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面埋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序传说在盘古开天之后,天地各归其位,大地之母女娲见人间荒凉,于是采集生命之土来造就人类,人类就此繁衍于大地,天地之处的人类是“性本善”。但是人间多利诱,于是伴随着人类欲望的愈演愈烈,战争厮杀灾祸不断,人类的无穷无尽的欲望终于触怒了天神,天地动摇,在天边出现了裂口,大地之母女娲娘娘不忍看到自己一手创造的人类就此毁灭,于是就采集五色土炼就补天石,可是女娲娘娘补天之后,竟发现每种补天石都多出了一颗,于是女娲娘娘就将这五颗神石交给了当时云荒的首领,云荒处于人界,魔界和仙界的交接,用来维持三届彼此的平衡。

于是云荒保有了几千年的和平,这里被世人称作是世外桃源。但是忽然有一天,巨大的爆炸声后,五颗神石径不翼而飞,云荒陷入前所未有的慌乱,魔道肆虐,作为新一代的城主巫天遵从大巫休迦那的建议,往返人间,仙界,魔界寻找女娲石。只有女娲石各归其位,世间才能永葆和平。“你”血,鲜血染红了白衣男子胸前的衣衫,但是从他的脸上却找不出一丝痛苦的神色,他没有力量再说话,只是从他坠落的那一刹从他的眼睛中发出的是谁都为之心碎的痛。“这一切原本就是一种错,”紫衣的女子怔怔的望着那坠下的身影,许久她缓缓的垂下眼睑“对不起。

”在风里那如坚冰般的脸上竟有一滴灼热的泪水快速的滚落。她对着她热爱着的云荒苍白的一笑,便像一只紫蝶缓缓的坠落下去。“大巫”远处有一个年轻的男子满面泪水“这一切都结束了吗?紫蝶用它的生命换来的吗?‘大巫休迦那抬起苍老的眼睑,缓缓的巡视着废墟般的云荒,那里只有一颗翠绿的树正在拙拙的生长,许久发出长长的叹息。那是二十年前的圣战,但那发生在风中的故事没有人知晓,只是云荒的公主紫蝶在那次大战中身亡,从此成了云荒人膜拜的英雄。

但是二十年后………PART1破狼东升,紫薇西移,云荒殁!年老的巫师休迦那站在云荒最高的观星楼上,发白的胡须摇摆在漆黑的夜,他似乎颤抖,但是那双锋利、执著的眼神,却让人没有胆量怀疑他们的所见。年轻的城主年轻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慌,也许是隔得太近,也许是他对大巫过于的熟悉,所以他能感觉到大巫内心的波动:“大巫,难道预言是真的吗?”大巫休迦那缓缓的转过头,望了一眼身旁年轻的城主,犀利,执著的眼神渐渐的卸下他们的伪装,一刹那像是度过了数十个岁月,眼中闪着苍老迷茫的无奈:“是,老巫辜负老了老城主,辜负了云荒!”说完像是又感应到了什么,仰头直视阴暗的天空:帝王星的旁边不知何时有多了一颗小星,虽不起眼,但还是生生的将帝王的光辉给压了下去!“大巫!”巫天不禁叫了一声,“这………”“紫蝶星。

”大巫休迦那冷冷的道。“紫蝶,”巫天惊恐的道,“紫蝶不是已经?”“不,”大巫休迦那摇摇头,“那不是死亡,只是转生!”“转生?”巫天有些难以置信,“您的意思是紫蝶还没有死?”“是的,”大巫休迦那点点头,但眼神一直盯着那颗小小的星,嘴里的话模糊不清,“看来再也不是隐瞒的时候了。”“紫蝶诞生的那一天正是大雪纷飞,可是她的一降生,百花竞先后冲破了冰层竞相的开放,浓重的花香引来了大批大批的蝴蝶,其中由以紫蝶居多,城中的巫师活了百年也未曾遇到这样的奇观,所以城中的各大巫师一直同意取“紫蝶”这个名字。

这是云荒几百年来的盛宴,是的,无论是谁看到那样的场景一定不会怀疑那预示着安康,可是大家却都忘记了什么叫做“昙花一现“。在紫蝶满月的那一天,所有的巫师聚集为紫蝶占星,她的星象竟令所有的人黯然,那是传说中的不死,九九劫难。““大巫,请你说清楚。”巫天从未听说这么奇怪的命盘。“紫蝶的一诞生其实就是意味着云荒的大难已经来到。”“为什么?”巫天更是奇怪。“因为紫蝶的本身就是女娲石中最重要的一颗,紫石。紫石的降落难道不就意味着五颗女娲石遭到破坏,原来的平衡已毁,云荒的大难已经来到。

”“可是,大巫,紫蝶却是在那次的战斗中为云荒而死的,人已死,那么为什么紫石却不归位?”大巫休迦那的脸上掠过一丝害怕的神情:“因为紫蝶并没有死,当年紫蝶与魔君斗法,只是身受重创,原神被打得四分五裂,但是却未尽消,她的师傅师卿将她封锁在氤氲崖上,只待找回其他飞散的原神,让紫石重新归位。”“大巫,”巫天的脸色是从未有过的恐慌,“您曾经说过,紫蝶与魔君的那一战,摩君虽然也身受重创,但是却没有伤害他的原神,他在落荒而逃的时候,不是曾经立下誓言,二十年后,一定会回来报仇。

今天,距那一次的战争,是,是整整的二十年。”巫天极力的令自己镇静,但是声音传到了风中,北风轻轻的一吹却是如此的颤抖与不安。大巫休迦那得脸色变得死灰:“是了,紫石仍在氤氲崖,魔君既然想控制云荒那么就必须先得到紫石,所以紫石现在很危险。”“那么巫天现在就立刻前往氤氲崖,一定要将紫石平安的带回。”说完白衣阕阕消失在了黑幕中。是的,事情已经到了间不容发的地步。云荒是存,还是亡?在古老的相书中是那样的记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切尽在天意。

“PART2“你真的要去?”黑暗中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看不清她的脸,但只从身材看便只是一个极为绝色的女子。“二十年你还是没有忘记过她。”女子长叹一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幽怨异常。男子的身影微微的颤了颤:“对不起”转身便走。“等等。”女子说着从阴暗处走了出来,“那这次就让我和你一起去吧!”明亮处,那是一张极为苍白的脸,苍白到没有了血色,可是就是这样的一张脸上却有着一双充满力量与智慧的眼睛。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丝织长衣,在腰际用一根银色的链子作为装饰,黑色如瀑布般的长发直直的披在肩上,少了一丝的妩媚,但却多了一份懒散的优雅。

她的语气不重,但分明的毋庸置疑,不容拒绝。“但是你的身体?”巫天问。“是啊,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女子又开始喃喃的自语,“我怎么都帮不上你的忙?”“你,你要留在这里,代表我,统领好我们云荒的百姓。”巫天将双手紧紧的放在她的肩上,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给她一点点的安慰。“好。“女子抬头望了巫天一眼,星光下眼中似乎有点点的波光在闪动,“那我先回房了。“阿穆。”巫天想喊,这些年的确是自己对不起她,可是为什么就是喊不出?就因为紫蝶,紫蝶,那个如诗如画,却又背负着悲剧的女子呵。

巫天抬头望了望天空的月,今日月一同昨日的圆但是明天呢?巫天不知自己这此去是否还可以再次回到云荒,巫天默默的走到门外,心事重重。“少主。”巫天的贴身侍卫无极早已在门外等候。巫天望了一眼自己从小到大最信任的伙伴,“走吧!”巫天对无极道。PART3二人同行向氤氲崖走去。氤氲崖自古被云荒视为禁地,这里怪兽出没,普通人只要一走进这里就立刻被这里的唳气所伤,所以氤氲崖很少有人进去,而且即使进去也很少有人会活着出来,所以即使是这里的统治者,巫天亦是对这里的情况不是了解。

巫天抬头望了一眼被雾气弥漫的氤氲崖,她像一个神秘的美人儿,让人沉迷,杀人于无形。“小心点。”巫天道。二人借着不慎明亮的月踏进了氤氲崖。此刻的氤氲崖上,今夜风出奇的大。在峰顶的一块平地上此时正站着数十个人,其中一个剑眉星目,气宇不凡,即使在如此的环境下也让人有一种高不可测的感觉,他此时一动不动,仿佛就是那九天上的神,威严不容侵犯。过了许久穿白衣的少年抬头望了望头顶那不甚明朗的月,口中念念有词,顺着风,隐约可以辨认出是:“等了二十年终于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终于可以和你在一起了。”白衣少年脸上闪出婴孩般满足的笑。这样的神情论谁都会感动,如此的单纯,如此的静谧,但是有谁知道这样一个痴情的男子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君,杀人如麻的魔君。魔君向周围的人打了一个手势,周围人便不约而同的向一个山洞走去。不到一柱香的时间,魔君等人便从山洞中抬出一块硕大的冰,紫色的冰块顿时便将整个的氤氲崖笼罩在紫雾之内。原本冰其实是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那块冰,在出洞的那一刹那却令整个氤氲崖上所有的植物霎时间冻得枯萎,即使巫天还在崖下,也仍能感觉到他的阵阵的寒意。

魔君的眼中闪出痛苦的神色,但不消一刻便有恢复了原本的那种淡然,他轻轻的双手一挥,别人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那块冰霎时间四分五裂,一个彩衣少女从空中徐徐降落。魔君见状,一个翻身上去接住了那彩衣女子,借着那样的月色他细细端视怀中的女子,修长的手指滑过女子冰冷的脸颊,然后他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魔神!”五个黑衣少年中的一个叫了一声。魔君像是从什么重回复过来,将女子缓缓放下,五个黑衣少年便立刻为了上来,魔君从怀中拿出了一个什锦小盒,一打开竟是五棵发着红黄青紫蓝的精巧的石子。

“去!“魔君轻轻一赫。五颗彩石向那彩衣女子直直的飞了过去。同时那五个黑衣少年同时从掌中发出相应的红黄青紫蓝五色光,五颗彩石在五道劲力的推动下快速的旋转,最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保护罩,将彩衣女子罩在其中,五色的能量缓缓不断的向那中间的女子身上注入,巨大的能量鼓动女子的衣袍,在五彩的光中分明就是一只七彩的蝴蝶。五个黑衣少年的眼中闪着晶莹的光芒,但只是一刹,他们的脸色变得苍白而绝望,因为从他们手中所发出的那五道光在接触到那巨大的光环之后又一以更强大的能量反弹了回来。

眼看五个黑衣少年便要遭到毒手,一旁一直在观看局势的魔君突然出手,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五个黑衣少年掠开,然后出手以单掌直迎那五道强大的光芒。“砰!”地动山摇的巨响之后,魔君也不禁向后推了几步,白衣上零星带血,在漆黑的夜下更显得诡异。触目惊心。“魔君这里有人来了。“一个黑衣少年走到魔君的身边低声的道。“走!”白衣少年喊了一声,一群人立刻连同那仍在昏迷中的女子消失在氤氲崖上。PART4“没想道他竟然练成了五彩神石。“巫天从一块大大的岩石后面走出来,“眼神中满是绝望!“难道这样的困难就让你绝望?让你退却?“巫天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白衣的女子正坐在一头巨大的独角兽上向这边缓缓而来,她的周围有因为法力而形成的巨大的光环。

“你就是巫天?”女子的眼中尽是温柔的笑意,就像是冬天的火种。“是的!”巫天点点头。女子像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石紫蝶的师父――紫师卿。”“师傅,请你告诉我,我应该怎样做。”巫天跪下,鄞诚的道。“这是云荒注定的劫数,只要你在紫石没有完全被魔君控制之前找到散落到人间,魔界的女娲石,让他们重新归位,大劫自然过去,否则云荒将陷入三百年的苦狱之中。”紫石卿伴着嫣然的笑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二人按原路返回,一路上有惊无险,二人终于回到了罗迦城。

大巫休伽那早已在城墙上等候。“少主,您回来了!”大巫休伽那恭敬的道。巫天点了点头:“大巫,魔神已经带走了紫蝶,他竟练成了和女娲石相似的五彩神石!但是庆幸的是我们见到了紫蝶的师父紫师卿,她要求我们重新找回五彩神石,挽救云荒。”“少主,神的指示我已经收到”大巫休伽那恭敬的向上天作了一个殷诚的祈祷,“五颗五彩神石有俩颗落在了人间,俩颗落在了魔界,最重要的一颗则仍在云荒大陆,所以云荒的命运就在于我们能不能及时的找回女娲石。

““我们还剩下多长的时间?”巫天问,他要知道胜算还有多少。“上天的指示,魔神企图得到紫蝶星,来开启十二星宫,称霸灵界,打开去天界的大门,但是星象上显示紫蝶星的力量似乎正在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牵引,所以魔神在紫蝶星没有完全恢复以前是没有力量突破神所设的十二星宫,云荒不会这么快灭亡。至少还有三年的时光。”大巫休伽那眼中闪过奇异的光芒:“少主,是否要现在出发?”巫天沉默了许久,“大巫,将你的决定展示给我看吧!”休伽那会意,星杖一挥,从城墙的另一端走来四个年青的男女。

无极,主星金,擅长搏击,法器是一对金铸的利剑;漂汐,主星木,擅长隐盾之术,法器是天网;阿穆狄主星水,擅长卜算,法器是千年龟骨;最后一个是飞溅,主星火,法器是赤炎兽。但是土,少主,还需要你去找,只有集中了五行,才可以找到失落的女娲石。次日当太阳的第一缕光芒照射在苍凉的云荒大地的时候,巫天一行人便又回到了氤氲山上.氤氲崖,这里是结界之间最薄弱的地方。大巫休伽那启动法杖默念咒语,那一处,有雪花夹杂着桃花飞舞,天空晴朗的像婴孩灿烂的笑脸,淡淡的花香点缀着如诗的卷轴。

巫天的意识渐渐的模糊,人间,那会是怎样的一场际遇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