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 抵达日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百九十四章抵达日本!

第七百九十四章抵达***!

麦金利轻皱了皱眉头,道“佛朗西斯,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总统先生,您的意思是……”佛朗西斯满是紧张与不解的望向麦金利。

麦金利摆了摆手说道“对于通用集团的事,我会仔细研究的。至于通用集团的股票是卖还是留,那要看是否能最大限度的契合我们国家的利益,请你明白,我作为美国的总统,我不能只考虑你个人的利益,我要着眼全国。你回去等消息吧。”

佛朗西斯纵横一世,不知道左右过多少人的生死,却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他自己的命运反而掌控在了别人的手里。他努力的想要从麦金利的脸上看出点儿什么来,然而麦金利面沉如水,无风无波,想要从中看出点儿什么来,不是一般的难。

带着一声长长的叹息,佛朗西斯满是无奈的离开了麦金利的办公室。走出屋外,西风瑟瑟,佛朗西斯心头猛然涌起一片刺骨的凉意,下意识的紧了紧大衣。

“总统先生,你准备怎么处置我们手里的通用股票?是卖还是留?”莱文斯推了推金丝眼镜,幽幽的问道。

麦金利没有忙着回答,而是反问道“以你看,我是卖还是留?”

莱文斯皱了皱眉头,幽幽的道:“如果是于死的话,您应该卖。据我所知,天豪集团的总裁周晴,和欣然小姐,以及洪涛会长,晓涵大使,关系相当亲密。如果您执意不肯卖的话,只怕会得罪他们,搞不好他们还会埋怨总统先生您过河拆桥,忘恩负义。而现在,总统先生您刚登大宝,根基还不稳,目前还十分需要中华联合会,以及中国方面的支持,得罪了他们恐怕对您是大大的不利!”

麦金利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于公又怎么说?”

“于公嘛……”莱文斯微微一笑,道“于公您更因该卖了!”

麦金利的眼镜一亮,振声道“噢,这又是什么道理,说来听听。”

莱文斯道“次贷危机虽然因为总统先生您的有力措施,已经得到了解决,但是美国经济遭受重创,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迷当中。我认为,总统先生您所提出刺激经济发展的计划很值得尝试,但是这需要大笔的资金。以我们美国政 府现在的财政状况,要想筹措出这样一笔庞大的资金,很难。不过,如果能将我们手里的的通用股票卖掉的话,那将会帮上大忙。所以我觉得,于私于公,我们都不应该将通用股票留在手里,更何况,现在通用的经营状况实在是糟糕透顶,我们手里的通用股票其实一直在贬值,对我们来说,已经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包袱,还是早点儿甩掉最好。”

“哈哈哈……莱文斯,你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我心中也是这么想的。既然决定了要卖,那就积极点儿,你马上派人去跟天豪集团方面接洽。让他们欠我们一个人情,日后也好说话。”麦金利精神振奋的笑说道。

莱文斯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赞叹,麦金利在为人处世上,实在是比哈丁强太多了。

佛朗西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通用的,只觉得浑身就好像是被压了一座山似的透不过起来。让秘书拿来了一杯冰水,狠狠的灌了下去,身体接连打了几个冷颤,他这才觉得好受了些。从头到尾回想了一遍与麦金利的对话,佛朗西斯的心中一点儿底也没有。在他看来,麦金利和哈丁完全不一样,他恐怕是靠不住了。

整个通用,他手中便只剩下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也只有这点儿股份,勉强让他觉得好受了些,心中咬牙,无论如何也要保住手里这最后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绝对不让天豪集团完全控制通用。

“佛朗西斯先生。”叶丽娜一脸疲倦的走了进来。

佛朗西斯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满是渴望的注视着叶丽娜的眼睛,连他自己都能听出自己的声音在打着颤“丽娜,那些个股东怎么说?”

叶丽娜脸上堆满了苦涩,喃喃的说道“天豪集团的行动,要比我们想象中快的多。他们一方面在股市上疯狂收购流通的通用股份,一边派员密集接洽我们的几大股东,许之以丰厚的条件,那些个股东本来就对我们通用不再抱任何希望,见天豪集团愿意收购他们手中日益贬值的股票,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听从我的劝说,不卖股票呢?所有的小股东,已经全都将股票卖给了天豪集团,现在,整个通用,天豪集团基本上已经占据三分之一的天下。先生,总统那边怎么说?”

听了叶丽娜的话,佛朗西斯虽然是早有预料,但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仿佛一瞬间老了许多。缓缓的坐回在椅子上,佛朗西斯摇了摇头,喃喃的说道“总统那边的情况也很不乐观,只怕他们十有**会将股票卖给天豪集团的。”

“啊?那这样的话,通用集团岂不是铁定要易主了?”叶丽娜惊呼了一声,呆呆的问道。

佛朗西斯重重的点了点头,轻挥了挥手,说道“丽娜,你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好好儿的静一静。”

叶丽娜自从加入通用集团一来,很少见到佛朗西斯会流露出这种欲哭无泪的表情。心中不禁一沉,看来通用集团真的是保不住了。

就在周晴集中火力收购通用集团的时候,一场风暴开始席卷***。

东京机场,人头攒动,好不热闹。燕南飞,燕南昭,袁飞三人领先从飞机上走了下来,身后则跟着中原武林大名鼎鼎的燕家十二飞燕。

燕南飞用脚在地面上狠狠的踩了一脚,呵呵的笑说道“***是一个地震频发的国家,这次,我们给他震个狠的!哈哈哈……”

袁飞的眉毛一挑,冷冷的道“松田千夫胆大包天,这次,我要让他后悔一辈子!”

“二弟,袁飞兄弟,你们快看,那块大屏幕上在放什么呢?”燕南昭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巨大的电视荧屏,上面,一个漂亮的***主播,正在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袁飞和燕南飞都不懂日语,两人是大眼儿瞪小眼儿。燕南诏看到两人的表情,不禁哑然失笑,知道自己刚才问的有些多余。伸手一指,十二飞燕中点出了一人,道“飞燕,我们之中就你懂日文,跟我们说说,她在说什么?”

飞燕的年纪在十二飞燕中最轻,但是却最聪颖,学识也渊博,隐隐的已经是内定的十二飞燕下一任队长的**人。

飞燕仔细的关注了片刻,说道“好像是***首相的女儿明天要出嫁了。”

“***首相的女儿?是美纪子!”袁飞的眼睛猛的一瞪,对飞燕问道“快说,美纪子要嫁的人是谁!”

“是一个叫由天上南的小子。”飞燕答道。

袁飞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他和美纪子好歹也算是相识一场,心中十分清楚,美纪子对由天上南此人十分的厌恶,正是因为不耐烦他的纠缠,所以才远避中国,不远回***。怎么,忽然美纪子又同意嫁给由天上南了呢?

“袁飞兄弟,***首相的女儿要出嫁,跟我们不相干!你不用如此费神。”看到袁飞剑眉紧锁,燕南昭张口说道。

“燕大哥你有所不知,这个美纪子是常雪菲小姐的好朋友。当初被松田千夫一起带回到了***,只要找到了美纪子,才能找到常雪菲。”袁飞摇头说道。

“那照你这么说,常雪菲小姐现在最有可能是在***首相的官邸里?”燕南飞道。

袁飞重重的点了点头“很有可能!”

“灵燕姐姐,我们当中属你的轻功最好,那就拜托你,将首相官邸的虚实打探清楚。最好探明常雪菲小姐被关押的地方,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就直接闯进首相官邸,将人给抢出来。”燕南飞立即转头对灵燕吩咐道。

“咯咯……得令!”灵燕脆笑了一声,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二弟,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燕南飞对袁飞问道。

袁飞想了想,说道“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吧。这么多人,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燕南飞当即表示同意,于是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走出了机场,分乘五辆出租车,开向了东京市区。

燕南飞,燕南昭和袁飞三人乘坐一辆,当先领路。

“你们是中国人对吧?”都说***的的哥能侃,东京的出租车司机看来也不喜欢沉默。车子还没开出多远,出租车司机便开口了。他这一开口,让三人顿时吃了一惊。

“好纯正的普通话!你也是中国人吧?”燕南飞满是好奇的问道。

出租车司机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您说的不错,我是中国***人。来到***已经有三年了。”

袁飞哈哈的笑了起来,说道“真是没想到,原来***东京已经被咱们中国人占领了。哈哈……”

车中四人爆发出了一阵嘹亮的笑声,燕南飞笑着问道“兄弟,我叫燕南飞,坐在我左边儿的是我大哥燕南昭,我右边的是我兄弟袁飞。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杨刚!”出租车司机目光平视前方路况,点头说道。

“杨刚兄弟,看你的年纪,好像比我们都要小些,真是不简单那!这么小的年纪,就敢一个人漂洋过海到国外来闯荡,勇气可嘉!”燕南飞竖着大拇指赞叹道。

杨刚苦笑了一声,道“什么啊,我也是在国内混不下去了,这才跑到***来试试运气。一眨眼已经三年了,我还真是想念我们祖国。在这里,处处都要受人欺负,那种滋味,不是游子的人,是无法体会的。”

通过后视镜,三人看到杨刚的脸上挂满了浓郁的忧愁和无奈,燕南飞禁不住问道“怎么杨兄弟,你在这里受人欺负了?是***人?”

杨刚恨恨的道“当然是***人!这些小***儿,真TMD不是东西!算了,不说了,一说起这些,我就一肚子的气!三位大哥,你们来***是观光旅游吗?”

燕南飞嘿嘿的笑了一声,说道“我不想欺骗自己的同胞,可是我又不能把我们此行的目的告诉你,所以,你就不要问了。”

杨刚听了一愣,透过后视镜向三人看去,这才发现,三人似乎和平常人有什么不同,心中不由得一颤。不过杨刚显然不是那种不识相的笨蛋,见到三人不肯说出此行的目的,也不再问。“三位大哥,你们要去哪儿啊?”

袁飞道“我们正要找个地方住下。你对东京比较熟悉,给我们介绍个好一点儿的宾馆吧。”

“好一点儿的?那价位方面……”

“哈哈哈……多少钱不重要,只要住着开心,舒服,就可以了。”燕南飞摆了摆手,满不在乎的道。

杨刚听后不禁发出了一声苦笑,说道“是我问的多余了。看你们身上的衣服,只怕随便一件,就够我开一个月的出租车了,自然不会在乎价格。那这样吧,我带你们去中国城,那里有一家相当不错的宾馆,老板娘是地地道道的东北女人,**格豪爽大方,待人热情厚道,你们一定会喜欢那里的。”

“中国城?我只知道美国有个中国城,难道***也有?”燕南飞有些吃惊的问道。

杨刚哈哈的笑着说道“那是当然!咱们中国人遍布世界各个角落,只要有人类的地方,就有咱们中国城!”

“好!这些小***儿我看着也是烦人的很,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求着我都不会踏上这片肮脏的土地。能和中国人呆在一块儿,自然要比和小***呆在一块儿舒服些,就按你说的,去那家中国宾馆。”燕南飞十分高兴的振声说道。

“那三位大哥坐好了,我这就带你们去!”燕南飞的话让杨刚听的十分舒坦,笑着将车开进了一条岔道,下了高速公路,看准方向,飞驰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