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作者:方寸光

声明:本书由万书网(w。txt2013。co)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J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十景缎(一)

苍野茫茫,残Y独挂西山,一PH绿Se泽的乾C随风兴波。

陕北一带的阔野,平静如昔。一名中年汉子漫步C间,三个孩子跟在后头,说说笑笑,没半刻停息。

那汉子踱步来回,停在一颗枯树下,忽然说道:“渊儿,你捡跟树枝,用剑法跟你师兄练J招。”那三个孩子一听,知道又是练功的时间,两个十来岁的男孩齐道:“是!”

年岁稍小的男孩捡了根长树枝,左手捏起剑诀,法度竟也甚是严谨。另一个男孩站开步伐,吐了口气。两童架式既定,旋及J上了手。余下那孩子却还是八、九岁的小nv孩,蹦蹦跳跳地到那汉子跟前,眨眨眼睛,道:“爹,文师哥这J下,就是指南剑了吗?实在没什么好看的。”那汉子拍拍小nv孩的头,微笑道:“瑄儿别胡说,乖乖看清楚师兄们的招数。”

但见持枝小童招招挑刺,力道甚微,方位却十分稳固,另一少年左掌右拳,劲力却大得多,上击下劈,拳掌忽地调换,变化开阖,竟是极高明的功夫。

那汉子看了十来招,道:“好,停!”

两童各自收式,跑到汉子身边。那汉子接过树枝,道:“渊儿,你刚才刺左肩的这一招,后着施的不好。该当如此转过剑锋,这般转刺……扬儿也是,如果这一拳改打小腹,你师弟便要输……”

小个男孩专心听着师父讲招,小nv孩坐在C地上,仰望父亲又说又比,似乎甚感有趣。直到夕Y落尽,朗月在空,四人这才慢慢出了C原。

如此日落月起,不知J多时光,来到这C原之上的,却只有三个人了。两个小男孩已是神采飞扬的青年,身后的nv孩也出落成了俏生生的少nv。

三人来到那颗孤立原野中的树下,停了下来。其时正当初夏,C木荣翠,却是枝繁叶茂,并非枯树了。树下一块坚石,简单地刻着“华玄清之墓”五个大字。

少nv向石墓一拜,道:“爹,我们又来看您啦。”说着解开一袋米酒,尽数淋在石上。这少nv便是墓下之人的独nv华瑄,叶影摇曳下,见其眉目如画,T态盈盈,当真是个十分容Se的少nv。

那两名青年便是这华玄清的门徒,师兄向扬已二十岁,剑眉星目,英姿飒爽,师弟文渊才十七岁,还比华瑄大了两岁,面貌极是温文俊秀,望之风雅翩然,竟似书生一般,浑无练家子的样子。

文渊朝墓一拜,说道:“师父在上,弟子和师兄、师M今日便要起程,以师传绝艺,管不平之事,请师父灵佑。”向扬拍拍文渊肩头,笑道:“好啦好啦,凭你现在这身功夫,也不用师父怎么保佑你了。”又道:“咱们同门学艺,各有所长,不过日后江湖上谈到我们这三号人物,会是如何,那是谁也不知道。每年此日,我们便回到这里一聚,顺便看看那个没能发扬师父的遗训、铲J除恶的,便给师父磕上三百六十五个响头!”

华瑄拍手笑道:“向师哥,这可是你的主意罢?到时候磕得头昏眼花,可别赖P!”向扬哈哈大笑。文渊微笑道:“师兄的本事最是厉害,看来多半是小弟来磕头了。”向扬一笑,道:“胡扯八道,咱们上路罢!”

三人离开学艺旧地,斜Y之下,分道扬镳。这一番入了江湖,前途未知,便待一年之后聚首再叙!

向扬告别师弟师M,一路东行。他生X飞扬跳脱,一人独行,虽然偶感孤寂,但当兴之所至,饮酒练拳,见得不平之事,便以拳头G预。他跟着师父华玄清最久,见闻不少,一路上拳打土豪,脚踢恶吏,倒也没吃半点亏,毕竟他武功非同小可,寻常恶徒却也敌他不过。

这日来到赵县,夏日炎炎,向扬随意找了个凉亭休憩,解开酒袋,自顾自地饮酒赏景。向北一望,只见一座石拱桥横河而建,造型甚是秀丽,当下向身旁一个儒生样子的人问道:“老兄,这桥建得倒是好看,叫什么来着?”那儒生道:“这是赵州桥,乃隋代李春所建。你瞧,这桥设计的可好,两端厚,中间薄,坡度也小,桥上车马通行是方便的,船要行过桥下也不碍着。这两端石拱嘛,各开两个券洞,你道这叫什么?这即是敞肩拱,这一来的好处嘛……”

向扬见他摇头晃脑,说个不停,当即哈哈笑道:“建个桥的名堂倒也不少。”

不去听他多说,走上了那石桥。桥上栏板上各有雕刻,或山水人物,或龙虎异兽,望柱也颇有花样,蟠龙、竹节、双宝珠,他虽然不懂,却也知道这些实是精美之作。

看得P刻,正要下桥,忽听远远传来阵阵马蹄。只听旁人纷纷叫嚷起来:“强人来啦!白虎寨的三大王!”桥上桥下众人尽皆失Se,边叫边逃。向扬chou身离桥,抓住那正要逃命的儒生,问道:“白虎寨是什么东西?是这一带的山贼窝是罢?”那儒生牙齿打战,道:“是……是是……”

向扬笑道:“瞧你怕的,也罢,是就是,你快逃远些吧!”说着放开了他,那儒生双脚发软,一时不能移动,呆了一呆,才大叫而逃。

向扬站上桥中央,见一PH雾远远而来,心道:“好啊,光天化日之下,竟有这大批山贼出窝,难道这白虎寨本事当真不小?”只过P刻 ,数十匹健马齐冲向桥,马蹄声响成一P。向扬提气喝道:“领头的是哪一个贼子,给本少爷停了下来!”这一番话以内力字字送出,清晰响 亮,如雷突鸣,一众山贼不禁一震,纷纷勒马,待见桥上只是一名mao头小子,又大骂起来,叫道:“小杂种是什么东西,在这里大呼小叫!” “快给你爷爷让路!” “滚下桥去,要不然便给你撞死!”

向扬不去理会,见当头一名胖汉满脸横R,手中抱着一个披头散发的nv子,便指着他道:“你就是白虎寨三寨主?”

那胖子横了他一眼,左手一边在那nv子周身上下其手,道:“怎么?你是哪条道上的?”他见多识广,知道这青年一喝之中,已显示了内 力不凡,但他自恃武功精强,却也不放在眼里,只是顾着狎玩怀中的nv子。那nv子低声哭泣,肩头起伏,不敢作声。

向扬点点头,说道:“好,把劫掠来的财物nv子全部放下,滚回你们寨里去吧!”三寨主小眼一瞪,怒道:“臭小子……”一句话没说完 ,向扬已飞掠而上,右掌直拍而出。三寨主随手一格,不料手腕一紧,向扬化掌为爪,立即拿住他手腕,一挥一抛,一个肥大的身躯腾空而起,“噗通”一声被掷入了河中,那nv子却已在向扬怀里。

向扬将那nv子坐靠在桥栏边,笑道:“姑娘莫惊!”那nv子似乎吓着了,软软坐倒。忽听“泼刺”一声,三寨主已跳回岸上,手舞双鎚, 骂道:“兄弟们,一齐把这小杂种毙了!”群贼大声呼喝,纷纷下马,拔刀杀来。

三寨主双手铜鎚上下飞舞,直扑向扬。向扬看得真切,双手圈转,顺势一带,三寨主只觉双鎚左右各生一道巨力,吃惊之下,双鎚已互撞 一记,“当”。地一声大响。这一下可把他自己震得双臂酸麻,不由得双鎚脱手落下。岂料向扬右足轻轻两点,两把铜鎚一偏,正砸中三寨主 双脚,只痛得他好似脚骨碎了一般,大声哀叫。

向扬哈哈大笑,身形游走,双掌连珠拍出,绕着三寨主打了他三十多下耳光。

好在他本是一张肥脸,现下是肥是肿,倒也看不太出个样来。向扬飞身窜出,掌力到处,山贼们一一倒地,竟是丝毫闪躲不得。向扬搜出 山贼身上财物,放开其他被抓的nv子,边走边踢,将一把把钢刀通通踢入河中心,数十斤的铜鎚竟也依样踢到河中。众贼倒在地上,目瞪口呆 ,忽听向扬喝道:“滚吧,不用三天,本少爷便去踏平白虎寨,回去报个信罢!”

群贼哪敢多留,慌张上马,乱成一团。有些山贼中掌一后,竟连上马的力气也失了,一众山贼狼狈而逃。

向扬见一众nv子衣衫不整,约有二十来个,便道:“你们知道怎么回自己的村子么?”一个nv子低声道:“是……就在前面的周家村。” 向扬将财物分给众nv,让她们各自回家。众nv逃出山贼魔掌,对向扬千恩万谢,互相扶持,一齐去了。

那被三寨主所虏的nv子却还坐在桥上。向扬上前查看,却见她紧咬双唇,瑟瑟颤抖。向扬面露微笑,道:“姑娘,怎么了?来,站起来。 ”说着伸出右手。

那nv子抬起头来,望着向扬看。向扬这才看清楚这nv子的相貌:但见她约是十七八岁,眼瞳深邃,樱唇修鼻,T态纤弱,被山贼虏掠至此 ,极是疲累,更令人兴我见犹怜之感。她本来缩在栏板边,眼见向扬脸上一P温和,全无凶态,这才怯怯的倚栏站起,却不接向扬的手。

向扬道:“你怎么不跟她们一起回去?”那少nv扯住散乱的衣襟,嗫嗫嚅嚅地道:“我……我不是这里人。请教恩公大名?”向扬微笑道 :“在下向扬。不知姑娘芳名?”少nv脸上一红,低声答道:“小nv子姓赵……名、名字是婉雁。”

向扬道:“别叫恩公什么的,多别扭。赵姑娘是哪里人?若是不知如何回去,在下也可帮帮忙。”赵婉雁红着脸,吞吞吐吐地道:“那… …不……小nv子是住在洛Y。我、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不劳向公子费心……”不料身子刚离栏板,只觉全身乏力,脚下一个不稳,竟跌在向扬 怀里。赵婉雁轻呼一声,大感娇羞,竟昏了过去。

向扬知她先前惊吓太甚,又已疲困,身子虚弱,当下让她倚着桥边一株松树休息,自己坐在身旁照料,感觉就像照顾师M华瑄Y时生病一 般。

他细细端详,见赵婉雁衣着虽乱,也颇有损毁,但显然衣料甚是华贵,确然和那些村nv的粗布衫不同。只见衣裙的破洞中露出剔透的肌肤 ,衣襟被风拂动,隐约可见SX在急促的呼吸下缓缓起伏。向扬心中一动,凝视那张秀丽的脸庞,乌黑的发丝虽然散乱,却不失娴雅。“莫非 赵姑娘是哪家富贵人家的小姐?”向扬暗自疑H,却也不如何在意。

天Se渐渐昏暗。向扬见晚风吹起,凉意大增,便Yu解下外衣,盖在赵婉雁身上。不想赵婉雁正在这时悠悠醒来,见到向扬正在解衣,吓了 一跳,惊叫道:“啊……你做什么?”向扬一怔,转头望着赵婉雁。赵婉雁神Se惊惶,娇躯又缩在一起,红着脸道:“你……为、为什么脱衣F……”

向扬哑然失笑,心想:“这姑娘当真多疑得很。”心中忽然起了恶作剧的主意,一声咳嗽,道:“因为……想这样子!”说着身形一晃, 欺到赵婉雁身前,双手按住了她小小的肩。赵婉雁惊叫一声,身子却是动也动不了,眼前见到向扬上身只着一件布衫,却是近在咫尺,心底又 羞又慌,一双澄澈的眼睛闪动着惊怯的神Se。

眼见赵婉雁如此神态,向扬忍不住哈哈一笑,双手收回,转而将自己的外袍盖在她的身上,两手立时反负身后,脸Se板得至为严肃,道: “就是这样子。”

赵婉雁一时愣住了,转念一想,便已明了,暗想:“我睡了那么久,他如果真要对我……对我……做那种事的话,也不用到这时候……” 想到此处,不由自主的脸泛红晕,低声说道:“你……你不冷吗?”向扬道:“不打紧,到前头市镇再买便是。这里离洛Y可远呢,今个儿先 找个地方住才是。”

赵婉雁低头摆弄衣角,低声道:“不……我是要到京城去。”向扬点点头,道:“好,那近得多了。咱们走吧!”赵婉雁轻呼一声:“啊 ,你……”向扬道:“在下当然送姑娘去啦。姑娘一人行路,岂不危险?”赵婉雁大感羞涩,声音更加低了:“可是……你……我……”

忽然向扬仰天长啸,声达四野,河水似也随之澎湃起L。赵婉雁吃了一惊,说道:“怎么啦?”向扬收声一笑,道:“你又是怎么啦?是 不是要在下把耳朵拉开来听姑娘说话?细声细气的,可多不自在!”

赵婉雁一听,禁不住噗嗤一笑,大声道:“好啊!那我就……就……”才大声不了J个字,颇觉不好意思,又压了下去,显得十分腼腆。 向扬见她初展笑靥,如是春暖花开,娇柔典雅,不觉一阵迷乱,微一定神,才道:“天黑啦,走吧!”

赵婉雁忽道:“等一下……”

十景缎(二)

向扬回头说道:“怎么?”赵婉雁抿着嘴,Yu言又止,良久才道:“我……我们别住村里的客店,今晚就宿在这里……好不好?”

向扬大感奇怪,道:“却是为何?”赵婉雁红着脸,道:“现在村里可能有些人在找我……”向扬投以一笑,道:“赵姑娘担心那群山贼 吗?这个可以放心,人数便多了十倍,姓向的一样应付自如。”

赵婉雁急忙摇头,道:“不是他们……总、总之我不想被那些人找到……”

向扬心下诧异,眼见赵婉雁秀眉微蹙,一付不知如何措词的姿态,便道:“姑娘若有难言之隐,在下就不问啦,不住店又有何妨?只怕姑 娘睡不惯荒郊野外。”

赵婉雁面Se喜Se,梨涡浅现,柔声道:“向公子,多谢你啦。”说着又是一阵脸红,低声道:“小nv子还要再请向公子帮一个忙……”向 扬笑道:“但说无妨。”

赵婉雁满脸通红,双手紧握在一起,偏下头去,只听得一个如蚊细语:“请……请向公子看看四周有没有人……我、我想……我想在河里 洗个澡……。”一番话说来,丝毫不敢抬头,十指搓揉,显得既羞怯、又不安。

向扬哈哈大笑,一提内力,使开轻功身法,越桥穿林,四下环顾,迅捷无匹地绕了一圈,回到原地,道:“人是有的,不过也就两个,一 是姑娘,一是区区在下,便该如何?”

赵婉雁心头突突而跳,低声道:“多谢向公子……嗯……,你……”向扬一拍手,道:“是了,我在桥墩之后睡大觉便是,决计不偷看姑 娘一眼。”赵婉雁嗯了一声,又道:“最好……最好不要睡,万一有人来,我……我……”向扬笑道:“好,我去站卫兵便是。”说着大步而 去,涉入河中,站在桥的彼侧。

赵婉雁望着他背影,忽觉脸上一热,心底暗思:“我怕有别人来偷看,为什么又不担心他来侵犯于我了?”

她缓步走到河边,心思一P迷乱,想到桥的那一边,是一个风采飞扬的男子,自己却在这里沐浴,不由得越想越是害羞,却又不自觉的十分放心,只觉他明朗爽快,决不需要提防。想着想着,她轻轻除下了向扬的外袍,解开了破损的绸衫,如同蛹化彩蝶,展现出了人间罕有的美 丽姿态……

向扬在桥墩的另一侧,虽然看不见河中情景,但凭着内力精湛,耳朵却是听得明白。耳听衣F窸窣褪下之声,足踏浅水之音,又听到了“ 泼啦、泼啦”的掬水声,偶尔听得银铃般地浅笑,清脆动人。他不知桥后究竟如何光景,一颗心却也不禁怦怦而跳,头颈却是一转不转。

向扬深深吸了口气,长声一吐,心情稍加平复,忽闻赵婉雁“啊”地一声惊叫。他心头一惊,心道:“难道有人来到,我竟不察!”心如 电闪,纵身直上,立时翻过桥去,待要将闯入者斥开,却不禁呆住了。

半月掩照下,月影投过赵婉雁侧身,衬出了纤纤身段,曼妙娉婷,肌肤如温软白玉,竟与月光如是一Se,溶溶不分。这声惊呼所为河事? 却非何人擅入,而是一条跃出河面的金锦鲤,就在她身前腾起,向扬反应快绝,正睹到这一幕。这条金鲤绚丽出奇,竟也不及赵婉雁的胴T精 致无瑕、灵秀脱俗。金鲤一跃,鱼身轻轻滑过一对巧挺的双ru,微微一弹。鱼尾带起一道水弧,尽数洒在赵婉雁身上,原已全身濡水的她,又 似披上了一P细碎水晶,噗通一声,金鲤落回水中。

赵婉雁左手轻抚X部,弯腰向水中望去,原本散乱的长发已洗得如绸缎一般柔顺,披洒开来,水纹连连,金鲤已不知游去何方。赵婉雁面 现微笑,自言自语道:“这么漂亮的鲤鱼,还是第一次看到呢……”忽觉一旁多了个身影,转头一看,向扬竟过了桥来,怔怔地望着自己。

“啊!”赵婉雁又惊又羞,双手挡在X前,身子急忙躲到水中,只露出头来。

向扬如梦初醒,失声叫道:“抱、抱歉!”连忙翻回桥后,喘了J口气,兀自心驰神醉,方才的绮景实已深印脑海,只怕这辈子是永生难 忘了。

他对nv子虽也豪爽明快,却极是尊重,从未见过一个赤身LT的少nv,何况是这等绝美的少nv。他不知赵婉雁要如何发作,心想:“管她 要打要骂,都算我活该,没弄清楚就冲了出去,害得人家没来由的难堪。”不觉又想到她在水中的样子,不由得手足无措,心绪不宁,连发两 掌,将石桥墩印下了掌印。至于这桥是艺术名品,也没留心了。

不知多久时间过去,向扬听得赵婉雁的呼唤:“向公子,向公子……”

他走出桥后,只见赵婉雁已穿上了他的袍子,她自己的上身衣衫俱已洗得乾净,只是没乾,晾在一棵小树上。宽大的男子长袍加上长布裙,显得甚是有趣,向扬若是平时一见,定要大笑,但现下气氛甚是尴尬,两人都说不出话来。但见赵婉雁肌肤皎于明月,粉脸却是红如霜枫, 时而抿嘴,时而玩弄衣角,羞不可抑,方才向扬不在眼前,J声“向公子”才勉强叫得出来,现在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了。

向扬忽然说道:“赵姑娘,你今年J岁?”赵婉雁一怔,低下头去,比了个十八的手势,芳心鹿撞,不知他问来做什么。

忽听啪啪声响,向扬右手连挥,正反来去,一口气连打了自己三十六个耳光。

赵婉雁大惊,叫道:“你G什么?”向扬道:“惭愧之至!姑娘托我看着四周,在下反而看到了姑娘身子。姑娘双亲养育姑娘十八年,这 三十六个巴掌算是给他们两老赔罪。”

赵婉雁一听,露出腼腆的微笑,道:“你给我爹娘赔什么罪?你……你又不是看到他们身子。”向扬一拍手,道:“正是!应当再给姑娘 赔罪。”

说着提起手掌,又要打去。赵婉雁连忙握住他手,道:“够了,别打啦!”

向扬只觉她手掌柔软,手腕被她两只小手一握,不禁心神一荡,便打不下去,向她一望。赵婉雁双颊飞起红云,放开了他的手,跑了开去。

向扬怔了一怔,仰望夜空。他自Y相处的nv子只有一个师M,但华瑄活泼开朗,平日又多跟师弟文渊玩在一起,跟自己倒是纯然的师兄M 情谊。此刻遇上这位羞答答的赵姑娘,竟觉渐渐不知所措,又有J分奇妙。

正自想着,赵婉雁已走了回来,递给他一张S手帕,低声道:“擦擦脸吧?会不会痛?”向扬接过手帕,隐然似有一阵幽香,笑道:“痛 也是活该,这叫罪有应得。”赵婉雁轻轻叹息,道:“唉……我又没说怪你,何必要打得那么快啊?”向扬奇道:“为什么不怪?”

赵婉雁一听,登时大增娇羞之态,双手紧紧互握,转过头去。向扬心下似也隐约了解,走近了J步。赵婉雁不由得退了J步,背后忽地一 阻,却是靠到了她晾衣的小树。赵婉雁轻呼一声,向扬已走到面前,当下低着头道:“别……别再过来啦!我……我……”

向扬本已心悸神摇,听得她软语之声,不禁伸出手去,轻轻搂住了赵婉雁,轻声道:“赵姑娘,若你应允,我想到了京城后,也要送你回洛Y。”

赵婉雁听他如此说,又是害羞,又是欣喜,低声说道:“我……我早就许了……。那些大盗对我不乾不净的……我怕你不喜欢……才……才……”

说着指了指河水,又指了指树上的衣衫,又低下头去。

向扬仍是轻轻抱着赵婉雁,微笑道:“是啦,现在你是洗得乾乾净净,不用再怕那些恶贼了。”赵婉雁抬起头来,神态既羞赧,又带着些 许兴奋,柔声道:“向公子,你……你救了我,待我又很好……你又见到了我……我……”说着顿了一顿,似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轻声说道: “若不是你,还有谁能……能……嗯……”只觉nv孩子家说这等话,实在太过羞人,终于说不下去,但意思却是显而易见了。向扬再无考虑, 紧紧抱住怀中佳人,吻上她的双唇。

“啊……”赵婉雁轻呼未毕,粉唇已被封住,星眸微睁,长长的睫mao微微颤动,一时但觉周身四肢暖洋洋、软绵绵地,再也使不上半点力。直到吻毕,才渐渐睁开眼睛,眶中隐隐有S润之意。

向扬慢慢地让赵婉雁躺在C地上,小心地解开了她长袍的腰带,像是对待珍而重之的宝玉一般,唯恐稍有侵损。拉住衣襟,轻轻向左右褪去,现出白皙的肌肤。赵婉雁“啊”地轻叹一声,玲珑精巧的ru房不安地微微摆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