。”“就九校战而言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假想型的端末有会消耗魔法力这样的想法。另一方面,魔法师以外用屏幕型端末的人,现在还是少数派。魔法师中,利用假想型端末的人也不断增加中”“原来如此。所以九校战,就用不需要实用情报端末本身的纸的印刷物了啊”“啊咧?达也君是假想型容忍派吗?”从达也的声音,大概听出了批判的成分吧。

平时阔达的言行和不擅长整顿整理和那微笑有时候糊弄过去也好,她是个有着非常敏锐的人。再次想起这件事的,达也慎重——但,手不停下地——选择合适的说法。“假想型端末对不成熟的魔法师会带来不好影响的主张,并不是毫无根据的特别是十岁的、正好在能力发展途中的人,假想型的使用应该尽量避免,我是这么想的”“……这也是一种想法吧。但因为对小孩有害、大人放弃其便利性不去使用的话,不觉得有点过分么”谈话暂时中断了。视线追着在显示器中自己输入的文字的达也,无法知道摩利以什么样的表情做着什么,但应该是在思索着他所说的话。

平时虽然装作破天荒的样子,但也没法完全藏住根的部分是很认真的气质。这又怎样、达也露出了微笑。“……话题偏了。”似乎自己内心还没有得出结论,摩利放下了这个问题,话题回到了九校战。“选手是本战、新人战、男女各十名合计四十人。新人战只能一年生出场,本战没有学年限制。虽然是这么说,一个选手能出场的竞技只能有两个项目,所以本战一年生是不可能出现的。新人战截止到去年都是没有男女区别进行的,今年和本战一样,男女分开进行直到去年女子项目都没有决定,但今年就不一样了。

”摩利是考虑到深雪才说的。女子的体力在魔法竞技中连战是非常困难的。虽然说平时都有锻炼,本来就华奢的圣体,还是能辅佐的尽量去辅佐一下、达也是这么想的。“六个项目中,四个是男女共通的。巨石代码是男子的项目、幻影击打是女子的项目巨石代码是唯一、要直接战斗的项目,男子限定的理由也不是无法理解。”虽然这么说,摩利的脸上却写着“没有意思”。从风纪委员会那里听来的消息、摩利的魔法是对人战斗向的东西,没有出场的地方而不服才是本音吧。

“也就是说,本战、新人战,男女各五人要在五种项目里选择两种,剩下的五人只要在一个项目出场就行了。谁在那个项目出场、或者有能力的选手只在一个项目集中精力,确实地瞄准优胜、在哪里赚点数、敌人的王牌在哪里出来和谁碰上……因为是团体战,所以作战是很重要的”“原来如此”“于是九校战,与选手不同的四人作为作战人员是被承认的不过,也不是每个学校都编成了作战队伍。虽然我们每次都凑齐一大堆带过去,但例如三高每年都不带作战队伍,那里是、全部都由选手自己分担工作。

”“然后每回都和本校争夺优胜吗。还真是有趣的事”“输给他们,也就只有三年前和七年前两回而已。九校战变成现在这样夏天的定例行事是在十年前。至今为止的九回中,我们优胜了五回、三校两回、二校和九校各赢一回”“今年是关系到三连霸的关系吗?”“没错。对我们现在的三年生来说,今年胜了才是真正的胜利”第一高校现在的三年生被称为“最强世代”。七草真由美、十文字克人、然后是渡边摩利。十师族直系有两人、和能与其匹敌的实力者。这三人凑在一所学校的一个学年虽然可以说是个令人惊讶的偶然、但是其他高校在学中的人中,也有已经取得a级判定的实力者数人。

今年的九校战,成员发表前的阶段,第一高校就被视为大本命。如果以九校战为对象进行赌博的话,今年一定全赌他们——就是有着这样的战力。“大本命吗?”“嘛。新人战的顺位加上去的话,只要没有大摔,本战的点数绝对是能胜利的。要说不安因素的话,是工程师的方面”“工程师?是说cad的调整要员吗?”“啊。是九校战的公式用语,也可以说是技术人员。九校战使用的cad被定为共通规格,只要是适合的机种都能使用。作为代替,只要硬件在范围内,软件的方面事实上、是无限制的。

范围内无论什么规格适合选手的cad都能得到,是否能完全地引出选手的能力,将对胜败起到很大的影响”起动式的展开速度是依赖于cad的硬件方面,魔法式的构筑效率则是会因cad软件方面而大幅左右的。一瞬的差距分出胜负的体育系竞技中,软件调谐的巧拙,确实有着重要的意义。软件的高度多机能上尽可能地好但超过了硬件性能的软件,只会阻害硬件的正常运行,反而降低了演算的速度。硬件的性能被限制的话,软件选择的重要性就增加了。这个条件、根据软件工程师的本事将会有很大的变化、达也是这么想的。

“和现在的三年级选手相比,缺乏工程师的人才啊。真由美和十文字对cad的调整很在行所以也不会感觉不方便……”“…………”看来摩利、对机械不拿手的样子。虽然是含糊的台词但达也正确的推测出来了这个事实、正因为知道了,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就那样随摩利说着,达也再次没入了资料制作中。※*※*※*※*※*※*※*※*※*※◎关于使用的cad九校战使用的cad在性能上有着使用限制。只要在这个规格内,cad的形状不做限制。另外、选手携带的cad个数也不做限制。

cad内输入的起动式上,有杀伤力的限制。警察省的方针附表上b级以上指定的魔法、或有同等杀伤力的魔法用起动式被禁止。杀伤性c一下的魔法对应的起动式中,嵌入也被加以限制。但、使用的cad被发现是非法复制的场合,那个选手被判为失格。再者、不管起动式有无,杀伤性b以上的魔法都被禁止。◎关于各竞技项目1.モノリスコード以男子为对象,三名为一队的方式进行的集团竞技。比赛,在室外设置的复数舞台上举行。使用的舞台是每次比赛大会的实行委员会指定的。

胜利条件有两种。一个,对方的队伍成员全员行动不能。但、物理的直接攻击被视为违反规则、违反的选手将被立刻取消资格。失格的选手被认为是行动不能。用魔法投掷有质量物体不算是违反规则。用魔法引起物理的震动波,这样的攻击是可以的。第二个胜利条件是,会对特定魔法式产生反应分解的直方体的柱子、用竞技用的cad里的编制程序起动式中发动作为钥匙的魔法式来分解,将内部隐藏的512个文字的随机文字输入端末。モノリスコード的竞技名,是由这个规则而来的。

不分解モノリス,用知觉系魔法将文字列透视出来输入代码的话,被判为无效。作为分解モノリス的钥匙的魔法式、被设定为射程距离最大十米。一旦分解后的モノリス的修复被禁止,但是用魔法阻止分解是可行的。2.ミラージバット以女子为对象的个人竞技。在屋外直径二十米,圆形的竞技场中进行,选手要将上空十米将投影直径二十厘米的发光球体,用长六十厘米的专用棒子敲灭。一回的比赛选手最大六名,十五分钟为一轮,中间休息五分钟的三回合制,以消掉的球体的数量来比出胜负。

光的球体是投影出的东西,颜色会因投影持续时间变化。红色二十秒、绿色一分钟、青色三分钟。出现频率与投映时间成反比。先到以光球为中心一米的圈内的竞技者有优先权,其他竞技者妨碍的话将会失点。竞技者离开了一米的圈内的话优先权也会失去。其他竞技者可以对其进行攻击。这个竞技的落脚地由场地的形态而改变难易度。九校战是在湖上水剂配置了直径一米的圆柱。选手在这个圆柱的落脚地上使用加速、移动的魔法来对目标进行攻击。落在水上则被减点,除了场外则失格。

但在空中出了场外不被判为失格。3.倒冰柱以男女为对象的个人竞技。室外设置的纵十二米,横二十四米的场地分成两半,两边都配置了纵横一米,高二米的十二个冰柱。将对手阵内的全部冰柱弄倒的一方胜利。不管弄碎或是削减或是溶掉,只要大小变成一半一下就被判定为倒了。自阵的冰柱自由的移动也没有关系,但是禁止柱和柱之间的接触。但、由于对方攻击的结果,发生的结束则没有关系。竞技者在舞台两端外面做的,能看到舞台全体的台上攻击敌阵的冰柱。为了不让冰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发生,将各个柱子的距离拉广可以说是战术的基本、在柱子要倒下的方向上用别的柱子来支撑、在防御规则上是可行的。

纯粹的比魔法力的竞技、可以说是体育系竞技中,最能体现魔法力的差距的比赛。4.スピードシューティング以男女为对象的个人竞技。以三十米前方的空中投射的飞碟的目标,在制限时间内破坏的个数来比赛。破坏飞碟的魔法种类不限。能攻击飞碟的幅度为十五米的范围之内,破坏偏出射击圈飞出去的飞碟没有得分。飞碟的投射机在射击圈的左右各配置了五台。飞碟是随机间隔、随机速度投射的、复数飞碟同时投射的情况也有。スピードシューティング的比赛中,有分数方式和对战方式两种形态。

分数方式是个人进行的,根据破坏个数的顺位而定的。对战方式是,使用红白两种颜色的目标,两位选手在同一个射击圈内瞄准自己的颜色的目标射击,来竞争破坏的个数。九校战中,将以分数方式进行预选,以对战方式进行决战。是看魔法的发动速度和瞄准的精确度的竞技。5.アクセルボール以男女为对象的个人竞技。通常是以双打来进行的竞技,九校战则是采用了单打来进行。纵六米、横三米、高三米的透明箱子的中央以高一米的网分开,直径六公分的低反弹软性球同时使用、以在制限时间内使球在对方的得分领域的回数来比。

擦边也算。基本的禁止事项有不能干涉对方场地内的球不能使球静止三秒以上不能对同一个球连续干涉三次。这三项。禁止事项犯了一回就算对方得分。场地原则上用魔法让球移动,直径三十厘米的圆形的拍子的使用也认可,不用球拍也没有关系。使用移动和加速术式直接操作球、加重的术式制造反射球的壁、使用自我加速术式用球拍打回球、根据选手不同的取向将变的很丰富、是个变化多端的竞技。6.バトルボード以男女为对象的个人竞技。在水上跑道上乘在长一百六十五厘米、宽五十一厘米的板上竞速的竞技。

九校战是绕着三千米的水路三圈。板当然没有动力。另外水路中有像瀑布状的高度差。选手将用魔法操纵滑板冲向终点。对其他选手的身体或滑板攻击的话当场失格。但是,对水面使用魔法的行为是可行的。只要不算攻击的范围内,让对方前进的路上的水面爆发也好凍住也行、竞争对手的妨碍也是这个竞技中所讲究的技术。栅栏之类的段差的话没有问题,但是用禁止通行之类的魔法行为的话就算失格。转自轻之国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