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3 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雌S痢kソ粽馄炭障叮布丛似稹疤炖孜尥保艺仆瞥觯吡粗腥缦炀祝视≌屏x偈北坏值谩∥薹缃簿灰蚨稹?br />

文渊急踏步伐,右臂一振,伸指搭向半空,宛若虚按一道无形琴絃,喝道:“师兄,换手!”右指一拨,左掌笔直拍出,“广陵止息”烈 劲出手,与“天雷无妄”合成一G,但听得轰然巨响,三道劲力相拚之下,回旋激荡,威力如山冢崒崩,烈风将向扬、文渊震出眠龙洞外,J 乎摔倒。向扬使劲Y沉下身子,Y生生站稳下来;文渊凭空J个回旋,飘然卸去余力,方才落地。两人长吁一口气时,忽地同时一惊:“我们 ……破了太皇印!”

洞中传来一阵长笑,悠然不绝。两人急抢入洞,但见泉水不起余波,清寒依旧,再也没有寇非天的身影。“十景缎”在三大绝学的功劲推 挤之下,全都落在地上,揉作一团。

向扬拾起一看,失声叫道:“糟糕!”文渊道:“怎么了?”向扬道:“这十景缎……全都没了颜Se。这是什么道理?”文渊愕然道:“ 没了颜Se?那怎么会?”

那十景缎本来光彩灿烂,哪知就在玉玺照耀、倒映宫阁之后,此时竟失却Se彩,化为十疋素丝了。是何道理,两人又如何能明?

向扬出神半晌,忽然发掌一击泉水,但听泼刺声响,激起丈来高的水花。文渊道:“底下没反应。水深么?”向扬叹道:“我不知道。”

两人收起十景缎,默默出洞。走得P刻,文渊忽道:“师兄,这地方叫眠龙洞,恐怕是寇非天到了之后,方才改名。”向扬道:“是么? ”文渊道:“眠龙、眠龙,龙便是睡着了,总有一朝会醒。师兄,说不定我们还能见到那寇非天。”

向扬摇头苦笑,叹道:“那也不用。”伸手一摸怀中玉玺,说道:“不用到那一天,江湖上或又会有像他这样的高手。”

此后眠龙洞中一泓寒泉渐浅,后人有测之者,不难及底。西南江湖上或曾传言有人投泉而死,自是无人置信。就是向扬、文渊二人,也不 能深信寇非天等当真死于泉中。

说不定,他们当真到了另一个世界,逊帝在那梦想中的皇城重登大宝,百官朝拜,涕泣难以成言……

向扬、文渊离开眠龙洞,重回苍山云弄峰下,再与众人聚首。向扬一将十景缎展开,众人无不哗然。石娘子笑道:“这下可好,哪一疋才 是咱们的”花港观鱼“,可全看不出来了!”

向扬说道:“如今十景缎已失其效,留着何用?”石娘子道:“不然,十景缎或是暂失光彩,也未可知。此间只有华夫人知晓十景缎奥妙 ,不若就请她保管下来。”

此时华夫人伤势舒缓,精神已好了许多,正坐在一旁树下休息。听得石娘子此言,微微一笑,道:“也罢,好在我有两位好徒儿,说到底,最后还是要他们代劳的。”

文渊听见华夫人此语,略一踌躇,慢慢走近过去。只听“叮”一声极轻的拨絃声,对他悄悄暗示着什么。文渊深深作揖,朝华夫人低声道 :“晚辈失礼。您……可是师娘么?”他听得向扬说起“师娘”的事来,这才知晓华夫人的身分,却是一直没能上前相认,此时方才说了。华 夫人笑得颇有J分无奈,说道:“怎么不是呢?”

忽听华瑄喉里一阵呜咽声,“哇”地投进母亲怀里,大哭起来。小慕容上前帮着轻拍她的背,朝文渊笑道:“没什么,没什么,M子喜极 而泣,刚刚哭得还不够……”文渊神情尴尬,低声道:“你们早知道了?”小慕容笑道:“早知道啦!”

文渊支吾J声,低声道:“紫缘,紫缘……你在哪儿?”紫缘这时才凑上前来,笑道:“我在这儿呢。瑄M得见娘亲,你不高兴?”文渊 道:“怎么不高兴?

那也是我师娘啊!“紫缘微笑道:”何止师娘,还是岳母呢。“

文渊苦笑道:“看起来,我是最后知道的了?”紫缘笑道:“看来是了。”

文渊低声道:“我怎么解释你和小茵才好?这……这我真头痛了。”紫缘微笑道:“照实说啊!你对任先生不也能说得很自然么?”文渊 大窘,道:“连你也开始看我笑话?你都知道”何止师娘“了,这……这哪能相提并论?”

华夫人正搂着华瑄,思绪纷纷,忽然望见文渊、紫缘悄声说话,当下说道:“渊儿,你且过来。”紫缘抿嘴一笑,转过身子。文渊Y着头 P走上前去,重新向师娘请安。华夫人轻声道:“你的本事学得很好啊,谁教你的?”文渊苦笑道:“师娘说笑了,徒儿当然是向师父学艺。 ”华夫人微笑道:“嗯,你知道认师父学功夫,怎么不认得师娘?”

文渊身子一僵,赫然想起他护着华夫人下楼之时,言语间错把她当作年轻姑娘,又是一路搂抱过来,甚至直到华瑄叫了出来,才知道她衣 裳不妥。

前后算算,亵渎师娘的地方委实不少,不由得冷汗涔涔,一时尴尬得不知如何解释。向扬见他如此,H然不解,低声道:“怎么了?”文 渊声音压得更低,头要栽到地下似地说道:“我至少冒犯师娘三大罪状,呜呼哀哉!”向扬愕然道:“岂有此理!你……你又怎么了?”

小慕容已听华瑄略述前情,推想文渊的X情,早已猜得整T情况十之**,眼见文渊战战兢兢,当即替他解围,笑道:“夫人,你也别太 责难他啦!你想,他既看不见你,又只来得及听你说J句话,就得赶着打打杀杀了,怎能认得出夫人您啊?”华夫人微微一笑,道:“他连打打杀杀的声音都能听得分明,我的声音便听不出来?”小慕容笑道:“啊呀夫人,这是当然的啊!”华夫人道:“哦?此话怎讲?”

小慕容盈盈一笑,道:“夫人芳华正好,光听声音,谁也只会当是位年轻姑娘,他又是个书呆……”眼珠往文渊一飘,笑道:“……怎想 得到是师娘呢?又如果换作是我矇了眼睛,只用听的……”华夫人道:“嗯,是你的话?”小慕容笑道:“本该是要叫M子的,又怕把自己叫 老了,只好叫声姐姐。现下我看见夫人啦,若不是知道您的辈分,我还是要叫姐姐呢!”

历来nv子听得年轻貌美的褒美,脸上反应如何,各不相同,心里却没有不受用的。华夫人摇头笑道:“什么姐姐?真是胡诌。”但神情自 然开怀。

小慕容忙道:“哪里,我可是从来不胡说八道的!”文渊在旁听得清楚,暗暗苦笑,心道:“你不会胡说,却不知还有谁会?”

华夫人轻拍华瑄肩膀,笑道:“瑄儿,你去哪里认来这样一个好姐姐?”华瑄早就止了泪,这时眨着眼睛,抬着头道:“西湖!”华夫人 莞尔摇头,轻抚nv儿头发,笑道:“真是!你要有她一半的伶牙俐齿,还用得着怕你师兄三心二意么?”华瑄脸蛋一红,道:“我……我很久 没担心过了。”

“三心二意”四字一出,文渊当真如坐针毡,不由得把紫缘、小慕容、华瑄一一看过,心中暗暗叫苦。却听华夫人道:“紫缘姑娘,可请 你过来一下?”

紫缘闻声,当即上前裣衽行礼,轻声道:“小nv子见过夫人。”华夫人道:“你跟渊儿也是情投意合,是么?”紫缘只颊微透绯红,柔声 道:“还盼夫人成全。”

华夫人微笑不语,端详了紫缘一阵,不由得暗暗叹息:“好一位温柔娟秀的姑娘,渊儿怎能舍她得下?”她才与失散十数年的nv儿欢聚, 又听说华瑄与师兄相恋,将缔丝萝。喜W之余,自然也要考察一下这二弟子兼nv婿的人品才学,却不想华瑄支支吾吾,好半天才道出真情,原 来三nv之心共属一人。

华夫人心惜ainv,见她与紫缘、小慕容情谊融洽,又看文渊人品武功俱佳,便想:“瑄儿既已有了美满归宿,我又何必擅自作主?若要渊 儿不与那两位姑娘来往,恐怕又要闹出纠纷,反而不美。且顺着瑄儿的意,便是一桩现成的良缘,岂不是好?”当下欣然笑道:“瑄儿,你说 如何?”

华瑄却也因为喜逢亲娘,一心想让华夫人欢心乐意,此时唯恐说话太过任X,只道:“瑄儿听娘的就是。嗯,娘……你不会不让紫缘姐姐、慕容姐姐跟我……跟我们在一起罢?”说着说着,依然透出担心来。华夫人微笑起来,柔声道:“你们既能相处得好,做娘的还会为难你们 么?便依你们自个儿的罢。”华瑄喜道:“真的……谢谢娘!”文渊忙跟着谢过,笑道:“多谢师娘!”直至此时,方才松了口气。紫缘同声 谢道:“多谢夫人……”小慕容却拱手笑道:“好姐姐,多谢你啦!”华夫人抿嘴一笑,微微抬望碧空,想着四人和乐情境,回忆十余年来所 历,不觉百感J集,悠悠出神。

光Y荏苒,匆匆数月过去,又是杨柳绿时,荒远的陜北也染上了明媚春光。

离华玄清墓地不远处的山脚,J个月前便搭起了三两小屋,向扬、赵婉雁便在此住下。只因赵婉雁有Y在身,无论如何得找个地方定下来 调养身子,向扬便带她重回学艺旧地,结庐而居。

华夫人也一同住在此地,一来思念亡夫,二来却要是教导赵婉雁怀胎时的种种。华瑄哪里肯依,要拉着娘亲同住,华夫人却笑道:“我还 是跟你向师兄住得好。瑄儿啊,要是我天天在你身边,不用多久,你可就会要改口了,你信不信?”

华瑄睁大了眼睛,道:“娘,你怎么这么说?我怎么会要你走嘛!”华夫人笑道:“我又不是没当过小姑娘,还不知道nv孩儿的心思?” 仍旧与向扬、赵婉雁住在一起。

云南一行,了结了无数恩怨,文渊与师兄两下告别之后,复带着紫缘、小慕容、华瑄回巾帼庄接了小枫,五人依旧居无定所,四处游历。 所不同者,却在于师门夙怨已尽,再无树敌,文渊自是欣然。至于正统皇帝仍陷于瓦剌军中,尚未得归,这等朝廷大事他却无意再次cha手,尽 有于谦统持大局,巩固社稷。

这日春暖花开,文渊同众nv来寻向扬,对他和华瑄来说,又是故地重游。此时赵婉雁大腹便便,躲在房里不肯出来。向扬微笑道:“都是 自家人,怎地还会不好意思?”赵婉雁羞红着脸,赧然笑道:“肚子都大起来啦,出去见人又不好看。你……你出去就好。”向扬笑道:“好 ,好,那你就留在房里。”

出房不久,只听外头喧哗说笑一阵,房门突然又打开来,华瑄冲进来叫道:“赵姐姐,我要看!”赵婉雁吓了一跳,忙往被窝里一躲,摇 手笑道:“出去,出去,有什么好看啊?”才说着,小慕容也跟着跑了进来,笑道:“哎呀,怎么盖起来了?M子,掀开来看!”想来她们一 听向扬说起赵婉雁的肚子,便兴高采烈地跑进来闹。

此时赵婉雁已怀胎七月,肚子圆圆满满,亦是难免。华瑄伸手轻摸,歪着头摸了一阵,说道:“真的有在动……宝宝是男的,还是nv的? ”赵婉雁笑道:“还没生下来,又怎么知道?”小慕容嘻嘻笑道:“等你生下了宝宝,肚子一收回去,向公子一定觉得你苗条百倍。”赵婉雁 笑道:“谢谢,谢谢!”

此时紫缘、小枫扶着华夫人进来,众nv嘻笑之际,向扬、文渊却出了屋子,说起别来情事,边走边谈,缓缓到了师父华玄清的墓前。

向扬至此停步,一望墓碑,说道:“师弟,咱们出道至今,武功各有长进,也都觅得伴侣,甚至找到了师娘。你说,咱们对得起师父的教 诲了么?”文渊微笑道:“师父的恩情,永难还清,但至少你我所作所为,至今无愧于心。”

向扬道:“也是。这J个月过得平静,想想真不习惯。等孩子出世,婉雁调养好身子,我倒还想出去闯一闯。”文渊笑道:“那是当然。 总不能踏入江湖没两年,就chou身隐退了,是罢?”

两人在师父墓前拜了三拜,相对一笑,转往回行。到得屋中,忽听华瑄高声叫道:“向师兄,文师兄,你们快来看!”两人闻声愕然,先 后进房。

只见众nv围成一圈,不知正围观着什么东西。向扬上前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幅长堤绿波的景緻,“苏堤春晓”。

华夫人神情怔然,道:“这……本来已经不见了,如何会又浮现出来?好久翻出来看看,没想到……”

其余九疋锦缎,都摆在一旁的箱里。小慕容说道:“说不定其他的锦缎也都复原了。我们拿出来看看!”

不用看,一定是的。文渊很想这么说,虽然他无法亲眼看见。十景缎反映出来的,乃是人身Yu望,原已变成的白布的十景缎既然复原,就 得有人继续往那J可乱真的幻境走过去。

紫缘闲弹两下琴絃,似有意,若无意。文渊悠悠一笑,心中明白:

新的旅程,漫漫长路,想必是不远了。

──《十景缎》。全文完

后记:

《十景缎》是我第一篇情Se武侠,到此终结。故事中的人还有无穷无尽的故事可以讲,有无数场架可以打,无数场床戏可以慢慢做……可 是,我可没办法无穷无尽地写下去了。

故事不一定要终结。在《十景缎》中,向扬、文渊、紫缘、小慕容、华瑄、赵婉雁,以及余下许许多多的角Se,都还没有走完他们的一生 。想想,主角们才多大年岁,可以就这样隐居去了吗?武侠世界的年轻人,可以这么快就耗光他们的生命意义吗?

当然不行。身为一个作者,我不会把他们一生的就此限制住,在结局时过着“从此如何如何……”的单调生活。活了精采的一年,然后过 着J十年贫乏的余生,这也未免太悲惨了。

希望他们都能在结局之后,生活继续精采下去。

《十景缎》的写作过程里,许多读者都曾抒发过感想,除了像小慕容一类极其活跃的角Se,如凌云霞、骆金铃等篇幅较少的人物,也都有 人注意并且给予关心,身为一个作者,真是足堪振奋。

希望各位在看完《十景缎》全卷之余,除了让不举的东西举起来之外,也能得到一些其他的收获。

end

【全本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万书网—http://w。txt2013。c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