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王静谈不上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人,但也绝对称得上是个美女,因为她长得有点像韩国女影星金喜善,再加上老画着浓妆,尤其是她骨子里透着的那种骚浪,对男人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她大学是在西南某重点大学上的空乘专业,在校期间就是个出了名的骚货,最出名的一次就是辅导员临时查房,走进她的宿舍发现她正被体院的一个男生干着浪Bī。

  事情是在王静大四那年发生的,那男生是王静和同学在迪厅认识的,王静喝多了被那个男生拉进了男厕所,厕所里肮脏不堪。到处是安全套和卫生纸,男生把王静拉进厕所的隔栅,插好门,立刻两个紧贴一起,王静身穿一件黑色的吊带低胸短裙,上面都可以看到那半遮半掩的白嫩大nǎi子,下面红色加白色碎花的短裙紧紧的裹在丰满的翘起的大屁股上,两条穿者白色丝袜修长的玉腿稍微分开点,低下头就可以看里面的黑色的丁字裤,脚下蹬着一双红色的系带的高跟凉鞋,涂着黑色指甲油的白嫩脚趾性感异常。

  男生双手把王静的肩上的吊带快速的褪下,那白嫩的大nǎi子立刻从衣服里弹了出来,男生把着王静转身背对着他,并让她双手撑在厕所的马桶上,一只手从后面挤压着王静的nǎi子,王静那柔软的大nǎi子在男人的手中变化着任意的形状,而另一手伸进短群里解除下面的最后一道防线,那黑色的丁字裤顺着修长雪白的大腿滑落到红色的高跟凉鞋上。

  男生这时拉开裤子的拉练,拿出早已硬起的大jī巴,在王静已经湿润的肉Bī摩擦着说,“骚货,我马上就让你快乐无比了。”王静回过头桃花满面看着男生发着骚。男生扶住自己的大jī巴,“噗”的一声整个的顶进王静的浪Bī里去了,性感的王静立刻张大着嘴巴,从嗓子里发出长长的一声呻吟,男生开始一下一下的顶着王静的Bī心子。

  王静胸前的一对白嫩的乳nǎi子随着男人的撞击前后晃动着,男生加快速度,王静轻咬住嘴唇,嘴里发出“……喔……真舒服……帅哥……你真会干……干的……美……小BīBī太美了……”的呻吟声,享受着男生的大jī巴带来的快感,青筋暴凸的大jī巴把嫩Bī里面的Bī肉带得一次一次的翻出,又一次一次陷入。

  男生扶着王静白嫩的大屁股,耸动着大jī巴,用力的抽送起来。王静无法抑制的娇呼着,一股异样的强烈兴奋与刺激如巨浪般从小腹下的肉Bī里传上来,她情不自禁的扭动着那雪白粉润的大屁股向后迎凑,粉嫩的肉体火烫灼热,yīn道里被干得又酥又麻,整个丰满滑腻的玉体随着身后男生的动作而在剧烈地颤抖着,“啊………啊……别,好大………啊……哦……呵……哎……小BīBī被操开花了……噢……”

  男生每次都顶着王静的Bī心子,“呼…呼…小浪货,你的小嫩Bī太紧了,夹死我了。”一轮儿接一轮儿的狂抽猛插已让男生虎背见汗了。“来了…啊…来了…来了…”王静猛的抬起头,紧闭的双眸也睁大了,像是从那里可以释放要把身子憋炸了的能量似的,“美…太美了…啊…啊…舒服死了…来了…高氵朝了…啊………”

  男生挺胸仰头又猛干了王静二十多下,双手用尽全力捏住她柔软的屁股蛋儿,把jī巴顶进王静的子宫颈里,把火热的jīng液射进她娇嫩的Bī心深处。

  王静站起身来,男人亲了一下王静红的象苹果一样的脸,“你简直是是个尤物,到我开的包厢去坐坐,留个电话什么时候在来这里让我再好好的享受一下啊。”王静笑着说,“可以啊。”王静穿好黑色的吊带短裙,把丁字裤从地上拣起,放在自己的包里,她现在只是外面一件吊带短裙,和透明的白色丝袜,红色的高跟凉鞋。

  二人来到包厢,男生推开门,听到里面震耳欲聋的歌曲,昏暗的灯光下,两个上身赤裸的男人跟着节奏晃动着身体,王静正在犹豫的时候,男生把王静推进了门,并把门偷偷的把门反锁了,几个人边跳边聊着,王静也随着节奏扭动自己柔软的身体。他们三个开始不停的和王静喝酒。没过一会儿,王静就受到酒精影响,身体开始发热,有一点天旋地转,东倒西外。

  王静性感的身体也就成了他们抚摩的对象。王静没有反抗,这犹如纵容着他们,这时有个梳分头的男生把王静的胳膊向后拉住,王静前面的nǎi子立刻高耸起来,一只手隔着王静的衣服抚摩着她柔软的大nǎi子,另外一只拉开他的裤子的拉练,男生把嘴凑到王静的耳朵边说,“小骚货,带你玩点刺激的东西。”王静微笑,“有什么刺激的呀。”

  那个梳分头的男生当着刚和王静打炮完的男生的面腾出一只伸进王静内衣,捉住了王静的一只nǎi子,用力捏了起来!王静也解开那个男生的腰带,抓住大jī巴,揉搓起来!很快,两个人都呼吸重了起来!拨弄了一会那个男生的大jī巴!看到jī巴已经肿胀,王静伏下身子,把jī巴含在嘴里,一上一下吞吐起来!娇嫩的舌头轻轻的滑行在马眼上,一阵阵酥麻快感传来,那个男生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再盯着王静性感的臭丝脚几眼更是冲动了,他想强压自己的冲动,但是终于没有压住!只见他俯身跪下,一只白皙、娇嫩穿着白色透明丝袜的淫脚出现在眼前。

  几下就把王静的红色高跟凉鞋扒掉,眼前的是莹润粉嫩的光滑脚跟,圆润的脚踝,涂着黑色指甲油脚趾整齐漂亮,丝柔、软缎般清滑的脚背,五根白玉般的淫脚趾齐整的相依,足见王静的悉心呵护,似玉脂雕成的臭丝脚就在眼前,看着这么骚浪的美女媚眼如丝,呼吸急促,春潮满面,男生疯狂的舔着王静的淫脚,他含住王静的臭脚趾不停的吮吸,把整个脚都舔遍了。

  王静的淫脚被舔的都是口水,男生把王静右脚的丝袜从脚心处撕开,凑上嘴唇含住了五根白嫩的脚趾,舌尖轻挑趾肚引来阵阵跳动,舌尖伸进王静的脚趾缝,王静已是媚叫连连,脚背弓起脚指紧紧地抓在一起,红色的漆皮高跟凉鞋闪闪发光。男生跪在地上直接把舌头顶在了她柔软香嫩的脚心上,舔了一会又一张嘴,把王静涂着黑色指甲油的的大脚趾含了进去,就像牛奶一样滑腻,呼吸之际一股浓浓的脚臭味传来,这脚臭味让他心醉神迷。这一切显得那样有诱惑力!

  男生舔了一会开始硬硬的guī头顶部去触弄王静双脚的脚心,“把脚趾分开,夹夹我的jī巴。”王静的脚趾头轻轻的分开了,男生把粗红的guī头插进了她的脚趾之间,她的脚趾开始夹动,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在男生心头涌动,大jī巴在她脚趾的挫弄下,开始分泌粘液了,男生用手把马眼流出的粘液全部刮在王静的脚上,轻轻的把它铺开,丝袜上出现淡淡的痕迹。

  欲火难耐的他翻身压在了王静身上,男生用手把她的黑色蕾丝乳罩推了上去,两只白嫩的nǎi子被男生抓在了手里揉搓着,“浪货你这对大nǎi子,晃得我心直慌,真软乎啊!”男生手伸到了王静裙子下,把王静的裤袜拉到了腿弯上,然后把王静的两条腿架上肩膀,扶着了粗大的jī巴,把手在王静柔嫩的浪Bī摸了一把,“美女,你下边跟处女似的,真嫩哪!”男生两手在王静圆溜溜的屁股上摸着,一边把jī巴顶在了王静的Bī眼上。

  “嗯……”男生的jī巴插进去的时候,王静的腿轻轻的抖一下,哼了一声,男生跷着脚,把王静的两腿抱在怀里,jī巴在王静的肉Bī里开始来回的抽送,身下的沙发“当当”的响着。“真过瘾,王静,你要是我女朋友,我一天干你三遍都不够,我要让你天天光着屁股,走到哪干到哪。”男生借着酒劲越干越猛,王静已经开始按捺不住地呻吟起来了,两人的喘息声在屋里此起彼伏地回荡,夹杂着王静偶尔的轻叫。

  “当……”王静浑身兴奋的痉挛,穿在脚上的高跟凉鞋从男生的肩头落下,涂着黑色指甲油的白嫩脚趾用力的绷紧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王静浑身好象过了电一样,不停地颤抖,圆润的屁股开始伴随着男生的抽送向上挺起,

  “喔,不行了,我要射了……”男生一气插了王静400多下,双手把住王静的屁股,把jī巴插到子宫颈里,在Bī心子最深处开始shè精,男生的jī巴恋恋不舍的从王静的肉Bī里软绵绵的溜了出来,一股粘乎乎的jīng液顺着Bī眼向外缓缓的流着。王静此时已经瘫软了,躺在沙发上,双腿垂在地上,裤袜挂在腿弯上。“爽了吧?美女,刚才你全身都哆嗦了,不是高氵朝了吧!”男生捻着王静的奶头,下流地说道。

  边上的另一个矮个男生早就受不了,一边搓着自己的jī巴一边说着,“你休息一下,换我来。”说完,就把他的大jī巴插进王静满是yín水和jīng液的Bī眼里。矮个男生双手将王静的双腿合并,让王静侧着身体,他从后面开始干着王静的浪Bī,操了十分钟又换留分头的男生干王静,王静就这样被他们两个轮奸着,中途王静高氵朝了好几次。

  大概过了有一个小时,矮个男生说,“他妈的累不累,换来换去的。一起上啊。”王静正在纳闷的时候,两个会心的一笑。矮个男生把王静翻了个,王静在上,矮个男生在下,然后紧紧的抱着王静的上身,并让王静的的屁股翘一点,露出屁眼。留分头的男生走到王静的身后,抚摩着王静的屁眼,王静立刻明白了什么叫一起上,大叫,“不可以啊。”

  留分头的男生根本不管王静说什么,只是在王静的屁眼上面涂了些王静的淫液,然后就将他的jī巴慢慢的捅进了王静的肛门,王静感觉到后面火一样的痛,留分头的男生将他jī巴的完全插入后坏笑着说,“骚货,一会就不痛了,还很爽。”矮个男生的jī巴开始慢慢的在王静的yīn道里抽插着,快感慢慢的从下面传来。王静开始呻吟,留分头的男生也开始用jī巴在王静的肛门里慢慢的蠕动。由于受到两个jī巴的刺激,王静马上进入高氵朝。

  留分头的男生边操边问,“小骚货,现在是不是很舒服啊。”王静浪叫着,“啊……啊……我要死了……干死我了……”两根jī巴在王静的屁眼和yīn道里抽插,Bī里的红肉被jī巴带的翻进翻出,“噗哧、噗哧”带出一股股的yín水,肥白有弹性的屁股肉一下下撞击在留分头的男生的小腹上,刺激得淫欲越加高涨,再看到王静骚浪的模样,忍不住一掌拍在她白嫩的肥屁股上,大jī巴狠狠的往前顶着。

  王静让那几下狠抽猛顶,撞击得Bī心酸麻难忍,身子往前一扑,几个哆嗦便潮吹了,两个男生又干了一会,分别把精子射在了王静的Bī心子和肛门里了,休息了一会,王静把吊带裙套在身上,斜靠在沙发上,高跟凉鞋搭在地上。

  之后几人操了几次Bī也就熟了,这天周末王静和那个分头男生逛完街回到王静的宿舍又操上了,只见男生在王静床上抱着她的大白腚猛干着,男生左边的肩头露出王静一只穿着黑色尖头包脚高跟凉鞋的白嫩臭淫脚,黑色的高跟鞋还挂在脚尖上晃荡着,腿上的灰色丝袜飘荡着从男生的背后垂下,另一个肩头露出一只白生生的臭淫脚,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都用力的翘起来了。

  这白天王静和这男生逛了一天街,王静的脚出了好多汗湿乎乎臭臭的,味道浓极了,一股浓浓的脚臭味扑进男生的鼻孔,王静脚上穿的灰色丝袜已经被脚汗湿透了,男生看着王静的骚脚就抱到嘴边用舌头舔着,把王静涂着红色指甲油的白嫩脚趾头,脚趾缝脚心舔了个边,大jī巴更是怒勃猛干,王静嫩Bī里yín水狂流,只觉得阵阵的快感,像海浪般袭来,Bī心被撞击得酸软不堪,yīn道肉壁不断的收缩,jī巴像一根烧红的铁棒一样插在子宫颈里,火热坚硬,guī头棱角,塞得嫩Bī涨涨的。

  王静的肥臀往上一挺一挺地迎送,粉脸含春,媚眼半开半闭,娇声喘喘,眼见王静此时之淫媚相,真是勾魂荡魄,这男生心摇神驰插了一百多下,jī巴猛的一抖,就要shè精,忙把jī巴拔出,把王静的臭淫脚一捉,浓白的jīng液就射到王静的臭脚背上了。

  王静见那男生射了,立刻媚容一变,幽怨的说,“你怎么就射了,也不管人家还没爽呢。”那男生赶忙说,“jī巴不能用了,还可以用别的方法让你爽的。”说完就用右手的两根手指插进王静yín水狂流的嫩Bī眼里发疯的抠着,不久第三支手指也插进流着白浆的Bī眼,“啊………我要……快……好舒服!”王静浪叫着头仰了起来,挺着腰肥白的大屁股划着圆圈,yín水通过屁股的裂沟流在床单上。

  “我……要来了……来了啦……快………快”王静骚媚的浪叫着,双腿弯曲着,露出鲜嫩的浪Bī迎和着男生的手指,涂着红色指甲油的白嫩脚趾用力的弓紧,她全身硬直着Bī眼里流出大量的yín水,这男生弄得手有点酸,一发狠干脆把整个五根手指全挤进王静的浪Bī里使劲的往Bī心里推进,“啊……不行了……”五支手指聚合着冲击王静的Bī心,磨擦yīn道肉壁,有时手指也会碰到Bī心深处的肉球,王静的白浆从Bī眼里流出流到男生的手腕上,她浪Bī已经把男生的整只手吞了进去。

  男生的右手像打桩似的给王静拳交着,一股股的yín水被挤了出来,王静用双手把自己两脚大大的分开,Bī眼被撑开的更大,虽然有点痛,但是很舒服,王静开始高氵朝了,男生的大手猛烈的搅动子宫颈,yīn唇Bī肉被手腕带着翻进翻出,床单已经被yín水流湿了。

  “………来啦!!快来啦!………啊!丢啦!!我要丢啦!啊啊!……”,王静四肢微微的颤抖,涂着红色指甲油的白嫩脚趾用力的弓紧开始抽筋,只见她满头大汗,媚脸绯红,浑身激烈痉挛挣扎了几下,发出了声音异常恐怖,“……啊!……啊!我……射……了!!!啊啊……”男生的右手感到她浪Bī心子里一阵悸动,一股滚烫的东西涌入他的手心,白白的浓浓的,顺着手腕向下流,流到地上一大滩!男生气喘吁吁的从王静Bī眼里抽出大手,紧接门户大开的Bī眼喷出一阵阵的透明yín水,只见王静的嫩Bī不似未插时的一条红缝,已经被干成了个大红圆洞,白色的yín水不停往外流,顺着大白腚流在床单上,湿了一大片。

  这男生从没见过如此淫荡的女孩,大jī巴不由得又硬了,见床上扔着一双王静穿了好几天黑色透明又臭又淫的短丝袜,赶紧把拿起一只套在自己jī巴上让王静给他撸着,把桌子上逛街买回的小黄瓜慢慢插入王静已经变成红洞的的浪Bī眼里捅着,王静一边用力的给男生撸着jī巴一边不停地扭动大白腚,早已快忍不住了,两片yīn唇又红又肿,Bī心子里里空荡荡的,从浪Bī流出来的yín水使黄瓜发出亮亮的光泽。

  男生又抓起另外一只黄瓜套在另一只黑色透明短丝袜里也插进王静的嫩Bī里了,让两根黄瓜像彼此呼应似的在王静Bī眼里捅着,黄瓜的绿色和丝袜的黑色配合着王静的红色Bī肉真是太淫荡了,王静口中发出愉悦的呻吟。

  被套着黑色短丝袜的黄瓜浪Bī里捅着,那种丝袜摩擦Bī肉的快感让王静完全无法抗拒,不停的摇摆黑发,为快感扭动雪白的肉体,套在黄瓜上的黑色短丝袜已经被浪Bī里的yín水泡得湿湿的了,王静的身体出现汗珠,用雪白的手指拼命揉搓男生达到大jī巴。

  没一会儿,那个男生就发现王静的Bī肉开始收缩了,越来越强烈,连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都在不停的抽动,男生知道王静快达到高氵朝了便加大抽弄黄瓜的速度和力量,在套着黑色短丝袜的黄瓜的抽弄下,王静很快又到高氵朝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剧烈,细腰带动大屁股拼命的上下起伏,这种过度的刺激让她忍无可忍,“呜……呜……”嘴里发出刺激的叫床声,拼命的晃着唯一可以动的头。

  王静的Bī缝像张开的大嘴,连尿道口都露出来了,浪Bī被黄瓜干得有了痒痒的尿意,紧接着小手紧紧的攥着男生的jī巴,把潮红的脸孔转过去靠在枕头上,就在刹那间就从插着两根黄瓜的Bī缝上端喷出几条浅黄色的水流,形成抛物线打在床单上。

  这男生一边躲避王静喷出来的尿汁一边用黄瓜捅着她的的Bī心子,大jī巴被王静的小手撸得快射了,忙把王静浪Bī里插得两根黄瓜拔了出来,扶着自己还套着黑色短丝袜的jī巴对着王静那早以yín水横流的骚Bī“扑哧!”一声,狠狠的插入并疯狂的操干起来。干了一百多下,又把王静的粉嫩大屁股转向,像公狗奸淫母狗般的,jī巴对着yín水四溢的Bī眼抽送,并发出“扑哧!噗哧!”声的做起活塞运动。

  被男生大jī巴不停操干的王静失神淫叫,男生也抵受不住王静那如泣如诉的淫荡媚叫,把已经被王静yín水泡的湿乎乎的黑色短丝袜从jī巴上撸掉,拿起王静的黑色的高跟凉鞋,赶紧把jī巴塞到鞋面里,guī头对准王静这双骚鞋上有她脚掌印和脚趾印的部分开始狂喷jīng液,射了好几股浓精在王静的黑色高跟鞋里面流着,接着抽出沾满yín水的jī巴插到王静嘴里,让王静用嘴帮他把白浊的jīng液舔干净。

  二人正操着连辅导员进来了都没听见还哼哼唧唧的大声的叫着床,香艳的样子看的辅导员都有点受不了了。

  这件事在当时也算轰动,按校规王静是要被记大过处分的,但由于她妈妈以前是国航的空姐,现在开了家健身馆和学校有着很硬的关系,所以这件事最后就不声不响的被学校处理了,不但这样,毕业时王静还作为尖子生被学校重点推荐面试上了蓝天航空公司成为了一名出色的空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