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燕市的冬天漫长而寒冷,但在夜sè之下,仍然不乏寂寞的男nv到单行道酒吧寻找yàn遇。单行道,顾名思义,就是只限单身男nv聚会的场所,只允许单人进入,要是结伴前来,必须是同xìng才行。

夏想一个人坐在一个角落里,灯光昏暗,让人看不清他的脸。不过他的孤单和落寞还是吸引了不少异xìng的注意,服务生不停地向他传送异xìng送来的纸条,上面的话千奇百怪:“帅哥,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可否与我同醉同欢?”

“做个朋友吧?我在三号台,是正经人家,不是收费的那种,别误会。”

“你落寞的身影让我想起了我的初恋,让我有了心醉的感觉,是不是愿意和我共度良宵?我是八号台的nv宾。”

“你要是一个人的话,就过来聊聊吧。聊的投机的话,就再进一步探讨。13号桌。”

无一例外全是yòuhuò和暗示,夏想随意翻看了几张,将它们róu成一团,扔进了烟灰缸。

夏想的心情跌到了谷底,别说有心情去寻找yàn遇,就是一个nv人主动献身,他也未必提得起兴趣。从下午到现在,他已经整整坐了六七个小时,喝了十几瓶价格翻倍的啤酒,却没有一点醉意,麻木不了他亢奋的大脑。

他的公司刚刚因为破产,买的股票也被套牢,今年35岁的他现在一无所有,成了一贫如洗的失败者。最主要的是,远在家乡的父母又向他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不在今年内给他们娶一个儿媳fù,他就别想再跨入家mén一步。

夏想脸上挤出苦涩的笑容,他一个人在燕市奋斗了12年,从一无所有到拥有百万财富,自以为踌躇满志,可以成为千万富翁,一边努力赚钱,一边游戏huā丛,想着什么时候赚够一千万时,再找一个好nv人成家,却没有想到,好nv人没有找到,钱也没有了,输得如此之惨,让他几乎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

父母的心情他能理解,他的弟弟比他小5岁,孩子都上小学了,他还是孤身一人,父母的思想又比较传统,不着急才怪?只是以他现在的状况别说结婚,恐怕连一个真正爱他的人都找不到。这些年,他只顾赚钱,只知用心钻营,没有将心思用在nv人身上,只有逢场作戏,没有动过真感情,一直以来,他觉得他的感情世界已经成了一片荒漠,恐怕再也没有长成一片绿洲的可能。

如果说股票失败是他自己投资失误的话,那么公司的倒闭却是因为他得罪了一个小贪官,没有满足他无底dòng一样的贪婪,就被他千方百计动用手中的权力生生将公司搞垮!夏想一想起宋德福脑满肠féi的猥琐模样,就恶心得想吐,长成这样一副人身猪头的德xìng,居然还想吃天鹅ròu,让他请他到燕市最高档的洗浴中心瑶池,要点最当红的仙子凤美美陪他出台。谁不知道凤美美坐台不出台?宋德福仗着手中有点权力,就非要夏想帮他搞定凤美美,因为都知道夏想和凤美美关系非同一般。

外界的传闻是凤美美不出台是因为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正是夏想。其实传闻就是传闻,往往失真,凤美美不出台确实是因为一个男人,他叫萧伍,是夏想的铁哥们,却因为一次意外伤人事件被判刑,入狱之后,暴病而死。其实夏想知道,是萧伍打伤的那人买通了关系,将萧伍害死在牢里。不过夏想虽然有点小钱,却不认识什么高官,更没有能力查明事情真相,萧伍只能含冤而死。萧伍死后欠下巨额债务,夏想本想替他还了,凤美美却说什么也不肯,毅然到瑶池当了坐台的陪酒小姐,要替萧伍还债。

夏想劝不动凤美美,只好常去照顾她的生意,一来二往,就传出了凤美美不肯出台是因为夏想的缘故。宋德福对凤美美的美貌垂涎已久,多次要让夏想替他从中撮合好事,夏想哪里肯让凤美美便宜了这个老hún蛋,始终拖着,终于惹怒了宋德福,他下令所有医院停止用夏想供应的yào,身为卫生厅的yào检处处长的他,手中就有这个权力,结果夏想的医yào公司轰然之间倒闭。

医yào行业利益是大,不过依赖xìng也高,关键人物的变动就是生死两重天。宋德福的嘴脸虽然丑陋不堪,不过也让他体会到了权力的巨大威力,让他产生了荒诞的想法,要是人生真的可以重来,他倒宁愿去当官,倒不是要用手中的权力象宋德福一样为非作歹,至少可以不用受制于宋德福这样的小人,可以救萧伍的命,可以改变凤美美的命运,还可以做许多以前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

正想得头疼yù裂时,眼前一暗,一个身穿黑sè风衣的nv子不请自来,坐在他的面前。她的妆很浓,画着黑黑的眼影,在昏黄的灯光下看不清楚多大年纪,不过jīng致的五官倒是可以看出是一个十分标致的美人。她左手拿着一份报纸,好象和谁约会的接头信物一样。

“啪”的一声,她将报纸摔到夏想面前,气势汹汹地说道:“你一个人躲在这里喝酒,是不是觉得很快乐?是不是在寻找另外一段yàn遇?我说你当年那么干脆地拒绝我,原来你根本就不是一个有担待的男人。”

夏想头也没抬:“你认错人了!”

“你喝多了吧?你认识你这么多年了,还会认错?别开这种低级的玩笑了!”黑衣nv郎不屑地说道,“你叫夏想,我叫卫辛,我没说错吧?”

“卫辛?”夏想的眼睛有些mí糊,努力看了看眼前的nv郎,笑了,“还真是你,化妆成这个鬼样子,我都没有认出来,想出mén吓死人呀。”

卫辛是跟了夏想最长的一个nv友,两个人在一起有三年时间,后来因为夏想迟迟不肯结婚,卫辛才愤而出走,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想到一年之后,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多少有点反应不过来。

“有什么事?”夏想没有心情和她纠缠,更没有兴趣和她重继前缘。

“我要结婚了,忽然想起了你,就试着出来走走,正好看到了单行道酒吧,就进来看看,没想到真的遇到了你,你说是不是天意?”卫辛最爱用天意来解释一切,可惜她的天意没能说服夏想娶她。

夏想现在对一切不感兴趣,更不愿意再和卫辛说一些陈年旧事,突然之间感到头昏脑胀,摆摆手说道:“不说了,我不舒服,要回去睡觉……”

卫辛伸手去拉夏想,却被他推到一边,夏想对卫辛也算有过感情,不过现在的他心灰意冷,肯定就不会在意她的感受,起身就走。卫辛追了几步,将手中的报纸塞到他的手中:“忍不住了就吐,别吐地上,用报纸接着……”

望着夏想摇摇晃晃地走远,卫辛的眼中流出了心酸的泪水。

夏想手中多了一份报纸,一个人走到一处路灯下,实在走不动了,就打算坐下休息一会儿,不经意间看到手中的报纸是国家级某报,上面有一则新闻,署名是本报记者李丁山。

李丁山?夏想打了一个jī灵,怎么会是他?他又回报社当了一名普通记者?他本来可以从政,可以作官,可以比现在活得好上无数倍,没想到最后只是回到了报社当了记者,算一算他今年也有52岁了,前途无望了……

李丁山没有什么前途了,他还不一样?他站起来想走,却猛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一头栽在了报纸之上,失去了知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