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捧着日记本,杰克心潮澎湃,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在梦中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双亲的模样,可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离奇。他恨不得现在就跑到对面的房间去找布朗也就是扳机对质。可是想到这么多年他对自己,对曾经的队友疯狂的怀念,杰克还是忍下了胸中那股强烈的冲动。

(对不起,Redback,我从没有放弃过,可惜我让你失望了!这里面有本日记,如果你以后找到了孩子……算了……)

日记最后空白部分贴满了陈旧的新闻剪报。

(美国记者在伊拉克战争结束后的十年内统计出有1,2,3,5四队海豹士兵下落不明,数百名士兵退伍后却没有回到原籍。

欧洲数个大科学实验室的高级科学家连续逝世,密集程度令人咋舌。)

笔记本最后一页的笔迹是一手漂亮的流金体英文。

(那天早上,世界65亿人正在考虑早饭是吃面包还是煮稀饭的时候,2700人自杀,3242人死于交通事故,5000热病死于肺结核,14000热病感染爱滋病病毒,30000儿童死于饥饿……而在我眼前,1000人死于四位声名狼籍的暴徒引爆懂得小型脏弹下!他们其中一个人为自己哥哥留下了四袋身上仅有的血浆。猜猜报纸怎么说?

今天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发生!)

手指轻轻搓过牛皮封面上暗红色的糙毛,杰克放下日记本。背后一阵微风吹过,风凉了刚才因紧张而冒出的一身热汗,他回身关上那扇不知什么时候打开的阳台拉门。隔着厚厚的防风玻璃,看了一会下面混乱的夜景,他转回身端起床头边的红酒,不由的想起日记后半段便消失的……

又是一阵微风吹过,杰克诧异地回过头去打量自己亲手关上的阳台门,可是还没动弹,便感觉到一把冰凉的硬物顶在自己的脖子下面。皮肤上传来的一记微痛,血水顺着脖侧染红了自己白色的丝绸衬衫。意识到自己被人有刀架住了脖子,杰克僵住了身子,多年的涉险经验让他等待着来人表明来意。

风持续的吹着,不断有白金色的发丝从背后随风吹打到杰克的脸上,借着眼角的余光他偷偷的往下瞄,握着弯曲如羊角的老虎格斗刀的是一只如玉的纤纤细手,无名指上套着两只黑色的钻石戒指。

“我允许你们进去已是开天恩了,竟然还敢顺手牵羊。告诉我,小子,你是谁?为什么布朗那个王八蛋敢冒着掉脑袋的危险把我丈夫的日记交给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